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12章 贞女使姦

作者:云中岳

“你真敢听?”

“我为何不敢听?”

“好,你敢听,我就说,我说这三个凶徒拦路劫色……半句就够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少女羞恼地一剑疾攻,恍若电光一闪。

但仍然不够快,一剑走空。

他闪出丈外,虎目生光。

“你,剑剑致命。”他恼火地说:“攻招迅捷如电,出招毫不显露先兆,已获剑道神髓,但却阴险无比,毫无练武人的光明磊落精神。”

“对付歹徒凶手就必须用非常手段,着!”绿衣少女强横地娇叱,再次扑上挥剑,剑出再次涌发,威力似乎增强了一倍,速度也增加了一倍。

他八方游走,速度也快了一倍,有如鬼魅幻形,三闪五闪反而回到尸体旁,少女的剑势无法控制他。

“住手!”他沉喝,手按上了刀把,准备发势:“姑娘,见好即收,你要玩真的?”

“晤!好像尸体致命的创口不是刀伤。”绿衣少女的目光在三具尸体上流转:“凶手可能不……不是你。”

“这才像话。”他的手离开刀把,怒火消退:“这里有两拨人拼搏,在下如果晚来一步,摆在这里的将不止三具尸体。”

“这……他们是些什么人?”少女的态度转变,收了剑:“附近经常有人拼命打杀,经常出人命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他摇头,不愿多说。

“爷台,我……我抱歉,错怪了你。”少女向他嫣然一笑,红云上颊:“你的身法好神奥,真要拼搏,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掉我。”

“姑娘客气,你的剑术的确很好。”

“爷台夸奖。”少女伸手向东面树林深处一指:“那一带住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,白天躲得稳稳地,晚上来来去去像游魂,这三具尸体可能是那些人的伙伴。”

“这些凶杀事件,姑娘最好不要介入。”

“我哪敢介入?但为了安全,所以我往来都带剑防身,哦!请问爷台尊姓?”

“小姓卓。”

“卓爷不像是本地人。”

“对。

“我姓宋,小名叫雅贞。”少女向西南方向一指:“家住河边的石鼓村。卓爷不是本地人,最好赶快离开,要被那些歹徒们看到,他们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他心中一动,向外眺望。

“那些人住在何处?”他信口问:“距此有多远?”

“住的地方叫女儿井,本来是一座有百十户人家的村落,多年前倭寇海贼犯苏州,村落被焚毁,目下只有五六户人家,荒僻得很,距此约有四五里。”

他想,可能是杭霸主的人,难怪他们预定在废园聚会,废园距女儿井并不远,会后返回女儿井藏身,仇敌不会想到废园会被利用为聚会所,

“我去通知他们的人收尸。”他说:“宋姑娘,你惹不起这些人,赶快离开!”

“我不怕他们,他们知道石鼓村宋家的人从来不畏强敌。我知道女儿井该怎么走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带你去,走吧!”宋雅贞欣然自告奋勇向东举步。

“老天爷!你以为是去逛市街吗?”他苦笑:“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,真是太不知……”

“卓爷,有什么好怕的?”宋雅贞扭头向他用自负的语气说:“我们去好意通知他们收尸,他们就算不心存感激,也不至于反脸成仇吧?何况你有刀,我有剑。

不瞒你说,我早就打算把他们撵走了,不许他们在本处地面鬼鬼祟祟地惊世骇俗,惹是生非。而且,我不放心让你一个外地人冒险前往,有我同行,他们多少有些顾忌,强龙不压地头蛇,石鼓村宋家算得是此地的主人。”

“宋姑娘……”

“你不去我去,总不能让尸体摆在路上吓坏过往的村民。”宋雅贞斜脱着他:“看来,你比我胆小得多,虽则你的武功比我强几倍。”

他觉得诧异困扰,真是年头大变,他所接触过的女人,似乎都想比男人强,比男人大胆,原因何在?

也许,应该归咎于天灾人祸频频,天下亡命流民日众,人们对灾祸已经感觉麻木,人心思变等等缘故吧!

以苏州来说,几度遭受倭寇和海盗围攻,过往的官兵和趁劫暴民像蝗虫;死的人万万千干,但还不是歌舞升平如故、弱肉强食如故、土霸横行如故?

人们已不再重视死亡,已不再重视规规矩矩谋生活下去的秩序和道德,只要能活下去才是重要的事。不但要活下去,而且要活得比别人好,至于活的手段如何,没有计较的必要。女人也是人,当然也有争取活得比人强的权利,应该是可喜的现象。

“你的胆子的确不小。”他脸上有无可奈何的笑意:“至少,你看了死人不但不会吓昏,而且胆敢仔细察看致死的原因,比杵作更稳定,我算是服了你。”

“有生必有死,死是极为平常的事,有什么好怕的?人是一条命,鸡也是一条命,总不能为了鸡是一条命,而对死了的鸡害怕得吓昏,对不对?”

“这三具尸体,毕竟不是三只鸡。”

“上次女儿井村毁于兵火,先是倭寇海盗洗屠,然后是官兵冲杀,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几至鸡犬不留、虫蚁死绝地步,我看过劫后的现场,那些尸体甚至不如鸡。”

“好,可敬。”

“夸奖夸奖,哦!忘了告诉你,躲在女儿井的那些人中,也有几个女的,而且还很漂亮呢。”

他立即想到所遇上的美丽劲敌。

竹林山庄的倪夫人、神针玉女花五姑、白素绫、胡姑娘、设伏的绝色美艳女郎……

“你是最美的一个。”他笑笑说:“看来,你是非去不可的下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宋雅贞婿然微笑,一语双关。

“好吧!走!”

羊肠小径伸入一处平坡,断垣星罗棋布,野草荆棘杂树丛生,仍可看到多年前留下的烽火遗痕。

最北端,四座短篱围绕的农舍静悄悄,不见有鸡犬活动,静得像是无人的弃屋,静得极为反常。

“就是这里。”宋雅贞站在远处说:“除非上前叩门,不会有人出面招呼。”

“晤!有人,但人并不多。”他锐利的目光在各处搜索:“不久之前,这里曾经发生激烈的恶斗,有不少人死亡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从草木凌乱的光景可以看出恶斗的遗痕,你留心些,必定可以嗅到淡淡的血腥。”

宋雅贞脸色一变,眼中有惊疑。

“这……可能吗?”宋雅贞似乎不同意他的推断:“这些人躲得那么隐秘,出入都在夜间……”

“宋姑娘,你知道他们。”

“这……这里是在我家的紧邻,所以……”

“他们的仇敌当然也会知道,这些人中,有许多搜踪觅迹的专家。”

“我们来晚了一步。”

“是的。

“那就算了。”

“害怕了?里面还有人,我得去看看谁是胜家,留下的人自然是胜家。”他立即举步向前走。

宋雅贞眼神百变,想举步却又迟疑不决。

但是最后一挺酥胸,跟在他后面,手本能地落在剑把上,警戒的神色表现得十分强烈。

他突然扭头回顾,看到来雅贞的紧张神情。

“你在害怕!”他笑了,女人的胆气毕竟有限,面对不测的情势,紧张是正常的反应:“你最好是留在此地,不要走近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必定对原先躲在此地的人有相当的了解,所以并不害怕。而现在,原先那些人可能死的死逃的逃,胜家占了这处地方,你不知道胜家的人是何来路,所以感到心虚,这是人之常情,对不测的变化怀有恐惧,不要跟来,我接近与他们打交道,”

“要……要小心。”宋雅贞不自觉地伸手抓住他的臂膀,以表达关切的意念,忘了他是陌生人。

这种自然流露的关切,是颇为令人感动的。

“我会的,我不是一个自命不凡的人。”他柔声说,伸手轻拍对方的柔嫩掌背:“敌势过强,我会见机撤走的,你在此地留心变化,不要走近。”

他拉开那湿润的小手,淡淡一笑向农舍举步。

接近至十余步内,仍然毫无动静。

死一般的静,静得令人心中发紧!

空间里流动的血腥味,比先前所仁立遥观处浓烈一倍,附近的地面草丛可以看到已经凝固的血迹。

有树篱挡住视线,看不到农舍的景象,他不愿冒险进入,小心地转向移动,移向第二栋农宅。

吱呀呀一阵怪响,篱门拉开了。

踱出一个道装的人影,发出一声阴笑!

他一怔,警觉地用目光搜索四周。

是殃道玄极,宇内七大凶人之一,他的手下败将,在他的刀下幸逃性命的高手。

按理,殃道看清是他,如使不心惊胆颤回避,也会惊慌失措。可是,殃道的冷静神情和阴笑,哪有丝毫怯念?

他知道,妖道必有所恃。这里,必定有杭霸主的最重要人物,做妖道的靠山,所以妖道神气起事了。

“小辈,你来晚了一步。”殃道终于说话了,口气相当地狂傲,似乎忘了以往两次丧胆的事。

“天色早着呢!”他淡淡一笑:“不晚不晚。”

“武曲星亡命负伤而逃,北人屠也挨了几记狠的。三星盟在这里的人死伤沉重,几乎全军覆没。小辈,你不是来晚了吗?”

“哦!原来这里是三星盟的另一处秘窟。”他恍然:“被你们出其不意挑了。呵呵!你们狗咬狗,死得越多越好,死光了最妙。你们这些人全死光了,天下虽不至于从此太平,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坏。你们挑了三星盟的秘窟,与在下来得晚不晚有何关连呢?”

“小辈,你还装什么蒜?哼!谁都知道三星盟暗中支持吴中一龙,你小子又是吴中一龙的贵宾,自然与三星盟有所勾结,你与月华仙子凌月英勾勾搭搭便是明证,你到此地来,当然是要与……”

“且慢,老道。”他急急插嘴:“谁是月华仙子凌月英?”

“嘿嘿!小辈,你还装蒜?这里就是那泼妇养伤的地方。哼!贫道懒得和你多浪费chún舌了,你既然来了,那就请进吧;有人要见你。”殃道向篱门内伸手虚引,要请他入内。

“哈哈!你以为卓某是傻蛋吗?”他大笑:“你们这些狗屁下九流高手,不但不遵守武林道义,也不理会江湖规矩,倚多为胜。明攻暗袭,无所不用其极,动起手来就像狗打架一拥而上,口咬爪抓,想把卓某引入窄隘的地方堆人山吗?算了吧!把你们的人叫出来吧;在下陪你们玩玩,因为在下要求证一件事,正要找你们的首脑人物商量,在外面谈彼此机会相等。”

“贫道奉命邀请你,你怕什么?”

“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能信任,一群卑鄙无耻的江湖蟊蛾而已。杭霸主如果是值得信任的人物,怎会接二连三派你们这些货色明枪暗箭齐施?好了,赶快叫你们的人滚出来,卓某要看他们是些什么东西!”

他的话说得刻毒沉重,在屋内的人怎受得了?除非是三流小混混,不然绝对无法忍受他的挑衅。

果然不错,鱼贯出来了十余名男女,一个个怒容满面、咬牙切齿,快要气疯了。

领先的是一个年届花甲的老道,相貌狰狞似要吃人。

“哈哈!在下知道了,你是紫府散仙天成羽士,没错吧?”他狂笑说:“那晚你不在,郝四爷府中,布的妖阵稀松平常,如此而已。妖道,你敢与在下在光天化日之下,凭道行和真本事硬功夫,来一次公平决斗吗?”“如果你是早年武林怪杰火狮的传人,如此狂傲并不足怪了。”老道阴森森地说,怒火消失,变得冷静沉稳:“以贫道的声誉和地位,你还不配与贫道决斗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,此时此地,你愿意给在下一次机会,对不对?”他抢着接口:“在下谢啦!”

“好,你的激将法运用得十分周到。”老道举手一挥,所有的人纷纷后撤。

“老道,你不愧称五妖仙之一,在下尊敬你。”他郑重地说。

身后传来声息,脚步声渐近。

他扭头一看,暗叫不妙。

八名高手呈弧形排开,正一步步将宋雅贞向这一面逼来。宋雅贞剑已在手,但显然不敢进攻,紧张地一步步后退,相距已在五十步内。八名高手并不急于攻击,有计划地将宋雅贞向这一面逼迫。

“不要往这里退!”他情急大叫。

一比八,八个人无一庸手,举动轻灵又敏捷,剑上潜劲澎湃,宋雅贞能不往他这里退?他不叫倒好,叫声一出,宋雅贞退得更快,转身飞掠而来。

现在,他除了硬拼之外,别无抉择。

除非他能硬下心肠丢下宋雅贞,自己管自己。

在这空旷的地方易于施展,敌势过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 贞女使姦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