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19章 大挫枭雄

作者:云中岳

喧闹的人声乍止,众人皆转首注视。

“卓天威!”三星盟的人首先惊讶地叫。

“果然是卓天威。”杭霸主的人接着叫,但似乎并不感到大意外,意外的是卓天威胆敢在这时候露面,真是胆大包天,不知死活。

“他就是卓天威?”擎天一笔也感到惊讶,因为卓天威大年轻,怎么可能威胁两方实力皆十分强大的江湖群豪?

“错不了。”曾经代表擎天一笔发言的人物,接着张口大叫:“卓天威,过来谈谈。”

卓天威跃下假山,大踏步而进。

擎天一笔的眉头皱得紧紧地,感到不是滋味。面对百余高手,这位年轻人竟然毫无惧容,简直狂得不像话,狂得离了谱。

更令人可恼的是卓天威竟然昂然直入,通过两方群雄的中间。在群雄虎视眈眈下到达三角地带的中心。这份胆量和豪气,委实让那些本来就骄傲自负的人侧目。狂傲的人通常看不顺眼别人狂傲。

静悄无声,只有卓天威沉稳的脚步声打破沉寂。

卓天威并非胆大包天,也不以为自己有击败百余高手的绝世神通,而是大胆断定两方的人不可能联手向他攻击。

如果引发冲突,将是一场混战,混战对他有利,在这种空旷所在,他有把握乘乱脱身。

卓天威在两丈外止步,冷静地打量擎天一笔四个人,在对方四双冷电暴射的鹰目逼视下,他神色出奇地镇定,不为对方凌厉的目光所慑。

“在下卓天威。”他冷静地抱拳行礼自报姓名:“但不知诸位召唤在下前来,有何见教呢?”

“你认识我吗?”擎天一笔沉静地问。

“抱歉,在下孤陋寡闻。”

“老夫姓封,名志堂,江湖匪号叫擎天一笔。”

“久仰久仰。”

“你在苏州杀了不少人。”

“前辈是不是听信流言弄错了?”他反问。

“你说老夫错了?”擎天一笔鹰目怒睁。

“杀人,是犯死罪的,但自卫被迫反抗而杀人,就没有罪。撇开王法不谈,谈江湖无法无天的规矩,胡乱杀人也是规矩所不容。前辈指称在下杀了不少人,不知是指在下胡乱杀人呢?抑或指在下自卫杀人?这是应该说明的,否则,意义完全相反,将会引起误解。前辈既然挺身而出替两方调解纠纷过节,一字一句皆必须公正客观,对不对?”

擎天一笔等于是挨了一闷棍,自取其辱。

“小畜生!你简直狂得不像话。”那位代表擎天一笔教训群豪的人暴怒地咒骂:“我要知道你是何人的门下弟子,到底是什么人调教出来的目无尊长狂徒。”

“咦!你这人怎么啦?”卓天威也火了:“你要不是疯了,就是发狂,我卓天成招惹了你吗?”

“你……”那人暴怒地冲出。

“雍兄弟,不可冲动。”擎天一笔神手拦住那位仁兄:“不要和他一般见识,让我来。”

“哼!这小畜生……”雍兄弟口中仍然不干不净。

“你已经第二次骂人了,我给你记下。”卓天成瞪了雍兄弟一眼。

“老弟,你好像有意要激怒我们。”擎天一笔沉静地说,脸色反而没有先前难看,一代巨豪修养毕竟是好得多。

“正相反,前辈应该心中明白,在下的态度并不过份,我卓天威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,并不是你们的手下奴才,我有我的自尊,我并不比你们低一级,那个混蛋怎么活了那么大年纪,无缘无故就出口伤人?”卓夫威的修养可就不怎么好了:“他算老几?他配在我卓天威面前充前辈?”

“他叫飞天蜈蚣雍承光,论年岁也可以称你的长辈。”擎天一笔强按心头怒火,语气总算还温和。

“就算他年长几岁,也不能出口伤人对不对?”

“算了算了,你已经够光彩了。”

“挨人骂还光彩?奇闻。”

“你胆子不小。”擎天一笔摇头苦笑。

“不是胆子不小,而是理在我,这一方。那位姓雍的嗓门大,气壮声粗,气壮声粗不一定是有理的一方。”

“我是指你在这种情势下,胆敢单人独刀昂然而来。”

“在下有事待办,不得不来。“

“有何要事?”

“这些人中,有在下要找的人。他们行动飘忽,躲得很稳,真不容易找,好不容易等到他们聚集在一起,再不来,他们就溜之大吉啦!也许被杀死了,在下岂不是没有指望了?”

“你要找什么人?”

“暂难奉告。等他们拼命相博时,在下便可以乘机把要找的人弄到手了。”

“这里不会再有人相搏拼命,老夫已经答应替他们调解。”

“调解?前辈试试吧;利之所在,生死以赴,他们能接受调解,拱手将利益让人?

好吧!在下冷眼旁观,看前辈如何调解。”卓天威说完,举步后退。

“站住!”擎天一笔叫。

“前辈有何见教?”

“你必须立即离开,离开灵岩山。这次他们的约期大火拼,起因可说完全为了你。

你在此地旁观,妨碍了老夫的调解。”

“抱歉,在下既然来了,就不能空着手离开。”他断然拒绝,仍慢慢后退。

“雍兄弟。”擎天一笔沉声叫。

“兄弟在。”飞天娱蚣大声答。

“把他送下山。”擎天一笔向卓天威一指。

飞天娱蚣哼一声,手按住蜈蚣钩把,快步抢出,向卓天威逼进。

卓天威不退了,冷然止步相候。

晚霞将近,夜幕将临。

“我送你下山。”飞天蜈蚣在丈外止步咬牙说。

“在下如果不走呢?”卓天威冷冷地问。

“你不走?笑话了。”

“不是笑话,在下认为一点也不好笑。”

“那么,雍某把你的尸体拖走。”

“真的?”卓天威怪腔怪调地问。

“千真万确。”

“用你的蜈蚣钩把我变成尸体?”

“你怕雍某的蜈蚣钩沉重?好,雍某用手也可以将你变成尸体。”飞天蜈蚣一面傲然地说,一面抱着双肘一步步向前接近。

抱肘,如果反应灵活,运用得当,那就成为具有相当严密防卫力的姿势,封守中宫可以应付自如;善用反手攻击的人,也具有不错的攻击力。

当然,缺点也多,缺乏主动和力道无法发挥,便是缺点之一。

最主要的是,这种姿势可以抬高自己的身份,是一种代表高傲、自大、藐视对方的所谓傲态,最容易引起对方的反感。

“你老兄喋喋不休,似乎没有用手的意思。”卓天威的神情极为可恶,轻轻松松油嘴滑舌,嘴角有嘲弄性的怪笑,似乎不像与强敌打交道。而是与同伴开玩笑,随随便便,流里流气的。

说话间,飞天蜈蚣已双手抱肘,逼近至三尺以内,伸手可及的致命近距离。

好静,百余双怪眼全神贯注,所有的人皆屏息以待,似乎连归林的倦鸟也停止喧鸣。

那些曾经吃过苦头的人,似乎觉得往昔挨揍的地方开始隐隐作痛了。

“飞天蜈蚣要倒霉了。”站在天孛星身旁的武曲星,在天孛星耳畔用近乎呻吟的声音低声说。

武曲星虽然是一方之豪,在天下江湖道中名号并不响亮,那并不表示他不配名列高手之林,只是他活动的地方皆在自己的地盘内,所以没有机会名列天下高手之林而已。其实,以他的武艺与功力来说,脐身天下名人之列毫无愧色。

他的金钟罩火候精纯,那些名满天下的高手名宿中,真正比他高明的人并不多。

名号是闯出来的,英雄是捧出来的,不闯不捧的身怀绝技高手其实为数甚多,有些高手一辈子也不曾与人较量过,默默无闻过一生。而有些半吊子懒汉,很可能会成为大名鼎鼎的风云人物。

三星盟的三星,都是具有绝技、真才实学,可登大雅之堂的高手,只因为活动范围局限于自己的地盘内,所以未能成为风云人物。

当然在声望地位上,无法与擎天一笔这些江湖英雄榜上风云人物比较,但真正较量武技,擎天一笔这些人并不见得可以稳占上风。

以紫府散仙天成羽士来说,三邪神五妖仙都是江湖风云人物中的使使者,声望与地位皆与擎天一笔分庭抗礼,仍然肯接受一方之霸的杭霸主的礼聘助拳。

所以从声望地位来判定武功的高低,那是极为粗浅的看法。

武曲星是吃足了苦头的人,对狂傲已极的飞天蜈蚣,在先天上就存有反感,在心理上本来就极希望看到飞天蜈蚣出乖露丑,早就没有同仇敌忾的念头,所以不但不出声唤起飞天蜈蚣的注意,反而乐意看到飞天蜈蚣倒霉。

卓天威的轻蔑态度,果然把飞天蜈蚣激怒得失去了耐性,无名孽火直冲天灵盖,快要疯啦!

一个初出道的小辈,一个rǔ臭未干的年轻人,能练成何种惊世绝学?最多不过是年轻力壮,敢斗敢拼而已,成不了气候。

这就是飞天蜈蚣对卓天威的错误看法,犯了可怕的错误。

“在下不用手也可送你去见阎王。”飞天蜈蚣暴怒地怒叫,一脚挑向卓天威的下阴,捷逾电闪。

抱在胸前的双手,竟然不曾放下。

一脚走空,双方便贴身了。

“嗯……”飞天蜈蚣张大嘴巴叫。

两人的右肩相贴,状极亲热,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,兴高彩烈地斗牛,以肩相撞庆祝。

卓天威在贴身的刹那间,右铁拳击中了对方的丹田要害,劲道如万斤重锤,聚全身的力道行雷霆一击。

飞天蜈蚣动弹不得,因为右肩已被卓天威的左手抓牢扳实,巨大的撞击力道也未能震退马步,脱不了身。

气功到家的人,不怕刀砍斧劈,但决难抗拒气功火候更高深精纯的人雷霆一击,打击及体便气散功消。

飞天蜈蚣气功到家,但卓天威的玄功更是高深精纯,玄元大真力一击之下,飞天蜈蚣气散功消。

四周屏息观战的人,连双方如何交手也没看清,仅看到飞天蜈蚣目中无人地贴身迫近,用脚进攻,如此而已。

接通而至的打击更是快速绝伦,飞天蜈蚣像是在灵猫的双爪戏弄中的鼠,颈脊事先已被咬了一口,完全失去抵抗和逃走的力道,任由宰割。只可凭本能作绝望的挣扎和扭动。

一阵拳掌着肉声连续响起。接着是掼、摔、抛、掷……

凶狠狂野的打击,令人心惊胆跳,飞天蜈蚣像一团死肉一般,连呻吟声也发不出来。

擎天一笔的另两名同伴,发出两声怒吼,同时飞跃而出,半途刀剑出鞘,猛扑而上,要抢救可怜的飞天蜈蚣,情急拼命以二打一。

一声怒啸,卓天威真正的发威了!

他将飞天蜈蚣庞大的身躯,像抛掷小石似的向两人飞砸,远掷出三丈外,声势之雄骇人听闻。

“铮!”他的单刀出鞘。

太快了,没有人能阻止惨剧发生。

扑来的两个人为了躲避碰来的飞天蜈蚣,因此不得不左右一分绕道扑击,另面绕扑的使刀高手,首先被卓天威截住。

风吼雷鸣,刀光似惊电。

一触即分,生死立判。

卓天威身形乍现,刀向折绕而来的使剑人一指。

“你。”他厉声叫。

使剑人如中雷殛,骇然踉跄止步,半伸的剑发出慑人心魄的剑吟,可知劲道已贯注剑身准备行致命一击,这时却惊骇地停顿下来。

使刀人像被杀了一刀的老牛,摔在两丈外,在自己的血泊中挣扎,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号。

“你……”惊恐的使剑人也叫出同样的你字,但语气截然不同。

“你的同伴接了在下三刀。”卓天威沉声说:“但愿你不至今在下失望、多接几刀,以证明你们这些名震天下的武林高手不是浪得虚名的英雄好汉,上!”

使剑人打一冷颤,依然后退。

擎天一笔出来了,拔出那枝威霞江湖的尺八金笔。

“你叫擎天一笔。”卓天威向对方冲去,语声似沉雷:“在下却是不信!”

刀光似雷,刀气迸发。

“铮铮!铮……”金笔撤出可怖的笔网,刀与笔接触的雷鸣动魄惊心,火星飞溅,令人眼花缭乱,刀招攻势之猛烈,令人魂飞胆落。

擎天一笔接了五六刀,退了十余步,脚下渐乱,金笔形成的笔网越缩越小,完全失去攻击的能力,防守已有点力不从心。

四周传出惊叫声,大名鼎鼎的三雄之一,竟然毫无还手之力,未免匪夷所思。

“铮铮!”

擎天一笔脚下大乱,斜退丈外。

“泣魂天殛!”卓天威挥刀直上,刀山骤涌,声出刀到,势如雷霆。

擎天一笔不愧称三雄之一,闯过无数剑海刀山、经验丰富的高手名宿,顺势仰面躺倒,疾翻半匝贴地斜飞而起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 大挫枭雄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