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28章 行追踪术

作者:云中岳

“住手!退!”有人沉喝。

剩下的三十余名打手,悚然向四面退。

书生站在鬼叫连天散爬在地的人丛中,冷然举棍游目四顾,最后目光落在排列在阶前的一群人身上。

“不打完再说吗?”他用嘲弄性的口吻问。

站在中间的那位爷高大健壮,一表人才,留了八字胡,穿团花罩袍,怒容满面。

“大胆狂徒,你打上门来了!”这人愤怒地说。

“好!你是个不问情由便给人定罪的货色。”书生倒拖着棍向前缓缓接近:“天下各地无法无天的恶霸土豪多得很,多你一个不足为奇,你这种人如不杀光死绝,天下永远是不会太平的。”

“可恶你……”

“你给我竖起耳朵听清了,先不要亮你的大嗓门鬼叫连天。你不是一个肯让别人讲理的人,你的武力就是你小小地方王朝的主宰。现在,唯一的办法是打了再说,谁强谁有理。你不打,我可要动手了。”

“毙了他!”这人指著书生厉吼,快要失去理智,激怒得快疯了。

左右抢出两个门神似的大汉,一个扬起浑铁霸王鞭逼近,一个挥舞着八角流星锤在外围绕走,锤链破风声一阵紧似一阵,一近一远开始游走,要制造机会行猛烈的攻击,一前一后配合得恰到好处。

书生左手抓住长包裹,右手支棍昂然屹立如山,任由对方绕走、试探、引诱,双脚挺立如岳峙渊停,甚至连眼皮也没眨动一下,冷冷地盯视着那位为首的人,似乎不知道有两个人在身边准备攻击。

终于,忍耐不住的一方开始攻击了,流星锤迎面飞到,上盘的胸口正是锤攻的大好目标处。

霸王鞭在他身后,如山力道骤发,千钧力道拦腰便扫,挨上了人会断成两截。

前后夹攻,兵刃几乎同时到达。

这瞬间,书生来一记不可思议的走险身法鱼龙反跃,胸腹几乎帖着锤头上升,成弧形后翻。

下面,霸王鞭也随之落空,斜滑而过。

半空中,齐眉棍跟着身形翻动,啪一声挑中锤头,锤以更快三倍的速度向天空疾飞。

棍随身形翻落,咔一声敲中一鞭落空那人的右肩,骨裂肉向外挤。

书生飞腾落地。

这些变化,似乎在同一刹那完成,快得令人目眩,但见人影乍合。攻招、人影翻腾、棍也翻了一匝,如此而已。

“哎……”使流星锤的人身躯一震一抖,接着倒翻而起,仰面便倒。

阶前排列着共有九人,在惊叫声中,慌乱地左右一分,惶乱地走避。

“当!”流星锤从半天空里飞砸而下,重重地砸在第二级石阶上,火星与碎石飞溅,尺厚的长石出现断裂的痕迹。

使用流星锤的人苦头吃大了,锤飞上半天,套在腕上的护套坚固难断,一绷之下,手臂被拉长拉松,身形再被震起拉动,被锤头拉倒了,右臂算是废定了。

石阶是太湖的花石,坚硬美观。

从前建造皇宫的所谓花石纲,就是设在鼋头绪采石的官府机关,太湖石不但可以做假山,也可以作基石。

流星锤大仅如拳,竟然把尺厚的阶石击断,未免骇人听闻。

那位使霸王鞭的人,已丢掉鞭倒在地上,左手掩住骨碎的右肩,痛苦地叫号、呻吟。

“现在,该我主动出手了。”书生大声说,齐眉棍向前一指:“下令围攻吧!在下来者不拒,多多益善,杀一个,人间便少一分祸害。”

“阁下,不要欺人大甚!”为首的人变色大叫。

“你这狗娘养的贱王八!”书生破口粗野地骂:“你竟敢味着良心说我欺人大甚?

太爷我路经贵地,经过你这丧宅的大门口,甚至还没有到达门口,先是群狗争噬,接着就打手围攻,然后,那个混帐东西用六枚透风镖夺命,最后是近百人一拥而上。天杀的贼胚!说不出合理的理由来,太爷要把你这里变成屠场,斩尽杀光你们这些横行乡里的狗东西,九里村今后即使不比现在好,至少也不会比以前坏。”

“阁下,光棍打九九,不打加一。”这人气软了:“就算我的人……”

“不是你的人又是谁的?”

“在下道歉……”

“道歉就罢了?”

“那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如果太爷没有两下子,岂不被你们打杀或活埋了?”

“这……在下……在下向尊驾陪不是,有话好说……”

“晤!这还差不多。”书生将棍向远处一丢。

立即有四个人向前迈步,手中的刀剑举起了。

“退!”为首的人惶然急叫。

“你是个经验丰富的聪明人。”书生怪笑道:“那四个蠢材就只配供人使唤,以为太爷丢掉棍,他们就可操刀宰割太爷了。”他举起手中的长包裹:“这里面才是真正的杀人家伙,要命的无常,你算是走了狗运,免去了一场可怖的大屠杀。”

所有的人皆毛骨悚然,开始有人奔出抢救受伤的人。

“在下知错!”那为首的人沮丧的抱拳为礼:“在下谷承光,本宅的主人,请教阁下尊姓大名……”

“卓天威,霸王卓。这名号对阁下来说,一定会引起一阵不小的汹涛。”卓天威向前接近。

所有的人,皆脸上变了色。

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血掌谷承光大骇。

“你大概已经知道卓某为何能找得到你这里了,昨晚码头平安船具行的确出了一场不小的意外。”

“请……请至客厅……”

“不必了,在下只向阁下请教一件事。如果阁下不打算说,再用血掌送卓夫威去见阎王尚未为晚。”

“谷某认了。”谷承光绝望他说。

“灵狐那群人在何处?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不错,谷某的确与真真仙姑有交情,但与她有交情并不犯死罪。”

“晤!有理!”

“前天,在下接到信息,要在下留意阁下的过境情形,人、事。时、地都要弄清,消息送到奔牛镇元妙观。之外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你要我相信吗?”

“卓兄,我没有为真真仙姑送命的必要。”血掌谷承光痛苦地说“不错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我不否认和灵狐曾有床上的一段情,但她并不是牡丹花,我也没兴趣做鬼。以我谷承光来说,一方之豪,家大业大,粮食满仓,金银满窖,我要什么就有什么,我弄上床的千娇百媚美女数不胜数。只要我愿意,买百十个绝色美女来堆屏风轻而易举,江南花花世界,懂得风情、床上功夫炉火纯青。爱、娇、媚、騒门门皆精的绝色美女多得很,玩弄之后既不伤阴骘,也不丧德,何乐而不为,我会为了她而甘愿送掉老命吗?”

“晤!有道理。”

“所以,我只答应来人,将消息打听清楚之后,派人送到奔牛镇元妙观,算是略尽心意了,其他恕难应命。”

“她要求了其他?”

“对,要我召集朋友,把你埋葬掉。”

“你很聪明。”

“当然,有钱有势的人都聪明。所以,我把所有的人都关在家里,严禁外出。老天爷!到头来你这霸王仍然打上门来,你看你把我的人打得多惨!”

“你还算幸运的,总算不用办丧事。我手下有分寸,你一个人也没死。”

“老天爷……”

“呵呵!得罪得罪,抱歉抱歉!”卓天威怪笑:“你也不必叫天叫屈,算起来你是罪有应得。我霸王卓不是不讲理的人,事先曾经打听过你的为人,你的狗和人攻击我就是最好的事实证明,谷老兄,今后你如果继续横行乡里,再奴役你的乡亲,我敢打包票,你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,而且下场必定很像。”

“谢谢你的忠告,卓兄!”谷承光长叹一声:“看了你的神勇,我知道,我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我会闭门思过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卓天威向外走:“在下这就赶往奔牛镇元妙观。”

“走陆路要快得多,卓兄。”谷承光热切地说。

“不,在下的船在府城,乘船也慢不了多少,呵呵!免送。”

□□□□□□

乌篷船驶离码头,驶向三十里外的奔牛镇。

码头的北端,另一艘乌篷舟子正在解缆,便被一名大汉一把抓住了。

另一名大汉跳上船,逼住了另一名舟子。

“不用开船了,老兄。”大汉狞笑:“霸王卓的船不到奔牛镇。”

“咦!你……你胡说些什么?”舟子讶然问,暗中聚气运功。

“你老兄知道我说些什么。”大汉向岸上一位小书僮打扮的清秀小伙子一指:“他从九里村跟来的,你们分两批人传信,另一批两个人,已经乘船到对岸去了,当然咱们也有人跟去啦!”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?”

“那我就明白的告诉你好了,坐下啦反正你是走不了的,是不是?”

“岸上,另一名大汉把解缆的舟子挟上船来了。

“他们如果不听话,打断他们的狗腿。”小书僮说,挥挥手:“辛苦啦!我得走了。”

“呵呵!放心啦!这几位仁兄插翅难飞,附近的人多着呢!让他们跑也跑不了,好走。”大汉信心十足地说,挥手示意相送。

“那……那是谁?”舟子乖乖坐下惑然问。

“长春谷主傅大侠的女公子。”大汉坐下说:“你们的消息说,傅大侠一家,正随官差乘大船在后面,押解犯人和护送证人赴镇江,无暇分身,霸王卓只有一个人,像被饵所引的鱼,盲目地随饵追踪吞饵,对不对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霸王卓对血掌谷承光贯主人的话,只相信一半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奔牛镇元妙观确是接受信息的地方,但只是几处接消息处所中的一处而已,最重要的漏洞,是你们为何不从陆路赶赴奔牛镇?可知元妙观不但不重要,而且是布饵的好地方。呵呵!主人十分希望霸王卓从陆路飞赴,对不对?”

“鬼话!”

“真的是鬼话?呵呵!过河的那一组人,将信息送到何处?”

“不知道,在下也不知道还有一组人。”舟子仍然不承认任何事。

“你说不说无所谓,反正另一批人会把事情弄清楚的,而在下这里的人嘛,只负责把你们几个人看死看牢,不至于走漏消息,便大功告成了。其实,你们知道的事有限得很,犯不着逼惨你们,喂!”船上有酒有菜吗?咱们……哈哈!别走啦!”

舟子出其不意往船外跳,想跳水逃走,却被大汉抓住一条腿拖倒,凶狠地四劈掌重击,把舟子打昏了。

“我来对付这位仁兄。”另一位大汉也三两下把另一舟子打昏,将人往舱内拖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谷家自从卓天威出门之后,先后派出了四组人,每组两个,各走各路。

第一组是跟踪卓天威的,因为心中害怕,所以只敢远远地跟踪,跟远了便不可能看到沿途的变化,不可能将目标始终控制在视线内。

因此出了南村,跟踪的人根本就不知道,真正的霸王卓在何处,不知道目标在村子里已经换了人。

第二组和第三组,才是正式的传信人。

在码头,被两大汉制住的第三组,他们奉命跟着卓天威的船走,然后抢先一步将信息传到元妙观。

第二组两个人,上了一艘代步小艇,划到河对面去了。

河的对岸,有一条官道直通金坛县(属镇江府),从苏杭往茅山进香的人,大多是走这一条路。

第四组并未远走,但走的却是西行的小径,也是到奔牛镇的小径。

远出两三里,这两位仁兄便折人向南岔出的小道。

这一带田野已尽,竹木丛生。

急行里余,领先的大汉发出一声鹰鸣,再埋头急走,不时的回头张望,看是否有人跟了来。

径右一丛修竹旁,突然闪出一个青衣人。

“附近没有陌生人。”青衣人说:“有何消息?”

“卓小狗神通广大,竟然找来了。”大汉苦笑:“好惨,咱们轻重伤足有四十人。”

“哦!这小狗怎会找来的?可能吗?”青衣人脸色大变:“没弄错?”

“但愿弄错了,可惜没弄错!”

“怎样了?”

“敝主人不得不吐实。”

“谷大爷招出奔牛镇元妙现的事了?”

“家主人抱歉,万分抱歉。”大汉不住打拱作揖:“那是迫不得已的事,家主人实……实在……”

“那小狗呢?”

“回府城上船,赶赴奔牛镇,家主人已遵嘱派出三组人,不久可望有消息传回。”

“好吧!怪你们主人不得,贯主人已经尽了力。”青农人淡淡一笑: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换了我,我也会不顾一切保全自己。”

“家主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8章 行追踪术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