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15章 慾海奇花

作者:云中岳

堂屋简陋、狭隘,破碎的桌椅已经移走,摆了三四张长凳,更形狭隘。

假书生神色萎顿,衣衫凌乱,被按坐在靠壁的一张长凳上,一看便知曾经受到某种禁制,活动不便,成了任人宰割的囚犯。

神智完全恢复清明,便嗅到阵阵幽香。

当她发现自己衣衫不整,酥胸半露春光半泄时,便知道曾经被彻底搜查,验明正身,不禁羞愤交加,也感到心底生寒。

上坐的明艳照人美女左右,有油头粉面的两俊男,与艳丽妖媚的两名女郎,像保镖般左右分列,五双眼睛不怀好意地盯视着她,像饿狼盯视着爪下的羔羊。

她想反抗,想跳起来,但力不从心,试了一次失败之后,不再作无谓的挣扎。

“我想,你该已知道我是谁了。”女人嫣然一笑,笑容不但媚而且得意极了。

“是的。”她急急整理衣衫:“只是,有点不明白。”

“不明白什么?”

“家父有几位明友,曾经与绛宫魔女打过交道。据他们说,魔女年纪已经不小了,而你,应该是年纪比我小,二九甚至二八芳华的少女。”

“谢谢夸奖,我已经双十年华了。”女郎笑得更媚更得意:

“我是绛宫第四代传人,也是唯一的门人。本宫的每一代及门弟

子,都以魔女的面目在江湖邀游,令尊的朋友所见的魔女,很可能是我的师祖或师父。”

“难怪,江湖朋友知道绛宫底细的人,屈指可数。家父领袖群伦,消息极为灵通,但也对贵宫所知有限,请教,宫主计算我,有何用意?”

“我出道没几天,需要各方人土大力扶持。”

“哦,这是成名的捷径,可是,你找错人了。”

“我找的不是令尊那种所谓讲义气尚气魄的浑人。”绛宫魔女撇撇嘴:“而是怀有雄心壮志有担当的当今才俊。目下有一个梁少庄主,是我的第一目标,他近来的成功,委实可圈可点令人称羡。”

“唔!杭瀣一气。”

“你少逞口舌之快,不要激怒我,小丫头。”绛宫魔女脸色一沉:“目下我手中有了你,及另一个侠义道的重要人物,再加上即将要到手的丘星河,我就有与九华山庄谈判的本钱。有要求梁少庄主让步的高价码了。粱少庄主居然不知道的你隐身在他身旁出没,我对他的才华,须重新估价了,你说,你愿追随我吗?”

“我宁可死!”她爆发似的尖叫。

“是吗?嘻嘻……”绛官魔女暧昧地荡笑:“有许多名门子弟千金淑女.落在本宫的人手中时,口气比你更强硬更坚决,结果,赶都赶他们不走了。”

“你这贱女人……”

“带她下去,教她一些本宫的规矩。”绛宫魔女不悦地挥手:

“不要弄得她见不得人,留她有大用,不怕她老爹不服贴。有她老爹支持,价值比九华山庄强十倍。”

两个油头粉面的大男人,一挟胸一抱腿,恶作剧地把她当猪抬,看她情急挣扎的举动为乐。

“可有消息传来?”绛宫魔女向门外问。

“回少宫主的话。”门外传来女人的嗓音,但不见有人现身:

“两面都没有消息传回,毫无动静,恐怕姓丘的已放弃这里的落脚处,不能在此守株待兔了。”

“不会的,他利用这里张灯引蛾,怎会轻易放弃?闪电手几个人来了,不是吗?叫他们小心了,不要只监视小径,不可忽略了四野,丘星河应该快要回来了。”

“属下这就吩咐他们加强戒备。”

小屋本来是丘星河引诱敌人的陷阱,现在却成了绛宫魔女的行宫了。

小屋共分三进五部份,三进是堂屋,内堂宿处、厨间柴房,另两部份是后面的牲口栏舍、仓房与农具间。

仓房是空的,没堆放任何果蔬米麦,目下成了绛宫一部分男女的歇息处。

牲口栏舍仅有鸡窝,作为囚禁人质的地方,派有两男女看守。

囚犯除了龙叔、吕叔、迅雷剑客与商姑娘之外,另有两个开封周府的把式,六个男女昏昏沉沉,蜷缩在草堆的鸡舍房,形同白痴,对四周动静的反应麻木不仁,根本不需要派人看守。

因此负责看守的两男女,在一旁搂搂抱抱亲热,衣裙凌乱春色无边,好在都是久在情慾中打滚的男女,只为了排遣无聊,相互调情好玩而已,手眼温存桃逗取笑,不至于肉帛相见,无此必要。

一个猫似的人影,穿越果林,无声无息接近了鸡舍,是被两男女的笑声引来的。

油头粉面的俊男,已将女的衣襟拉开,尽情把玩抚摸那引人血脉贲张的禁地,眼中却无情慾神情出现。

这些人对情慾已司空见惯,调情消遣与情慾无关,不像那些

一辈子没见过女人胴体的男人,看到半抹酥胸便血脉贲张有如发疯。

“小真真,帮我一把好不好?”男的一面捏弄着女的胸部一面问,目光落在蜷缩在草堆中的商姑娘身上。

“帮你什么嘛?”女的背部半躺在男的怀中,双手不但不将在胸怀蠢动的大手推开,反而引导大手在她需要的地方游移。

“我想要这个假货。”男的抽出手指指商姑娘。

“你?休想。”女的轻拍了男的一粉掌:“那是日精使者的人,宫主要安排她做锦绣山庄的东床娇客呢!你早些儿死了这条心,小心日精使者打断你的爪子。”

“哼,日精使者像一条大枯牛,商庄主怎肯要他做女婿,我才是一表人才……”

“你,绣花枕头,虚有其表……”

身侧突然传出一声轻咳,似乎就在耳畔发声。

两男女搂抱着叠坐,背靠在一座草堆上,身后不容人,接近的人不可能不被发现,轻咳声传自耳畔,但三方的确不见人影。

“咦?”男的吃一惊,将大半躶的女人一推,挺身而起,眼角瞥见有物移动,打击便已及休。

女人像是睡着了,被推倒在地,衣襟滑落,胴体撩人像是美人春睡。

还没站稳,耳门挨了一劈掌,还没看出移动的物体是人是鬼,便人事不省。

来人是丘星河,迅速将昏了的两男女拖人草堆,急急检查被制的六个人。

是被一种可令人迷昏的普通葯物所制,这种葯物颇受江湖朋友所欢迎,可以用在被制的人身上,减少看守的风险。

鸡舍旁有水缸,冷水一淋头,六个人猛然清醒,吃惊地挺身而起。

“你们怎么在这里被制的?”丘星河颇感诧异。

他认识龙叔吕叔,也记得迅雷剑客和商姑娘,是他曾经救过的人。只是不知道商姑娘是女扮男装的假货。

两个开封周府的把式却认识他,惶恐地爬起便跑。

他一跃而上,两劈掌便把两人劈昏。

“又是你救了我们。”迅雷剑客感激地说:“感激不起,我们是前来找氏兄的,一来是想证实救我们的人是不是丘兄,再就是希望丘兄参与卫道除袅大计……”

“算了,卫道除袅不是我这种人的事。”丘星河不想听下文:

“去找病丐君老化子,他师徒已经来了,同行的好像还有几个侠义道名宿,他们才能帮你们。”

“丘老弟、闲话少说。”龙叔不胜焦虑:“杨贤侄不在,显然被囚禁在另一隐密处,火急燃眉,快帮我们救他。”

“你们先躲一躲,我去相机行事。”

“我们也……”

“你们一露面,又得成为死鱼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”

“我不是小看你们,而是你们无能为力,可知道制你的人是何来路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他们的确一无所知,被擒之后一直神志不清,魔女用搜魂大法问口供,不需把他们弄醒。

“绛宫一群魔道男女。”

“哎呀……”

“呼声,躲起来,我先搜四周。”

仓房只留下三个男女歇息,其他的人教派出去了。

两个大男人连抬带拖,将假书生弄至仓房,在里面歇息的一男两女不加理会,瞥了一眼依然闭目人睡。

两人将假书生往地上一丢,桀桀怪笑。

“老么,帮我剥光她。”为首的男人一面说,一面坐下光脱靴解腰带。

“不,咱们该先拈阄。”老么断然拒绝:“每次尝鲜都轮不到我,我……”

“你算了吧!谁叫你是老么?”男人得意地说:“长幼有序,我这个五哥比你长七级。”

“哼!你只比我早入宫三天……”

“早三分钟就够了。”五哥开始脱衣裤:“再说,这位黑道霸主的女儿,整天与下三滥的黑道烂污鬼混,恐怕早就不是黄花闺女,甚至养了儿女,你还想尝鲜。”

话愈说愈难听,假书生几乎气得要吐血,强提一口气,咬牙切齿一脚扫出。

全身发软,这一脚力道有限,扫在对方的右胯上,有如踢中一块大石头,自己反而痛得哎哎叫。

这一脚,激发了男人的凶性,来不及脱衣裤,跳起来凶狠地抓起了假书生,三把两把便撕破了青衫,裂了胸围子,假书生成了上空美人。

“我要你生死两难。”男人发疯似的,一面按庄她撕衣,一面双拳齐下:“我要你哭一辈子……”

“你也将哭一辈子。”身后传来陌生的语音,接着脖子一紧,被人像捉鹅一样,扣牢脖子向上提。

“呃……呃……放……放手,有……有话好……好说……”男人狂叫挣扎,其实只能略为“挤”出仅可分辨的声音,舌头便被扣挤出口腔。

这瞬间,被压在地惶然挺起上身的假书生,看到原来歇息的一男两女,依然沉睡不醒,另一个男人老么,爬伏在旁像条死狗。

“是……你……”她又兴奋又羞急,手忙脚乱拾起破帛掩住胸口,起不来了。

丘星河出现得像幽灵,无声无息似乎有形无质,一掌将男人拍昏,毫无怜悯地扭断了手脚大筋关节,再一脚将人踢滚至壁根下。

“到鸡舍会合你的人。”他拍活了假书生的软穴,顺手脱下自己的青衫裹住半躶的娇躯:“你们务必赶快离开险地,魔女人手众多,每个男女都是可用声与光惑人的高手,我照顾不来,快走。”

“丘兄……”她手忙脚乱,背过脸惶乱地穿衣急叫。

但丘星河已拾起男人脱下的衣衫,匆匆走了。

注意力放在大门外,忽略了屋内的变化。

绛宫魔女仍在堂屋逗留,仍由两男两女护驾,有耐心地等候猎物上门,一面品茗,居然一面在翻阅一本有关符篆行的秘笈。

堂后突然传出脚步声,丘星河穿着黑绿色的长衫,施施然款步出堂。

长衫是夺来的,佩的剑却与绛宫的男弟子不同。

长衫穿在他身上居然很合体,却没有男弟子们给人油头粉面的感觉,而且多增了几分温文儒雅的风华。

四名男女弟子,先前听到脚步声并没介意,屋内本来就有自己的人进出.

但一看到丘星河出现,四人同时吃惊,一男一女反应迅速,立即身形疾闪,劈面拦住了。

“咦!你是……”两人同声惊问。

衣衫虽同,相貌与气质迥异,一看便知不是自己人。

绛宫魔女闻声放下秘笈,转首回顾。

“你是……”魔女眼神一变,倏然而起。

“别客气,你坐。”丘星河睑上有温文的笑意,似乎他是这里的主人:“在城里耽搁下一个时辰;有劳芳驾久等,失礼失礼,休怪休怪。”

毫无戒心地从两男女的中间踱过,径自在左面的长凳落坐,神情安祥,笑吟吟像是和老朋友话旧。

四男女弟子都困惑地发怔,忘了上前拦阻。

绛宫魔女先是愕然,随即脸上媚笑如花,水汪汪的媚目中,涌现动人的异彩。

“你就是丘星河丘兄?”绛宫魔女惊喜莫名:“奇怪,我陪侍家师在江湖邀游了三年,今年初春正式独自闯道,三年多岁月,怎么没听说过你这号人物?”

“哈哈!你还没把你真正要说的话说出来。”丘星河大笑:

“你本来要说,怎么没见过我这种风流倜傥,有如玉树临风的人间俊丈夫,对不对。”

“说实后,我本来有意这样说的。”绛宫魔女居然有一点脸红。

“你改口不这样说,是有意留一条后路:一条反脸捉我的后路。”丘星河似乎很懂得女人心理:“虽则你是一个人尽可恶的江湖婬魔,但一见面便表现得太露骨太惊喜,毕竟贬低了自己的身价,所以体改口,我丘星河也曾在江湖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 慾海奇花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