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13章 宋女索宝

作者:云中岳

张捕头是个颇为正直、干练、讲理的人

他的声誉不好也不坏,与天下间所有的老同行们一样,患了同一种毛病:得过且过,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。

只要那些天杀的混帐王八蛋歹徒们,不要在他的辖区内搞出什么杀人放火公案,尤其不要作有尸有苦生的凶案。

再就是那些狗娘养的江湖凶枭,不要在他的辖区内作出反牢劫狱、或者拿小刀子在巡捕背后插一刀等等大小事故。

有尸有苦主的凶杀案发生了,他的屁股就得找郎中上葯治板伤;发生反牢劫狱,他得撤职查办挂链住监牢,巡捕被人杀一刀,那是向他量无一尺直接挑战,向国法挑战,向正义挑战……

吴中一龙是很聪明的,而且大方慷慨,也相当讲义气,对势力范围内的歹徒恶棍能收放自如。

因此,量天一尺是相当满意的,尽管这条龙手下的群豪份子复杂,但只要不搞大案,大事不犯小事不断是可以容忍的。

容忍一个吴中一龙,已经是相当头疼的事了,目下再冒出一个雄心勃勃的郝四爷,岂不更令他头疼?

郝四爷这一亮旗号,这可好,外地的歹徒蜂拥而至,杭霸主、三星盟,还有不三不四来路不明的第三势力……

全来了,苏州成了一只被捣破了的蚁窝。

情势已控制不住,他哪有好日子过?

韩志高被绑架、被协迫,等于是直接在他量天一尺的脸上掴耳光,甚至是存心砸他量天一尺的饭碗。

这几天,他明里神色从容若无其事,但骨子里咬牙切齿恨上心头,暗地里积极部署,作了周全的准备和妥善的安排。

平时,他巡视管区皆穿公服,但查案时仅穿便衣。

吴县的辖境是府城西南,枫桥镇是最复杂的管区,治安的头痛所在,也是他的注意力中心点。

因此,他经常在这一带巡查。

这天,他在码头区巡视,穿了公服,宵小回避。

不远处是郝四爷的兴隆栈,货物进进出出颇为兴隆。

靠近小街的转角处,摆了一张测字摊,一位獐头鼠目师爷打扮的人是测字混混,正在整理桌上的文房四宝。

街上行人甚多,谁也懒得理会路旁的摊贩是老是少。

小街那一端通后街,后街有经常闹小纠纷的枫桥客栈,也就是卓无威曾经落脚的一家旅舍。

一位弯腰驼背、挟了一只长包裹,半死不活的老人,突然停下来,往摊桌前的四脚凳一坐。

“生意好,少年人。”老人怪笑着说。

测字混混哪配称少年人?

四十出头了,留了鼠须,早已向阎王爷打过招呼啦,但是与老人相较,仍然差了一大截年纪。

年轻时怕人说小,上了年纪又怕人说老,这是人之常情

上了年纪了而还被人称小,毕竟是很快意的事,所以测字混混口中不说,心中却是十分乐意。

“老伯,好说好说。”测字混混堆下一脸笑:“我王铁口……”

“且慢!你姓王?”老人也格格笑。

“对呀?码头上的人,谁不知我王铁口铁口……”

“那我老人家找对人了。”

“老伯想必要找在下测字、断流年测福寿……”

“不急不急。老汉听说过你这个人,王测字王铁四,你的大名是……”

“王六福。”王铁口信口答:“老伯……”

“六福?好名字。呵呵!你家里一定兄弟很多。”

“不多不多,五六个……”

“还好还好。”老人一直不让王铁口把话说完,大概有意不让王铁口接生意。

不远处,量天一尺正背着手缓缓向这儿走来。

“什么还好?”王铁口傻愣愣地问。

“你叫王六福,兄弟五六个,你一定排行老六,是最小的老满。那么,你家里非常幸运地没有王八。”老人不但有板有眼地说,甚至伸手指头计数,笑声刺耳:“呵呵呵……不是好还好是什么?”

王铁口这才明白老人是找碴来的,偌大年纪了,口里损人尖酸刻毒,不由怒从心上起,恶向胆边生。

“去你娘的老不死混帐……”王铁口切齿咒骂,一耳光隔桌抽出。

老人不知是有意呢?抑或是碰巧?恰好仰天怪笑,一仰之下,人往后倒。也许是重心不稳,也许是凳脚没放对位置,总之,人倒凳倒,恰好躲过一耳光。

人跌倒还不算,老人的脚偏偏会作怪,乱蹬乱踢,一声怪响,摊子掀掉了,东西杂物洒了一地。

王铁口的布招牌也拉破了,成了真正的砸招牌掀摊子。

“杀人啦!救命啊……”老人躺在地上鬼叫连天,乱打乱踢。

王铁口走了霉运,这下子可灾情惨重了!

好汉怕赖汉,赖汉怕死汉,王铁四这条好汉可就傻了眼了,傻愣愣地居然没冒火暴跳如雷。

立即围上一大群人,七嘴八舌热闹得很。

量天一尺在乱中排众而入,老人仍在叫救命。

“好家伙,你!”量天一尺瞪着王铁口发威:“你想打人命官司吗?吃多了撑坏了是不是?”

“张头,这……这老鬼……”王铁口急得额上冒汗,有理说不清。

“你还敢强辩?”量天一尺虎目怒睁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还不给我滚?”

王铁口是哑子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围观的人你一句我一句,众口一词指责他欺负一个入土大半的可怜老人,老人躺在地上叫苦确也是事实,他怎能分辩?

“老天爷!我……我又惹了谁啦?”王铁口一面收拾烂摊子,一面怨天恨地。

“好了好了,没事没事,大家散了吧!”量天一尺开始赶散围观的人:“你们好像都是些游手好闲的人,也像吃饱了没事干的老太爷,闲得无聊挤在大街上看热闹,走走走……没事了!”

他伸手扶老人的肩背,想将老人的上身扶起来。

“好了好了,老太爷,你可是自己跌倒的。好在老骨头还硬朗,至少没有碎骨头需要处理。”他向老人劝解。

“哎哟!……我的腰……扭……”老人仍在鬼叫。

“算了,别叫了。”他将老人扶起来:“好像真的有人在大街上谋财害命似的,烦不烦呀?”

王铁口愤愤地抱起讨口食的家当,怨天恨地咒骂着走了,凳桌仍摆在原处。

“我闪了腰,哎哟……”老人不肯干休连叫着:“我……我要他赔……赔……赔医葯费来……”

“找个地方喝两杯,你的腰就会好的。”他的粗眉攒成一字,对老人喷出的酒臭不以为然:“走,我扶你找地方歇歇。”

“公爷,那……那天打雷劈的……”老人一面扶着他走,一面含糊地咒骂。

折人横街,左首有条小巷子,是死巷。

“那眼线很讨厌,总算打发他滚蛋了。”老人突然清晰地说,盯着他咧嘴一笑,带着他闪入小巷。

他一怔,最后摇摇头苦笑一声!

“高明!”他说:“我张敬这双眼睛是越来越不中用了。”

“呵呵,至少,你还没瞎。”老人不笑了。

“老伯,贵姓呀?有事?”他不理会老人的讽刺。

“没事找你干嘛?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我姓傅,其他,公爷最好不要多问。”

“姓傅?晤!傅大侠,傅华老前辈……”他心中一跳,总算真的没瞎。

“有件事劳驾。”老人打开布包,取出两枝箭:“能看出来历吗?”

黄杨木箭杆,雁翎,箭镞有点变形了,一看便知道是曾经发射过,而且射中了硬物的废箭。

“老前辈的意思……”

“这是疑凶的凶器,事涉镇江一桩天人共愤的血案。”老人正色说。

“这……”他仔细察看两校废箭。

“其他的事情勿过问。”

“奇怪!”他沉吟:“这是苏州卫武备库,新近从南京领到的箭,这两年尚算太平,这批箭还没有分发。”

“偷出来的?”

“这……可能。不过,卫所的官兵,凭良心说还算是不错的,军纪颇严,不肖兵勇盗卖军械的事不至于发生。这两枝箭……”

“不是这两枝箭,而是许多这样的箭,张头,能替我查吗?”老人将箭取回,“而且牵涉到许多人。”

“这……卫城在长洲县,吴县管不着……”

“不能利用私交,向长洲的朋友打听?”

“好吧;在下将全力以赴。”

“谢谢。不管有任何动静,请勿打草惊蛇,好吗?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

“干万守秘。我会随时和你联络,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

小乌篷船靠上了一座小洲。

宋怀安陪妹妹宋雅贞轻灵地跳上岸,吩咐舟子将舟藏人芦苇,举步向里走。

这里不是码头,码头在洲的南端。

洲虽不大,但洲东却有一座不算小的渔村,全是向太湖讨口食的渔户。洲中心有一庙一观,庙是龙王庙,观是天庆观。

这里,距府城已在二十里外,荒凉偏僻,一年四季看不到一个外地人。

天庆观规模不大也不小,平时有十八名老道在内清修,不时替渔户们作作法事请请神、撵撵鬼,用符水治病驱疫,骗些香火钱过日子,香火自然不会旺,过得相当清苦,清苦就不会引人注意,所以平日罕见人迹。

两人出现在天庆观的观门前,华丽的衣着说明他们不是本地人。

一名没有穿法衣的中年老道踱出现门驻足而观,对陌生人的出现颇感惊讶!

宋怀安兄妹对老道不迎客毫不感到意外,一般说来,寺、庙。宫、观的方外人势利得很呢!对衣着华丽的登门施主诸多巴结,招待唯恐不周,哪有不理会贵客的方外人?这位老道就懒得上前巴结。

“法师可好?”宋雅贞走近娇滴滴颇不礼貌地问。

“很好,很好。”老道阴笑:“女施主可有需要贫道效劳的地方?”

“你?没胃口。”宋雅贞的口吻粗俗得令人吃惊,与和卓天威相处时完全不同:“真真仙姑在吧?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我姓宋,这位是家兄宋怀安。”

“哦!幸会幸会。”

“有重要的事与真真仙姑商量,不要说她不在。”

“她……她不在……”老道用不信任的目光,冷冷地打量兄妹俩。

“哦!她不在也就算了。”宋雅贞嫣然微笑:“本来,我是来奉告有关卓天威的消息、,没想到她不在。大哥,我们走吧!”

一听卓天威三个字,老道打一冷颤。

“女施主请留步。”老道换上了笑脸:“一枝春名不虚传,提出的要求没有人能拒绝。”

“好说好说,你们茅山七子也不是省油灯……哦!我忘了,目下该称茅山四子了,对不对?”

“哼!”老道要冒火了,像被踩了一脚的猫。

“嘻嘻,我说错了什么吗?休怪休怪。”

“第二进,东厢。”老道气虎虎地说。

“有劳了。”宋怀安第一次说话,笑容可掬:“在下兄妹没带其他的人前来,放心!”

一位年轻的女道士,已经站在二进殿前面的院子里含笑相迎。

“哟!稀客稀客。”女道士欣然迎客,嫣然一笑百媚生,美丽的面庞美得令人屏息,虽则宽大的道袍掩住了动人的身材,但脸蛋的美、艳、娇、媚,早已令鲁男子一见便心动神摇了。

宋怀安眼都直了,喝了一声彩!

“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。”宋怀安文绉绉地说:“舍妹对富姑娘的武功才貌、机智、胆识,一直就赞不绝口,羡慕之情溢于言表,在下本来不敢相信,没想到如今……。

“没想到,今日一见,足慰平生?”女道士模仿对方的声调口吻说话,赫然神似,连咬字的尾音也完全相同:“令妹其实也是女中翘楚,一枝春的绰号天下闻名,而真正知道个妹底细的人,屈指可数。本姑娘还是两年前一次偶遇,才知道令妹姓宋。比起我这千变万化的灵狐来,显然更胜一筹。宋小妹不愧称地头蛇,尊府的眼线,比那些城狐社鼠高明得多,愚姐落脚在此不足半月便被你们摸得一清二楚,佩服佩服。”

“旁观者清,并不足怪。”一技春宋雅贞笑笑说:“不瞒你说,苏州近来所发生的变故小妹可说大部了然,甚至一些节外之枝也难逃小妹的耳目。”

“哦!真的?所谓节外之枝……”

“譬如说,卓天威的趁火打劫……不,这样说是不公平的,应该说是卓天成适逢其会而打……”

“哦!宋小妹,那么,你是趁火打劫了?”

“我无所谓,也许该称之为混水摸鱼。”

“你能摸吗?”女道士斜眼着兄妹俩,动人的媚目有异芒一闪即设。

“你说呢?”

“宋小妹,你的人手很多,又是地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 宋女索宝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