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妖狐》

第08章 夜闯宗宅

作者:云中岳

位于娄门的吴中一龙大宅庭院深深,足有二三十座建筑,大白天闯进去。保证摸不清方向,迷失在内。

在最近一段时日里,宅内外警卫森严,出入的人皆不从大门而由两座侧门往来,前来拜望的人,很少能获得宗政老太爷接见,皆由两位夫子与来客周旋。

这位一手包揽江湖行业的江南黑色大亨,风云人物,近来似乎不在府城巨宅内;好像已经躲到外地蹈光养晦去了。其实不然,风雨慾来,表面上宗政家的人深藏宅内,按兵不动以选待劳,暗中却广布人手,积极准备反扑,武林世家的子侄本来就为数甚众。

外地来的江湖群豪在外伺机而动,但绝不敢大白天登门肇事。来一二十个人毫无用处,来多了自有官府出面捉人。

所以,宗政老太爷放心得很。

天一黑,大宅各处除了必需的灯火之外,明窗皆加了黑幔,看不到外泄的灯光,罕见在外走动的人,想侵人踩探的人,真有侯门一入深如海,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,谁知道宗政老太爷藏身在哪一座建筑内?

所以在这风雨如晦的时日里,一直不曾发现有夜行人光临。

平时,宗政家豢养有二三十位打手护院,有不知其数的食客帮闲,有数不清的亲朋好友在。

风声一紧,这些人便成了得力的警卫,闻风赶来与应召前来应付危难的高手,更是吴中一龙有恃无恐的防卫主力。

吴中一龙也有弱点,那就是守势作战,主动控制在别人手中,无法照顾散布面极广的各种江湖行业,只能眼睁睁地任由对方控制或吞食他的地盘。

大宅中几乎每晚都举行秘密会议,研判日夜不断从各处传回来的消息,策定应付的计划,适时分配人手,应变的举措相当灵活。

晚腾后不久,一座花厅内灯火通明。

由于厅在连栋的深宅内,因此门窗虽因天气热而开启,但灯光不至于外泄,除了宅中的亲信之外,没有闲杂人知道这处地方,更没有冒失乱闯的人接近。

不时有健仆将人领人,厅中公案型的三排交椅,已有十二位神气的首脑安坐,其中包括上坐的主人吴中一龙宗政子秀老太爷。

右首那列交椅上,为首的人生得仪表非俗,年轻英俊,颇具威仪,那是宗政家的大爷,少主人宗政士豪。

这位爷在府城口碑之差,几乎已到了人人侧目地步。

老太爷所控制的江湖行业,他不时经手过问,车船店脚牙娼优盗乞种种门路他都熟悉,城内城外的良善百姓,谁敢拂逆这条小龙?

人的权势威望一高,就算他自己本份,他那些不三不四的手下,以及拥护他的人,也难免做出许多横行不法的事来,所以他成了宗政大爷,比他父亲宗政老太爷更令人感到头痛难缠。

十二个人分为三处,有说有笑神情相当愉快。

四位侍女走动着张罗茶水果品,门外两名劲装大汉像天神般把守在两侧,目光灼灼地监视着前面光亮的通道。

通道宽约五丈,两侧是高墙,每两丈壁座有一盏灯笼。前面通道折问处,也站了两名佩刀大汉。

像这种秘密场所,外人想摸进来,简直是妄想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“曹三老爷与正元仙长驾到。”门外响起传呼声。

吴中一龙急急离座,偕同伴降阶相迎。

“仙长请上坐。”吴中一龙恭恭敬敬地让客:“人已经到齐了,仙长还有什么待办的事交待吗?”

曹三老爷其实并不老,老的是他是吴中一龙的拜弟,排行第三。

在江湖道上,神手天君曹永泰的名号并不太响亮,真正知道他底细的人也不多,他只是一个小有名气少为人知的小人物,出现苏州宗政家的时候也不多,连吴中一龙也不知道他在江湖的行踪。

吴中一龙其实也不老,年仅半百出头,只因为有钱有势,才被人称为老太爷。

神手天君这位曹三老爷更不老,年近不惑而已,生得人才脱俗,穿一袭青袍,流露出询询温文的风采。

谁也不会相信他是一个江湖浪人。

正元仙长,却是江湖上大名鼎鼎人见人怕的人物,名列五妖仙之一,绰号就叫地行仙,声望与地位皆高高在上,与郝四爷方面的主持人紫府散仙天成羽士相等,但双方却是水火不相容的对头。

对头的起因其实很简单,双方并没有深仇大恨,甚至不曾争吵交手过,只是为了名位先后而彼比积仇。

五妖仙的排名中;地行仙在紫府散仙之后,地行仙觉得难以忍受。

今晚,地行仙是会议的主持人。

“施主客气了!”地行仙口气其实并不谦虚,行动更是托大,领先向上走:“等贫道了解情势之后,有何需要再与施主商量。”

客套一番,众人就座。

吴中一龙向左面一列长案后,安坐座椅内的一位中年人挥手示意。

“午后未牌左右。”中年人站起朗声说:“枫桥眼线侦出芦竹湾郝家一处秘窟被捣,由血迹判断有两人被杀。由于到晚了一步,未能获知详情,被何人所捣,及被杀者是谁,迄今仍未查出线索。据估计,不可能是他们自相残杀,三星盟方面根本不知其事,目下正在加紧追查中。”

“午间,姓卓的出现在寒山居。”另一年约半百的人站起说:“监视的眼线由于不敢登楼以免泄露行藏,不知他在这上面的动静。他逗留的时刻甚暂,下楼匆匆往人丛一钻便失去了踪迹,但半个时辰后,已在镇上出现,步行返回阊门东海老店便不再外出。”

“在飞鱼峡闹事的两个假书生,午后也在枫桥镇上现身。”一位尖嘴缩肥的汉子接着说道:“这两个假书生早几天曾经一度失踪,必须加强监视才行,对来路不明的人,须提高警觉以防万一。”

“这两个假书生,是不是杀了咱们派往枫桥客栈办事的人,追逐无情贾七姑的两个?”吴中一龙问。

“不像。”

“哦?你怎么知道?”

“那两人年岁相差很远,不会是这两个假书生。”那人肯定地说。

“不要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,贫道要知道郝四爷家中那些人的动静。”地行仙显得不耐烦:“有关天成羽士的行动最为重要,可不要本末倒置了。”

“仙长明鉴。”哪位打扮像夫子的人苦着脸说:“自从姓卓的入侵郝家,把郝家闹得鸡飞狗跳之后,郝家已加强戒备,出入管制极严,藏身在内的高手们活动显得更为隐秘,来去很少暴露行迹。咱们卧底的人很难把消息传出,也无法发现重要的消息,那天晚上姓卓的入侵,天成老道恰好不在,他的两位门人主阵却自乱章法,以致大败亏输。此后,天成老道亲自主持中枢防卫,管制十分严厉,所有的举措皆秘密安排……”

“这是说,你们那几个卧底的人,已无法发生作用了?”地行仙不悦地说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知已不知被,岂能稳操胜算?”地行仙又说:“宗政施主,你的准备工夭实在太差劲了,防卫侦候的工作做得太松懈,等到大敌当前,便乱了手脚,难怪一直就处身在挨打的困境中。”

“仙长说得是,只怪敝人当时不够警觉。”吴中一龙惶然地说:“当初郝四暗中招兵买马包藏祸心,敝人便应该及时采取断然手段拔苗除根。”

“这时说这些话已经晚了,不提也罢!”地行仙摇手阻止吴中一龙诉苦:“咱们不能一直采取守势,以逸待劳不是办法,如果他们展开拔除各处基业的行动,将断绝你的一切外援与生路。因此,必须主动地转移攻势,给予他们强猛的、致命的打击才是根本解决之道,天下间绝没有守势而能获胜的事。”

“依仙长之意……”

“立即组成强大的打击群,找出他们主人藏匿的地方,给他们接二连三的致命打击,消灭他们的重要首脑人物,才能永除后患。”

“困难是……”吴中一龙不住握手:“如果主动打击,毫无疑问地会陷入两面受敌的困境,胜算不大,除非能联合一方对付另一方。这一来,不啻承认与联手的一方结成同盟……”

“你仍然观望?希望坐山观虎斗?”地行仙问。

“是的,他们不能久耽,早晚会放手一拼,咱们就可以全力对付获胜的一方,因为那时获胜的一方也必定死伤惨重,不难对付了。好在有姓卓的在,他可以帮助咱们争取有利时间,他就是引虎相斗的媒子,目下紧张的情势,就是他造成的,对咱们大大有利。”

“晤!也好”地行仙居然能接纳意见:“姓卓的到底是何来路?”

“一个极端危险的初出江湖闯道者。”神手天君冷冷地说:“一个到江湖寻找所失宝物的苦主。”

“哦!”

“大哥是江南的霸主,谁也不敢保证辖下的江湖弟兄谁是他要找的人。所以咱们如果与他有所牵连,日后可就麻烦大了。依在下的意见;是尽早了断这里的事,然后把姓卓的送进地狱,以免后患无穷。”

“问题是两方面强放压境,咱们无法尽早了断呀!三弟。”吴中一龙显得不胜烦恼:“愚兄耽心的是,杭霸主的人改变态度,改用怀柔手段处置他,那……咱们的麻烦可就大了,到那时……”

“你们把一个初出道的小辈看得那么严重,真是杞人忧天。”地行仙不以为然:“放心吧!凭他一个人一双手,撼动得了诸位的深厚根基?必要时,交给贫道处理好了,目前大可不必为他耽心……”

门外,突然传出一声沉喝:“什么人?”

喝声尚未消逝,厅门人影乍现。

两个警卫随后冲入,双剑出鞘。

“咦!”所有的人皆讶然脱口惊呼。

“住手!”吴中一龙站起急叱。

进来的人是卓天威,穿一身青色劲装,佩刀控囊,大踏步向上闯,根本不理会身后两警卫的剑。

两警卫闻声止步,脸上惊容极为明显。

“来得鲁莽,宗政老太爷海涵。”卓天威在案前抱拳行礼,泰然地说:“尊府警卫森严,步步危机,真不容易找。”

“能神不知鬼不觉直入敝宅中枢,以老弟为第一个人。”吴中一龙泰然地说:“在下先替诸位引见……”

“不必了!”地行仙安坐不动,语气奇冷:“宗政施主,此人就是姓卓的?”

“回仙长的话,就是他。”

“他是来找你的,你和他谈谈便了!”

“是。”吴中一龙欠身说。

转向卓天威笑笑:“老弟,请移驾右厢一叙……”

“不必了!”卓天威模仿地行仙的口音语气,居然神似:“有件事特地来请教,用不了多少时刻。”

他对地行仙的冷傲神情大起反感,因此说话相当不客气,一面说,一面打量在座众人的神色变化。

他的突然出现,所给予众人的震撼相当强烈。

“老弟的事……”吴中一龙的惊讶不比其他人弱。

“宗政大爷可知道一个叫赵无咎的人?”

“赵元咎?是什么人?”吴中一龙反问

“一个可疑的江湖人。”

“这……没听说过。

“宗政大爷手下的人,也许知道这人的来历。”

“这样好了,在下负责查出这个人的下落根底,有消息即派人奉告。老弟与这个姓赵的是……”

“有人托在下打听,在下并不认识这个人。半个月前,这人在镇江活动,乘船南下,下落不明。”

“在下即派人打听。”

“谢谢!告辞!”他抱拳一礼,扭头便走。

目送他的身影消失,吴中一龙怒火上升。

“混蛋!今晚的警卫都是些死人吗?天黑不久,竟然让这家伙加入无人之境……”

“大哥,不能怪警卫不尽职。”神手无君脸色泛青,眼神极为复杂:“郝四的宅中,警卫并不比咱们差,更有天成羽士布阵相辅,这家伙仍然往来如入无人之境,可知责任不在警卫,这家伙可怕极了,将是咱们的心腹大患。小弟告辞,到前面看看!”

“好,你去看看可有什么损失?”

地行仙一反冷傲的常态,竟然没有任何表示,手捻髯须,低头沉思,似乎忘了刚才所发生的事。

“狂傲自负的人,是容易对付的。”地行仙突然大声说:“宗政施主,这种人必定有许多弱点,赶快设法把他罗为羽翼,对你的霸业帮助权大。贫道替你策划,酒色财气多管齐下,不怕他不落网进罗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不要三心两盒,错过了你将后悔莫及。舍不得下饵,就约不到大鱼,知道吗?”地行仙郑重地说:“万一他不上钓,就得断然处置。这个人如果为敌方所用,宗政施主,你的基业休矣!”

放饵钓大鱼的工作进行得很快,次日一早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 夜闯宗宅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妖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