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07章 风钗传情

作者:云中岳

“咦?他们受了伤?”贾七姑忙问。

“没有,但比受伤更难堪。”北人屠摇头失声长叹:“论武功,曹家兄弟在江湖已是高手中的高手,真才实学并不比我北人屠差多少。可是,两人在全神戒备之际,神不知鬼不觉被人制了睡穴,醒来时竟然不相信是被人所制的,真是丢人丢到家了。咦!”

随着一声惊咦,身形突然闪电似的贴上两丈外的屋角,速度奇快绝伦。

贾七姑也似有所觉,身形下挫,贴地拣至大树下隐起身形。

原先退回两株大树下担任警卫的黑影,警觉地向下伏,气氛一紧。

夜风萧萧,风吹动竹枝,竹竿互相摩擦,发出令人听觉受到干扰的吱吱喀喀怪响。按理附近轻微的其他声息,很不容易听清,更难以察觉夜行人接近的轻微足声。

这些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及时发现了警兆。

久久,毫无动静。

有所为而来的人,必定是沉不住气的一方。

左侧方竹林边缘,突然传出一声鬼啸,一个淡淡的黑影幻化一道轻烟,向屋角疾射,夜黑如墨,黑影太快了,快得几乎今肉眼无法分辨是真是假是人是鬼。

北人屠冷哼了一声,一闪而出。

“朋友,留步!”北人屠声出掌发,劈空掌力疾吐,异声乍起,有若云天深处传下的一声隐隐殷雷。

双方都快,眨眼间便狂野地接触,双方皆本能地以绝学全力一击,已没有讲道理打交道的余暇。

“啪!”异声骤发,罡风呼啸着,劲气向外进散。

北人屠登登登急退五六步,几乎摔倒。

黑影飞到丈外,马步大乱,也几乎栽倒。

“大天雷掌!”黑影喘息着稳下马步叫:“你是北人屠,果然不愧称七大凶人之一,名不虚传。”

“玄冰掌!阴神章行方。”北人屠双手相互揉动,嗓音一变:“该死的!你阁下名列三邪神,位高辈尊名号震江湖;竟然偷偷摸摸前来偷袭,岂有此理,不要脸!”,

阴神章行方连呼两口长气,不住拂动右手活血。

“蒲老三像鬼魂似的偷偷躲在此地兴风作浪,暗中策划暗算咱们的鬼勾当,有他在,老夫偷袭可说名正言顺。”阴神说得理直气壮:“章某自问比他差了一级,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。姓糜的,如果早知是你,玄冰掌不蓄劲自保,你的右掌现在该已废了,可惜!真是可惜!”

“你少臭美,咱们再来一记不许取巧的硬拼,看看大天雷掌与玄冰掌,谁是武林第一掌吧!”北人屠咬牙切齿,一面说一面向前逼进。

“你北人屠是什么东西?混蛋!”阴神章行方粗野地破口大骂:“捧你两句,你就忘了你姓甚名谁了,凭你也配说与老夫硬拼?去你娘的!”

声落人冲进,劈面就是一掌拍出。

雷声再起,北人屠的大天雷掌以十成劲道发出,异声比先前仓淬发掌强烈三倍,这一掌真是石破天惊。

劲道先掌接触,彻骨冷流汹涌,而凶猛的大天雷掌力却排空直入,无可充当。

可是,双掌接实的刹那间,雷声突然消散。

北人屠大叫一声,像是碰在墙上的皮球,凶猛地反弹而回,砰一声大震,仰面摔倒在两丈外。

阴神也未能占尽优势,倒退五六步脚下一乱,最后总算屈下右膝以手支地,得以免去摔倒的劣势。

北人屠狼狈地爬起,右手已不能用起来了,笨拙地用左手拔剑。

五六丈外,出现了三个黑影。

中间那人穿了长跑,背着手缓缓向前接近。

贾七姑长身而起,两警卫也疾闪而出,迎面拦住了。

“奇怪!蒲老三不会是睡昏了吧?为何不见现身?”穿长袍的人在两丈外止步:“快叫他出来,老夫有话要告诉他。”

“尊驾是……”贾七姑问。

“我认识你,你是无情贾七姑。”长袍人冷冷地说:“不要说你不认识老夫柏彪。”

“无敌金刀柏前辈!”贾七姑骇然退了两步:“三……三爷不……不在,到城里……聚会去了!”

“你说谎!”无敌金刀冷叱。

“贾七姑没有说谎的必要。”一名警卫沉声说:“三爷如果在,必定会出来的。三爷的雁翎刀威震天下,阁下的金刀占不了丝毫便宜,用不着明知三爷不在,装腔作势前来示威,有种天亮后再来,除非阁下自认金刀不及三爷的雁翎刀。”

对付骄傲自负的人,激将法最为管用。

无敌金刀既然称无敌,岂能自认不及雁翎刀?

“好,老夫天亮后再来。”无敌金刀果然上了圈套:“告诉姓蒲的等我。杭老哥对他无端前来阻扰的事极感愤怒,所以派老夫前来要他带了盟友滚蛋,再不识趣,休怪老夫心狠手辣。”

“在下必定一字不漏向三爷禀告。”

“那就好。章老弟,咱们走!”

阴神正向以左手举剑应放的北人屠逼近,闻声止步。

“北人屠,咱们明天再拼个你死我活。”阴神傲然地说:“什么他娘的大天雷掌!章某估高你了,不过如此而已,你掌上的火候有限得很,以后可别再吹牛了,你根本不配与章某争天下第一掌,呸!”

四个人大摇大摆走了,狂傲的北人屠居然闭上了嘴。

“七姑,赶快进城去向三爷禀报。”北人屠惶然地说:“他们大援已到,已等得不耐烦了。”

“这……糜老,我不能擅离此地。”

“擅离?再晚片刻,留在这里只有你的死尸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”

“无敌金刀为了保持自己的尊严,所以保持风度,不愿反脸动手。同时,他也有自知之明,很难把咱们所有的人全部杀死。只要走脱了一个不能灭口,他就会成为众手所指的罪魁祸首。因此,后一批人必定蒙面大举袭击。快!迟恐不及!”

贾七姑打一冷战,感到毛骨悚然,立即发出信号。

四个人匆匆离开,隐伏在屋中的三个人也从后门撤走,由竹林脱身。

不久,大批蒙面人快速包围了小屋。

太湖蛟睡得很警觉,风吹草动也会把他惊醒。

东院客房所发生的变故,他虽然不曾目击,但从入侵的人狼狈撤走的光景估计,他知道卓天威占了上风。

他并不因卓天威占了上风而感到心安,反而忧心忡忡,这表示情势越来越恶劣,早晚会发生不可收拾的灾祸。

他半躺在自己的私室中,脑中不往胡思乱想。

“我真得躲到湖中避避风头,以免殃及池鱼。”他向自己说。

下定了决心,崩紧了的心弦终于松弛下来了。

他在店中,的确有百害而无一利,哪一方面的人他都惹不起,更不敢偏袒任何一方面的人,留在店中照料,实在是最大的失策,早晚会惹祸上身,离开客店暂避风头,这才是上上策。

有了决定,心中一定,只感到一阵困倦袭来,不由自主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,眼皮往下搭,朦胧入睡。

也许他真的疲倦过度,也许真的倦极入眠,失去了应有的警觉,灯忘了吹熄,感觉迟钝,室中发生了变故也一无所知。

终于,他被拍醒了,有人用掌轻拍他的肩膀。

“哎……”他一惊而起,神智一清。

拍醒他的人已放掉掀开的蚊帐,退至圆桌旁面对着床,神色悠闲地落座,微笑地注视着他。

“是你,卓老弟!”他急急下床,穿靴,心中怦怦跳,麻烦来了。

可告慰的是,卓天威不会要他的命,微笑令他心安。

“你……是怎么进……来的……”他匆匆在一旁坐下,指指虚掩的房门:“门有双闩双插,你……”

“门挡得住君子,防不了小人,在下是小人。”卓夫威笑笑,“荆东主,快五更天了,有所惊扰,恕罪恕罪!在下有事请教!”

“老弟,在下的处境十分艰难。”他苦笑:“老弟明白在下的意思吗?”

“明白,荆东主不能作左右袒护,打定主意严守中立,置身事外不加过问。”

“老弟明白就好。”

“那么,在下尊重荆东主的立场,但在下希望知道,你这位中立人士局对外人公正的看法如何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这并不影响荆东主的立场,是吗?请教,这些人到底为了什么?”

“好吧!反正我能说的,都是尽人皆知的事,事故的起因并不复杂,千百年来江湖道的故事新纠纷。老弟也许真的不是江湖人,所以不知道目下江湖的情势。首先,老弟知道吴中一龙宗政子秀和郝四爷郝明山。”

“不错。

“俗语说,一山不容二虎。吴中一龙是江南第一大豪,郝四爷是本地倔起的地方一霸。”

“郝四爷有意除去吴中一龙,希望取而代之?”

“完全对,如果是单纯的两虎相斗,不会有什么大风大浪。问题是吴中一龙树大很深,郝四爷如无外援,声势上成不了气候。巧的是江南两大权力组织,这几年来势力的消长互有兴衰。

这两大权力组织,一是以断魂狂刀杭天豪为首,一是以三星盟名义自居。扬州原来是杭霸主的地盘,前年当地的主事人倒戈转投三星盟。南京一带原是三星盟的势力范围,随即被杭霸主以牙还牙夺走。

苏州是吴中一龙的地盘,具有极大的潜势力,与杭霸主三星盟分庭抗礼。这一带的江湖行业,上自太湖水贼与各地的强盗鼠窃,下迄赌访娼鸨三教九流,都得听他的,不许外人染指,财源茂盛,生意兴隆。

树大招风,少不了引人觊觎,个个眼红。杭霸主与三星盟,早就伺机而动,郝四爷野心勃勃,等于是点起燎原之火。目下是杭霸主支持郝四爷,三星盟则暗中支持吴中一龙。老弟了解多少呢?”太湖蛟毫不隐讳地将详情道出。

“差不多。”卓天成点头:“只要吴中一龙有所决定,将有一场惨烈的屠杀,不管他倒向任何一方,皆会受到另一方的大举袭击。”

“对。老弟,你的出现,对任何一方都是威胁,你明白你的处境吗?所以我劝你赶快离开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不论你投向任何一方,都会引发另一方的炉恨,掀起狂风巨浪,你的存在,对所有人都构成威协。”

“我离开了,他们仍要用武力解决。”

“不然,吴中一龙并不笨,他的实力任何一方皆不敢轻视,早已高手隐伏,情势紧急再作孤注一掷。官府中有他的人,随时可出面弹压,杭霸主和三星盟,投鼠忌器,皆不敢公然纠众行凶。当然,小规模突袭暗杀是免不了的,但吴中一龙应付得了,死一二十个人他挑得起。所以只要你不在,大规模的袭击搏杀不会发生,你留下,只要表示投向任何一方,另一方面必定无法忍受,必定挺而走险自保为先。老弟,你愿意离开吗?”

“抱歉,不能。”他断然拒绝:“我有留下来的理由,荆东主,北人屠糜昆隆,是哪一方的人?”

“抱歉,我不能说。”太湖蛟也断然拒绝:“这问题已超出该说的范围。”

“如果我逼你呢?”

“我荆士英不是贪生怕死的人。”太湖蛟淡淡一笑:“干我这一行的,如果不守江湖道义,那就混不下去了,东海老店的金字招牌一挂十年,凭的是什么?”

“好,你是条汉子,我不逼你。”卓天威含笑离座:“谢谢你奉现在下明哲保身的忠言。告辞!”

他走了,太湖蚊觉得浑身发寒颤,发觉冷汗已湿透了内衣裤。

时势造英雄,英雄也可以造时势。

卓天威自认不是英雄_他也无意做英雄,但了解目下的情势之后,他油然兴起了利用时势的念头。

为了寻找在南京失去的巨万珍宝,他已经花去了将近一年光阴,迄今方获得些微线索,如不利用目前有利情势,再迁延时日,那些珍宝恐怕将永远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,他那具家传至宝温玉凉屏,追回无望啦!

他已经和吴中一龙与郝四爷当面打过交道,对方有不少人认识他。

而现在,他必需分辨出哪些人是杭霸主的爪牙,哪些人是三星盟的党羽,然后该在哪些人身上下工夫,弄清哪些人可以利用,制造有利的时势。

如果他想做英雄,志在江湖扬名立万,这次机会真是太好了,他只要找到任何一方有身份地位的人,说出在南京失去珍宝的事,以追回珍宝作为加入对方组织的条件,必定可以达到心愿和目的。

但他不能这么做,一旦受人羁绊,想脱身可就难了,何况他根本不想做一个在江湖闯道的人,更不屑与那些江湖败类同流合污。

他想到一个人,一个抗霸主的得力臂膀:紫府散仙天成羽士。

他名叫天威,妖道叫天成。

那晚他击败殃道,制住了勾魂妖女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章 风钗传情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