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23章 神手归案

作者:云中岳

神手天君向堂上反飞,鱼龙反跃,身形乍起。

“叭叭叭……”长鞭天矫如龙,着肉声有如连珠花炮爆炸。

“哎……啊……噢……”神手天君重重地掉落,痛得满地乱滚。

“站起来!”卓天威沉叱:“好汉做事好汉当,你不要替这许多江湖好汉们丢脸。

你说荷包内这只翡翠灵龟,从何而来的?”

卓天威的左掌心托着一只径寸大的翡翠小龟,灯光下,碧绿的反射光芒,由十三片龟甲反射向十三个方向,光芒似乎比灯光强烈得多。

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神手天君颤抖着站起,鹰目中厉光暴射。

“翻江倒海齐启瑞,原来是你在外地作案的爪牙,你派他回来投奔郝四爷,以便在郝四爷方面卧底。但郝四爷请来的人中,全是名号响亮的高手名宿,根本用不着翻江倒海这种名号不起作用的货色,你失败了。翻江倒海拜码头,不拜你们三兄弟却去拜郝四爷,你这位聪明人,却做出这种不上道的糊涂事。神手天君,去年在南京,他盗走了在下一批用来救灾的珍宝,我卓天威卖掉祖产,破家赔偿用来救灾,我要追回……”

“你这混帐杂种休想如意!”神手无君狰狞地厉叫:“我去投案,我会上法场挨刀,你咬我鸟!

你说过,好汉做事好汉当,我到手的珍宝多得不可胜数。嘿嘿!我永远不会将珍宝的下落告诉你,让你会哭,让你去跳河。呸!你这卑鄙的杂种!你不该勾结官府来和我了断的,你……”

卓天威发出一声兽性的怒吼,长鞭一抖。

“朱推官,你敢枉法纵这狗东西行凶?”神手天君狂叫。

“天威大哥……”傅凤鸣急叫。

“我会追出来的。”卓天威脸上的煞气在消融:“作案的不止你一个,你还有同伙,我会将他们的根刨出来的。”

神手天君的神情突然一变,激动消失了,变得冷静而安详。

“放我走,我和你谈条件。”神手天君不但声调变得柔和平静,脸上也绽起怪怪的平和笑容,甚至徐徐向前接近:“你那批珍宝,即使不是黑货,也卖不了三万银子,我保证给你五万,甚至十万。只要你不插手,没人能阻止我逃走……”

“我不要五万……也不要……十万……”卓天威的神情也在变,虎目中的煞气消失了,说话也期期艾艾:“我……我要我的……玉屏……”

“去你娘的鬼玉屏……”神手天君怪叫,双手齐动,十个指头迅如电闪,~口气制住了卓天威胸腹十处重要大穴。

最后,左手扣住了卓天威咽喉,右手拔出他的刀。

“谁敢上?在下先宰了这小子。”神手天君用刀向朱推官那群人一指,脸上得意的狞笑十分吓人。

主客易势,朱推官这一面的人僵住了。

长春谷主父女大吃一惊。

傅凤鸣惊呼一声,正待冲出,却被长春谷主一把拉住了。

卓天威直挺挺地与神手天君面对面贴肩而立,神色茫然像具行尸。

左面的人丛中,纵出神手天君的两个随从。那位叫老七的人,到了卓天威的身侧,阴阴一笑。

“人交给我。”老七的手已抓住了卓天威的右手脉门:“先带走再说!”

“他就是毒指汪东!”月华池子骇然的惊呼:“就是他,与那群蒙面人将我擒住打入地窟。”

“不许追来,三太爷我要走了!”神手天君的手离开卓天威的咽喉,向后退。另一名随从,在一旁掩护。

毒指汪东身形微挫,要将卓天威扛上肩。

这瞬间,突变倏生。

卓天威的左手一伸,扣住了毒指汪东的脖子,毒指汪东站不直了,突然向下跪倒在地不起。

神手天君感到右手一震,手中的刀失了踪。

“你走得了吗?”卓天威冷冷地说,将刀归鞘。

神手天君像是失了魂,怔了一怔,接着如恶梦初醒,双手发如电闪,指掌并施,着肉声连珠暴响,在卓天威的耳门、肩颈、胸腹…刹那间,足足下了十指八掌之多,可怕的打击力道与神奇的制穴绝脉手法,发挥得淋漓尽致,用上了平生所学全力重击。

卓天威屹立如山,直至掌劈在耳门要害上,他的眼皮也没眨动半下,脸上有着冷林森的笑意。

“我知道你神手天君的神手,并不仅是对女人有神奇的魔力,而是怀有致命的擒拿绝脉锁穴绝技。”卓天威阴森森地说:“而且迷魂术已获真传,所以能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施行掉包伎俩。”

神手天君骇然,恐怖地向后退。

“叭!叭叭叭……”长鞭如狂龙,着肉声惊心动魄。

“啊……噢……”神手天君第二次满地乱滚号叫。

鞭卷住了神手无君的腿,信手一抖。

神手无君的身体凌空飞起,砰一声摔出三丈外,恰好摔落在朱推官的胸前,被一旁的长春谷主~脚踏住了。

“上刑具!”长春谷主叫。

抢出两名巡捕,捆绑、上铐、加镣……神手天君插翅难飞。另一名仆从,被量无一尺抢出一尺敲倒了。

“咦!”上百人几乎同声惊叫。

卓天威的身影,像电火流光般疾射上堂,从吴中一龙一排人的上空一惊而过。他肩上有一个人:毒指汪东。

似乎在眨眼问,他便消失在内堂的屏门内。

“天威……”傅凤鸣惊呼声,充满焦灼的感情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娄门附近的城根很荒僻,巷底那几家贫户的人早就安睡了,对不远处城根瓦砾堆中所发出的声音,即使睡得很警觉,也懒得理会。

毒指汪东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,像是一具死尸,但五官仍未失去效用,那双怪眼在星光下依然厉冷阴森。

“神手天君杀了许多人灭口,他的手段真称得上阴毒。”坐在一旁的卓天威阴森森地说着:“但还不算狠毒彻底,至少他没杀死路场主和你。”

“他杀不了路场主不是他的错,路场主派有人在他附近卧底,而且防范严密,人手也多。不杀我灭口,他也没有错,因为他知道我毒指汪东为人可靠异常,绝不会出卖他。”毒指汪东表现出硬汉气概:“他对我推心置腹,情至义尽。我对他投桃报李,绝对的忠诚。阁下你不必枉费心机,你什么都得不到的,我汪东不怕死,不必用死来威胁我,没有用的,你懂吗?”

“我懂。”卓天威毫不激动:“我知道你不怕死,但并不表示我尊重一个不怕死的人。人总是会死的,死又有何可怕?问题是,人必须明白是非,文信国公笔下正气歌里的人物,每个都是死得轰轰烈烈的忠臣义上,那些流芳千古的人视死如归,才值得尊敬,那才是真正的不怕死。你是什么东西?嗯!一个男盗女娼的杂种贼王八!为非作歹杀人放火的亡命之徒,你连一条狗都不如的东西,哼!你还有脸充什么好汉英雄?凭什么你敢用不怕死来表现你自己的骨气?”

“哼!我毒指汪东本来就不怕死!”

“巧的是,我霸王卓不喜欢用死来吓唬人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不要你死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是抱定必死的决心,宁死不招供的了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好,我就不必多问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犯不着在你身上浪费工夫,反正神手天君进了死囚牢,早晚他会受不了,精神崩溃,他便什么都肯说了。衙门里那些人,对取口供十分内行的,都是些高手专家,我会从他们那儿得到所要知道的一切。神手天君是熬不了几下的,他连他老娘偷汉子的经过始末,都会一五一十的统统给说出来!”

“你不要损人损得那么毒……”

“我也不要有人在我面前充亡命。现在,我要把你弄成一堆烂肉,但不会要你死。

当然你自己自杀又当别论,咬断舌头让鲜血流尽一定会死,但愿你能有力量和勇气咬断自己的舌头。”

说完,拖起毒指汪东的右手,食拇指捏住对方的大拇指,慢慢加力。

起初,指甲裂开;然后,肌肉破裂;最后,指骨碎折,血肉模糊。

毒措汪东连眉头都不皱一下,冷眼狠盯卓天威。

第二只手指捏烂了……

第三只手指捏烂了……

突如其来的痛苦,绝大多数的人可以承受;~次两次的连续痛苦,大多数人亦可忍受。但缓慢增加的。以及接二连三不断不休的痛苦,却非多数人所能承担和忍受得了的。

第五只手指,在卓天威的缓慢捏揉下,成了一条血肉模糊的烂肉。

毒指汪东开始发抖了。

换了另一只手,毒指汪东的左手。

“翻江倒海死得很快,死得毫无痛苦,被你一指头戳穿了印堂直透颅骨,一下子就完了是不是?”卓天威说。

卓天威捏住了毒指汪东的左手大拇指,慢慢地、慢慢地加快,语气平静的又说:“他根本没想到你带了两个人去杀他灭口,所以平静地死在床上,他笨得不知道最好的朋友,常常是最致命的仇敌。

晤!你的绰号叫做毒指,似乎并不毒呢!与常人的手指并无不同,同样有皮有骨,有血有肉,而且同样很容易碎。”

“哎……”毒指汪东终于忍不住,发出痛苦的叫声,身躯颤抖。

大拇指捏烂了,食指又被捏住了。

“十指毁了之后,第二步是你双脚的筋,我要替你一条条拉长,分开捏断。”卓天威一面双指加力,一面平静地说:“第三步是双手,第四步是……是什么?你替我想想看好吗?总之,你全身一定要筋断骨松,一定要每条肌肉都要失去控制……”

“哎哟……”

“别叫别叫,没有人会听得到的。”

“哎……你……”

“我不要你死,你自己要死我可不负责。明天,将有人发现了你这具行尸走肉,你以后的日子一定很难过。神手天君抄家是抄定了,吴中一龙也许不会被牵连,他毕竟不是神手天君的亲手足。他也许会救救你,以他的财力和势力来说,养一个废人是轻而易举的。阁下,要不要我去通知他?”

“哎……住手!”毒指汪东崩溃了。

“你是在叫我停下来?”

“是……的。”

“我不会听你的指使,阁下。”

“啊……哎……我……我招就是了……”毒措汪东凄历的、虚脱的求饶,在缓慢死亡的威胁下崩溃了。

“你是个聪明人,但并不太聪明。”卓天威放手:“如果你把我看成是长春谷主那一类的侠义英雄,那就大错特错,错得荒谬绝伦了。哼!告诉我,神手天君把我的那座玉屏卖给什么人?”

“他……他只分到六十件珍宝,其中没有玉屏。”汪东脱力的说。

“喝!他真够面子呢!六十七件珍宝,他居然分得六十件。玉屏给谁了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在听。”

“姓富,道号叫真真的女道士。”

“女道士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难怪,那天在山塘诱伏的男女,都会使用迷魂摄魂术。那女道士与三星盟的七幻狐黎玉香,是不是联手了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她们现在何处藏匿?”

“不知道。两头狐都聪明机警,狡猾多疑,神手天君除了听候差遣之外,根本不知道她们的行踪。”

“两头狐。”

“女道士的绰号叫灵狐。”

“哦!——灵狐。”卓天威一怔:“我似乎听说过这号人物。灭杀的!难怪我一而再上当,把两头狐看成一头狐,看不出任何相同的特征,原来如此。”

“灵狐的化身术比七幻狐更高明。”

“好,我找她。”卓天威开始替毒指汪东解被制的经穴,挺身站起:“你给我赶快逃离苏州,有多远就走多远,日后千万别让我碰上你,好自为之。”

夜空寂寂,卓天威早就走了。

十只手指,有七只血淋淋,痛楚绵绵不绝。

星光下,这位天下七大凶人之一的毒指汪东,伸出手注视着自己的手指,不由咬牙切齿,很上心头。

“姓卓的,我与你势不两立!”他仰天伸手厉叫:“我对天发誓,只要我活着……”

一个黑影出现在身后,发出一声轻咳。

他吃了~惊,倏然转身。

“你活不成了。”黑影阴森森地说,每个字都带有丧钟的韵味,每个字都带有死亡的气息:“你活着,将有不少人遭殃。你将会请许多朋友来助拳,拖朋友下水、送命,其他无辜的人也会被波及送命。你不是一个真正的英雄好汉,你没有个人恩怨一肩挑的豪气,你什么都不是,你只是一个狗屁不如的混蛋!即使你的毒指未损,也不是卓天威的敌手,你凭什么狂吠要与他警不两立?你已经决定把许多朋友送入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 神手归案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