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12章 初露侠踪

作者:云中岳

练武人如果不学自己裹伤,是活不了多久的。

女人是行家,毅力惊人,自己慢慢地上金创葯,撕裙带作伤巾,甚至不曾发出呻吟声。

自救是唯一的活路,女人终于成功了。

迅雷剑客的手,终于伸出抓住了商玉洁的手,一拉之下,真力已尽,手脚一松。

“玉洁,支……支撑下……下去……”他含糊地叫“是……是一种麻痹的毒……毒葯,我……我们死……死不了……”

“要……要死就死……死在一起,不……不群……”商玉洁也完全失去活动的劲道,两人头部相并,再也不能靠近了;“我……我抱……抱歉,连……连累了你,但……但愿来生……”

“听着,我们死……死不了。”他吃力地叫:“支……支撑下去,也……也许我们的人会……会来接……接应我们……”

“不……不群,那……那是不……不可能的,但……但愿来……来生能……能报答你,做……做你的妻……妻子,哦!不……

不群,我,我的喉……喉……”

喉肌逐渐麻痹,只有气出入而无声音发出。

“支……支撑下……去……”他也发不出声音了,只能发出呼吸声。

女人一跛一跛吃力地逐渐走近,眼中发出含有怨毒的厉光。

“老娘不要活的。”女人凶狠的语音十分刺耳,站在一旁强

忍痛楚,手中有一把创,是属于商玉洁的:“一剑之仇、刻骨铭心,该死的!”

女人用剑戳刺商玉洁的小腰背:“原来你是个女的,先招你的名号,招!”

手用不上劲,剑尖无法刺人肌肉,仅造成皮肤的伤害,皮破血沁出。

两人那能发话?白问了。

女人大概知道毒性已控制了咽喉肌肉,不再多问。

“我要剁碎了你。”女人再次吃力地抬起剑,准备砍向商玉洁的颈背。

斜刺里伸来一只大手,扣住了女人的手肘,夺了剑往身旁一丢,再一把拉断女人的百宝囊挂带,察看囊上红丝绣的蝎子图案。

“红蝎子孙六姑。”说话的人是小店中,痛打潘姑娘的年轻人,手一样,孙六姑尖叫一声跌出丈外:“你像真的母蝎子一样毒。专吃你引诱而来的公蝎子、你这一辈子,不知毒死吃掉多少人。”

“你……不要管我们的事。”红蝎子孙六姑坐起尖叫:“以……以免死……死无葬身之地,你……你知道我是……是什么人吗?”

“你不是江湖上最毒的女人,专门引诱良家子弟,情慾一过就杀了灭口,人人害怕的红蝎子孙六姑吗?你这百宝囊已表明你的身分了。”

“我是说,我……我替什么人办事。”

“哦!你说吧!是阎王吗?”

“周王府武……武威所……”

“很好很好。”

“害怕了吧?把百宝囊还给我。滚开。”

“毒女人,百宝囊内如果找不到解葯。”年轻人将囊中物品往地下倒:“我剁掉你的手脚,让你做下半辈子人彘,我可不想做杀你这种人的刽子手。”

“你该死……”红蝎子厉叫,猛扑而上。

年轻人扭身一掌斜拨,红蝎子斜飞而起,砰一声摔倒在丈外,创口迸裂,痛得狂叫挣扎难起。

年轻人是行家,检查了几个小玉瓶,找到一只刻了小花的,倒出其中的褐红色豆粒大小丹丸,嗅了片刻。

“找到了,红蝎子,你的手脚保住了。”年轻人欣然叫,摔飞了所有的玉瓶与小葫芦。

灌了两颗丹九,片刻,首先活动手脚的迅雷剑客,在地上吃力地嘎声喘息。

“谢谢……你,兄……台……”迅雷剑客可以勉强说出不太清晰的话:“大德不……不敢或忘,请教兄……台尊姓大……名……多……”

“凑巧救了你们,不必放在心上。”年轻人将解葯小玉瓶揣入自己的百宝囊内:“赶快活动手脚,片刻后便可恢复精力。那毒女人不会放过你们,你们有权处置她。”

“兄台……”

“我姓丘。”

“我叫……”

“后会有期。”

“丘兄请留步……”

年轻人去势奇快,已经远出二十步外了。

迅雷剑客见人己走远,赶忙探望商玉洁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四位前辈在街上追寻年轻人,想得到必定是白费劲。

不久,他们失望地走上了西行的小径。

在一座树林旁的农舍里,尹老哥权充东道王。

他的同伴是一个十四五岁少年,叫小成,姓也是成,还在一起叫,便成了成小成,相当滑稽。

师徒俩在这偏僻处住了三天了,只有下半夜才有暇返回住宿.

日夕奔忙,不以为苦。

小成准备茶水,四人在小堂屋中品茗。

“行囊是丢定了,不能回客店取啦!”金剑龙镖懊丧地说:

“幸好必需的物品和盘缠带在身上,不然就得像你尹老哥一样。

扮花子乞食还乡,真倒霉。”

“别怨天恨地了。”尹老哥说:“真要还乡,我疯丐囊中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金银,借些盘缠给你还乡。先说好,日息一分。”

“去你的!放印子钱也没有日息一分的,乞丐放印子钱,你不是找挨骂吗。”三江孽龙程孝笑骂:“说真的,尹老哥、那小伙子到底是何来路?”

“我说个故事给你们听。”尹老哥佩丐尹非正经八百神色凝重:“去年郑州事故,你们知道吧?”

“江湖轰传、无人不晓。”金剑龙镖说:“听说很可能有你老哥一份,走狗们虽然无法证实,但的确有人确认你曾经参与其事,所以走狗们把你列为必须缉拿,死活不论的目标。怎么?牵涉到这个伙子?”

“别打岔追问,听我说。”老花子先问别人,却不许别人追问:“我凑巧行脚郑州,落脚在三川客栈,无意中侦悉走狗们布下天罗地网,引诱玉麒麟离巢;打算一举歼灭商庄主以及他那些朋友。我一急之下,着手准备冒险示警。岂知被邻房一位年轻人发觉,我居然兴起灭口的念头,没料到——”

“没料到阴沟里翻船,对不对?”金剑龙镖忍不住出言调侃。

“对极了,三下两下,我疯丐横行江湖号称人精,却成了被捏住脑袋的泥鳅。”

“有这么严重?”

“比你想像中的更严重,他几乎拆散了我的老骨头,等他一问名号,才放了我道歉。”

“揍了你这疯侠丐,道歉也是应该的。”

“去你的,你还说风凉话?”

“好,不说风凉话,结果是……”

“他面授机宜,定下冒险从容救人的妙计,由他向玉麒麟挑战,明目张胆杀进去,吸引所有走狗的注意,让我与个徒乘虚救人。”

“哎呀!那位神秘蒙面人。”三江孽龙讶然叫:“原来他不是商庄主的对头,商庄主错怪他了。”

“那是恩将仇报,哼!”疯丐愤愤地说。

“老疯子,那是你的不对了。”金剑龙镖说:“你没把这件事告诉商庄主?”

“哪有说的机会?”疯丐苦笑:“我师徒接应他们突围,而且负责阻挡追兵,等我回头去找他们,他们早已不知逃往何处去了。我疯丐游戏风尘,与商庄主交情泛泛,我不想高攀他这个大菩萨,救他纯粹是基于武林道义,也不齿走狗们所为,所以才管了这档子闹事。迄今为止,商庄主躲在锦绣山庄避祸,一直不曾派人带口信给我。去他的蛋!哼!”

“树大招风,商庄主其实处境很可怜。你说,那蒙面人姓甚名谁?”

“他不肯说,我怎知道。”

“亏你还是一个老江湖人精。”

“那个人的身材、相貌,的确与今天这个年轻人相像。只是这人化了装,口音也有点不一样,但五官轮廓神似.也许真是他呢!”

“那他应该看出你的身分呀!

“我才真的化了装易了容,他不可能认出我。再说,那天他连姓名也不肯露,可知他根本没打算交我这个花子朋友,今天认出我也不会和我打交道,如果能找得到他,咱们的力量一定可增十倍。”

“那就全力去找吧!值得的。”金剑龙镖极感兴奋。

“对,咱们好好策划,找他。”

一阵商议,不久重新化装易容进城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苑陵老店规模不小,仅店伙夫没就有上百之多。

无俦秀士包下了一栋容院,只许必要的店伙进入,警卫森严任何意外闯入的人,不死也得脱层皮,这栋客院成了禁区。

明里住店的爪牙,仅四十余人,暗中分散至城内外的人到底有多少,恐怕连他自己也弄不清。

周府武威所的人,不受他指挥节制,他怎知道到底有多少人?

他只知道直接派来与他同行的几个人而已,而且这些人并不听他使唤。

潘姑娘受辱的当天,苑陵老店的店东店伙叫苦连天,因为无俦秀士的客院,警卫加强了一倍,而且禁止相邻客院的旅客,接近至容院外围的公众活动区域,受到了许多旅客的埋怨。。

有些怕事的旅客,干脆另拨他处,损失不赀,暗中向老天爷祷告,希望暴客早些滚蛋,以免闹出人命事故影响店誉。

天一黑,客院便罕见有人走动,数十间客房灯火明灭不定,谁也弄不清那间客房住了些什么人,闯来的人,更休想能找到所要找的人。

二更天.各处客房仍有隐约的灯光摇曳不定。

全店死寂,连店伙也受到严重警告,不许在客院附近走动,以免枉送性命。

四更初,仍然毫无动静。

夜行人活动期间,通常是三更切四更未,四更初,谁也不敢大意。

一个黑影出现在东南角客房的屋顶。

黑影仁立片刻,似乎有意吸引暗处警哨的注意,甚至轻咳了两三声,大概希望有人现身阻拦。

毫无动静,没有人现身阻拦。

黑影突然发出一声长笑,身形倏动,有如电光石火,以令人目眩的奇速,在客院和客房上空飞越而走,从东南角贯穿客院各处屋顶,自西北角逸夫.消失在邻屋的一栋小楼后。

没有人登屋堵截,任由黑影来去自如。

片刻之后,黑影重新出现在客院的东北角,重施故技长笑而过,从西南角逸去。

又片刻,来自止北,从正南撤走,来去自如。

这一招真狠,守株待兔的人枉劳心力。

无俦秀士的声势如日中天,已在短短的半年时日里,赫然荣登当代风云人物的首座,以往行脚所及,声全威随,各地的高手名宿哗若寒蝉,有不少知名人物,在他面前倒下去,谁敢抨他的虎须?

现在,居然有人大闹他的居所,公然示威来去自如,向他的声威直接挑战,他能忍受多久?

他不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,为保持他的声威,他岂能龟缩不出?

他居然能受得了,三次示威皆不加理睬。

五更初。

黑影第四次出现在客院正南的屋顶。

这次,有人上来了。

三个中年人堵在北面的屋顶上,与南面另一间屋顶的黑影,

相距将近四丈,双方都难以分辨对方的面貌,遥遥相对,都在等对方发动。

按黑影三次往来的方向估计,这次必定从南至北,不动则已。

动则恰好被三个人堵个正着。

星光隐隐,黑影不言不动像个幽灵,鬼气冲天,唯一动的物体,是宽大的青袍下摆,迎着微风徐徐飘拂、反而多增一分鬼气。

“真弄不清梁少庄主弄什么玄虚,竟然破天荒表现得像个胆小鬼。”一个创插在腰带上的中年人,用阴森的嗓音向同伴说:

“问他来的到底是什么人,他就是不说,只要求所有的人不许外出拒敌,等来人下去再收抬,以免来人脱逃。阿里兄,你能看出来这么一个杂碎,到底是何惊天动地人物吗?他居然把五一十几位高手名宿,吓得躲在屋下不敢出面拦截、必定是惊世的可敬英雄了。”

听口气,便知道这三位仁兄,不是九华山庄的人,很可能是周府把式打手。

九华山庄的人,只称无俦秀士为少压主,不可能加上姓,加姓称呼便表明是外人。

“在咱们这些人面前,没有惊世的英雄。”那位百里兄口气又骄又狂,神气万分:“就算真是惊世的英雄,在咱们面前也会变成狗熊。这个杂碎今晚再四騒扰,来来去去像挟尾巴逃命的狗.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 初露侠踪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