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13章 风声鹤唳

作者:云中岳

晚餐后无所事事,城中三更初就夜禁,想找地方消遣也无处可去,邀集几位朋友品茗聊天,算是最佳的享受了。

品茗也就少不了对世事有所批评,也就难免信口雌黄发表自己独到的消息。

大南门的一座住宅内,四五位本地混字号头头,吃饱了在一起品茗聊天,相当悠闲写意。

这几天满城风声鹤唳,高手名宿都来赶集,本地的混混们聪明得很,一个个躲得牢牢地自求多福。

他们虽是外人不敢忽视的地头蛇,但过境的强龙太强,谁肯冒险出头充好汉?置身事外明哲保身,才是保命的不二法门。

当然,他们不会真的装聋作哑,缩头收手,仍然得留意生存环境的各种变化。

起初,谈的是陷人坑人的得意往事,表示自己如何精明手段高,言不及义面目可憎。之后,谈上了本城的风波情势。最后,谈到我独行丘星河。

“这家伙到底是伺来路?”上首那位留鼠须的人,正经八百向同伴询问:“没有人敢和九华山庄的人作对,更没有人敢反抗开封周府的老爷们。我想,会不会是九华山庄的人玩的花样,故意制造出这么一个人来制造事端,你看吧!事情闹开了,所有的人都逗留不走啦!不但吸引了天下同道的注意,可以乘机锄除异己,而旦咱们这些人,也跟着遭殃。”

“欧阳兄,事不关己不劳心,作遭的什么殃呀?”那位生了一双三角眼的人说:“天塌下来,自有高个儿去顶,你我还不是每天吃饱了红烧蹄膀,邀几个老朋友喝茶聊天?”

“你少说一些风凉话,没有人说你是白痴。”欧阳兄狠瞪了对方一眼:“昨天傍晚出事,今早就有几个王八蛋强龙,几乎破门而入,揪住我的衣领,大指头点在我的鼻尖上,警告我不可色庇藏匿我独行,不然保证要我生死两难,这不是遭殃是什么?”

“我更倒霉。”另一位生了一双死鱼眼的人诉起苦来:“午后不久,几个神佛居然找到我藏身的地方,二话不说,先揍了我三拳头,打在肚皮上真不好受,闷着痛,内腑像在造反。”

“只为了揍你而来?”有人说风凉话。

“见鬼!居然要我供给我独行的消息。”说着说着,死鱼眼居然有了生气,像要冒出火来:“我要是知道,还用躲到皮条老八家装龟孙?早就找主顾出卖消息,赚些金银快活了。”

“卖这种消息,会送命的。”欧阳兄冷冷地说:“你只能到地狱去快活。”

“吁吁吁!你少触我霉头,咱们这些混口食的人,只要金银到手,天底下躲的地方多着呢!那些大神佛们哪有闲工夫打我下地狱?”

“没出卖消息,神佛已经可以不费吹灰之力,从你的相好秘窝里,抓瓮中鳖一样把你抓出来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到底有谁听到一些风声?”有人不想再听无谓的话。

堂屋不大,门是大开的,不知何时,门口出现一个浑身灰黑的英伟夜行人。

“咳咳!”夜行人用轻咳吸引众人的注意:“对,这才是最重要的事,到底有谁知道或听到一些风声,说出来听听好吗?”

所谓夜行人,通常指穿了窄袖窄裤管,衣色灰暗或有迷彩的夜行衣,神出鬼没,夜间活动的人。

另一特征,是兵刃系在背上,拔出虽有些困难,但行动时不至于碍手碍脚,兵刃晃动。夜间行动常常会误了大事。

“咦!你……”所有的人,皆大惊失色,欧阳兄大概是主人,所以不得不硬着头皮出面应付。

“有人愿意说吗?”夜行人迈步入堂,顺手掩上门,笑吟吟毫无敌意。

“尊驾是……”。

“别管我是谁,你就把我看成某一位神佛,或者某一条强龙吧。”

“阁下……”

“欧阳老兄,千万不要掏出腰带内暗藏的三棱镖。”夜行人含笑提出警告:“那会送命的,请注意,我不希望任何人受到伤害。”

意思很明白,没有人妄想冒失动武,就不会有人受到伤害。

“老兄,兄弟敢保证,咱们这几个人,都是惹不起神佛的怕死鬼,绝不可能知道有关我独行的消息。”欧阳兄摆出光棍泼皮面孔:“该怎么办,你老兄瞧着办好了,咱们认命了。”

“好吧!在下不会逼你们说不知道的事,哦,哪一位是赤练蛇羊雄老兄?”

众人你看我我看你,最后目光全落在那位生了一双三角眼的人身上。

“羊老兄,借一步说话。”夜行人含笑向那人颔首示意,并且客气地欠身伸手向大门促驾。

“你……你为何找……找我?”赤练蛇惊恐地问,想要找地洞躲藏,溜走。

“有事劳驾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认识你……”

“羊老兄,这不是认识了吗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请。”夜行人再次促驾。

“如果我拒……拒……绝……”

“我保证你一定五官流血,抬上乱葬冈。”

“这……好吧!我跟你走。”

“先谢啦!”

赤练蛇打一冷颤,颤栗着离座,畏畏缩缩往大门走,像被牵着往屠场的老牛。

据说,老牛通灵,被牵往屠场,必定走得特别慢,而且会流眼泪,知道死期已至,还人类最后一次债。

所以,有些地方的农民,宁可让牛老死埋葬,非万不得已,不将老牛卖掉牵往屠场。

拉开门,刚想奔出逃走,背领已被夜行人抓住,惊叫一声浑身发僵。

“诸位继续喝茶、聊天,打扰了。”夜行人向众人含笑告辞,抓了赤练蛇出门走了。

以最快速度抢出的欧阳兄,只感到眼一花。两个人的形影,像隐身法似的不见了。

“散也散也!”欧阳兄扭头惊叫:“回去躲起来,今晚咱们这里,什么事也不曾发生,谁也没看到陌生人,快,散也!”

说散便散,众人像惊鼠般夺路而走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这是一间柴房,堆放着柴草。

赤练蛇被搁在一堆柴草上,身躯抖得像筛糠。

夜行人蹲在他前面,手边插了一支吐着红色火焰的松明。

在柴房点松明这玩意,十分危险,带火滴落的油星,滴在柴草上必定引起火灾。

“羊老兄,我已经证实你与闪电手雷鸣,早年小有交情,所以目下替他跑腿供给消息。”夜行人不再笑吟吟,沉下脸声色俱厉:“你是本地的地头蛇,精明机警而且阴毒,所以绰号叫赤练蛇,你如果不识相,我点燃柴草拍拍手走路。”

不识相,必定被烧死。

“你……你要干……干什么?”他魂不附体,嗓音完全走了样。

“苑陵老店严加戒备,无俦秀士摆出死守的阵势,其实他并没住在店中,另有一处隐秘地方藏匿住宿。羊老兄,你知道在何处,是吗?”

“我……我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夜行人取出一锭十两装的金元宝,丢在他脚前。

“皇帝不差饿兵,十两金子你可以买十几亩地。”夜行人有意无意地捏弄着松明的木枝:“答应合作,金子就是你的;不合作,就这样。”

拔出松明,作势点燃柴草。

“不……要……”他惊怖地叫。

“你要金子?”

“好……好吧……要……要金……金子。”

“那就收下啦!”

他不想变成烤猪,伸出剧烈抖动的手,抬起金元宝吃力地揣入怀中,先保住老命再说。

“现在,说啦!

“我只知……”

“你知道我一定可以再找到你,没有地方可以让你这条蛇躲进去冬眠,所以,你最好不要让我跑冤枉路。十两金子可是一大笔财富,我不愿白丢。”

好吧!我……我说……”

“我在听。”

“在……在在……”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无俦秀士的确有雄霸天下的才华,至少他有慧眼明时势知利害。

他的情妇的武功,虽则比他差得很远,但情妇的勾魂彩虹针,用来出其不意攻击或者偷袭,就算早有防备,也难躲过勾魂彩虹针的袭击。

他的情妇失败了,而且被打得乌天黑地。

他的新爱侣姜秋华,任何方面都比他高明,但姜秋华警告他,丘星河的武功深不可测,是一个可怕的劲敌,要他尽可能避免与丘星河交手。

尽管心中不以为然。但一连串的事实证明,丘星河所表现的机警与神勇,在他心中增加了不少压力,不得不忍耐静候机缘。

能忍,就是成功的才华之一。

因此,他暗中离开苑陵客栈,让他的爪牙与丘星河周旋,避免让生星河激怒他而奋起拼命。

他受不了激,橡丘星河那种泼野的叫阵方式,让他难以忍受,认为是奇耻大辱,很难抑止他出去拼命的冲动。

暂且回避,耳不听为净。

让爪牙和强敌拼命,不需亲冒锋镝,这也是具有霸才的人,必具的才华之一。

他以为秘密的住处很安全,单人独创的丘星河,独木不成材,绝不可能未卜先知,绝对不知道他不在苑陵客店,也绝对不可能知道他暂避的地方。

为了守秘,爪牙不能带走得太多,他的身边只有几个亲信随行,苑陵客店中必须有足够的人手,应忖丘星河的騒扰突袭。

快三更天了,还没接到苑陵客店传来有关丘星河騒扰的消息,猜想丘星河可能重施故技,三更之后才发起騒扰。

暂避处是城内的一栋大宅,宅主人不在家,人了少,正是藏身的好地方。

宅大、房多、重门叠户、人少,即使是大白天一闯进去找人,也得费大半天工夫,晚间保证一进去就摸不清东南西北,十分安全。

密室在内院深处,住在这里面,根本不需广派警卫,派一个人守夜就足够矣。

三更天,密室中灯火明亮。

但位于房舍深处,门窗紧闭,没有光线泄出,室外的人甚至不知道室中有人,不可能看得到灯光。。

室外有一名警卫,室内绝对安全。

他在等候苑陵客店传来的消息,室内有一名侍女侍候,陪他的是九华双卫,一面品茗一面商讨有关丘星河的事。

他爪牙众多,他老爹的朋友,也不断向他提供江湖消息,但没有人知道丘星河这个人的来历,大多数人不曾听过这号人物,因此商讨不出任何结论。

九华双卫暗算了丘星河,也说不出所以然来。

“我真后悔。”百毒无常真的后悔不迭,拍打自己的脑袋,“我真该当时就毒毙他的,会有今天的后患,都是我的错,我真后悔当初。”

“不能怪你,常叔。”无俦秀士反而安慰这位忠心耿耿的随从;“不能当堂杀死他,以免惊吓了姜姑娘,是我的意思,应该怪我。”

“其实,当时我应该用暗器先击伤他,他就不会逃得那么远了。”千手天君也表示自己有责任。

“你算了吧!”百毒无常悻悻地说:“咱们的四大游神同时以满天花雨手法,用多种歹毒暗器猛袭,配合古家的人两面夹攻,结果只杀了一匹马,古家的人却死了,猛攻突袭也要不了他的命,面对面你的暗器奈何得了他?别放马后炮了,老哥。”

“你不要长他人志气……”

“噤声!”

无俦秀士突然制止两人互相挖苦,身形倏动,贴在室门后,侧耳贴门缝倾听门外的动静,显然知道外面有变化。

九华双卫也反应迅速,分别贴身在大排窗旁戒备。

无俦秀士之所以受到手下拥戴,本身的条件够是原因之一,这刹那间的反应,便可显示出他的过人之能。

事实上,除了经验稍欠缺之外,九华双卫有许多地方比不上他。

片刻,声息全无。

“少庄主……”千手天君正想说外面没有变化,却被无俦秀士噤声的手势所中止。

再一打手式,无俦秀士猛地拉开门,疾闪而出。

千手天君不得不跟出,心中仍不以为然,认为少庄主疑神疑鬼,因而大意了些。

刚贴门闪出,先一步出门的无俦秀士反而倒撞而回,噗一声撞得同时向室内暴退、摔倒,跌成一团,根本没有闪避的机会。

太意外了。

还有一个人跌入,是室外的警卫。

原来是警卫先一刹那撞中无俦秀士,紧跟在后面冲出的千手天君也遭波及。

一阵怪风随倒下的人刮人,机警的百毒无常当机立断,一掌拍碎了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 风声鹤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