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15章 火海大战

作者:云中岳

“老前辈行道更久,至今仍然没感到满足。”灵狐反chún相讥:“人永远不会感到满足老前辈以为然否?哦!令爱怎么一直不曾露面?她不会是潜伏在天庆观附近,监视我那些人吧?放心啦!茅山七子少了三个,那四子伤心得很,过两天他们要回茅山苦修了。”

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是吗?”老太婆突然发话:“富姑娘,这几天,你那些人最好少来本村走动,那是相当危险的。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灵狐妩媚地注视着宋怀安:“明天,令郎要请我游洞庭西山。怀安,明天你的画肪可以准备妥当吗?”

“我家的船,任何时候皆可出航。”宋怀安傲然地说:“明早姑娘便可随船返回天庆观,把需要的人接上船。”

“好,可否让我早些安顿?三更已过了吧?”

“好的,我带你到客室安歇。”

“嘻嘻!不放心我?”

“富姑娘……”

“只要尊夫人不吃醋,欢迎你陪我。”灵狐轻优地说。

“你能有今天的局面,不是偶然的。”老太爷苦笑:“才貌、风度。胆识,你都是第一流的。我那丫头比起你来,差得太远了。你敢孤身光临寒舍,是很多人无法办到的。姑娘,不管你用激将法也好,用美人计也好,总之,怀安必须寸步不离姑娘身边直至姑娘离开本宅为止。姑娘必须用玉屏来交换卓天威,其他免谈,姑娘明白老朽的意思吗?”

“老前辈请放心。”灵狐泰然地说:“我灵狐能有今天的局面,绝不是侥幸得来的,明时势知利害,纵横收放自如,该怎么做我心中有数。令郎其实作不了主,他即使把持不住,也不可能放弃玉屏离家出走,灵狐道行再高,也抢不走你的儿子,除非你的儿于自己想振翅而飞。”

老太爷离座,目不转睛地逼视着灵狐,眼中有着怪异的光芒,久久丝纹不动,气势更是逼人。

气氛一紧,久久。

灵狐婿然微笑,在对方数双逼人的眼睛凝视下,毫无怯意,而且更为泰然,更为沉着。

“明天见。”老太爷终于一笑道别,出室走了。

“富姑娘,我领你到内室歇息。”宋怀安挽着灵狐向内室走。

在大宅深处的内室密室中,老太爷召集宅中的亲信,郑重地分派人手。

“騒狐狸精明机警,见多识广,如果我所料不差,她已经知道我们的底细。”老太爷脸上有阴狠的表情:“怀民儿,你所辖的快船,务必灵活地调动,绝不容许她的得力主脑人物摆脱你的监视。她手下那些人,接近本村百步之内格杀勿论。天庆观晚间出入的船只,必须严加监视。我要时时刻刻知道她有什么人赶来会合,以便及早估计她的阴谋,防范她挺而走险,前来夺取姓卓的。她不是一个肯在胁迫下甘心将玉屏交出的人。现在,这里的事暂且放下,得再派一些人前往接应雅贞丫头……”

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外面有人叩门。

“静室的宋升前来凛报。”外面负责警卫的人说。

里面两个警哨将门拉开,看清了门外的三个人:两个警卫,另一人是宋升。

“进来!”警卫说,让在一旁。

“上禀老太爷。”宋升抢入行礼欠身禀报:“姓卓的刀断了,剑也成了秃剑不能使用,不再大叫大闹了。”

“他们的气色怎样了?”

“脸色发枯,满口白沫。”

“唔!快了。记住,等他们支持不住,不得不将茶喝下去,再来禀报。”

“小的遵命。”

饥渴交加饱受煎熬的人,最忌讳的事就是激动愤怒大吵大闹,身上的热度因剧烈活动而虚火上升,必定提早日涩chún裂,口中一现白沫,那就差不多了,沫出得越多,干得越快,裂得更快。

届时,即便摆着一盆尿,也会禁不住捧起来喝下去。

自从邻室的人走后,卓天成一直就不停地咒骂,不停地用刀剑乱砍坚固的石壁,刀终于折断,剑也缺得变了形走了样。

而石壁也斑斑驳驳,碎石满地。

他似乎越来越激动,火气越来越旺。

“姓宋的狗王八!”他用秃了的剑猛砍那扇木板已经毁崩,仅剩下外面厚有四分的铁叶门:“你们这些不讲道义的混帐东西!算在下是死囚吧!也该得到一些水饭填肚子,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一阵好砍,火星飞溅,声震耳膜。

傅姑娘也抬起断刀,也帮着乱砍乱劈。

左右邻室都有人从监视孔中,留意他俩的一举一动,心中暗笑他俩枉劳心力。

“不要枉费工夫了。”邻室的人终于忍不住相劝:“外面还有一座数千斤重的石门,没有万斤重锤,毫无用处,省些劲吧!”

“你们赢了!”他绝望地丢下破剑:“我要水,给我水喝……”

邻室不再有声音传出,任由他叫破喉咙也没有人理睬。

“给我们水……”他用双手拍打着石壁厉叫。

他身后,傅姑娘终于用抖动的手,抓起了那杯冷了一天的茶。

“给我们一点水……”他仍在拍打着厉叫。

姑娘一咬牙,整杯茶倒入咽喉。

他不知身后的姑娘已经受不了口渴的煎熬,喝了那杯明知有鬼的茶,双方不住拍打万壁上的监视孔,不住历叫!

因为他知道刚才的语音,就是从这个监视孔中传出的。

姑娘喝下了第二杯,原是属于他的那一杯。

林刚放下,他恰好转头回顾。

“不能喝……”他狂叫,向前一扑,将姑娘扑倒,杯扔出啪一声打得粉碎。

“大哥,我……我受不了……”姑娘在他身下尖叫,挣扎:“反正是……是死,我……我宁可喝……喝了之后死……死掉算了,我还要……”

“不能喝!”他跳起来叫。

姑娘翻身爬起,去抓茶壶。

他手疾眼快,先一刹那将茶壶抓走。

“不能喝!”他大叫。

“给我,大哥,我……”姑娘伸手抢夺。

茶壶移动,水声在一个被揭折磨得人来说,动听极了。接着,抢夺中有茶溅出壶口,更为诱人。

他像是僵住了,将壶举在眼前,双目睁得大大地,死盯着壶口,像是看到了怪物。

“我受不了,大哥,给我,我不怕。”姑娘有气无力地说,手伸向茶壶。

蓦地,他像是发了疯,头一仰,举壶就喝。

“给我……”姑娘叫。

他伸手一拨,姑娘尖叫了一声,被拔得摔倒在壁根下,挣扎难起。

啪一声响,茶壶掷在五壁上打得粉碎,没有茶水流出,显然一壶茶全让他喝光了。

“大哥……”姑娘爬过来,抱住了他的双脚,两人滚倒在地,脱力地、艰难地,抱在一起像是崩溃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俩在这期间仅放松了双手,身躯抽动了几次,像是沉沉睡去。

烛光静静地照耀,死一般的静。

久久,邻室终于出现人影。

“他们躺下多久了?”老太爷向两个负责监视的人问。

“半个时辰出头。”一名监视的人恭敬地答。

“有何动静?”

“起初动了几下,以后使丝纹不动。”

“唔!很好。”

“要不要再等半个时辰?”

“也好,让他们昏睡久些,精力便会消失净尽,省了许多麻烦,小心监视,有任何异动尽速禀报。譬如说,手脚移动等等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雅贞丫头迄今尚无消息,三个人恐怕出了意外,不能分出人手守在这里,你们瞧着办好了。”

“不会误事的,老太爷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四更将尽,内堂一阵忙碌。

两名船夫分别背了宋雅贞和她的一位同伴,举步维艰地返回宋家。

宋雅贞断了左肋两条肋骨,内腑受损,是被一种可怕的指力所拂过,不但骨折,外面的肌肉也有坏死的象迹,三道指纹清晰可见。

她的同伴也好不了多少,小腹被霸道的掌力所击中,逃走时间拖得太久了,已陷入昏迷境界。

老太婆沉着地替女儿检查伤势,葯箱已准备停当。

“娘,那……那两……两个船……船夫……”宋雅贞有气无力地说。

“送你们回来的人?”老太婆问。

“是的,他……他们是城内的船户,女……女儿逼他们偷……偷渡水门……”

“哦……我会处理。秋香。”

“小婢在!”四名侍女之一欠身答。

“出去告诉二少爷,把那两个人处理掉。”老太婆冷冷地说。

“小婢遵命。”

“女儿,你的伤……”老太婆抽口凉气:“这是七煞阴手所造成的伤害,是什么人下的毒手?”

“神手天君……”

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?那花花公子只会几手花拳绣腿,胆小怕事……”

“娘,所有的人都走了眼。”宋雅贞不无后悔:“第一个发现他身怀绝学的人,是杭霸主的得力爪牙康定康八爷,被女儿用双锋针暗算了,女儿因此而知道神手天君并不如传闻中那么简单,没想到仍然栽在他手中。女儿应该提高警觉的,他发令攻击也发得太快大突然了,女儿……哎……轻一点……好痛……”

“幸好你爹有解这种阴手奇毒的葯,虽然并不十分对症。”老太婆一面清理伤口一面说着:“你还算幸运的,还没被击实,指尖拂过而已,如果击实了……你永远回不来了,你好大意。”

“娘,要紧吗?”

“一个月之内,你下不了床。”

“哎呀……”

“哼!神手天君,你逃不了的。”老太婆凶狠地说。

铁叶门缓缓地拉开了。

卓天威与傅姑娘一伏一仰相并躺在一起,整整一个时辰,不曾移动分毫,连手脚也不曾有些微抽动。

他俩的呼吸像是停止了,怎么看也像两具死尸而不是活人。

矮几上,大烛已燃了二分之一以上。

这是说,他俩被囚石室至少已有六个时辰以上了。

铁链响叮当,三个黑衣大汉鱼贯入室,两个大汉手上各捧了一根鸭卵粗铁链的脚镣,和三十斤重的铁叶枷。

这玩意穿戴停当,喉和手皆被扣住了,双脚仅能移动一尺左右,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开。

领先入室的人将一盏气死风灯笼插在壁孔上面,毫无戒心地走近了,先又踢了卓天威一脚。

“把他们伺候好。”这位仁兄向两位同伴下令,转向门外说:“六哥,你也进来帮忙帮忙。”

本来守在外面防范意外的一名黑衣大汉,不假思索地举步入室。

第一名大汉把手上全重不下六十斤的铁枷脚练往卓天威身旁一丢,俯身将卓天威的上身扶起,以便让同伴替卓天成上枷。

卓无威是仰天躺着的,全身软绵绵,双目紧闭,嘴上有白沫,真像一个死人。

“这家伙好壮。”扶起他上身的大汉信口说:“所订的棺材也要大一号。”

“是吗?卓天威突然张自问,咧嘴一笑。

这瞬间,雷霆似的打击骤发,生死关头,含忿出手,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。

他像一头发威的怒豹,久蓄的玄元大真力像火山爆发,所喷出的千百万吨熔岩。

“砰!”

一名黑衣大汉飞抛而出,重重地惯扔在坚硬的石壁上,几乎撞扁了。

“呃。”

另两名大汉腹部受到重掌的扫击,向两面倒飞而起,向石壁飞撞。

同一瞬间,姑娘双脚扳住了一名大汉的一条腿,奋身一滚之下,大汉腿断了,人也倒了下来。

不等大汉发声求救,卓天威已一脚踢破了大汉的脑袋,手脚不留情,中者必死。

刹那间,四名大汉糊糊涂涂了帐。

“首先,得先找水喝。”卓天威没收了一名大汉的佩刀:“凤鸣,动手时切记不可离开我左右。”

“大哥,我会小心的,我跟定你了。”姑娘欣然地说,她也没收了一名大汉的单刀。

“我们走。”他吹熄了大烛,取下了气死风灯笼:“我有十把飞刀,用完了再和他们拼命。”

刚出到走道,便听到一阵震耳的叱喝从前面传来。

“咦!有人拼斗。”他砸熄了灯笼,一把握住姑娘的小手:“跟着我,先不要暴露身形,走!”

灵狐孤身涉险,她身上没带有兵刃暗器,甚至连发会上也不戴金钗。

有些武林女英雌的金钗是致命的武器,但,她所带的杀人利器,宋家的人是无法搜出来的。

宋宅警卫森严,外围的警戒也十分严密。但天下间没有攻不破的城堡,金城汤池也有陷落的一天。

宋家的人估错了灵狐的实力,他们没料到灵狐之所以为灵狐,自然有灵狐的狡猾和智慧的。

他们以为灵狐藏身天庆观,除了一些仆人和侍女之外,可用的靠山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 火海大战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