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10章 郎情似水

作者:云中岳

十 郎情似水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丘星河是一个天底下最可笑的大傻瓜。

姜秋华爱情所钟的人是梁少庄主,对他所表现的温情,所凝注的流波,所楚楚可怜的要求,都是为了所爱的人而发的,所爱的人却不是他,而是他的死仇大敌。

他为何答允这种不合情理的承诺?

这不是天底下最可笑的大傻瓜又是什么?

他如果有种,该挺起胸膛横剑夺爱。

“罢了!”他摇头苦笑:“也许,是我前生欠了这个女人的债。”

回到客房,站在门外油然兴起戒心。

房门没交代店伙加锁,掩门时他放置了一些小道具。

只要有人启动房门,夹在门缝的两根头发,必定自行飘落,谁也不会察觉这两根细微的头发。

有人出入过!

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。

迟疑片刻,他深深吸人一口气,推门入室。

他一怔,顺手掩上门。

外间的小桌旁,坐着盯着他似笑非笑的假书生杨明,神情怪怪的。

他心中一虚,脸上发热。

“是你。”他讪讪地说:“来了多久啦?”

“你一进那妖女的房,我就来了,枯等了半个时辰,你这餐吃得很写意啊?”假书生撇撇嘴:“无俦秀士如果不打破你的头,他的头必定被你打破,男人们争风吃醋,肯定会打破头的。坐,你仍是主人。”

“嘴上饶人好不好?我怕你。”他拖凳落坐:“无俦秀士可能不会来,我猜,姜姑娘可以有效地控制他,那杂碎真幸运。”

“哦!无俦秀士不来找你了?修养好像不错呢!也许,他正在志得意满,享受他的胜利,英雄霸业要紧,儿女情长可以暂且抛开。”

“他享受什么胜利?”

“杀了河南老店的麦店东,正式向神剑天绝的权势挑战。他是侠义英雄世家子弟,向黑道大豪挑战名正言顺,实在用不着找其他借口,毫无理性杀了麦东主。”假书生愤愤地说:“他这一招拙劣得很,我怀疑是周王府那些把式出的馊主意。”

“原来如此!”他有点恍然。

他对神剑天绝并无成见,神剑天绝与周王府有协议,互不侵犯和平相处,其中很可能出了有利害关系的意外。

周王府借九华山庄的声威,借机铲除神剑天绝的势力,是合理的必然现象。

这些个与他无关,事不关己不劳心。

“什么原来如此?”假书生追问。

“我猜,昨晚姜姑娘也参予了。”

“他们是一双侠侣呀。”

“难怪她怀疑我。”

“她怀疑你什么?”

“说我是三个蒙面人之一,她一定碰上了劲敌。”他恍然大悟:“这劲敌她必定难以应忖,误把冯京当马凉,难以应忖就改用怀柔手段应付.难怪她的态度转变得令我大感困惑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

“她成功了,我不会再成为她的劲敌。”

“哦!你和她……”

“算是朋友了,她答应请无俦秀士不再向我寻仇。”

“罢了!”假书生大望地叹息。

“你怎么啦?找我有事?”

“本来,我是打算……罢了,别提啦!我不能逗留过久,告辞。”

“不多坐一会……”

“不必了,你忙你的。”

假书生失望地走了,显得垂头丧气。

她本来打算请丘星河,指示对付姜秋华的秘诀,岂知丘星河已经成为姜秋华的朋友了,她只好失望地走了。

“男人!”她临行说了两个字。

丘星河被她这两个字,说得发了半天楞。

男人,通常在女人的影响下,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笨事。

包括行事荒谬笨拙幼稚,或者疯狂冲动血流成河。

他,也不例外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大河苍龙被无辜杀死,不但黑道朋友义愤填膺,复仇之声高唱入云,江湖各门各道也同感愤慨,对九华山庄的作为大起反感。

其实,梁少庄主与周府的走狗们,联手杀死了许多异已,这些被杀的人,有许多是侠义道的高手名宿,早已引起白道和侠义道的愤慨了。

只是,他们慑于周府王家权势,不敢出面声讨,暗地里早有反击的准备。

入云龙、满天花雨,前者是侠义道英雄。后者是白道的名膘师,他们都是死在周府的把式手中的。

梁少庄主曾经参予屠杀,这些事件不是秘密,早就被有心人将经过详情,加油添醋四处宣扬了。

侠义道与白道的高手名宿们,慑于王府权势,不得不忍气吞声,不敢出头,他们都是有家有业的地方名人,怎敢与王府为敌?

黑道人士就就不同了,百分之九十是亡命。

神剑天绝不是善男信女,他的根基在何处,他手下大多数弟兄都不知其详,他就是百分之百的亡命。

信使在各地奔驰,风雨慾来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神剑天绝是大河两岸黑道朋友的司令人,所控制的势力范围十分辽阔,水上陆上都有尊奉旗号的人,实力极为雄厚庞大。

以河南地区来说,以南地区伸展至湖广交界处。

虽然大多数江湖人是无主的孤魂,不受各地豪强管辖,但地方上的豪强,大多数尊奉神剑天绝的旗号,以壮大自己、巩固自己的地盘。

名义上接受约束,并不一定具有实质上的隶属关系,仅在名义上尊奉神剑天绝为仁义大爷而已。

因此,神剑天绝也恪守江湖道义,有事时不会勒令这些人效力,仅倚赖一些亲信处理重大事故。

当然,这些人也义不容辞,暗中提供消息,差遣一些人供奔走。

假使出动所有的黑道朋友,岂不有如造反作乱?

事实上历代有不少刀兵战乱,就是怀有野心的司令人,出动所有徒众而造成的,一声号令,举世哗然,民变兵变相机而起,血流漂忤不可收拾。

神剑天绝不是野心家,与周府妥协互不侵犯,甚至派人维持开封的治安,可知他是一个讲理知道时势的人,不会号召所有的黑道朋友群起报复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飞骑传讯,信息当天便可以传抵开封。

三更天,武威所黑沉沉。

这是一座并不起眼的四合院。

这里,只是武威所对外的一处小小办事处,只有几个小有地位的负责人处理事务,真正的驻地知者不多。

据说,驻地在周府武学舍内。

武学舍在周府的东南角,也就是王府中护卫的军区驻地中心警卫森严,不可能会有人乱闯。

据说,那些有地位的把式、打手、教头等等,全都潜藏在这里,只有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人,散住在城内城厢各处,各有自己的家。

七个夜行人毫无顾忌地飞越院墙,登上南房的屋顶。

留下两个人潜伏戒备,五人跃落大院子,大踏步的走向正厅,往阶下雁翅排开,像在列阵。

“老大要见杨百户!”中间那人相貌威猛,年约半百出头,剑插在腰带上,用洪钟似的嗓门。向黑沉沉的三座大厅门沉喝:

“尊驾如不出来相见,一切后果由阁下负责,下次来。这里将成为瓦砾场!”

久久,左厅门拉开了,踱出三个人。

“请萧老厅内一叙,请。”为首的人站在阶上肃客。

“免了,杨百户呢?”萧老不领情。

“好吧!杨大人即将出来。”

片刻,再出来了五个人。

“呵呵!萧老盛气而来,想必其中有误会。”为首的杨百户

降阶相迎,笑吟吟打招呼:“杨某候教,有事好好商量,有事好好商量。”

“误会,九华山庄的混蛋,不是你们的人?”萧老并不发怒。

但质问的口气却充满了火葯味。

“萧老,你是知道的。”杨百户低声下气:“我们的人,除了在额的人之外,都是礼聘的,受命办事但不受节制。办理交办的事以外,拥有行动的自由,一切行为自行负责,九华山庄的梁少庄主也不例外。”

“老夫不接受你的解释……”

“萧老,由于他们一切行为自行负责,所以无法干预介入你们的私人仇恨冲突。”

“那么,你们不反对私人仇恨私人了断了?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杨百户口气一变,不再低声下气:“但请记住,任何私行了断,皆不能影响本所的权益和威信。萧老,听得进逆耳忠言吗?”

“老夫在听。”

“算了吧!何必呢?你只死了一个人,梁少庄主却死了四个。

仇恨牵缠,绵绵不绝,不管结果如何,都无法避免其他的人介入干预,势必影响本所的权益和威信。你要我怎办?叫粱少庄主道歉,赔偿,够了吗?”

已经说得一明二白,明白地表示逼萧老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,压力渐增,这不是逆耳忠言,是不折不扣的严重警告。

“老夫决不接受,分明是贵所授意的背信行为。”

“想怎么办你就瞧着办好了。”杨百户冷冷地说:“总之一句话,本所绝对不曾策划其事,你不接受,一切后果皆由阁下负责。”

“阁下……”

“有话明天再说,夜己深,不便留客,萧老你请吧!”杨百户大袖一抖,退上阶掉头便走。

东西两厢的暗影中,隐隐传出弓弦的震鸣。

萧老一咬牙,掉头愤然举步。

“好走,萧老。”先前迎客的人扬声送客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五里亭在望。朝霞满天。

这是迎车接驾,或者饯别送行的地方。

丘星河没备有离别酒,他是伴随着轻车东行的。

两位雄壮的车夫像哑巴,熟练地勒住了驭马,轻车平稳地歇在享口外,目光向前正视,高坐车座上不言不动,像两个石人。

随车护驾的小芬小芳,也勒住了坐骑,在鞍上转首回顾,明眸中有依依的神情流露。

他在车右勒住坐骑,虎目中也流露出依依的神情。

车窗的彩帘掀开了,姜秋华探头出窗,美丽明艳的面庞,在朝霞的映照下,显得更为明艳,更为出色,那种炫目的美极为动人。

目光相遇,默默凝睇。

良久,似乎他们没有话好说,尽在不言中。

其实,有什么好说呢?

外表上,他们是互相爱慕的朋友,内心里,却又是南北两极。

“丘兄,珍重再见!”

终于,姜秋华美丽的面庞有了笑意,笑得相当明媚,毫无惜别的神情,悦耳的嗓音,打破了沉默。

“珍重再见,姜姑娘。”他的嗓音却僵僵地:“祝你顺风。”

“到京都,别忘了来看我。”

“希望有机会到尊府拜望怕父母。”他客套地说,心抽动了一下,可能吗?

真有那么一天,他有何种理由,登门拜望别人嫁了的女儿?像话吗?

“一言为定哦!”姜秋华嫣然一笑,以眼神示意。

一语双关,又是一言为定。

这是他承诺的一部份,姜秋华在提醒他别忘了承诺。

“一定,再见。”他像是中魔般应允,而且眼中有热切的神情流露。

“再见……”姜秋华总算流露出依依的感情,绵绵地凝视他片刻,依依不舍地将头缩回窗内。

鞭声乍响,轻车徐徐滚动。

“丘爷,再见!”小芬娇唤,明眸中有泪光,慾言又止,最后一抖缰,健马向前腾跃。

轻车远出半里外,车窗帘这才放下。

目送轻车远去,他觉得似乎失落了些什么。

有什么好失落呢?

两颗心拉得那么远,没有相同的志趣,没有相同的希望,单方面的爱情肯定是单行道,没有得,那有失?

“昨日相见,今日天涯。”他感慨地自言自语:“这就是人生。”

人生有许多无奈,想爱又不能爱,就是无奈之一,看不开必定烦恼多多。

如果他看不开,一定会勇敢地跟上去。

他不能跟,九华山庄大群人马先走片刻,必定在前面等候,他算什么?

而且,他看到无俦秀士,就有揍这杂碎一顿的冲动,不但显得他气量小,也破坏了他对姜秋华的承诺,何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章 郎情似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