《铁汉妖狐》

第01章 丢失珍宝

作者:云中岳

古古轩这间招待贵客的雅室清幽凉爽,小院子里那座荷花盛开的小荷池,引来的习习凉风,暑气全消。

但在室中谈生意的七个人,有五个却感到热得坐立不安。

心境的热,比天气的热更令人难受。

两位没感到热的人,是古古轩的东主晃三爷晃斌,和南京四大名朝奉之一的简一笔简朝奉简禄。

面对五位像热锅上的蚂蚁的客户,他俩可说是满意极了。

这几年来,兵灾、水灾、旱灾、蝗灾……反正天灾人祸处处有,年年有,破家的大户很多,把祖上的传家之宝,换成食物填肚皮成了理所当然的事。

也有不肖子弟,把家中的珍宝偷出来换成金银,花在金陵十二楼那些教坊粉头身上,一掷千金,只为博取艳姬美女的倾城一笑。

所以,这些年来,珍宝古玩来源不虞缺货,只要有人上门,那表示对方是非卖不可的,对方越急越好,最好急得要上吊,古古轩就有利可图,财源滚滚。

“天杀的!晃东主,你也未免太狠了。”那位年轻英俊的卖主,粗野地拍着桌子穷叫嚷着,一点也不像一位大户人家有教养的名门子弟,说话举止与他的身分权不协调,可能真是被逼急了。

“卓公子言重了!”晃东主脸上挤出委屈相,也挤出生意人世故的笑意:“诸位可以到别一家估估价,便知道南京十大古玩店,古古轩是信誉最佳、估价最公道的一家。不瞒诸位说,如果诸位不为了筹款救灾,敝号决不会以最高值一万两一千两银子,卖这六十七件珍玩呢!”

“你算了吧!不要以为我是外行。”卓公子用手抹掉眼上的汗水:“就以那座八宝温凉玉画屏来说,带到京师如果卖不了一万两银子,至少也可卖八千。”

“往京师带,不但卖不了银子,连命都会送掉。”晃东主摇摇头:“运河经常断航,盗贼如毛,谁敢带珍宝往京师跑?公子爷,你不知道乱世珍宝不值钱,米珠薪桂,生意不好做。南京这些京官,都是不受重用的过气官,能买得起珍宝的就没有几个。目前稍像样的买主,都是从中都或凤阳来的皇亲国威,但也是过了气的货色,出不起价钱。公子爷,你知道天下各地,那些税监公然掘坟挖墓,有多少珍宝出土?贵地的陈阎王陈奉……两年来湖广破家的大户有多少?一千?抑或是一万?想想看!有多少珍宝流散在市面?公子爷,珍宝一多,就不成为珍宝了。诸位如果到别家,我敢说绝对没有人肯出一万两银子。”

“京师珍宝更多。”简朝奉诚恳地说:“各地税监所搜刮的金银珍宝,有九成落入他们的私囊,运到京师大量流入市面,一块掌大的汉玉辟邪,卖不了百十两银子。可以说;京师的行情还比不上南京。本地一些同行,上京搜购,带回南京反而赚钱,江南的富户毕竟北京师多。卓公子,请相信敝号……”

“好啦好啦!我知道贵号是古物界的权威,珍宝界的牛耳。”卓公子气冲冲地说:“但杀价的手段也是首屈一指的,一万二千两银子,简直是打劫!我们回去商量商量,明天正午,请派人到金陵客栈听消息好不好?”

“好的。”晃东主点点头说:“诸位如果需要购买粮食运回去,敞下可以替诸位引见此地有信誉的粮行……”

“不必了!我们到长沙衡州一带买粮食。”

“那么,敝下可以开给诸位长沙宝泉局的十足庄票。一万二千两银子排也要十个人,带在票安全得多。”

“哼!似乎你认为我们非卖给你不可呢!”卓公子一口喝干杯中的茶离座:“寿叔、翟叔,我们走!”

六十七件珍宝,加上盛装的盒、匝。包……挑也要两个人。

众人离开古古轩拥有四家门面的大店堂,两位健壮的大汉挑了四只盛了珍宝的大箱跟在后面,沿大街取道返回通济门的金陵客栈。

“贤侄意下如何?”那位有一张朴实面孔的程叔问。

“十大宝号,我们已经跑了六家。”卓公子长叹一口气:“晃东主说得不错,但仍然有错,灭杀的不但没有人出一万两,连八千也出得勉强。”

“贤侄打算卖了?”

“不卖怎样?带回去?”

“那……刚才就应该把这些东西留在店里。”程叔的眉心锁得紧紧的,“带着这些东西满街跑,愚叔总有点心惊胆跳。”

“这是无可奈何的事。”卓公子苦笑:“往年天下太平时,你只要放出口风,就会有人登门专程谈交易。现在,你不送上门,人家绝不会来讨教。晃东主说得不错……那老狐狸说的都不错,市面奇珍异宝太多,多了就不值钱,你送上门去,人家还不一定肯要。瞧那张清单,该死的!那座八宝温凉玉画屏,是我家先祖远从河西买回的噗玉,专程请京师第一名匠雕制的,刻工就花了整整五千两银子,耗时三年,他们……该死的!给价三干两!我实在不甘心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雇船带到杭州去。”

“干什么?”

“再找买主……”

“贤侄,我们已经来了十天……”

“小侄知道,远水救不了近火。”卓公子不胜烦恼地叹气:“早一天回去,就可以多救见个人,唉!烦死了!”

通济门大街又宽又直,街上行人也多得摩肩擦踵,谁也懒得理会旁人的事,谁也无法察觉阴谋在进行。

五个人走在一起,一面走一面谈话。

挑着宝箱的两个仆人跟在后面,谁也没料到会有意外发生。

一高一矮两位俊逸的儒生,斯斯文文地轻摇折扇。有意无意地一左一右,挤近挑宝箱的仆人,片刻便超越而过,恰好挤入人丛,将仆人与前面五个人分隔开来。

一切皆计划得周详严密。

经过一条巷口,两名与挑宝箱的仆人几乎完全一样的人,替代了两仆人的位置,而两仆人却两眼发直,跟着两儒生进入小巷。

小巷中有接应的人,而且为数不少。

片刻,两仆人快步出了小巷,仍由儒生领路,赶上了前面的人,立刻与扮仆人的两个人交换位置。

卓公子五个人,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任何事。

金陵客栈在南京声誉极隆,后台硬、人手足,想向金陵客栈打事件(敲诈勒索)的人,是不会成功的。

次日近午时分,晁东主、简朝奉,亲自带了四位保缥形的大汉,亲自光临金陵客栈。

进入客院的花厅中,主客双方客套一番,四箱珍宝抬出来了。

“这是宝泉局长抄局的一万二干两十足兑给的庄票。”晁东主将票放在茶几上摊开:“现票即付,是官府户部指定的官票,但对不起,敝人必须验物交票,请不要见怪。”

“应该应该!”霍叔客气地说:“这毕竟是一万二千两银子的买卖。”

两大汉开始解开捆绳,用钥匙开启大锁。

第一只大箱的箱盖一开,卓公子几乎跳起来。

“哎呀!”他变色惊叫。

“皇天!”霍叔几乎要昏倒。

四只箱子全打开了,哪有什么大小珍宝盆?全是烂棉絮包了一些破衣裳,“还有一包雨花台拾来的烂花石子。

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送茶的店伙计惑然问,用怀疑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来扫去。似乎怀疑这些自称珍宝商的人,是招摇撞骗的骗子。

卓公子五个人愣住了。

大热天里,他们全身都冒着冷汗。

“你们碰上了掉包的高手了!”晁东主苦笑,一把收回几上官票,举手一挥,带了所有的人,叹息着走了。

“天杀的!”卓公子咬牙切齿咒骂着,“砰”一声暴响,一掌拍在那张大木桌上。

寸半厚的坚木八仙桌,用大铁锤打也不易打破。

怪事出现了,整张桌面四分五裂,四根桌脚断裂成十余段,整张大桌像被大车所辗压撞击,崩散了。

“贤侄……”四位长辈几乎同声惊叫。

“我们在南京逗留得太大了。”卓公子脸色泛灰:“昨天我真该卖了的。”

“贤侄,这……这不能怪你,凡事毕竟应该商量,我们本来说定了要卖二万两银子,贤侄想卖也作不了主。”霍叔沮丧地说:“天啊!咱们回去,如何向乡亲们交代?河南来的那些灾民……天哪!”

“赶快报官!”另一个中年人流着汗说。

“没有用。”卓公子不同意。

“怎么没用?”

“就算官府肯相信我们真的丢了珍宝,他们肯加紧查,要等破案,也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,能追回多少,恐怕只有天知道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罢了!我认了。”卓公子一咬牙,沉吟着道:“小侄那些田地家当,万把两银子大概没问题……”

“贤侄……”

“不要管我。”卓公子向外走:“诸位大叔不要到外面乱走,也不要声张,在店中等候着,小侄到外面走走,约一个时辰回来。”

他出了通济门,过九龙桥向南岔入一条小径,找人询问去向。

不久,到达一座大宅前。

院门半开,一名健壮的大汉站在门廊下,目不转睛地留意他的动作。

门廊设有门灯,但灯笼上没写有任何字,与一般宅院不同。普通人家的门灯上,通常写有郡名(堂号)与姓氏。

“请问,这里是宠宅吗?”驰站在阶下向大汉问。

“是的,等驾是……”大汉眼中有疑云。

大汉看他人才一表,穿着青施也很光彩,人如临风玉树,气概不凡,真像本地的达官贵人子弟。

“在下姓卓,名天威,求见庞五爷。”

“哦!事先约定了吗?”

“没有!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在下是远道而来。”

“请将名帖……”

“来得匆忙,未具名帖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庞太极一代英豪,在江湖上名头响亮,没想到门上的规矩,有如公候巨室。”他的脸色很难看:“在下可能找错了地方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大汉笑了笑,抱拳施礼:“阁下一副公子少爷打扮,难免令人犯疑。请进客室待茶,在下这就派人向五爷禀报,请!”

在院门旁的接待室等了片刻,里面便出来一位年轻人,客气地将他往里请。

大厅门大开,他见到了江南名剑客惊虹一剑庞太极。

这位庞太极五爷年约半百出头,方面大耳膀阔腰圆,留了掩口髯,一双虎目亮炯炯,气概不凡。

“老朽庞太极。卓老弟枉顾寒舍,无任欢迎。”老英雄十分豪迈地抱拳迎客。

“晚辈卓天威。来得鲁莽,前辈海涵。”

卓天威恭敬地行礼,先前的不满已烟消云散。

“好说,好说。老弟请坐,老朽就教……”

“不敢当,谢坐!”

双方分宾主就坐,仆人献上香茶。

“老弟说远道而来,在南京有何要务?”主人客气地请问卓天威的来意:“但不知老弟仙乡何处?”

“小地方,湖广汉阳。”他在怀中掏出了一只荷包,双手奉上,恭敬的道:“前辈请看看荷包中的物件。”

庞太极从荷包中拈出一只剑穗,脸色一变。

剑穗是织金流苏,并不足奇,奇在上面的佩饰,那是一只水晶狻猊,真正的雄狮而不是哈巴狗式的狮子。

水晶并不名贵,名贵的是这只水晶狻猊内部,有天然的火焰纹,似乎浮现在外,一动之下,火焰似乎在熊熊腾涌。

“火狮卓无极的剑穗!”庞太极脱口惊呼。

“那是家先祖。”

“失敬!失敬!”庞太极将剑穗纳入了荷包,双手捧着奉还:“家先祖玉表公,曾经与令祖颇有交情……”

“家先祖曾经提及庞老英雄事迹,甚感敬佩。晚辈目下有了困难,在此地人地生疏,不得已前来请前辈相助,尚请俯允……”

“老弟,有什么困难,可否说来听听?兄弟在南京,多少还有几分担待,请说!”庞太极诚恳的说。

“晚辈祖居汉阳湖以西,迎春桥以北,现有良田一百顷,一座庄院。想烦前辈留意,能否在最近期间,找得到想在汉阳置产的买主。”

“什么?老弟居然要卖祖产?”庞太极几乎要大吼大叫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不可以!老弟如果需钱济急,说吧!一千儿几百兄弟还可以张罗……”

“晚辈所要的,不止千尺八百,而是一万二千。”

“这……”庞太极整个人愣住了,瞪视着他:“老天爷,一万二千,一个江湖人哪来的一万二千?”

“隋州以北,直到河南许州,两年蝗灾颗粒无收,大量饥民南下湖广就食。湖!”由于有税监陈阎王坐镇,烈火灾大,民穷财尽,如楚王府三卫军封大江,严禁灾民渡江至武昌,灾民只能在江北诸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章 丢失珍宝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