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30章 毁穴毙狐

作者:云中岳

“天威……”她哭泣,哭得激动而伤心。

“因为你去了,失败的机会一定会多一倍,甚至三倍,那妖妇一而再失败得很惨,她不会甘心,很可能会有宁为玉碎的打算。假使她耍碎了玉屏,最后失败的就是我了。”

“可是天威……”

“我并不把玉屏看得比我的生命重要。”天威轻抚着泪水不绝的粉颊,温情地在双颊亲了亲:“玉屏代表了一个男子汉的决心与勇气和人生的一个目标。假使我不用全心力去争取它、获得它、拥有它,那么,世间的一切就没有什么意义了。生命是可贵的,但支持生命的精神力量更为重要,但没有精神和意志,猪也是有生命的。”

“凤鸣,你希望和一具行尸走肉在一起过一生吗?行尸走肉是有生命的。”

“哦!天威……”姑娘酸楚地哭倒在他怀中。

“傻丫头,你不能笨头笨脑地死板板去爱一个人。”天威的腔调变了,变得风趣轻松,这才是他本来面目:一个在生死关头仍能把握冷静情绪的勇者。

“你……你说……”姑娘被激怒了。

“你听我说,你为何要紧跟着我,默默地一起去共患难跳火坑,而不设法离开我去帮助我获取胜利的机契,你说你笨不笨?”

“你……你是说……”

“你的轻功身法是一流的。”

“比起你来当然是差得远。”

“你会龟息术,能吃苦耐劳。”

“你比我还要清楚我有那哪能耐。”

“妖妇的金锁阵,绝不会聪明得真的撤除掉。这些日子斗智斗力,我多少摸清她一些性格,她将会慢慢拖延,拖得越久对她越有利,她要拖得我心浮气躁以暴露弱点,而我,需要的是速战速决,越快解决越妙。所以,她认为我的外援进不来,她该已查出我已辞谢了杭霸主与三星盟的协助,我不能仗两大群黑道群豪来欺负她一个弱女子。

那旭光楼是十分坚牢的,小偷可以挖通一扇墙,但绝难挖通那种合抱粗的垒木,因此妖妇认为外援绝不可能撼动她的金城汤池。如果你能每隔片刻,炸毁她一处墙角,墙角是垒木墙的弱点。”

“对!对啊!”

“那当然对,只要炸三两次,妖妇就会像热锅上的蚂蚁,而我却要她拖下去,拖延反而对我有利啦!”

“可是,我怎能进去?”

“所以就要借重你的吃苦耐劳好德性哩!四更天,我带你过去。”

“那八门金锁阵……”

“那是小孩玩意,如果要破阵,片刻间,我就可以走遍休伤生杜景死惊开,如入无人之境。你带了干粮和水,潜伏在旭光楼的死角所在,等我进去了之后,约一刻时辰,你就可以爆炸第一声了,葯包我替你先埋好,带火折子和一根大香,近的用火折子点火绳,远的用大香点葯引,每隔两百数,来一次轰隆,你说妙不妙?”

“天威,你是天才!”姑娘狂喜的、主动地亲他。

“夸奖!夸奖!你要潜伏七至八个时辰,吃得消吗?”天威说:“里面有百十个人,幸而大部分皆躲在八门中枢像呆瓜般,等候外面的人闯阵,但仍有一些人巡视,所以必须躲得稳稳的,很苦的。”

“更苦的时光我都经历过了,天威。”

“可是,我心疼啊!”天威的腔调怪怪的,突然在她迷人的小樱chún上亲了一吻。

“坏人……坏……”她激情地、娇羞地叫。可是,却突然抱紧了卓天威,娇喘吁吁的回亲,比卓天威更坏。

同一期间,南面的雷平山小径。

小径南抵二茅峰的二茅宫。峰侧另有一座积金峰,峰下的元符宫名气并不比茅山三宫为低。

后来的满清康熙大帝,所赐的御书“第八洞天”匾额,就挂在元符宫上,宫东面有茅山五洞的南洞,当然,名气最大的,该数大茅峰的华阳宫。

一群老道走近了雷平山,浩浩荡荡一大群,走在前面的八位皆穿了大红道施,有两位是正一道官服。

足有四五十名之多,佩的剑大小不一,轻重不同,型式各异,有几位居然是桃木剑。

老道,是普遍性的总称。茅山的老道,外界对他们的称呼各有不同,法师、巫师、羽士、黄冠、端公……反正想怎么叫悉从尊便。

放尊敬些,称他们一声仙师,会把他们乐得十万八千毛孔一孔一舒畅;骂他们一声妖道会把他们气得三尸神暴跳,七窍内生烟。事实上,茅山的确出了不少妖道,替灵狐卖命的茅山七子,*葯和堕胎葯都是第一流的。

茅山七子并不是三茅峰各宫观的老道,而是小茅峰北面的良常山青灵观的法师。

正一道官带了大群道侣出动,其严重性是可想而知的。

小径折问处,路旁的小坡上,突然出现了三个彪形大汉,所佩的刀相当唬人,又宽又沉重,刀鞘金芒耀目。

老道们看到了陌生人,脚下一慢,接近至十步外,八名首要老道继续往前接近,其他老道止步,后面的老道侧向前靠拢。

“施主们,哪一位是霸王卓?”为首穿正一道官袍的花甲年纪老道止步问,眼中有警戒愤怒之色。

“这里没有霸王卓。”佩金背刀的人嗓门大得很:“我,断魂狂刀杭天豪,霸王卓名叫天威,天豪与天威不是兄弟,而是互相敬重的仇敌。”

“贫道……”

“我听说过你们,华阳三真人、元符官五使君。”杭霸主的气魄比卓天威强多了:“我是大江下游的黑道霸主,南京是我的肉食地盘。你这里,也算是我活动的后院。”

“狂徒大胆!”道官冒火了:“贫道华阳宫太一,你们来做什么?”

“来阻止你们前往柳谷园替灵狐送死。”

“什么?”太一真人大怒,手扶上了剑柄。

“你不必暴躁,听我说。灵狐是贼,她盗了霸王卓六十七件奇珍,价值连城,纠合无数高手名宿明枪暗箭齐施,被霸王卓杀得落花流水逃回来了,你们如果偏袒灵狐,霸王卓会毫不迟疑的屠光你们……”

“贫道先擒下你……”太一真人拔剑。

“且慢,你,道术玄功或许比在下高明,你们足以把咱们三个人化骨扬灰,但你们必须考虑后果,三天之内,这里将有上千江湖各式各样人物活动,我那些人全是天下一等的坏蛋,什么坏事都可以做出来,杀人放火焚城屠村,乃是家常便饭,你最好是相信。”杭霸主向北面半里外的小山顶一指,那儿站着长春谷主一家人:“还有,那位是白道名宿长春谷主傅华,他是来主持公道的,只要他登高一呼,有多少白道英雄来找你们,恐怕就无法计算了。你们看着办吧!”

“你们是来为霸王卓助拳的?”太一真人色厉内茬,显然有点下不了台。

“正相反,他赶咱们走。”杭霸主感到好没面子:“不过,咱们敬佩他是条够朋友、讲义气的汉子,他不愿意把咱们拖下水,不希望咱们在自己的地盘上,做出不可收拾的严重惨案。霸王卓是无敌的金刚,盖世的霸王,你们百十人前往找他,老天爷,我几乎已经看到尸横满地的惨象了,到现在似乎还嗅到苏州大屠杀的血腥味。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在数难逃,在下已尽了救你们的心力;你们要去送死,谁也挽救不了你们,要去你们就去吧!在下祝你们幸运,你们真需要加倍的幸运,走!”

三人说走便走,昂然向北越野而去。

老道们聚集首脑商议片刻,最后打道回山,没有人愿意舍命去救一个盗宝者,想去也不敢去。

柳谷园断了外援。

柳谷园静悄悄,没有任何人畜活动的形影,用静如死水四字来形容,绝不为过。

午正的钟声,突然从旭光楼的顶楼传出,六记钟声未落,卓天威的劲装挎刀身影,已跨入敞开的正厅门。

“砰!”巨大的千金闸式的铁叶门从上面沉落,厅门闭死了,似乎大地摇摇。

梯上的门楼前,千娇百媚的灵狐,穿一袭月白色宽道袍,倚在雕栏上仪态万千,风情万种地向下面微笑,笑容动人极了。

她这种装扮,曾经毁灭了石鼓村宋家,现在,她要毁灭霸王卓,霸王与灵狐,算是第一次碰头。

“上来呀!卓公子,楼下没有埋伏,楼上有。”她甜甜的悦耳嗓音像在唱歌,妩媚地伸玉手轻掠披肩的如云秀发,那神情极为动人。

“美人相召,勾魄摄魂,霸王卓如奉圣旨,色授魂予迈步上妆楼……”他也在唱,流里流气一派流氓相,举步登梯:“哦!不对不对,一不是妆楼,该称藏珍楼。”

灵狐轻轻摇头,眼神极为复杂。

“狐仙请了!”他狂傲不改,怪腔怪调抱拳施礼:“久闻仙号,如雷贯耳,今日幸睹芳颜,足慰平生。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,芳驾果然风华绝代,艳绝尘寰,不愧称武林四大美人之首,在下幸甚!幸甚!”

“哦!我的天!”灵狐荡笑,高耸的双峰颤动,魅力无穷,俏巧地挽住了他的手膀,胴体几乎全倚在他身上了,阵阵醉人的幽香猛往他鼻子钻。

“天?这里也许什么都可以看到,就是看不见天!”卓天威一语双关,这里没窗户,当然看不见天。

“不要装疯扮傻,假作不解风情。”灵狐香喷喷温润的丰满胴体往他怀里挤,纤纤玉指点在他鼻尖上:“我的意思是,你的嘴好甜,好会灌迷汤,要是我早知道你这么洒脱风趣可爱,哪会发生如许风波?”

她挽了天威的手膀,倚偎着踏入楼门。转了几处弯,眼前一亮,不但有天光,而且宝光耀目生花,珠光宝气令人目眩。

这里不是会客室,也不是闺房,而是珍宝陈列室兼寝宫。楼板遍铺粉红色毡毯,一切矮型而图案美丽精巧的案、几、柜座……皆镶珠嵌玉,巧夺天工,铺设的褥、垫、枕、龛、套等等,非绮即罗有绸有缎。

室是多角型的,所开设的铁格窗采光的角度很巧妙,需要耀目光芒的珍宝则光线充足,需要朦胧之美的珍宝则光线柔和朦胧。

上上下下作为陈列珍宝的厨、柜、架、框、案、桌……形状不一,高低不同,有挂有悬,有倚有镶……从任何角度,皆可看到各种形态的精妙陈设用具,而这些用具虽精美与色泽五花八门,但绝不掩去珍宝的颜色,反而将珍宝衬托得更瑰丽,更为夺目。

“我以为不是妆楼,结果仍然是妆楼。”他的腔调依然未变,可是神色变了。

他的确被这金碧辉煌、瑰丽夺目、珠光宝气的情景所震撼,被这些价值连城的奇珍、异宝、珍饰、珠玉、古玩……所惊慑。

妆楼,是女性香闺的代名词,香闺是不能接待男宾的,他发现,没列出他的玉屏。

异香扑鼻,五彩缤纷。

灵狐击掌三下。

一屏绣帷款款而动,鱼贯出来了四位年轻貌美的绝色侍女,身上仅穿了胸围子,外技拖地蝉纱的半躶健美女郎,那情景真可以令男人百脉贲张,神魂飘荡。

金盏、玉盘、宜兴了、蜀二山细窑所产的紫砂茶具,色泽居然配合得华而不俗。

“请坐。”灵狐叫客就茶案的织锦蒲团落坐,她自己以俏巧的。妙曼的、诱人的姿势,在一侧坐下。

“佳宾请用茶。”四待女笑盈盈地奉茶,姿态动人,举动轻盈如舞,一举手一投足,皆具有无穷诱惑力。

“谢谢。”他泰然就侍女方如跪奉至嘴的手中喝了一杯清香扑鼻的茶。

“我这里怎样?”灵狐偎近他问。

“叹为观止矣!”他说。

“是不是俗不可耐?”

“不!你是天下第一的鉴赏家。”

“不骗人?”

“由衷之赞。”

“我好高兴,你不再油嘴滑舌了。”灵抓笑得好开心。

“用不着了,因为我即将谈上正题。”

“卓公子,我们不能先做朋友……”

“不可能的,富姑娘,哦!我没看见到我的玉屏?”

“你不觉得,陈列在我这儿玉屏更为生色吗?”

“我的想法不一样。”

“你一定要那座玉屏。”灵狐举手绕室环指:“你可以任选六十七件珍宝,甚至一百件都行。”

“非常抱歉,我一件也不能取。你这里每一件珍宝,都有一定的盛具和陈列的方位光度,少一件便是一个缺陷,我可不做破坏此地气氛的罪人。姑娘,我只要我的玉屏,不取非份之宝。”他坚决地说。

“你留在这里,不但玉屏是你的,我也是你的。”灵狐开始使用媚功,迷人的语调在他的肩上传入他耳中,火热的胴体整个倚在他身上,美丽的面庞呈现在他面前,蛇一样的玉臂缠住他的肩头:“天威,人生几何?你不觉得这样的神仙生活,值得你享受、爱惜吗?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章 毁穴毙狐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