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22章 龙王招供

作者:云中岳

神手天君脸上的神色难看已极,死瞪了傅姑娘一眼。

“老弟既然不谅,在下只好识时务告辞了。”神手天君抱拳行礼告辞。

“不送。”卓天威寒着脸说。

三人狼狈而走,走得匆忙。

“卓兄,你总算不糊涂。”傅姑娘宽心地笑了。

“你坐。”卓天威拉她坐下:“我看了你的留字,到处找你!”

“哦!你去了?”傅姑娘眼一红,声音变了:“我等得你好苦,我……”

“很抱歉,我无法分身!”

“不必再敷衍我了,天威!”她低下头深深叹息:“我知道你讨厌我的原因所在,你对我的误解很令我伤心。天盛,你为什么要这样处处提防着我呢?我把你看成平生知己,把你看成……”

“傅姑娘……——

“我不怪你,天威。”她深深吸入一口气,挺了挺胸膛:“人与人之间,一个缘字不可强求,我希望能保持你我之间良好友谊,只求你不要误解我。”

“不要说得这么严重好不好?”卓天威苦笑:“我们本来就是好朋友。哦!你的留字上说,有重要的事……”

“龙王路寿年。”她已可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“我也是为这家伙要找令尊商量。”

“你发觉什么可疑的征候了?”

“这家伙是吴中一龙派往江北与三星盟暗中勾结的代表。两个月前他在扬州,曾经掩护一个叫赵无咎的人……”

“哎呀!”她讶然轻叫。

“怎么啦?”

“吴中一龙!”

“吴中一龙怎么啦?”卓天威急急迫问。

“记得你在山塘受诱伏的事吗?那些箭手。”

“记得。”

“我爹捡到几支箭,追查的结果,箭是从武备库偷出来的,共失窃一千五百支。

窃箭的人是库大使的内弟疤眼老八易非,白云船场的管事。诱使易非窃箭的人,是秃猴田盛候。这人曾经是吴中一龙的得力手下,作过吴中一龙主持的枫桥赌坊主事人,目下是百花洲百花水谢的护院,百花水谢是吴中一龙宴游的所在。”

“狗东西!这天杀的混蛋!”卓天威拍案大骂:“我要去找他。”

“千万不要操之过急!”她按住卓天威的手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必须找到确证。”

“鬼的确证!”卓天威大声叫着说:“到何处去找?哼!我不怕他不招出那个姓赵的人来……”

“天威,不要乱了脚步。”她柔声说:“听你一说,我们已向凶手接近了一大步,去找吴中一龙,不如去找龙王路寿年。”

“好的,咱们这就走……”

“天威,要到何处?”房门推开处,月华仙子仍是村姑打扮,出现在门外。

“咦!你……你不是……”傅凤鸣不胜惊讶地轻呼。

“我叫凌月英。”月华仙子粉脸一红。

“我知道你。”傅凤鸣泄气地说:“难道说,你还要设法计算卓大哥吗?”

“不会了,我已经正式脱离三星盟了。”月华仙子悄巧地走近:“人只能错一次,公子爷是……”

“不要叫她公子爷。”卓天威示意月华仙子在旁落座:“她就是我要在约会所会晤的人,长春谷主傅大侠的爱女,傅凤鸣姑娘。”

“久仰久仰!傅姐姐扮男装真俊。”月华仙子毫无机心地微微一笑:“傅大侠出现苏州,真吓坏了不少人呢!”

“你真会说话!”傅凤鸣也微笑:“只有真正的坏人才会惊吓。那天晚上在枫桥客栈,要不是你被琵琶的毒针击中,我会毫不迟疑地杀死你。你那么坏,但并不怕我。

但请你记住可一不可再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“怎么会呢?傅姐姐,今后,天威是我的倚靠,是我的希望寄托……”

“但愿如此!”傅风鸣笑笑,转身向卓天威说:“天威,事不宜迟,可否会与我爹商量商量?”

“好的,咱们这就走”卓天威一口答应。

“天威,你们要商量什么呀?”月华仙子讶然问。

“追查失宝的事。”卓无威说:“你也去好了,我不放心把你一个人留在客栈里。

咱们走吧!”

话落,三人一块出门而去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船靠上了白云坞船场的码头。

码头上泊了几艘船,有几个人在码头照料船只。

湖岸的造船工场中,仅有三二十个工人工作,与往昔一两百人干活的热闹情形完全不相同,敲敲打打的声音减少了许多。

这艘船并不是长春谷生乘来此地的船,而是一艘中型乌篷。

“喂!你们是哪儿来的?不许靠码头。”两个大汉拦住了想往码头跳落的船夫。

“府城来的,借光借光。”两船夫之一陪笑说。

“不行,这是私有的码头……”

舱门开处,钻出卓天威穿劲装佩刀的高大身影。

“不行也得行。”卓天威大声说。

两大汉大吃一惊,惊恐地后退。

“霸王卓……”一名大汉干着喉咙叫,转身撒腿便跑,像是见了鬼。

“哥儿,你把他们吓惨了。”随后出舱的长春谷主说。

“这叫做鬼怕恶人蛇怕赶。”卓天威跳上了码头说:“大叔,等会儿办事,最好由小侄主持。”

“那是当然。呵呵!”我不得不承认你的那一套还真管用。”长春谷主笑说。

码头一阵乱,所有的人纷纷走避。

卓天威突然飞跃三丈余,一把抓住了一个从船上逃向码头的大汉。

“霸王饶……饶命……”大汉发疯般怪叫。

“鬼叫什么?没有人要你的命,你给我听清了。”卓天威手上的力道稍减。

“小……小的在……在听。”

“去请你们场主来谈谈,说霸王卓在这里等地。”

“小……小的记住了!”

“他如果不来,哼!”“他……他会来的。”

“好,快去!”

“是……”

大汉撒腿狂奔,好快!

傅凤鸣钻出舱面,目光落在岸上工人纷纷走路的修船场,柳眉深锁。

“天威大哥。”她向码头上的卓天威叫着说:“气氛好像不太对劲,路场主恐怕不会来了!”

“哼!他敢不来?”卓天威眼中有着浓浓的杀气。

“这些人,毫无反抗的迹象,与往昔凶横野蛮的神情完全不同。”

“他们被打怕了……”

“就算路场主怕你,但他可以躲你。天威,你能打杀这些向你哀求饶命的人吗?”

傅凤鸣说。

卓天威心中一动,想起上次来的经过,目光在所有泊在码头的船只搜现,剑眉渐锁。

“这天杀的贼王……他躲起来了。”他跳起来叫。

“哥儿,怎么啦?”长春谷主讶然问。

“他躲起来了,他的船不在。”卓天威一面说,一面向船场飞奔。

一艘新船的船舱内,一个工人正慌张地跳下地,猛抬头,吓软了腿。

“饶命……”这位仁兄趴下哀叫。

“告诉我,路船主的船呢?”卓大威沉声问。

“走……走了!”工人颤抖的答。

“走了多久?”

“没……没多久……”

“他要到何处去?”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工人趴在地上发抖:“城里来……来了艘船,不……不久,场主就带了十几位……执事大爷,火……火烧屁股似的急急忙忙上了船,急急忙忙驶走了。城里来的船,也走了!”

“往何处走的?”

“往……往西……”工人用手向湖面一指:“城……城里来的船……往……往东方面驶去……”

卓天威扭头飞奔,往码头走。

“往西追!”卓天威咬牙向舟子说,“他的船我认识,他逃不掉的。”

后舱,掌舵的人居然是浪里鳅潘小秋。

“公子爷,我知道路场主会往何处避难。”浪里鳅高声说:“大难。临头,他一定会想起他的老行当。”

“潘兄,他是……

“早些年,他是湖里那伙人的一个小头领,洗手好几年了。有了灾难,他会回去投奔那些老弟兄的。问题是,那伙人有二十余艘快船,有三四百人手。”

“千军万马我也不在乎。潘兄,他刚去不久,能不能在半途上追上他?他的船我是认得的。”

“试试看吧!我们的船,如果起些风,可以比他的船快两倍。”

船驶离码头,两名在前舱操浆的舟子便升起大帆。

这种中型乌篷如果不载货物,船轻帆大,速度相当快,比路场主那种坚牢、舱厚、双桅的私人游艇真可以快两倍。

一个时辰如果碰上中等风速,可驶四十里以上——当然不算逆风。浪里鳅是水面水下的能手,卓天威更是行家中的行家。

在汉阳,他做公子哥儿的黄金年代中,自己就拥有大小三艘船,大江和汉水的风浪,他见过多了!

他站在浪里鳅的右面,目光搜索前面的点点帆影。

“你往何处追?”他问。

“洞庭东山。”浪里鳅信心十足地说。

“洞庭东山?湖里面那伙人,敢明目张胆的在洞庭东山落脚?”“那众人出没无常,昼间以旗帜信号联络,夜问行动神出鬼没,杀人越货来去如风,藏匿处今东明西,岂是容易找得到的?但是,他们在洞庭东山的东面虎山脚下,建有一处秘密的联络站,入湖避风头一的同道,只能在联络站才能与他们通声气。如果在这段水程追不一上他的话,明早到可盘湾一定可以把他找到。”

“他不在虎山逗留?”

“联络站不能逗留,取得信物便须离开,以免引起官方的注意。他的老伙伴一小股人,经常匿伏在可盘湾一带,湾南面两里的石公山,山根那座老翁石小神祠,就是那小股人的联络站。”

“喝!潘兄,你知道的还真不少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不瞒你说,早些年,在下也曾在湖里面混过一段日子。后来,我想通了,我心不狠手不辣,又无雄心壮志,双肩扛一口,什么地方混不到一口饭吃,又何必狠下心杀人越货过日子?只要肯干、本份、努力,老天爷不会让人饿死的,何必像禽兽一样弱肉强食呢?”

“对!你说得完全对,潘兄,我尊敬你。你瞧!追上了,三四里外那张有新帆的船,就是他的,这天杀的杂种逃不掉了!”卓天威兴奋的叫。

“那不止三四里,公子爷。”浪里鳅笑笑:“足有十里,在这天水茫茫的湖面,常会误远为近的,要一刻时辰,才可以赶上他们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人都躲好,该靠上去可我再告诉你。”

“不能靠上去,他们也不会允许你靠上去。”

“笑话……”

“不是笑话,他船上有弓箭。”

“哎呀!这……”

“你抢到他们前面的航道上,然后减速。”

“公子爷,你想等他们赶上来,在错船时再抢登?”

“不,我由水里登船。我进舱准备,届时招呼我一声就可以了。”卓天威说完,钻入了后舱。

双帆中型游船也称楼船,因为中、后舱其高如楼,主桅在中后舱之间,在大风中航行速度甚快。

风小则像老牛破车,没有风就像个死鸭子,只能靠两舷的大桨慢慢划。

用来沿湖游玩,相当惬意;用来赶路,那就不能胜任了。那些大爷们使用这种船,主要的是牢靠、稳当、舒适,可不是用来赶路的。

舱面不见有人,只能看到舵楼上的舵公,和帮助控帆的两名舟于,门窗紧闭,不像载有客人。

船破水急驶顺微风下,船速比乌篷慢,平稳地向西南远处的山影驶去。

乌篷从右面百步外超越,并未引起游船上的舟子注意,直到乌篷在前面两百步左右航向稍往南移,即将插入游船的航道,这才引起舵公怀疑。

“老钱。”舶公向那位帮助控帆的大汉叫着:“你看,那混帐东西想干什么?阻塞咱们的航道?”

“阻塞个屁!”大汉说:“他们的船比咱们快,那家伙在嘲弄咱们呢!”

“嘲弄?你看,在降帆呢!”

“晤!不会是等咱们吧?”

“嘭”一声大震,后舱塌倒,人影扑入。

“哎哟……”舵公狂叫,向前一栽。

一声怪响;上身躶露的卓天威扳断了舵柄,加上一脚,大舵柱下沉,不见了。

船立即失去控制,开始扭动。

“有人抢船——”两个帮助控帆的大汉狂叫。

卓天威右手握了五尺长坚木舵柄,飞跃而至,舵柄一挥,一名大汉一声惨叫,身体飞起,飞出船外去了。

舵柄急挥,帆索折断,立帆滑落。

全船大乱,前舱门开处。人影向外急钻。

噗噗两声闷响,首先钻出的两个人各挨了一棍,摔倒在舱面上失去知觉。

“霸王卓……”第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 龙王招供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