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25章 狐燕会面

作者:云中岳

绝拳雍容仅发出第二拳,卓天威的身影已经贴近身右,只感到一阵可怕的潜劲裹住了右肩,马步突然虚浮,身不由己随着击出的第三拳,猛地向前冲去,恰好冲至撼山掌力与穿云指力的汇合处。

内家对内家,功深者胜。

绝拳雍容的护体神功的确很了不起,运起功时刀砍剑劈,毛发难伤。

可是,绝掌与绝指也同样了得,内家气功也到了炉火纯青境界,两种奇功汇聚,绝拳可就受不了啦!

不但受不了,而且气散功消。

“嗯……”绝拳发出绝望痛苦叫声,上身一挺。

“哎呀……老大……”两人同声惊叫,劲发出已收不回来,第三掌和第三指击中了绝拳雍容。

掌劲击中右胸肩,指力在左肋开了一个血孔。

“我……哇……”绝拳跌入抢出扶持的绝拳怀中,喷出的鲜血溅得绝掌一头一脸。

“在下也会用机谋,不是霸王匹夫之勇。”卓天威站在绝拳先前所站的位置冷冷地说:“你们是昨晚赶到苏州的,一早便自告奋勇来打头阵。你们知道在下的行踪,在下的活动并不瞒人,在下的消息是很灵通的,你们的狗屁勾当瞒不了我卓天威。”

“二爷我和你拼了!”绝掌农烈将病昏了的绝拳推给绝指,抹掉脸上的鲜血厉叫,运双掌向卓天威逼近。

“你拼?凭什么?你那三记撼山掌,已耗掉了四五成精力,你该说你是来送死,谈不上拼!”

“喝!”绝掌沉吼,一记推山填海双掌齐吐,几乎用上了全部精力发劲。

卓天威这次不再躲闪,右掌一拂,袭来的如山掌劲突然斜走、引出,砰一声大震,八尺外的厢壁轰然塌毁,被可怕的撼山掌力摧毁了。

卓天威以泰山压卵的声势贴身切入,拳发如千斤巨锤,掌发如开山巨斧。

“砰噗砰噗……”一阵暴响过处,拳掌着肉声可怕极了,快速绝伦的打击及体,劲道直撼内腑。

可怜的绝掌,成了卓天威练拳掌的肉靶,连接五六记,像是在同一瞬间着肉,头脸胸腹全挨了个结结实实,完全失去了自保的机会,双手绝望地封架,力道却又无法挡开攻来的拳掌,除了硬挺硬挨,别无他途。

“啊……”绝掌农烈像头挨了屠锤的牛,厉叫着砰然跌出丈外,全身的骨头像是崩散了一般。

这一阵形如狂风暴雨的凶狠快速打击,把扶住绝拳的绝指劳宫,惊得心向下一沉,浑身发冷。

绝掌倒了,绝指的手按上了剑把,居然放弃了成名绝学穿云指功,要用剑自保了。

“你拔剑,在下就拔刀。”卓天威拍拍手,似乎要拍掉手上所沾的人肉味:“刀出鞘,有敌无我,这是在下的动兵刃宗旨,你最好乖乖服输。”

“你……”绝指劳官倒抽了一口凉气,没有拔出剑的勇气。

“把你两个同伴带走,带到下面码头上船。”卓天威站在对方面前像座天神:“立即离开苏州,到镇江往杭州悉从尊便,走得越远越好。不许在苏州碍事。”

“姓卓的,咱们山不转路转……”

“完全对,日后你们再来找在下算帐,在下等着。下次,哼!在下可以保证,你们将没有今天这么幸运了,对那些心怀激忿,时时想纠众寻仇报复的人,最有效的办法是斩草除根,杀尽宰光。现在,会了帐陪了破损家俱,给我滚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想嘴皮子逞能?打不掉你满口狗牙,在下算是栽了。”卓天威凶狠阴冷地向他逼过去。

鬼怕恶人蛇怕赶,守内三绝算是碰上了恶人。

“老三……咱……咱们走……”爬起来满嘴是血,眼眶发黑的绝掌含糊地叫。

卓天威是从厢门回座的,他不再跳窗回来。

月华仙子脸色发青,接他回座仍感到浑身发抖。

“不要怕,危险过去了。”卓天威挽她坐下柔声说:“这些家伙的武功相当不错。

但还奈何不了我,騒狐狸找来这些糊涂蛋、色迷心窍的货色,我会将他们一个个送走的,不走的干脆宰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是灵狐请来的人?”似不信的问。

“就是知道,狐穴的附近,有我的朋友昼夜监视着她,她们的眼线是相当能干的。”卓天威笑笑说。,

“你的朋友?傅大侠他们?”

“与他们无关。”

“天威,你的朋友是些……”

“抱歉,现在不能告诉你。”

“为什么……”

“你知道的越少越安全,你在黑道闯了好些年,这道理体应该懂。现在,我们可以定下心来进食了!”

“天威,你……你什么都替我安排好了?”她又感到眼前迷朦。

“傻姑娘,路是人走出来的,别人的安排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靠自己。”卓天威亲妮的轻抚着她的肩膀微笑:“我并不替你安排些什么,而是必然的结果,一个互相关切的知心朋友,应该做的事。”

“包括我的日后和安全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天威,你……你为什么对……对我这么好?”她捧起卓天威的手掌,按在冷冷的粉颊上,声音低柔而颤抖,颈上有泪水,凉凉的。

“因为我把你看成知心的好朋友,谈得来的伴侣,月英,坚强些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值得你错爱,天威。”

“没有什么值不值得,你可别看轻你自己。”

“哦!天盛……”

“好像古人曾经说过一句缠绵排侧的话。”

“是哪一句……”

“情到深处无怨尤。”卓天威深情地凝注着那张苍白的、梨花带雨的面庞。

“砰……”她失手掉落了酒杯。

这句话所给予她的震撼,像一声春雷般强劲有力。

她感觉得出卓天威说这句话的心精,一个不轻于言诺、性格刚强的人,说出这句话是不容易,那代表一种信诺,一种保证,一种责任,一种庄严的宣告,与那些花言巧语的江湖风流浪子们,讨好姑娘的甜言蜜语是完全不同的。

这句话乍听起来,一点也不悦耳动人,也不缠绵更不悱侧。

但以心灵去体会这句话,以实现人生来进一步观察,那种境界委实会令人怦然心动,心跳不已。

人世间,一万对情侣和夫妇,真要达到这种无怨尤境界,恐怕找不出一双。

那些爱得要死要活,甚至为情而死的人们,距离这种境界仍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呢!

“你……你这句……这句话,太……残忍了……”她掩面颤声说,如泣如诉,激动而又软弱。

她真的达到情感崩溃的边缘,达到迷乱的边缘。

但在江湖混迹多年,在冷暖人间浮沉了多年,理智告诉她,爱情并没有想像中的美好,生命才是最宝贵的。

她憧憬着爱情,但更爱她自己的生命,没有生命,爱情又算得了什么呢?

恩爱如夫妇,但俗语说: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限来时各自飞,更何况她与卓天威还不是夫妻呢!

“月英,你……你是怎么了……”卓天威感到惶恐了,眼中有困惑:“我……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?”

她心中一震,察觉自己失态。

同时,她想到邻厢那一男一女。那女的,她虽不敢确定是谁,但可以肯定的是,如不是七幻狐就是灵狐。如果让她们发现了她现在的矛盾与激情,将有何种结果?她感到心中一寒,灵智倏清。

两头狐随时随地都可能在她身畔,随时随地都可能下毒手要她的命。

“你没说错什么,错的是我。”她强自镇静掩饰自己的恐惧和不安,含泪向卓天威嫣然羞笑:“你猜,傅夫人劝说灵狐任调人,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少?”

“机会不会超过一成。”卓天威果然被她的话题引开了,男人在女人面前,大多数会成为被动者、傻子。

“这么少?”

“一成可能已经估高了。”他苦笑;“騒狐狸的朋友,朋友的朋友、情夫、追求者……正陆续赶来,她肯善了?傅夫人在枉劳心力。”

“我衷诚的祝福她,我希望她能成功。”她由衷地说,如果傅夫人成功了,她岂不重获生机了。”

“你的希望会落空的,我敢保证。”卓天威的话说得十分肯定,似乎早已料到可能的结果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卓天威的估计是有事实作根据的,并非他真的有未卜先知的神通。

傅夫人母女,正身陷绝境。

蛇有蛇路,鬼有鬼路,各有各的门路,各个各的神通,运用各有妙处。

卓天威有杭霸主的人暗中相助,更有三星盟的人密切合作,公门中人也乐于助他,所以他的消息十分灵通,目前已获得主动控制权。

长春谷主是白道的侠义英雄,消息来源几乎完全依赖官方人士,量天一尺张捕头可以供给正确的消息。

别小看了公门中人,固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黑道混混们神通广大,公门中人也并不如想像般稀松,黑道人物的动静,很难逃得过公门人的耳目。

傅夫人带了爱女凤鸣,公然到日熙废园投帖,要会晤灵狐富真真。帖投交到门子手中,已是午后未牌初。

咏春楼高广宏丽的外表,依然约略保有昔年的风范。

楼下的大厅虽然像具残破,仍具规模,更增几分阴森庄严的气氛,内部依稀可以看出昔年豪门深似海的遗痕。

偌大的厅堂,由于仅开了右厅门,前廊的排窗也用木板钉死了,光线幽暗,仅坐了主客双方四个人,更显得空旷阴森。

灵狐穿了一袭玉色道袍,脸部经过妆扮艳光四射。

她左首,是江湖上名号响亮的武林豪客,屠龙客樊文冲,一位年已五十左右的威猛英雄人物,亦邪亦正的怪杰。

“傅夫人能找得到贫道的藏身处,委实高明。”灵狐以女道士自称:“但不知贤母女前来此地,有何指教?”

“老身不揣冒昧,特为富姑娘与卓天威的事而来。”傅夫人开门见山道出来意:“双方如果不及时解决,将有不少武林精英牵涉在内,恐非江湖之福。”

“原来傅夫人与尊夫帮助官府,捕获了神手天君还嫌不够,仍想把真真仙姑牵人吗?”屠龙客沉声接口;“你们这样做,太过份了,岂有此理!”

“樊爷这么说,有失公允。”傅夫人心平气和:“神手天君涉及镇江七尸八命姦杀洗劫血案,与他人无关。卓天威在南京失宝,并未报官,他并不希望与官府有任何牵连,他要用他自己的方法解决自己的困难。富姑娘,卓天威的要求,非常合理简单。”

“如何合理简单?”灵狐微笑着问,笑容又妖又媚。

“姑娘与神手天君,还有一些朋友,盗走了他六十七件珍宝,他只要求讨回那座玉屏,其他六十六件不再过问,在情在理,他的要求太简单了。”

“其他六十六件珍宝,他想追回势不可能,那都是值不了几个钱的平常物品,事隔经年,分得的人早已送掉卖光了,到何处去追?”

“按江湖规矩,追不回来,可是要赔的呢!”傅夫人笑笑:“如果易地而处,富姑娘恐怕除了要求赔偿外,一定还有进一步的要求。”

“追不追赔不赔,并非决定于江湖规矩,而是决定于某一方的实力条件。”灵狐毫不脸红的说:“同样的,是非黑白的论定,也是因人而异的,谁强谁就有理,成王败寇,古有名训。”

“卓天威要求讨回玉屏……”

“办不到。”灵狐断然拒绝。

“富姑娘……”

“我再说一遍,办不到,傅夫人,你是否要我说第三遍。”灵狐的态度极为强硬,毫无商量余地,似乎吃定了卓天威。

“富姑娘没有商量余地了?”

“还有什么好商量的?他要玉屏,我也要,可惜世间没有相同的两座玉屏,所以,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各凭实力决定玉屏的归属,谁强谁有理,不客气地说,凭他,还不配向我讨价还价。”

“富姑娘……”

“博夫人,没有什么好说的,一句话,他没有讨回玉屏的本钱,他已经是注定了要死的人,早晚我会埋葬了他的,这一天快了,而且来得比想像中更快。”灵狐的口气充满自信,赫然以胜利者自居了。

“富姑娘可想到,卓天威诉之于江湖公论呢?”

“他配吗?他认识几个人?谁会听他的?哦!博夫人的意思,是长春谷傅家替他出头哩?”灵狐笑说。

“他不会要求敝谷出头。”傅夫人摇头:“他不希望任何人替他出面。如果他想倚仗外力,根本不需要藉江湖人出头。卓家是汉阳名门,领头出钱出力救灾的农绅,他只要往官府报案就够了,等到官府行文天下捉拿盗宝贼,这件事就简单多了。

傅夫人逐渐难以忍受:“富姑娘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 狐燕会面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