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17章 破七幻狐

作者:云中岳

“没有人敢在我无形刀江洋面前说这和话。”壮汉的语调提高了一倍。

“我卓天威说了,江兄,你看你,你全身的肌肉已经不由自主地抽动了,你已经有点心浮气躁了,你的掌心一定已经在冒汗了,你还能以神御器吗?”

“你不配教训我!”

“真的?”

“你算老几……哎……”

谁也没看清卓天威是如何动手的,也没看清那道淡得几乎无法看清的白虹是怎样飞起来的。

无形刀江洋站在那儿张口结舌,像个白痴。

头上的发给被飞刀从中剖开,断发崩散飞落身后,剩下的短发披散在头四周,像个披发头陀,状极滑稽可笑。

“配不配阁下心中明白,江兄。”卓天盛的语调丝毫不变,语气是诚恳的:“当我出手时,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保护我自己。保护自己的最佳方法,就是杀死对方,通常我都会有杀死对方的充分理由,没有理由的杀戮是不道德,没有理性的。”

无形刀突然如恶梦初醒,双手掩面,久久不动,四周静得怕人。

“卓兄,我欠你一条命的情。”无形刀放开掩面的手,目光是柔和的:“你说得不错,生和死,都是十分严肃神圣的事。卓兄,珍重再见。”

无形刀抱拳行礼,昂然地一挺胸膛,再深深地注视卓天威一眼,眼神有无比的崇敬,然后徐徐转身。

“蒲兄,兄弟走了。”无形刀向武曲星说:“不是兄弟对朋友不忠,而是兄弟已死过一次了,不得不珍惜余生,从此做一个活得尊严,活得顶天立地的人。蒲兄,不要和卓兄拼命,那不会有好处的,那是一个无法击败的人,信心坚定勇敢刚毅的强者。别了,后会有期。”

无形刀向众人抱拳一礼,大踏步走了。步伐稳定,背影给众人留下的形象十分鲜明:他是一个选对了所走道路的智者。

武曲星气沮了,拳掌和暗器两者全墨。

扭头左右观察,所有的人皆噤若寒蝉,惊容明显,每个人皆神色沮丧。

这是一群丧了胆的人。

“三爷,下令吧!”北人屠艰难地说:“目下除了群起而攻,毫无希望。”

“那……行吗?”武曲星感到口干舌躁,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。

“或许,当然得付出可怕的代价。咱们这些人中,最少有一半活不成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如果他避实击虚,三爷,谁也堵不住他,谁也拦不住他,这地方太空旷了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我是说,如果他聪明,咱们能活的人,不会超过一成,甚至不到一成。”

“我挡他一挡,你主持大局。”武曲星神色凛然。

“三爷……”

“你带他们撤,要快。”

“三爷……”

“这是命令。”武曲星厉声说,举步向卓天威走去。

面面相对,大眼瞪小眼。

马步一拉,武曲星的左掌引出。

“不是你,就是我。”武曲星一字一吐,声如沉雷。

武曲星已弃雁翎刀放弃优势,颇令卓天威大感意外,生死关头,不使用自己的成名绝学是极为反常的举动,不像是武曲星的为人,

一方之雄,绰号称武曲星,盛名绝非幸致,真才实学果然出类拔草,马步一亮,强大的迫人气势便奔腾澎湃而出,那慑人心魄的无穷压力,以泰山压卵的声威向对方行猛烈的压迫,双目的慑人眼神如利刀,似要贯穿对方的心肺,要吞噬对方的血肉皮骨。

胆气稍差的人,一照面便会气慑心沉,浑身寒栗,身心似要崩溃,失去自制,心胆俱寒。

可是,所面对的是卓天威。

卓天威像一座山,一座孤立千百亿年,历尽沧桑,永远屹立、永远漠然面对宇宙、万古长存的山。

山是撼动不了的,风霜雨雪又算得了什么呢?

他亮出的马步也像一座山,双手形成坚强绵密的防网,可应付任何方面的猛攻,身躯的体积缩小至最大限,没有任何空隙让对方钻入。要能攻击敌人,必须能保护自己,否则即使不是自杀,也会两败俱伤。

神功默运,每一次攻击,将是猛烈的霹雷。

内家高手相得,功深者胜;智慧与经验所占的比重是五成比五成,只在双方修为相等时才能发挥优势作用,碰上对方修为深厚多多时,智慧与经验便帮助不大了。

移位,欺进。

力敌,不可能寻出对方防守的空隙进击,必须以压倒性的雷霆攻击,攻破对方的防卫网以制造致命一台的好机,强攻猛压,主宰全局,才能掌握胜利的机契。

一声沉叱,卓天威发起猛烈的攻击,拳出如万斤巨锤,渔阳三挝三拳联珠齐发,无畏地走中宫长驱直入。

武曲星力贯双臂,身形沉稳地闪挪,左拨右崩避开拳风的威力汇聚点,半接半拆化解了三拳,换了三次方位退了五尺,立即称下马步反击,回敬了一掌两拳,居然抢回失去的五尺地盘,拳风掌劲似乎比卓天威更为凌厉,更为浑厚。

第二次主动抢攻,仍然是卓天威所主宰,比第一次更猛烈、更强劲、拳掌势如狂风暴雨,步步压迫,锐不可当。

他展开所学,大显神威,拳风掌劲远及丈外,劲道虚空着体时声如贯革,脚下的短革纷纷卧倒,

各攻二三十招,招式渐快,身法也渐快,

武曲星被击中数拳数掌,但都不是要害,火候精纯的内功也禁受得起打击,但浑身已被大汗所湿透,呼吸已呈现不稳定状态。

相反地,卓天威却呼吸细长而均匀,虽然也大汗彻体,但毫无燥热的现象。他也挨了几记拳掌,对他不曾发生丝毫作用。

他每一次攻击,都是力的焦点,不出招,则全身自然地舒张,深得蓄劲养力的个中三昧。

三十招一过,该是双方真力已消耗一半以上的时光了。

一声沉喝,情势在变。

“噗噗!”拳劲着肉声骤起,卓天威两记重拳,以无与伦比的奇速排空直入,硬从对方中宫的见微空隙中破隙及体,一中左胸一中胸口肋骨。

武曲星踉跄暴退,脸色大变,马步一乱。

“哼!”叱声与腿齐至,卓天威仅影附形通攻,右腿疾飞,一脚踢在那武曲星的右胳骨上。

接踵而至的疯狂打击是无可抗拒的,无法闪避的。

“噗噗!啪!”

武曲星双手章法大乱,封不住闪不开,马步更是虚浮,似乎每一步皆撑不住重心。

“噗啪啪……”拳掌密如骤雨,在武曲星的头面、肩骨、胸腹……每一记皆结结实实开花。

“呃……嗯……”武曲星狂乱地挥舞无助的双手招架,左冲右撞完全失去了自保的能力了。

“噗!”胸口挨了一记山僧撞钟,力道如山。

武曲星终于支撑不住了,仰面便倒。

刚翻身跃起,噗一声小腹又挨了一重拳。

“嗯……”武曲星向前一栽。

“我不信你的金钟罩能支持多久。”卓天威大声说。

武曲星挣扎着跪起一条腿,挺身一撑,右手急抓雁翎刀的刀把。要拔刀,卓天威可就不客气了。

“噗!”右耳门这一劈掌好沉重。

“砰!”武曲星向左摔倒,这次很难爬起来了,已到了气散功消地步,金钟罩奇功早已散了。

“站起来!”卓天威沉喝。

武曲里形如疯狂,终于咬牙切齿挺身猛扑,双手伸张十指如钩,来一记猛虎扑羊。

卓天威哼了一声,童子拜佛上崩,崩开双手,一冲,一扣,扣住武曲星的脑袋向下掀,再抬膝痛击,噗一声撞顶在武曲星的下颌上。

武曲星仰面摔倒,手脚一伸,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,鲜血从口角溢出。

“站起来!”卓天威再次沉喝,他不打倒地的人。

武曲星昏昏沉沉,本能地用抖颤的右手拔刀。

腰带一震,刀被拉断系带夺走了。

“站起来!”卓天威厉喝,将雁翎刀扔出五六丈外。

香风人鼻,左方不远处出现一个翠绿的身影。

“不要打他了,他完了。”翠绿身影说,银铃似的俏甜语音悦耳已极。

抬头一看,三星盟的人已走了个无影无踪。

那是一位美如天仙的少女,翠绿罗衫翠绿裙,一双灵秀的剪水双瞳会说话,玲珑的胴体极为动人。

好美的小姑娘,似乎不沾半点人间烟火味。

不是仙姬,小蛮腰佩了一把宝光四射镶珠带钻的长剑,佩剑的腰带宽有四寸,把小蛮腰衬得真成了柳腰。

不远处的街口,停了一乘软轿,两名护轿大汉皆佩了剑,两名侍文也佩了剑,而且都是美得令人目眩的少女。

四名轿夫一个比一个雄壮,每人都佩了刀。

“他还没有完,脱力而已,他受得了。”他拭掉脸上的汗水:“他这人除非把他的脑袋砍下来,不然死不了,他是很了不起的铁汉。”

“你为什么把他打得这么惨?”翠衫少女虽然脸上有笑意,但语气可有了责难的意味存在。

“这是我和他两个人的事。”

“放过他,好吗?”

“抱歉,我与他的事还没有解决。”卓天威断然拒绝。

这时,武曲星正吃力地挣扎而起。

卓天威哼了一声,上前一把扣住了武曲星的右脱。

“放了他!”是翠衫少女的叱叫声。

卓无威突然感到一道冰流陡然起自心底,锐敏的感觉力让他听出令他毛骨悚然的凶兆。

他看不到身后翠衫少女的举动,但却感觉到了,本能地推开武曲星,鱼跃而出,奇快地远出三丈外,手一触地飞滚丈外一跃而起,压体的剑气曾经触及他的脊心,可说生死间不容发,两世为人。

翠衫少女一剑走空,骇然一震,呆了一呆,似乎不相信这一剑急袭会走空。

剑是吹毛可断的宝剑,光芒刺目,冷气森森,锋尖特别锐利,一看便知是绝壁穿洞的神物。

“咦!你……”卓天威愤然责问。

可是,他已无暇多说,剑虹疾射而至,少女的身法快得不可思议,但见裙抉飘飘;身剑合一眨眼即至,招发射星逸虹,一剑连一剑有如金蛇乱舞,剑气极为凌厉,绵绵不绝,神奥绝伦,每一剑皆指向要害,辛辣狂野,已获剑道神髓。

卓天威掏出了平生所学,闪避电射而至的长剑,慑人心魄的剑气破风声令他不敢冒险近身反击。

这种可击破内家气功的神物太危险,近身很可能被击实,不能以血肉之躯去喂神剑。

少女攻得又快又狠,但他躲闪的身法更是妙到颠毫,闪动如电光流失,在剑山的紧迫强压下乍现乍隐,有如鬼魅幻形。

少女抢攻了二三十剑,似已打出真火。

他不能反击,虽则这位美如天仙的小姑娘蛮不讲理,如果他反击,任何一把飞刀都是催命符。

少女又攻了五六剑,发出一声尖叫。

两名护轿首先飞跃而进,从两侧包抄。

两名侍女也应声掠出,人未到剑已出鞘。卓天威一怔,要一拥而上?

糟!一怔之下,身形慢了一慢,少女的剑已攻到他的膝前。

他收腿急退,人向上升。

七星联珠,少女用上了最霸道、最快速的狠招,紧迫退袭,剑剑险状横生。

他连退三丈,最后以侧空翻远出右面两丈左右,才险之又险地摆脱剑势的控制。

翻腾中,他看到了些什么?

武曲星的雁钢刀!

雁翎刀是被他夺下远远地扔掉的,躺在短草丛中,刀鞘的金嵌图案,映着阳光金芒闪烁着。

他向下飘落,一名护轿狂风似的扑到,剑出似奔雷,手下绝情。

他仰面躺倒,身躯蜷缩成刺猬,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奇速,从剑下连滚五匝。

少女从斜方向飞跃而至,剑凌空下搏,狠招河汉星沉,疾射地下蜷缩成团的卓天威。

刀啸骤发,刀鞘先一刹那飞出。

“啪!”飞起的刀鞘将剑阻了一阻,斜击在剑身上,鞘立被震断,剑势也因而偏了一个小角度。

这瞬间,卓天威长身而起,刀光一闪,风吼雷鸣!

“铮!”火星飞贱,罡风迸发。

“哎呀……”翠衫少女惊呼,连人带剑被震得侧飞丈外,骇然变色。

雁翎刀是重兵刃,也就是军中用来冲锋陷阵的大剑,刀身短,刃宽脊厚,用来砍枪有如摧枯拉朽,劈盾如果力道够,必定盾破人毙。

“你得死!”卓天威怒吼,刀指向挺剑扑来的护轿大汉。

“不要伤我的人!”少女惊呼。

“铮!”护轿大汉的剑碎成百十段。

刀如天雷下击,大汉难逃一劈两片的厄运,已无法闪避;刀光临头。

刀光倏止,不可思议地停在大汉的顶门上,在发结的左侧,锋刃已紧贴头皮。

这是不可能的事,但事实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 破七幻狐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