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14章 孤狐入堡

作者:云中岳

无情贾七姑脸上永远摆出债主面孔,冷冷地离座而起。

“请问三爷有何吩咐?”无情贾七姑冷冷地问。

“吴中一龙传讯的人,是与你接头的。”武曲星的脸色很难看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我要这个人。”武曲星大声说。

“回三爷的话,七姑不认识这个人。吴中一龙的信差不时更换,有些人连姓名都是假的,都是些身份卑微的小人物,很难查。”

“直接找吴中一龙要人,知道吗?”

“这……好,七姑遵办。”无情贾七姑冷然落坐。

“这次事件,恐怕不会是意外的突发事件。”织女星脸色一冷:“其一,卓天威到寒山寺附近有何图谋?谁知道他会去?其二,吴中一龙为何出卖卓天威?他怎么知道卓天威的行踪?其三,谁知道你们要到女儿井潜伏,你们第一个理由是想约会灵狐,一同计算卓天威,第二个理由是卓天威就在附近,即使灵狐不来,你们也可以全力以武力相图。其四,灵狐并没有来。其五,杭霸主的人为何掌握了你们的行踪?他们的消息来源从何处、何人方面获得的?老三,如果我所料不差,你已经失败了,彻底的失败。”

“他娘的!混蛋!”武曲星粗野地怒吼:“我要查,查他娘的一清二楚!我要把这些在暗中玩弄阴谋诡计的混帐贼王八揪出来……”

静室所点的那支牛油大烛,是专用于常年不见天日所在的特制品,径大、蕊细,光度有限,通常可点十二个时辰。

有经验的人,可以从烛的长度估计时辰。

卓天威和傅姑娘本来不需要烛光,他们不是内心空虚深怀恐惧的人。但有了烛光毕竟可以感觉出自己的存在,也可以驱除寂寞和潜在的恐惧,因此,任由大烛继续燃烧,他们并不在意烛光可以让外面的人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,可以监视着他们。

从大烛消耗的情景估计,他俩已被囚禁两个时辰左右了,饥渴已经开始威协他们的肠胃了。

两人心中明白,在这种巨石垒成的密室中,想破壁而出不啻痴人说梦,那是不切实际的空想。

因此,他们也就懒得敲墙撞壁、枉劳心力。

他们在等候,心中难免焦躁不安。

两人并肩坐在壁角间,面对着矮案上的烛光,静静地收敛心神打坐。

案上除了烛台之外,还有一只银制的茶盘,紫砂壶中的茶已经冷了,两只茶杯里的茶一滴不少原封不动。

这两杯茶,两人都没有喝。

起初,卓天威是急于行功调和气机,以尽快恢复元气精力,

无暇喝茶,姑娘则心情紧张忘了喝。

其实,他们都需要补充水分,恶斗、奔逃,体内大量出汗,急需饮料补充。

等到姑娘看出凶兆,他们不敢喝。

“天威。”姑娘很自然地低声说:“能估料出宋家的人是何来路吗?”

“我一点也不了解他们,更不认识他们。”卓天威沉着地低声说:“我对江湖人物陌生得很。”

“你想,他们会把我们……”

“反正不会有好意。”他不自禁地长叹一声:“凤鸣,我很抱歉,连累了你。我真不中用,总是后知后觉。你能一眼便看出那鬼女人的可疑征候,而我……”

“天威,没有什么好抱歉的。”姑娘突然伸手按住他放在膝上的手背:“你应该挑得起放得下,你是个男子汉。毕竟我们目的相同,一起下刀山剑海,生死认命,福祸分担。你为了寻回传家之宝,我为了行侠缉凶,生死祸福自己负责,怨不了谁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不要往这方面想,好吗?”

“哦!凤鸣,你是一个勇敢的好姑娘。”

“夸奖夸奖。”姑娘微笑:“天威,能不能攻破那扇门?你有刀,我有剑……”

“不可能的。”他摇头:“即使能运神功砍断绞链,或者砍破门外层的铁叶,外面一定另加了更厚的门,很可能是可以滑动或可下降的石门。”

“哦!天威,我们不是绝望了吗?”姑娘有点伤感地说:“我真有点不甘心,难道就这样……”

“我要设法制造脱身的机会。”他反握住姑娘柔若无骨的纤手,握得紧紧地:“天无绝人之路,不要绝望,凤鸣,坚强些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想,我们的希望仍浓。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时辰,他们仍然毫无动静,那表示他们并不急于对付我们,或者有了其他意外变化,也表示我们有时间制造逃去的机会。——

“但愿如此,哦!我好渴。”

“晤!那壶茶……”

“天威,喝不得。”姑娘急叫。

“我知道喝不得,晤!让我好好想一想……你听到声息了吗?”

“晤!像是从右面的石墙……”

“对,拉动石插的声音。不要理会,也不要转头搜视,让他们疑神疑鬼,定下心神,我们练气。”

尺余厚的石墙上,四面钻了十余个两寸径的圆孔,以圆形同径的石插封闭,从外面抽出石插,便可从圆孔中看到室内的一切。不论室中人躲在任何角落,外面的人皆可从四周的石孔中看得一清二楚。

当然,把火烛吹熄了,外面的人自然无法看到了,除非在十余个洞孔外部用灯火向内照射。

右邻是另一座石室,也点了一根大烛。

室中有四个人:主人宋宗望、次子宋怀民、宋雅贞,和一位灰发如飞蓬、相貌狞恶的花甲老人。

这一面共有四根石插,已经全部拔出,每个人据住一只石孔,凝神向内张望。

卓天威与姑娘安坐练气,不言不动宝相庄严。

石插插回石孔中,两室重新隔绝。

“要不要用迷香把他弄翻拖出来?”宋怀民向乃父问:“可不要夜长梦多,那可是白费心机。”

“不急不急。”宋宗望阴笑:“反正仍需将他们囚禁在内,何必多此一举?让他们把茶喝了,岂不省事?他们早晚会喝的。”

“爹,孩儿的意思是早些废了他们,以免夜长梦多变生不测。”宋怀民为自己的理由辩护。

“二哥,你可不要乱出鬼生意。”宋雅贞凶霸霸地抗议。

“什么?大妹,什么叫鬼主意……”

“本来就是鬼主意。”宋雅贞不屑地撇撇嘴:“废了他们,万一騒狐狸反悔,后果如何呢?能用一个废了的卓天威去威胁么?岂不人宝两空?废话!”

“雅贞丫头说得对。”花甲老人刺耳的沙哑嗓音在空间里响起:“騒狐狸机警狡猾,我想她不会乖乖将宝交出,她一定会搬弄各种花招。目前她的人手少,七八天之后,她的得力爪牙和情夫面首,可能蜂拥而至,巧取豪夺无所不用其极。废了这小子,恐怕她会把大牙都笑掉呢!”

“爹爹是不是多虑了?”宋怀民不以为然:“大哥留在騒狐狸身边,凭大哥的人才、武功、机谋,一定可以降伏騒狐狸。”

“二哥,你算了吧!”宋雅贞哼了一声:“騒狐狸的情夫面首,哪一个不是人中之龙,浊世的佳公子?凭大哥那点德行,哼!如不是姓卓的在我们手中,恐怕騒狐狸连正眼也懒得瞧他呢!你把騒狐狸看成饥不择食的母狼,你是大错特错了。”

“大妹,你在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的威风。”

“我说的是实话,你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都给我住嘴!”老爷大声叱止:“姓卓的不能废,但得先制他的穴道,解除他的兵刃暗器,免生意外。”

“时日方长,这时制他的穴道,与废了他有何不同?”宋雅贞依然反对:“对时制穴术最高明的高手,也难保证解穴时经穴不受损伤。最安全的办法是给他们服下定时丹。”

“你哪儿来的定时丹?”

“我去找勾魂妖女尚紫云,她有。”

“你去找那魔女?”老太爷大摇其飞蓬头:“你杀了杭霸主派来劫持神手天君的人,魔女是杭霸主的得力爪牙,岂不是……”

“死了的人,是不全讲话的。贞儿用飞针袭击,那两个死鬼死时身旁无人,杭霸主怎知所发生的事故?还有,贞儿顺便去找神手天君。”

“去找他干什么?”

“一方面探探他的底细,看这人到底隐藏了些什么惊世绝技。另一方面,打听吴中一龙对卓天威失踪的反应,以便日后拟订对策。

这位枭雄如果发现内情,很可能向咱们宋家采取激烈的报复手段。如果能掌握神手天君的秘密,对咱们大有好处。”

“也好,你打算何时动身?”

“事不宜迟,贞儿这就动身。”

“带两个人掩护,小心了。”

脚步声隐隐,室中恢复黑暗。

邻方静室中,卓天威垂颊倚壁假寐。

“他们走了——姑娘轻声问,

“走了,有四个人,其中有那位宋雅贞。”卓天威坐着,目光落在茶杯上:“他们并不急于擒制我们,但早晚要进来的,在我们喝了茶昏倒之后再进来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”

“他们的话,我都听到了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你能听得到?”姑娘大感诧异。

“是的,隔邻也是石室,石室有共呜作用,以耳贴石仍可听得到。不瞒你说,我的天视地听术火候颇为精纯,尺余厚的石壁当然难不倒我。如果我能定下心神,十丈内虫行蚁走也瞒不了我,当然必须绝对寂静,不能有其他声浪干扰。”

“哦!你真了不起。”姑娘由衷地赞美他:“你听到什么了?”

他将四人的对话简要地说了。

“奇怪!騒狐狸指谁?”他接着又说:“神手无君那种三流货色,会隐藏了什么惊世绝学?”

“哦!是三星盟的人在打你的主意。”姑娘恍然说:“他们无奈你何,所以要用什么宝物向宋家的人交换你,一定是的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三星盟中有一位名号响亮的七幻狐黎玉香。这妖狐的化装易容术天下无双,变化也无穷,所以绰号称七幻。据我所知,连王星盟旗下许多首要人物,也不曾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,只看到她各种化身。如果她自己不说,谁也弄不清她到底是不是七幻狐。”

“你见过她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姑娘摇头苦笑:“见过也没有用。据说,她可以在顷刻间,幻七种化身出来。”

“哦,她能幻化为某一个人吗?譬如说,幻化成你的模样。”

“这个……可能会,但我可不敢断定。”

“如果会,那表示她已练成幻形术,再借助一些巧妙的器具和宝物,那可是很了不起的成就。日后,我真得特别留神这个騒狐狸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姑娘突然低下头。

“可是怎么啦?”

“那七幻狐黎天香并不騒,更没有什么情夫和面首,面首应该用于玄门方土。”

姑娘红云上颊,回避他的目光,这些话毕竟不宜出于少女之口:“她并不是一个坏女人,对男人据说从不假以词色,三星盟的盟友,对她相当尊敬,还没有听说任何有关她的风流艳事。”

“不久,便可知道真相了。在定时丹到来之前,我得设法制造脱身的机会,迟了恐怕来不及。”

“天威,可能吗?”姑娘忧心忡忡。

“可能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那壶茶。”

“茶?”

“对。现在,不必胡思乱想,时机未到,仍得等待。定下心,我教你练角息术,这可以减少体内热量的发挥,就可以度过口渴的难关,而且可以几个时辰丝纹不动。”

天庆观的黄昏,冷清得令人想起日薄崦嵫人生的终程。

没有人踪,没有人声,荒草萧萧,灰沙漫漫;似乎天地已空茫死寂,地狱的黑暗正徐徐降临。

但现内的静室中,却是璀璨绚丽的人生另一境界。

室中仅有两个人,两位侍女设妥洒筵便退到室外去了。

矮几上摆了精美的菜肴,美酒奇香满室。

明亮的纱灯幻出彩虹,挂在窗口的彩色风铃轻轻款摆,发出悦耳的八音清鸣,色、香、声一应俱全。

宋怀安和灵狐相偎相倚并坐在几旁的锦持上,仅披了薄纱寝袍,里面光秃秃的什么都没穿。

尤其是灵狐,酥胸半露,玉肌半现,玉手一招,可从宽袖口看到腋窝。

有人形容诱人的女人胴体是一团火,那是外行人的说法。

李后主的词玉楼春,第一句是“晚妆初了明肌雪”,以写壮美的、男性化的词人苏东坡在洞仙歌这首词第一句写的是冰肌玉骨,自清凉无汗。”这才是欣赏女人的行家。

仅能点燃男人情慾之火的女人,绝不是真正的美女,艳丽与风华是两码子事,艳光四射与风华绝代不能相提并论。

灯光下酒案旁的灵狐,不担艳光四射,也高贵得像个女皇;尽管她胴体半露,神情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章 孤狐入堡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