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11章 和尚焚寺

作者:云中岳

有人收集枯枝干草制火把,准备放火。

正在乱,庵顶的瓦脊,出现卓天威的身影。

“你们居然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放火。”他厉声说。脸上神色变得阴森冷厉:“魔僧,你尤其不可宽恕,准提庵是佛庵,你是佛门弟子,居然要放火焚庵,灭杀的!作为何要穿僧袍呢?你……”

一声震天长啸破空传到,就在众人耳中轰鸣,头部慾裂,纷纷掩耳的刹那间,卓天威的身影已在瓦脊消失,接着出现在庵门口。

一声刀吟,他的未开锋单刀出鞘。

魔僧还来不及下令进击,四位同伴已经冲上了,两刀两剑幻化电虹,碎然汇聚势若雷霆刀山剑海君临。

“无荡地决!”卓天威沉叱。

刀光乍闪,人刀浑如一体,无畏地楔人刀山剑海中,立即电虹合而后张,血腥冲鼻,霍霍刀光一泻而出。

后一刹那冲出的魔僧刚一杖吐出,人影与刀光一闪而过,从身右的杖招死角掠过、消失了。

“啊……”身后惨号声刺耳。

“砰砰……”

四个同伴向外飞退,抛掷!

血雨纷飞,洒了魔僧一头一脸。

“天啊……”魔僧惊怖地厉叫,一面用手抹掉洒入双目的血珠,一面回头转身。

身后侧倒了三具血尸,刚才身后所发的惨号声,大概是其中一具尸体中刀时所发声出来的。

三具血尸仍在血泊中抽搐,胸腹的创口血如泉水般涌出。

瞬息间,尸横七具。

魔僧的四个同伴,全成了血肉模糊的死尸。

包围在他四周的人,正蜂拥而至。可是,每个人皆不敢接近,一个个骇然变色,像是见了鬼。

七具血尸,惊心动魄。

形如半疯的魔僧,正挥杖向卓天威疯狂地冲去。

卓天威抱刀屹立,双目冷电四射,像利剑般射向疯狂的魔僧身上,冷哼了一声,杀气汹涌升腾。

刀尖上升了,光芒耀目生花。

“我跟你拼了……”魔僧狂叫着,像疯子般冲上。

“泣魂天殛!”卓天威沉声叫,刀尖向前一引。

上一次,魔僧在寒山居在这一招下保住了老命。

这次,恐怕没有那么幸运了。

卓天威认为自己的绝招有缺陷,曾经深入了一层加以研究而改进,因此威力可想而知。

引出的刀,外表看不出有何异处,看不出用劲的象迹,也没有刀气发出,刀身映着阳光反射出夺目的光芒。

这只是一把普普通通,平平凡凡没开锋的刀。

这是他发招前一刹那的现象,他的心神、意志、力量,全部凝聚在刀上。当招式发出,凝聚的神、意、力陡然发出,那将是石破天惊的迸爆,足以摧毁所有的人和物,当者披靡。

有我无敌,这是他坚定不移的信念。

劲脉膨胀,但他的身躯却似乎缩小了,身躯每一条肌肉,每一处部位皆受到刀的周全保护,没有任何部位暴露在对方的有效攻击威力圈内。要需注意不能受到对方的攻击。

人影疯狂地接触,刀光楔入杖影,眨眼间,乍合的人影立即乍分,接触的时间只有一刹那。

这一刹那就是生死的分野,可怖的刀光闪烁数次,蛇纹杖的权影也狂乱地电闪雷惊。

魔僧似乎止不住冲势,而且冲得更急更猛,远出三丈外,砰一声仆倒在地向前滚翻。

蛇纹杖斜飞四五丈外,翻腾着砸向一处树丛。

魔僧的滚势终止,手脚一伸,崩溃了。

血流了一地,胸裂腹破,惨不忍睹。

一代凶僧,一接触便被接引西方。

卓天威的冲势同样又急又猛,发出一声兽性的长啸,冲向惊怖战傈的三十名男女,刀人一体,势如惊涛骇浪。

来得太快,三十名男女中,有些人想逃也无能为力,只好挥刃自保。站得稍远的人,惊怖地落荒而逃。

一男一女逃入底右的桃林,突然惊呼一声,踉跄刹住脚步,惊怖地后退。

傅姑娘仗剑屹立,凤目冷电四射,她盯了前面的两男女一眼,再从两人的空隙中注视庵前的广场。

那儿,除了尸体和血腥,已经没有什么好看了。

“你们走吧!”她用剑向侧方一挥,接着发出一声悲天悯人的叹息。

她看到卓天威发威,看到卓天威斩杀魔僧,看到卓天威杀入人丛……好惨!本来她替卓天威的生死担心。

现在,她倒是怜悯这些可怜的人了,没有人能接得下卓天威一刀,人的生命好脆弱啊!

她倒垂着剑,举步出林,一步步向卓天威走去。

卓天威的四周,增加了六具尸体。

面前,跪伏着一名劲装中年人,浑身在战栗。

卓天威脸色阴沉,嘴角泛现一丝冷酷的冷笑,刀压在中年人的天灵盖上。

“我要知道翻江倒海齐启端的下落。”卓天威一字一吐:“你们是杭霸主的爪牙,江南是你们的势力范围,翻江倒海是闯道的混混,而且颇有名气,在你们的势力范围内混,不要说你不知道。招!口供换你的命。”

“我……我我……”爬伏在地上的人语不成声。

“你不知道,表示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……”

“饶命啊……”那人凄惨地尖叫:“我……我真的不……不知道。早……早些天,听说你为了一根珠钗,向郝四爷追……追查翻江倒海,用……用阴手制了郝……郝四爷的经脉。因此,我们都曾经着手查……查姓齐的根底,可……可是,我……我们的人,已……已已经派人传出信息,要求所属的弟兄,赶……赶快追查,至今仍无结果,饶……饶命……请饶命……”

傅姑娘一阵惨然,偎近卓天威身旁。

“卓……卓兄……饶他算了。”她轻声地为那人请命:“他不知道,杀了他也是枉然,不如放了他!”

卓天威脸上的杀气慢慢消失,目光逐渐柔和。

“你!”卓天威收刀退了两步:“回去告诉杭霸主,要他离开我卓天威远一点。

今后,再有人向卓某玩弄阴谋诡计明攻暗袭卓某与他势不两立,对你们的人见一个杀一个,绝不留情。你走!”

那人似乎精神已经崩溃了,好半天才能抖索着站起来,脸色泛灰,冷汗彻体。

“卓……卓爷!”那人居然还能清晰地说话:“听……听说你要……要找—……

一个叫赵……赵无咎的人。”

“不错。”卓天威点头,收刀入鞘。

“两月前在场州,咱们潜伏在那儿窥视三星盟动静的人,发现一个从京师南返的富商,姓名就是赵元咎。”

“两个月前?你们不可能留意一个过境的富商。”卓无威心中一动:“扬州已经不是你们的码头,你们不敢在三星盟的地盘内猎食。”

“是三星盟的人先盯上的,我们的人无意中碰上而已。”那人进一步解释。

“结果如何?”

“怪就怪在这点上,姓赵的在扬州逗留十日,作扬州十日之游。而这十日中,三星盟的人似乎已经把这个人忘掉了。后来,我们的人才发现,三星盟中有某一位有力人土,与这个姓赵的有交情,所以不再过问。”

“后来呢?”

“听说姓赵的到南京游玩去了,这人手面相当大方,携有不少金银,扬州的青楼名姬,对这人颇有印象。姓赵的正届壮年,人才一表,出手大方,正是青楼名姬羡慕的好恩客。”

“恕在下多问,这期间,扬州曾否发生过采花杀人或劫财杀人案件?”

“这……恐怕得向三星盟的人打听了。”

“哦!晤!你说是两月前的事?”

“是的,错不了。”

“姓赵的与三星盟某位有名人士有交情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人的去向是南京而不是过江到镇江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南京是你们从三星盟手中夺获的地盘,为何不盯住这个人?”

“咱们的人注意力全放在夺取苏州地盘上,无暇兼顾个单身富商的事,何况南京是龙蟠虎踞之地,禁卫森严,向一个特殊人物下手,所冒的风险太大,其实,南京的局面,咱们并不能完全控制。”

“好,谢谢你的消息,你可以走了。”

那人说声谢谢,抱拳一礼急急走了。

傅姑娘收了剑,目送那人的背影去远。

“卓兄,不知道这人所说的赵元咎,是不是镇江血案的疑犯赵元咎?”傅姑娘问。

“那人在扬州玩乐十日,到南京逗留一些时日再转道镇江,在时间上恰好相符。”

卓天威冷静地分析。

“有此可能。”

“现在,一定还在苏州。而且,他在暗中策划向我下手。好!我会把他撤出来的,今天的收获真不少,我又向嫌疑犯接近了一大步。咱们走!”

“卓兄下一步……”

“三星盟。”

□□□□□□

横塘镇距府城仅有十二三里,消息传得很快,距枫桥镇更近。

准提庵魔僧被杀的消息传出,心惊胆跳的人增加了三倍。

魔僧是宇内七大凶人之一,名列高手中的高手,那些武功比魔僧差的人,心凉胆跳自是意料中事。

各方瞩目的风暴中心,仍然是枫桥镇。

镇郊的寒山寺相当偏僻,大诗人的一首枫桥夜泊,把这座小寺的地位,提升至全国知名的程度,禅寺内怪僧寒山拾得像,也受到崇尚自然、放浪形骸的人士尊敬。

各方瞩目的人物,自然是江湖新秀卓天威。

他的行踪,已成为眼线争逐的焦点,不是好现象,一举一动皆落在有心人的监视下。

卓天威十分了解自己的处境,也明白自己不可能完全摆脱眼线的追踪,除非是夜间。因此,他的应急之道,是尽量减少昼间的活动,而每次办事,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行动达成,飘忽无定,让追踪的人疲于奔命,来不及应变,令眼线无法预测他的去向。

他是一个悟力极强的人,渐渐地会用心机玩弄手段,渐渐领悟如何扔脱追踪者的技巧。

他放弃乘坐舟艇代步的习惯,离开准提庵血腥屠场便不再返回所雇的快舟,偕女扮男装的傅姑娘,越野而走赶赴枫桥镇,沿途尽量避免暴露行藏。

在寒山寺南面半里地,一座荒园的危楼下,两人仔细地搜索每一可疑角落,看清荒园的地理形势。

这是一座被业主封闭了的荒芜花园,十余座亭台楼阁大半垮落破败不堪,已经不能居住。野草荆棘取代了昔日的奇花异卉,假山已成了狐鼠的巢穴。

在苏州,城内城外名园处处,整个城也是无数小花园聚成的大花园,但荒废了的花园也为数不少。

主人的更迭和门户败落与子弟不肖,皆可以令名园几度沧桑。

这座废园,败落已有十年以上了,危楼塌屋难蔽风雨,不可能有人潜藏在内与鬼为邻。

巡视毕,两人回到一座破凉亭旁的假山下。假山已被草木荆棘所掩覆,外表已看不出是假山了。

卓天盛拨倒茂草,将所携的食物荷叶包席地摊开。

“有一段长时间等待,我们可以定下心神养精蓄锐。”他坐下向傅姑娘说:“这期间,外面有任何响动,都不必大惊小怪。”

“这里是杭霸主的预定聚会处吗?”傅姑娘傍着他坐下问:“消息靠得住吗?”

“这得等我见到量天一尺张捕头之后,才能确定是否可靠。食罢我们先好好休息,你可以在此地睡一觉,留意一切动静,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你。”

“哦!你…”

“我到镇上跑一趟,每天近午时分,量天一尺必定带了几名便服捕快,在枫桥码头巡视,我会悄悄地找到他,他会供给我所要的消息。”

“一起去不好吗?”

“不,我一个人活动方便些。”

“这……你不是说要找三星盟吗?为何要潜伏在这里找杭霸主?”

“那人的口供必须先证实一下,对不对?确定了之后,三星盟的人想赖也赖不掉。”

“哦!卓兄,慎重一点总是好的,我真担心你独自去找三星盟,给他们一招泣魂天殛看呢?”

“胡说!你以为我喜欢动刀杀人吗?”

食罢,两人毫无拘束地相傍躺在草丛中歇息,直至近午时分,卓天威方悄然走了。

申牌初,卓夫感欣然返回。

“杭霸主昨晚率领亲信头目从镇江赶到,今晚不在此地聚会。”他向傅姑娘说:“半个时辰后,吴中一龙派人来此地见我,据传口信的人说,可能是前来奉告翻江倒海的消息。”

“哎呀!卓兄,你与人约会?”姑娘不安地说。

“仓促的约会料亦无妨。”他却毫不担心:“就算消息走漏了,想对付我的人也来不及召集大批高手起来,来少了,哼!他们该知道人少的结果。据量天一尺说,杭霸主的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 和尚焚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