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21章 缥缈惨败

作者:云中岳

他与傅凤鸣约定会合的地方,距寒山寺不远。本来,傅家的船经常泊在枫桥,他要傅姑娘平时回船住宿,届时至约会处见面一同行动,第一次便碰了大钉子失陷在宋家,以后便再也不曾在约会处见面了。

傅家的船不在枫桥,因此,他寄望奇迹出现:也许傅姑娘会到约会处留下什么消息。

约会处是一座小农舍,旁边是十数亩菜园,有一对老夫妻住在农舍里,照料这十数亩菜园。

菜蔬供给枫桥的市场,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按理,不论任何时候,这里都是和平安详的小天地,任何精明的眼线,也不会在这种地方浪费工夫,这里绝不会发生可疑的岔眼事物。

两人沿小径南行,经过寒山寺西面里余的枫林,前面走着一位孤身僧人,看背景和步伐似乎已上了年纪,头顶光亮,大概已不必经常用刀剃了。可能是寒山寺的和尚,一个平平常常的老和尚。

相距百十步的距离,两人并未在意。

而在意的是和尚前面的一乘软轿,以及软轿前后的人。

“不要从路上走”卓天威突然警觉地说,拉住了月华仙子的手。

“怎么啦?天威。”月华仙子问,举目向前眺望。她对卓天威情绪上的反应颇为敏感,听出语气中有警戒的意味。

“看到那乘软轿吗?还有护轿的人。”

“两个打手,一个仆妇,平常得很嘛!在苏州,大户人家的内眷出游,带着打手跟班是常事。”

“好像有点不对。”

“相隔这么远,天威,你是不是太草木皆兵了?能看出不对?”月华仙子向他婿然一笑,笑得甜甜地:“不要多心好不好?”

“记得在静园守候时,那位纷鸨妇的无情贾七站,与那位冒充胡家小姐的美丽女郎,从外面返回,所乘坐的轿与排场,就是这种派头。”卓天威挽着她离开小径,越野而走:“我讨厌她们,也许她们又在玩弄什么阴谋诡计,得防着点。”

“哦!扮胡家小姐的人,确是七幻狐黎五香。那时,我在静园养伤,还不能行走。”月华仙子开始警觉了:“贾七姑那次好像与七幻狐闹翻了。真得提防她们,七幻狐未参加开堂大典,贾七姑对你恨之切骨,这两个人都不好惹,避开他们也好。”

“奇怪!你的功力,其实不比贾七姑差,而那老妖婆的盟中地位,为何比你高了许多?”卓大威一面拨草分枝越林而走,一面提出疑问。

“三星盟的亲信们,是以加盟的久暂和功绩来决定地位高下的,尤其是功绩更为重要。贾七姑心硬如铁,手辣心狠,在三星盟的中层人士内,她是最受重用的一个。

我加盟的时日比她们晚好几年,所以在她手下听命。七幻狐的地位,则与贾七姑相等,以往她两人合作无间,这次为了你,她们开始有了成见和摩擦,我也感到奇怪。其实,两人对图谋你的事,十分热心积极,按理不会有摩擦,可能问题出在争功上。”

“争功?”

“是的,我听说武曲星三爷,全权授予七幻狐自由行动的大权,其他盟中重要的人物也不加过问干涉。贾七妨可能觉得自己的地位不受重视,也失去了与七幻狐联手图谋你的机会了,所以对七幻狐不满是有由来的。天威,三星盟之所以称盟,是与其他黑道帮会有别的,最大的区别是盟友们拥有稍具弹性的自由,与稍开明的发言权,七幻狐如果获得足够的盟友支持,一定会以种种理由,坚持向你报复的主张,明暗中计算你,所以我很担心。”

“我会小心的。月华,如果七幻狐以各种化身各种面目,在你我的身旁出现,你能发现她吗?”

“这个……天威,我不能,我实在很差劲,她的幻身术的确世无其匹,神乎其神。

据我所知,连三位爷也分辨不出她的化身,二爷织女星甚至将七幻狐称为妖。哦!天威,你不是说……”

“我说过,她再也骗不了我。”

“是真的?”

“问题是,有些意外情况不易控制。”卓天威慎重的说:“防不胜防的感觉是相当烦人的。我看我得主动将她找出来,永除后患,我不能让她不断地策划阴谋诡计来暗算找。晤!好像发生事故了,快走!”

他们本来就是在走,不过是脚下加快而已。

卓天威一马当先,穿枝排草向西斜出,向小径接近。

枫林中的一条岔路口,软轿停住了,四名健壮的轿夫站在轿杠旁该站的地方,抱肘而立,丝纹不动,像是石人,相当神气。

两个护轿的佩剑大汉,也分立在轿旁,站得直挺挺地,六双锐利的怪眼,皆向前定定的凝视着。

唯一在动的人,是那位随在轿后的老太婆,她转过身来向着来路四下眺望,手中的藤杖不时点动。

那双老眼依然是黑白分明,只是老皱的眼皮往下塔拉,如非有意睁开,不易看到那冷森森的眼珠。

后面二三十步,那老和尚正一步步的接近。

原来软轿停下人,目的是等候老和尚。

老和尚看到这群人停在路上,脚下未停,保持泰然的神情,在相距迎面挡住去路的老太婆七八步左右,便移至路右想绕旁而过。

“和尚,有话问你。”老太婆乖戾地藤杖一伸,挡住了和尚的去路。

出家人修养到家,垂首问讯,宝相庄严。

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老和尚镇静地先念了一声佛号:“但不知施主有何见教?老衲听候吩咐。”

这位老和尚好涵养,丝毫不以老太婆的无礼为逆,而且态度谦恭近乎巴结。出手不打笑脸人,按理,老太婆应该知道满足,态度应该和蔼些。

“你是这附近的和尚?”老太婆的乖戾态度丝毫不改,似乎更为冷森。

“老衲在寒山寺苦修。”

“老身要问的地方,正在寒山寺附近。”

“但不知施主要问何地?”

“女儿井。”

“哦!施主往前行,约半里左右,有条小径向东伸展,沿小径东行约四五里,便是女井村。”老和尚热心地指引。

“哦!和尚,你领路。”老太婆得寸进尺,似乎吃定了老和尚。

“这……施主明鉴。”老和尚指指向西的岔路:“老衲本想为施主效劳,但不顺道。老朽须按时返寺,须走那条小径。”

“不许推倭。”老太婆老眼一睁,眼神阴森慑人:“你们这里小径四通八达,不易分辨哪一条是该走的路,讨厌得很。走到前面去带路,快!”

“南天阿弥陀佛!老衲的确无暇,施主请见谅!”

“你敢不带?”

“施主……”

“噗”一声,老太婆一杖劈在老和尚的左肩上。

“哎哟……”老和尚立身不牢,被击倒在地狂叫,大概痛极,这一杖力道不轻,肩骨即使不受损,至少肌肉也受了伤,得痛上十天八天。

老和尚的叫痛声,吸引了越野开行的卓天威,两人匆匆循声而来。

“单姥姥,不要理会他了,走吧!”轿中传出中气十足的语音。

“便宜了你。”老太婆单姥姥又在老和尚的右膀上猛扫了一杖方冷然转身轻喝:“起桥!”

四名雄伟的轿大同时俯身,抓起轿杠放上肩,动作纯熟一致,软轿平稳地上升。

“启程!”老太婆叫,同时绕到前面领路。

“哎哟……”老和尚躺在地上,痛得直冒冷汗,蜷缩成一团。

轿缓缓离去速度甚快,片刻使消失在前面小径转向处的枫林内。

卓天威钻出小径,便看到地上挣扎的老和尚。

“哎哟!大师怎么了?摔痛了吧?”卓天威赶忙上前掺扶。

“天啊!世间竞……竟然有……这么……横……蛮的人……”老和尚叫了起来,大概是气急了忘了念佛。

“怎么一回事?”卓天威问。

老和尚瞥了两人一眼,将所发生的事故说了。

女儿井!正是紫府散仙赶走武曲星,却被卓天威打了个落花流水的地方。

“大师,这叫做无妄之灾,认了吧!还能走吗?”

“还……还撑得住……”老和尚说,抬起手向西一指:“里把路……老……老衲可以回去。

“哦!大师是寒山寺的僧侣。好走!”

目送老和尚去远,卓天威向小径南面眺望。

“女儿井是三星盟的一处聚会所。”他向月华仙子说:“但不知三星盟还有人留在该处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月华仙子摇头:“我一直就躲在静园养伤,对其他的事所知有限。”

“武曲星在女儿井,被杭霸主的紫府散仙……”

“哦!对,我曾经听人隐约地提起过这件事。自从我受伤不能出动之后,所有的消息都没有人告诉我。”

“我们去看看,看刚才那些人到底是何来路。”

“不要多管闲事了,天威,你不是说要到约会的地方。”

“可能白跑一趟,急不在一时,我们走。”卓天威苦笑了一下说:“也许,轿里面是七幻狐呢!”

女儿井那几家破败的农舍静悄悄,情景与卓天威前来的时候完全一样,外面不见有人,也看不到家畜。

软轿距第一座农舍约二十步,单姥姥左手一抬,四名轿夫立即止步。

“奇怪,怎么像是一座死村?”单姥姥自言自语:“停轿。张龙。”

“张龙在。”在轿右面屹立的大汉欠身答。

“去看看。”单姥姥老眼中冷电森森:“富姑娘既然在信上说在此地会合,这里不可能是死村。”

“可能发生了意外。”轿里面的人说:“张龙,小心留意,严防意外!”

“属下遵命。”张龙恭敬地答,举步向茅舍走去,昂然而行,极具威严。

“单姥姥,注意策应。”轿中人说:“可不要有沾缥渺山庄的名头。”

“是,少主人请放心。”单姥姥说,在张龙后面两丈左右跟进。

距茅舍的柴门五六步,柴门映开,闪出两名中年大汉,佩刀插在腰带上,相貌狰狞,威风凛凛。

“什么人?站住!”领先出来的中年大汉沉喝:“不相关的人,滚!”

张龙怪眼彪圆哼了一声,不但不站住,反而大踏步向前闯。

“没规矩的混帐东西!”张龙咒骂的声音像沉雷:“居然敢叫大爷滚,你他娘的吃了熊心豹胆,神气得忘了你是他娘的老几了,活得不耐烦了!”

“小心!”单姥姥在后面止步叫。

大汉被骂得七窍生烟,吹胡子瞪眼睛,突然急冲而上,半途单刀出鞘。

“我宰了你这王八角孙……”大汉破口大骂,人到刀到,蓦地风吼雷鸣,连攻八刀,一刀比一刀狂野。

但见无数耀目的刀光漫天彻地,八刀似在刹那间同时攻出,极具威力,刀法已臻上乘境界,每一刀皆志在必得。

张龙连换五次方位,闪动的身法快逾电光石火,在刀尖电掠的光芒前闪动,刀招虽狠,但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够不上部位。

大汉八刀急袭无功,冒火啦!一声怒吼,刀法一变,涌起重重刀山,绝招如长江大河滚滚而出,刀光更快,每一道光芒皆准备喝血,每一刀皆要切割皮骨,刀风发出高速撕裂空气的锐啸,令人感到毛发耸立,脊梁发冷,杀气之浓,元以复加。

张龙闪动更快,对攻来的每一记勾魂夺命狠招,闪避得恰到好处,凛例的刀气将他的衣抉激荡得冽冽有声。

“你该死!”张龙沉此,电虹疾射,接着才传出剑出鞘的响声,可知出剑比声音还要快些。

电虹从几乎不可能的刀山空隙中切入,退出,然后上升。

张龙的依稀难辨身影,从狂野的刀山上空一跃而过,带着动魄惊心的剑吟,凌空下掉,攻向第二名大汉。

“九天龙旋!”屋内传出急呼,人影电射而出:“伏下!”

第二名大汉连想都不想,本能地向下一仆,奋身急滚,同时拔刀护身。

“挣!”刀突然被剑虹击断,但大汉也滚出丈外去了,刀折了,但也保全了自己的一条命。

“铮铮……”

屋内电射而出的人影,金背刀接下了张龙的七剑狂攻,及时阻止止张龙追杀滚地逃命的大汉。

人影中分,猛烈的狠拼因势尽而终止。

屋内涌出十余个人,雁行列阵,跃然慾动。

单姥姥哼了一声,老眼中冷电四射。

张龙飘落实地,也哼了一声。

抢救大汉的人斜飘丈外,脸色一变。

“原来是无敌金刀柏彪。”张龙沉声说:“难怪如此猖狂!”

一名黑衣人抢出,翻转倒地的大汉,一眼便看到大汉的咽喉血如泉涌,剑是从咽喉锲人向下贯,几乎开了膛,血泡满地,说明肺脏已破裂。

“这狗娘养的下毒手杀了咱们的人。”黑衣人放了大汉尸体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章 缥缈惨败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