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24章 七姑全义

作者:云中岳

“那……你打算……”陈三少庄主问。

“仍然按计行事,先将月华仙子弄到手再说。”灵狐冷冷地说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不要可是,非进行不可!”灵狐坚持己见,击掌三下:“小春。”

厅门推开,侍女小春入厅行礼。

“小婢在,请小姐吩咐。”小春恭敬地说。

“叫人把贾七姑带来。”

“小婢遵命!”小春应喏着退走。

当真的无情贾七姑被小春带入花厅时,陈三少庄主大感吃惊。真假贾七姑面面相对,面貌、身材、穿着、神韵……简直令人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。

“咦!真真,你们真有一个无情贾七姑?”陈少庄主的语气似乎仍然不愿相信;“到底哪一个是真的?可能吗?”

“当然我不是真的。”七幻狐一面说一面转脸他顾,随即转回原位:“真的贾七姑怎敢胆大包天讥讽你陈三少庄主?”

陈三少庄主更为吃惊,目瞪口呆像个白痴。

七幻狐的贾七站面貌平空消失了,变成一个又老又丑的怪女人,脸上的皱纹比贾七姑多几倍,鼻孔歪在一边,老眼皮往下搭,嘴巴成了嘴角下吊的哭嘴。

“黎小妹甚至可以变成男人,但非必要她不想变,毕竟身材受到先天的限制,只能变老而矮的男人。”灵狐向陈三少庄主解释:“你相信我们可以稳操胜算了吧?”

“富大姐的幻形术比我高明得多。”七幻狐表现得相当谦虚:“这就是我愿意合作的原因所在,没有人愿意追随一个失败者,更没有人肯为必败者去送死。”

“高明高明。”陈三少庄主由衷地说:“看样子,你们两头狐狸,真可以把江湖搞个天翻地覆。我明白你们为何要将月华仙子弄来了,真是绝招。”

灵狐不再理会,向贾七姑伸手示意坐下。

“七站,我去见三星。”灵狐的脸色不太好看:“天孛星拒绝合作,不但不要花红,更表示要与卓天威合作,可恶极了。”

“那是一定的。”贾七姑爱理不理地冷然阴笑着:“他们明白得很,没有人能对付得了卓天盛。”

“你并不认为如此,是吗?”

“以往,老身的确有这种想法,所以力促黎玉香与你合作。”

“现在想法变了!”

“是的,自从你杀了我的手下,把我掳来的时候,想法和看法都改变了。”

“哼!你……”

“你不要哼,富真真!”贾七姑不在乎灵狐的阴狠态度:“卓天威不是不可击败的,但你用的方法和手段,却不可能成功。我告诉你,在三星盟中,主张对付卓天威最力的人,该是我贾七姑,图谋卓天威最切的人,也是我。因此,我热切的希望与你合作。”

“你现在不是与我合作吗?”

“不了,富真真。你杀了我的人,强迫我合作,告诉你,我无情贾七姑不是能将耻辱当饭吃的人。”

“你非和我合作不可。”灵狐脸色一冷。

“你除了杀我,无奈我何。”贾七姑的脸色更冷:“比起卓天威所加之于我的耻辱,你比他所加之于我的耻辱更强烈百倍。”

“对付你们这种有严密组织控制的人,不杀你的手下,你怎肯改向我效忠?三星盟怎会把你看成叛徒……”

“你完全弄错了,富真真,像我这种人,只有恩惠才能让我心悦诚服,强制只能加深我的仇恨。”

“我一而再给你恩惠,给你好处,不杀你,这就是恩惠。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,看你的表现……”

“什么机会?”

“去把月华仙子诱来,你与她以往合作得很好。目前她在卓天威身边,有她参与,成功的希望极浓。”

“我不会去。”贾七姑断然拒绝。

“我容忍你已经到了极限,你不要不识好歹。”灵狐冒火了:“你说,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?”

“不去不去不去……”贾七姑厉叫。

“把她拖出去,砍掉她的十个指头。”灵狐向侍女小春尖叫。

“你砍掉我的头,我贾七站也不会向你求饶屈服。”贾七姑不等小春来拖,冷然站起向外走。

“富大姐,贾七姑一死,你永远没有机会与三星盟谈条件了。”七幻狐苦笑:“同时三星盟的人,便不会相信我是被逼和你合作,把我看成叛徒了。”

“把她丢到水牢去!”灵狐向小春更改自己的决定:“让她清醒清醒。”

“我贾七姑任何时候都是清醒的。”贾七姑在门外转头冷冷地说。

“拖走她!”灵狐跳起来暴怒大叫。

小春吓了一跳,匆匆拖走了贾七姑。

“我自己去!”灵狐恨恨地说。

“她现在跟着长春谷主,你能去?”陈三少在主摇摇头:“真真,不要小看了那个傅老匹夫。”

“那……卓天威不在?”

“不在,他带走了毒指汪东。”七幻狐说:“耐心等候吧!月华仙子会回到卓天威身边的,她已经对卓天威动了真情。傅谷主~家都是不好惹的高手,想从他们身边将人带走,风险太大了!”

“依你之见……”

“卓天威年轻狂妄,修养有限,机心缺乏,经验不够,接近他的机会多的是。”

七幻狐似乎摸透了卓天威。

“好,我等。”灵狐下定了决心:“我到他的身边去等,总有机会的。我们来拟定行动的细节。”

□□□□□□

长春谷主事情太忙,一早便被量天一尺请去商量解送要犯赴镇江的事。

证人鸨母三姑与荷香,是他上次到镇江悄悄载来的,现在必须送回镇江,沿途得严防神手天君的党羽杀证人灭口,所以忙得不可开交。

傅夫人皆爱女与义女,专程送月华仙子回东海老店,与卓天威会合。

四人早膳毕,开始出城。

东海老店就在阎门外,可以乘舟前往,小舟悠然在曲曲折折的市河航行,早上的市河两岸是相当热闹的,小舟未来往往显得拥挤,速度无法加快。

经过一条小街后,这一带的住宅后面临河,可以看到一座座阁楼的窗户,自然也可以看到窗内活动的人,这些人以女性为多。

坐在舱内的傅风鸣姑娘,突然眼神一动。

一座小楼的窗口,坐着一男一女好像在凭窗品茶,正在低声交谈。

在船上,只能看到一男一女的侧面轮廓,那是一个中年人和一位云鬓堆绿的女郎。

“娘,看看右面那座小楼的人。”她低声说:“别让他看到我们。”

仅匆匆瞥了一眼,傅夫人便变了脸色。

船随着一串小舟,缓缓向前划行,片刻便远离小楼。

“雷神惠极!三邪神之一。”傅夫人有点心颤:“这恶贼在此地出现,黑道群豪争地盘的风暴还未过去呢!奇怪!三星盟和杭霸主哪配请他?”

“那可不~定哦!”傅凤鸣与乃母唱反调:“这恶贼好色如命,见钱眼开。这种人,是不难利用的,只要投其所好,用点心机,就可以好好利用他。凌姐姐,三星盟是否提过聘请雷神惠极助拳的事?”

“没听说过。”月华仙子轻摇着头:“据我所知,即使可以请朋友致意,三位爷也不愿将这位名震天下,黑白道朋友皆恨之刺骨的恶贼请来助拳,以免三星盟受到黑白两道的朋友仇视。”

“郝四爷!是他请来的?”裴宣姑娘说:“郝四与吴中一龙两个家伙,都在玩前驱虎后使狼的把戏,明里各找靠山出头,暗中另有隐藏的高手待机而动,等候两败俱伤的情势出现,再由隐藏的高手来善后,他俩真是一支棋鼓相当的枭雄。”

“小宣,为娘担心的是,这恶贼并非是这里的人请来助拳的,而是冲咱们长春谷的人而来。”傅夫人有点不安:“三邪神都对白道名人有成见反感,有机会便挺身挑衅,他们扬名立户,就是走这条向高手名宿挑战的捷径,打倒了一个名人,他的声威就高升了一级,所以他们……”

“他敢向爹挑战?”傅凤鸣脸上有不信的表情。

“他为何不敢?你爹能把他怎样?能像卓天威一样,谁对他动杀机就宰谁?”傅夫人苦笑:“所以,卓天威对做白道英雄毫无兴趣。”

提到卓天威,傅凤鸣与月华仙子,各有不同滋味在心头,所有的人顿时皆陷入了沉思境界。

月华仙子意念飞驰,她的心,已飞向卓天威身边了。

七幻狐猜得不错,她已对卓天威动了真情。当初,她受命于无情贾七姑,与七幻狐共同定计劫持卓天威,没想到在她与卓天威结交的那段期间,她的心扉却为卓天威而打开,深深的印上了他的形像。

之后,她想退出,却又不敢违抗贾七姑。劫持失败后,连七幻狐也放弃连续计算卓天威的行动,甚至与贾七姑反脸。

卓天威不但不追究她的罪过,反而救了她,帮助她脱离了三星盟,这都表现卓天威是喜欢她的。

男女之间,情投意合几乎必然会转变为爱情。卓天威的条件太好,本来她不敢奢望,但现在,她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运的人,她不但感觉出卓天威心中有她,更发现卓天威正在接受她绵绵情意。

她不仅是快乐,简直是狂喜,这一生中,她在江湖打滚,总算被她找到了一个可以寄托感情的人,甚至是可以托以终身的人。

卓天威身边有傅风鸣姑娘,这点,她一点也不担心。

傅家是白道的侠义名门,而卓天威却不是侠义道的人物,双方格格不入,傅姑娘不可能与她竞争。

在冥想中,船靠上了虹桥码头。

卓天威在房中准备兵刃暗器。

一早,他买了一把开了锋的狭锋单刀,以往他买的是不开锋的刀。柳叶飞刀他多买了一囊,十把,他共有二十把飞刀了。

在苏州期间,他本人并不知道,他霸王卓的名号,正以奇速向江湖轰传。他的拳掌。内功、暗器、轻功、兵刃……皆被渲染得神乎其神,他已经成为江湖上几乎令人不肯相信,却又众所瞩目的武林奇葩。

准备暗器,准备利刀,这表示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。

傅夫人陪两女造访。并送回月华仙子,他颇感意外,也相当感激。

房中不宜待客,他也在客院的小厅会晤傅夫人,吩咐店伙送来一壶好条,少不了又是客套一番。

“卓哥儿,毒指汪东你怎么摆布他了?”博夫人笑问:“朱推官是有点心里面不舒服,但不得不装聋作哑。”

“毁了他七个手指,今后他再也不能用毒指为非作歹了,小侄对杀这种人并没有多人胃口,傅夫人,有关神手天君的事,小侄感到十分惭愧。”

“哦!卓哥儿的意思,是指……”

“嘴上无毛,做事不牢。”他脸一红,“小侄只知道逞匹夫之勇,而傅大叔却步步是玄机,令小侄叹为观止。每一步傅大叔皆占了先,抽丝剥茧,追根究底,令凶手无所遁形,真了不起。”

“如果没有你排阵布局,拙夫不可能把凶手找出来。卓哥儿,你仍然继续追查珍宝的下落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卓哥儿,可知道神手天君的同谋是谁吗?”

“灵狐富真真,毒指汪东已经招供了。”

“给我一点时间,我去找她谈判。”傅夫人诚恳地说:“不论在情在理,她应该知道将珍宝归还原主,是唯一避免流血的良方。”

“傅夫人认识她?”

“不认识。”

“那你…”

“老身可以按照江湖规矩去找她,当然得经过你的正式委托。”

“行不通的,傅夫人!”卓天威摇了摇头:“她如果肯物归原主,就不会发生如许风波了。”

“哥儿,让老身试试吗?”

“这……好吧!”卓天威不得不答应,傅夫人的江潮声望不由他不答应:“那就有劳傅夫人了。”

“这是老身的荣幸,哥儿,你的条件是什么?”

“追回失宝,尤其是那座玉屏,别无他求。”

“哥儿已经够情义了,灵狐应该不是不明事理的人。”

“三天工夫,够了吗?”

“好的,三天。”傅夫人相当满意:“成与不成,三天后必有报命。”

“小侄感激不尽。”

“我们已经搬回船上,船仍泊在枫桥。如果有事,请来相商,凤丫头担任传讯,请替我照料她。”傅夫人起身告辞,“拙夫这几天无法分身,有暇他会来和哥儿聊聊。”

傅夫人转向月华仙子,又说:“凌姑娘,余波荡漾,暗潮激荡,无情贾七姑意图不明,姑娘必须尽量减少外出,以免发生意外。卓哥儿是血性男儿,你如果不幸发生意外,那将是一场可怕的血腥大灾祸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“谢谢伯母关注。”月华仙子小嘴相当的甜:“侄女会留心的,不会离开天威大哥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章 七姑全义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