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03章 阴谋刺杀

作者:云中岳

跟踪的地头蛇们大吃一惊,好家伙,他竟然住到老虎嘴边来了!

反常的行动,常会令对手乱了脚步。

枫桥镇有四五十家客栈,住客与府城的旅客完全不同,这里的旅客不是来苏州游玩的,而是为生活而奔忙的人,品流之杂,可想而知。

刚在二进院上房安顿妥当,店伙刚送上茶撤去洗漱用具,两名大汉便排众直入,将店伙主推出房外。

这里的人不但乱了脚步,也乱了章法,可能负责指挥的人仍然留在府城,无法控制住全局。

“卷行李卷行李。”那位生了一双死鱼眼的大汉声势汹汹赶人:“这间客栈不留你这位客人,快提行李走路,快!”

他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对手手忙脚乱出下策啦!

“咦!你这位老兄怎么啦?”他将饱袂往腰上一塞,摆出要打架的气概:“就算店是你老兄开的吧!在下既然住进来了,你休想将我赶走,除非你有一千个要我退房间的充足理由,现在,我在听。”

“小贼王八,没有理由……”

叭一声响,他一耳光把对方打得一头斜撞在门框上。

“出口伤人,没教养的东西!在下替你老爹老娘教训你。”他粗野地说,与在府城时温文和蔼的神情判若两人。

“你好大的狗胆……”另一名大汉大骂,从衣下拔出匕首,咒骂并凶狠地扑上,朝心便扎。

好,动凶器了。

他斜身出手,左手闪电似的拨开大汉握匕的脉门,右手来一记贴身的霸王敬酒,砰一声拳中下颔。

接踵而至的打击,不可思议地猛烈,拳打掌劈齐至。

大汉被打昏了,身体仍未倒地。

“砰”!人终于倒地了,像条死狗。

挨了一耳光的大汉左颊青肿,左眼发黑,还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,双肩尖又各挨了一劈掌,然后衣领被抓昆抽牢,身躯被紧抵在门上。

“老兄,你竖起驴耳给我听清了。”卓天成的大拳头放在大汉的鼻尖上磨动:“你们这些狗仗人势的狗腿子,卓某不肖要你们的命,回去叫你们的主子,派些像样的货色来,给我滚!”

他信手一挥,将人丢出房外,把打昏了的另一名大汉丢到房外的天井里。

“把他们弄走。”他向吓傻了的两个店伙说。

“怎么一回事?”天井对面一位穿袍的中年旅客问。

对面也有一排上房,由于不是落店的时光,有些客房是空的。这位中年旅客,似乎是长住的客人。“这两位仁兄要赶在下走路,就是这么一回事。”他信口答,砰一声关上了房门不再理会他。

有些人脾气特别的古怪,有些人心胸狭窄不能容物,有些人骄傲自大目中无人,这位中年旅客,就是其中之一。

卓天威这种重重关门的举动,本来是针对两大汉而发的。但这位旅客却不作如此想,却认为卓天威冲他而发的,立刻怒火上冲。

“砰”!房门被踢倒塌下了。中年旅客双手叉腰,一双鹰目冷电四射,站在房门外像登门的债主。

“小辈你给我滚出来!”中年旅客厉声说:“不说清楚明白,老夫要你后悔八辈子。混帐东西!胆敢在老夭面前无礼,真是不知死活!”

骂得恶毒,卓天威受不了啦!

年轻人毕竟修养有限。

“你骂得很毒很痛快是不是?他大踏步出房直逼而上:“你到底是什么东西?嗯?”

“他不是东西,是煞。”走廊口突然传来娇娇滴滴的甜嗓音:“阴煞季僚。碰上他的人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小心他的黑煞毒掌!”

卓夫感不愿树敌。人的名,树的影,江湖上共有五个以煞为号的魔星,全是些杀人不眨眼凶横恶毒高手。

武林中一些极负盛誉的高手名宿,也不敢招惹这些魔星。

他向右一闪,间不容发地避过阴煞的碎然一掌,一阵腥风人鼻,令人感到昏眩与恶心,劲风掠过身侧,半边身子竟然感到麻麻的。

“你好卑鄙无耻!”这一掌激起他的愤火,怎么一个成名人物,竟然用绝学粹然突袭?功力不够反应慢的人,这一掌哪有命在?

阴煞一掌突袭无功,更是愤怒得失去理智,一声沉叱,已变成灰黑的巨掌再次吐出,腥风再发。

他右闪,掠出,人影一闪,便到了天井中。

“你还有机会道歉退走。”他沉声说。

阴煞的脸色狞恶已极,一步一顿,双掌上提,一步步阴森森地向他接近,功力已提至十成,双掌更灰更黑了。

“你小子闪得快,老夫不信你还能闪!”阴煞的话像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。

他的脸色也变了,变得白中泛着青铜色,一双虎目异光闪烁,双掌一提,拉开了马步屹立如山。

信心与勇气,在他决定放手一拼的刹那间,提升至极限。不出手则已,出手则有我无敌。敌煞的名头唬不住他,需要一拼时,他完全忘了其也的顾忌。

“啪!”一掌接应。

气流像在爆炸,腥风八方逸射。

阴煞飞退八尺,大吃一惊,难以相信一个年方弱冠的人,竟然敢硬接了这石破天惊的一记黑煞掌。

卓天威脚下丝纹不动,似乎刚才并未发生任何事。

“咦!”廊口那位罗衣胜雪的美丽女郎讶然轻呼。

一声低叱,卓天威无畏地扑上了。

阴煞心中一虚,斜跃丈外。

卓天威比阴煞快得多,扭身一掌追袭。

阴煞收不住势,被掌力波及,跃势加快,砰一声大震,撞断了根廊柱,再从廊柱撞向墙壁。

卓夫威到了,快得令人目眩。

阴煞的肩背虽然没被卓天威击实,但无情的暗劲已经及体,全身似被一种可怕的怪异劲道所禁烟束缚,活动能力消失了七成,控制不住冲势,眼看要撞上墙壁,想伸手撑墙也力不从心。

身躯凶猛的撞上刹那间,背领已被抓住了,身形一顿,上体反向后仰。

“噗噗!”腰脊挨了两拳头,痛入心脾。

耳听一声暴叱,身形飞起,叭一声摔倒在开井中,跌了个四脚朝天,浑身都软了。

“我不要你的命,虽则你该死。”津天威站在一旁沉声说:“赔房门和廊柱的钱,然后滚!我不希望再看到你这恶毒的嘴脸。”

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阴煞挣扎着叫。

“天杀的,你记住,我姓卓,卓天威。下次你再向我递那什么黑煞毒掌,我要扭掉你的掌塞在你嘴里,要你硬吞下去。”

“老……老夫……记住了……”阴煞含糊地说,好不容易挣扎着爬起,吃力地、痛苦地踉跄走向自己的客房,浑身都在抽搐。

白衣女郎满脸惊讶步向卓天成走去,不时向阴煞可怜的背影瞧。

“你就是卓天成?”白衣女郎苦笑了笑:“阴煞就是被人请来对付你的,他似乎并不认识你呢?”

“我也不认识他呀!”卓天威总算明白了,郝四爷有的是钱,有钱可使鬼推磨,请人来对付他当无困难。

“你完全封死了他的黑煞掌,真了不起。”白衣女郎由衷地、关切地说:“听说另外还有几个高手,今后你必须多加小心。卓兄,我相信你一定是有理的一方,到底是什么人会花大笔金银,请这些江湖凶煞武林败类来对付你?”

“谢谢你的关心,我会加紧提防的。”他诚恳地向白衣女郎道谢:“到底是谁请杀手对付我,目前还不知其详。”

“我替你向阴煞追问……”

“不必了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目下他已经是半条命,他不说,能把他怎么样?总不能用恶毒的手段逼他。”

“你有权逼他,卓兄。”

“算了算了!哦!请问姑娘贵姓?”

“我以为你不屑问我的姓名呢!”白衣姑娘笑吟吟地白了他一眼才说:“我姓白,小名素绫。”

“哦!白姑娘信哪一教?”

“不,我白家这一支不是教门人。”

“那就好,在江南,教门人走江湖相当麻烦,南方人少吃牛羊肉,甚至禁吃牛。白姑娘在苏州有事?”

“访友,但朋友去向不明。再过几天再作离开的打算。你呢?”

“找人办些小事,白姑娘如果不怕麻烦,可否同至客室品茶?”

“请客?我是很大方的。”白素续落落大方,标准的江湖儿女爽朗个性:“入暮时分了,我请你到桥头的寒山居吃肥鱼汤,不要错过了这道苏州名莱。”

“也好。白姑娘住在……”

“西院上房西乙字六室。”白素续指指天井的另一端,又笑笑说:“届时我来约你,回头见!”

白素续袅袅娜娜地走了,风华绰约,曼妙中有矜持,裙袂款摆中幽香四溢。

他盯着那动人的背影沉思,久久,久久。

“晤!”他突然不住点头自语:“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,我得好好想一想,不能大意忽略可疑的征候。奇怪!他们怎么知道我一定迁来此地的?未卜先知?神仙?”

没有人能真的末卜先知,世间也没有真的神仙。

枫桥有大小五六十家客店,郝四爷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来枫桥客栈,预先派人在这里等着他?

可能吗?真该好好想一想。

当然还得想一想其他巧合的征候,和可疑的情景,身在险中,强敌环伺,些少错误可能就丢掉老命。”

回到客房,他想起了白素绫,这位俏丽超脱大方的江湖女英雄,的确是令人心动,真是位可人儿。

他的内心深处,印上了白素绫美丽的绰约倩影,与那位会化装术天真无邪而任性的南宫凤鸣比较,白素绫成熟多了。

成熟女人的风华,黄毛丫头是无法比较的。

西院西乙字第六号房中,白素续正与一位徐娘半老的女人品茶低声交谈。

“阴煞真是鬼撞上墙。”她吃吃轻笑:“人倒霉起来,盐都会生蛆。早些天他碰上了黄山一里,几乎丢掉一层头皮。这许多客店,他偏偏挑上这一间,居然不知道要对付的人就住在对面,偏偏管闲事管上死对头,这一顿挨得真不轻。这叫做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,恐怕是他这辈子,在几天ha连挨两次痛击,我猜他一定痛苦得要上吊”

“你放心!他即使挨一百次痛击也不会上吊,他这种人早晚会死”但绝不会自己了断。”中年妇人轻描淡写地说:“哦!消息传出去了?”

“还用得着我传?跑腿的人多着呢!七姑,我们来策划策划,设下窝弓擒猛虎,安放金钩钓蛟龙,可别让别人着了先鞭。”

“对!真得好好策划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,每一步皆需配合得天衣无缝,恰到好处才行。”中年妇人整衣而起!“我去把騒狐狸找来,先听听她的意见。”

夜间的枫桥镇车水马龙,但与昼间的忙碌完全不同;昼间为了生活而忙碌,夜间是为了寻欢享乐而忙碌。

总之,码头的夜市是十分迷人的。

寒山寺的钟鼓声消逝了,码头上的喧闹声取而代之。一些水客水夫除了买醉,就是在教坊级院找女人。

寒山居位于枫桥南首,酒菜极负盛名,价钱也比其他酒楼资一倍,绝不是升斗平民敢于光顾的地方。

楼上的雅座直是雅,厢座一间间隔开,前面一排雕花排窗,可以看到下面运河夜景,一排排船灯有如天上的繁星,凉风习习,暑气全消。

如果月明星稀,熄掉厢桅下一串小灯笼,一面观赏夜景,一面与三五知已把酒倾谈,真是人生一大乐事。

当然,与红粉知已小叙,更是此生何求?

所以好些达官贵人携美同游,来寒山居买醉寻欢。

卓天威与白素绫来得早,他们获得一间临河的小厢。有白素绫在,所以他不叫酒,以茶化酒表示尊重,表示他的女伴不是风尘女人。

这里经常有携眷光临的食客,店伙们都是目光如炬的机灵鬼,知道在哪些女人的面前应该恭敬些。

白素绫就是属于应该恭敬的女人。

她不施铅华,天然国色,三丫譬仅用珠花环作饰,大袖罗衣与风尘女人的窄袖子春衫完全不同。

好在店中一亮相,风华绝代,庄重矜持,像是仙子下风,仙子岂能亵渎?立刻引起食客的注意和喝彩,没有人敢用色情的目光向她逆视,更多的人自惭形秽。

厢座不受旁人打扰,连店伙也不敢不打招呼而擅人。

白素绫自称在江湖历练两三年,对江湖典故武林秘密颇不陌生。

一个大姑娘在江湖历练什么?一般的看法是:如不是女跑解,就是跟着男人四处浪荡,其实不然。

有些姑娘们随着亲人到高手名宿处见识;有些到镖局负责照顾保护红货的妇孺;有些到名山胜境游鉴;甚至去做女强盗,当然还有其他……

姑娘很健谈,而卓天盛却是一个好听众,双方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章 阴谋刺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