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02章 循迹追踪

作者:云中岳

“砰!”有人倒地,是厉魄。左手被卓天威扣住,来一记干净利落的凌空大背摔。

怨鬼恰好到达,惊骇中无法收势,双手伸张,已经近身了。

上盘手崩开双爪,起右脚来一记二合一的魁星踢差斗,卓天威接招反击漂亮极了,从容不迫,有章法,看似不快,但却一气哈成,似乎双方不是在拼斗,而是在喂招,配合得很周密,无衣无缝。

内家高手以内力打击,凶狠沉重自不待言,这一脚踢在怨鬼的小腹近命根处,功臻化境的高手也支持不住。

“砰”!怨鬼仰面跌出亭外去了。

“哎……哟……”厉魄的痛苦叫声令人恻然,在地下挣扎蜷缩,似乎左手已软绵绵失去活动能力,也像全身骨头快被摔散了。

怨鬼也好不了多少,双手掩住小腹揉动,蜷缩成堆,脸色泛发,吟呻之声若断若续。

远处的倪夫人主婢三人,吃惊地驻足向这一面注视。

地下,南宫凤鸣与裴宣文两人,躺在短草中声息全无。

“在下抱歉!”卓天威向怨鬼说:“不是在下心狠,而你们动了杀机。手下留情不杀死你们,在下已够仁慈了!”

倪夫人和两侍女已到了亭口,三双水汪汪的秀目,毫不客气地打量着他,也不时扫向分两方倒地的两凶魔。

“天下间能在眨眼间,击倒厉魄和怨鬼的人,还没有听说过。”倪夫人用古怪的目光注视着他:“怎么江湖道上,从未听人提及你这位绝世高手?你是谁?”

“不必盘根究底。”卓天威冷冷地扫了她一眼:“这两个老家伙偌大的年纪了,却如此冒失,毫无理由地冲上来下毒手,在下不得不反击自保。他们如果是你的朋友,最好把他们扶下山去找郎中。”

这里的小桥,形式与四川的滑竿相去不远。

但这里的轿夫是女人,轿仅抬到山下的范氏义庄,从不往山上抬。

四川的滑竿是专走山路,这里想找轿上山来抬人,办不到,必须用扶,或者找人用木板抬下山。

“你不像是不敢亮名号的人。”倪夫人说:“大丈夫敢做敢当,对不对?”

“目前在下还没有兴趣作什么事。”他不理会对方的激将法:“请勿打扰在下的游兴,你们走吧!”

“举目江湖,没有几个人敢在本夫人面前,说话如此无礼。”倪夫人怒火渐升。

“哦!你又是什么呢?王母娘娘吗?”他也冒火了,年轻人毕竟修养有限:“以你们倚众群殴,以老欺少,明攻暗袭齐施的情景看来,你们根本不像是什么有脸的人物,你又何必说这种大话!”

“你找死!”倪夫人暴怒地叫,戟指便点。

他左手一拂,异啸声刺耳。

“你的九阴指火候有限得很,突袭的威力有限。”他屹立如山,毫不在意对方的突袭道:“大嫂,赶快走吧!我不容许有人再三向我下毒手,你已经下过一次了,不能有下次,知道吗?”

倪夫人还不知趣,还没看出危机,还没了解他眼中焕发的异芒有何用意。

“我必定杀你这藐视本夫人的狂妄之徒。”倪夫人咬牙切齿,右手伸出袖口,手中有三把细小的梭子镖:“过去有些不自量力的狂徒藐视本夫人,但他们都死了,你现在是不是也想要……”

“不要寄望在那几把小银梭上。”他仍然保持泰然屹立的无备姿态:“除非你发梭的劲道,比你的九阳指力强十倍。我不信小银校的准头和速度,比你的九阴指强。小银棱出手,作等于是宣判你自己的死刑,你将下地狱,你只能活这么大岁数。”

在他那泰然自若,信心十足的无畏精神压力下,倪夫人感到自己反常的虚弱,握小银棱的手出现颤抖现象,手心在冒汗,心跳加速。

而他那双又黑又亮的虎目,更是威力无穷,似可像利箭般深入人心深处,似冷电般震撼人心,那种诡异的光芒,具有无穷的魔力。

倪夫人打了一冷战,回避他慑人的目光,情不自禁退了两步,信心和勇气,正以很快的速度消失、沉落。

“你的杀机,将会引起我更强烈、更凶猛的杀机。”他的语气充满危险的气息:“当你想杀我时,你必须计得,你也在冒被杀死的凶险,你绝不可能把我看成可以任你宰割的羔羊。而是可以向你作无情反击的强敌,因为事实上你不是我的对手,你绝不可能比两个老凶魔强十倍。”

“你……”倪夫人颤抖着。

“走吧!还来得及。”

怨鬼莫真虚弱地挣扎而起,脸色灰败。咬牙忍受痛楚,好不容易才站稳了。

“倪……夫人……”怨鬼的话有气无力,鬼眼中有凶毒的光芒:“这……这小子艺业深不可测……留得……青山在。不怕……没柴烧……”

倪夫人死死地瞪了卓夫威一眼,恨恨地收起了小银梭,带了两位侍女,极不情愿地出事走了。

怨鬼活动手脚片刻,也扶了被摔得半死的厉魄,狼狈地下山。

卓天威按住南宫凤鸣的背部,仔细地探索片刻。

“右心已被封闭。”他放手:“指力波及督脉的神道。这两穴都不能用封穴震穴术疏解,必须用推拿八法。我可以替你疏解。你那位同窗,被掌力去中背部,内腑受伤不轻,昏厥了。即使不昏厥,他也无法救你。”

“替……请你替……我疏解……”南宫凤鸣虚弱地说,脸趴伏在草中,说话含含糊糊的。

“你还有亲人在附近吗?”他皱着眉问。

“没……没有”

“这……你知道,你是一位姑娘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知道疏解是很不便的,我不是郎中。

“你不能权充郎中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你能打跑这几个宇内凶魔,怎么却像一个腐儒?”

“腐儒有时也怪可爱的,至少你不必担心腐儒拿刀子杀人。”卓天威微笑着说。

南宫凤鸣低低呻吟一声。

卓天威将她的躯体翻正,又道:“在这里,你必须时刻担心有人要你的命,那面林子里有一个人,也许能帮得上忙。”

他向四五十步外的枫林举步,背着手似乎在观赏风景,刚才的打打杀杀,丝毫不影响他的情绪。

一位穿黛绿衫裙的少妇,突然出现在林前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能帮忙?”少妇一面向他接近,一面笑问,笑涡出现在嘴角,美丽的面庞极为出色。

“就算是预感吧!”他止步,也露出笑容“哦?”

“你和那两个凶魔是同伙,奇怪的是你却隐身不出,有何用意就令人难以估料了,你能帮得上忙吗?”

“我的估计是,你先一步看出两位书生的身份,所以机警地躲在林中不出面,你仍然留下来,我猜你与两个假书生,很可能互相认识,你如果你不想见两个假书生,早就走了,对不对?”

“你所料不差。”少妇向两个假书生躺倒处举步:“可是,你却估计错误……”

话未完,倏然转身,翠袖一挥,罡风乍起,满天星芒破空飞射。

“咦!”少妇讶然惊呼。

身后鬼影俱无,怎么可能?

“拍拍拍……”两个假书生躺倒的方向,传来清脆的鼓掌声。

少妇倏然转身,粉脸变色。

原以为卓天威跟在她的后面,所以突然转身以飞针袭击,可是青天白日之下,身后的人却平白失了踪。

“好!了不起。”站在南宫凤鸣旁边的卓天威鼓掌喝彩,像是早就站在那儿并未离开:“天女散花的手法已臻化境,你下过苦功。”

相距远在二十步外,这是说,就在她转身发针的刹那间,卓天威已化不可能为可能,神奇地回到南宫凤鸣的身边了,这是绝不可能的事。

“你……你是人还是鬼?”萧衣少妇骇然叫道:“你……分明跟在我……我后面……”

“我不可能跟在你后面。”他停止鼓掌:“女人不论任何地方,都应该跟在男人后面,是不是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过来。”他收敛了笑容:“怨鬼所练的掌功,好像是可损伤经脉的什么毒掌。你是怨鬼的同伴,一定有解这种毒掌的解葯,如果你不肯交出来……”

“我没有…”

“你最好是有,否则,我保证你一定非常的难过。”

少妇一跃三丈,如飞而遁,只要逃入枫林,不难摆脱追赶的人。

可惜,她入不了林。

距林还有两文左右,只要纵落时身形再起,必定可纵落林中了。

人影乍现,卓天威恰好出现在她最后纵落处。

情急拼命,人之常情。

一声急叱,她双手齐扬,针影漫天,人继续纵落。

卓天威一双大袖一抖一拂,身形半转侧面向敌,迎面数枚飞针全部失踪,身形渐近,伸脚一蹬。

“砰”!少妇被摔倒在地。

她急滚而出,一跃而起,伸手拔腰带上的匕首。

“劈啪……啪……”四记正反阴阳耳光着颊。

“哎……”她尖叫,右手抓向卓天威的胸口。

发髻被揪住了,巨大的拉压劲道传来,不由她不低头下挫,眼前星斗满天,不知人间何世。

“噗!”下颚挨了一膝,力道恰好处。

她仰面上升,砰一声摔跃出丈外。

“救命……啊……”她狂叫,双手拼命推扭踏在胸前的巨靴。

“我说过你一定非常难过,你不信。”踏住她的卓天威冷冷地说:“你再不信,我会让你一定信。”“我信……我信……”她崩溃了:“我把解……解葯给……给你……”

“我先谢啦!”卓天威挪开脚:“你的手最好安份些,不要乱摸乱掏。万一我心情紧张误会你要掏缝衣针什么的,先下手为强,你不死也得脱层皮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会忘记的……”少妇爬起来怨恨地说。她从百宝囊中找出一颗丹丸抛过:“除非你死了,我……”

“你提醒了我,该在你脸上留下记号,以便日后碰上你,及早提防……”

少妇拔腿飞奔,有如脱兔。

卓天威摇摇头,懒得追赶,抱着南宫凤鸣进入枫林,再出来将斐宣文抱入。

不久三人出现在望湖亭中。

南宫凤鸣并未受伤,但斐宣文却气色未复原状。

“你……你真的姓卓?”南宫凤鸣问,脸上红云泛涌。

“没有隐姓埋名的必要。”他笑笑:“而且我根本不认识你们这些江湖高手名宿。”

“你痛打厉鬼和怨鬼,吓走庐山竹林山庄的倪夫人,折辱神针玉女花五姑。”南宫凤鸣苦笑:“都是江湖上声威远播,罕逢敌手的可怕人物,消息传出之后,老天爷,固然有不少人为你喝彩,同样地,有不少人将会向你挑战……”

“我不需有人喝彩,也不希望有人挑战。”他抢着说:“我自己的事忙着呢!哪有闲功夫理睬分人的事。”

“你不理睬也不行,人家会找你的,赶快改名……”

“废话!天色不早,该下山了,回城还有三十里呢!”

“真该动身了。”南宫凤鸣站起望望天色:“那神针玉女花五姑,嫁夫大力神汤显祖,是个愣头愣脑的糊涂蛋,因此这鬼女人在江湖上流连忘返,乱七八糟,臭名远播。”

“奇怪!你不是江湖人,怎知她与怨鬼有一手?怨鬼又老又丑,怪的是江湖上有几个极美的荡妇,就喜欢跟着他鬼混,委实令人迷惑。”

“两凶魔和那个什么玉女,是在你们击伤两大汉的时候到达的。”卓天威一面举步一面解释:“我亲眼看到玉女依偎在怨鬼怀中,一同隐身在两株枫树后,亲呢极了,两凶魔现身,玉女本来也跟着出来的,后来大概认出你们的本来面目,所以又退回隐藏。”

“那已是半年前的事了。”南宫凤鸣羞红着脸:“我也是男装,我认识她,她不认识我,我故意勾引她,教训了她一次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,她想乘机报复,没想到反而又受到一次折辱。南宫姑娘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女人扮男人,俊美自然是意料中事,有许多姑娘们是禁不起引诱的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我不配授经传道,但能分辨是非,休怪直言。”他不愿再话江湖事:“赶上两步,咱们到下面的钵盂庵吃一桌应应急。”

天昌客栈虽算不了本城第一家高级旅舍,但坐四望三,乃是公认的豪华客栈,仅上房就占了三间院落,另外还有独院。

该店的伙计,能干也是有口皆碑的,不管是游山、玩水、宴会。召妓……一句话,就可以办得要妥当当,有钱可使鬼推磨,半点不假。

可是,卓天成要雇璇宫画妨游湖三天的事,却碰了钉子。

璇宫画肪所订的约会,已远排到半月后。

明天某某贵官宴客,后天是某某巨贾游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 循迹追踪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