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18章 镖打丑类

作者:云中岳

第十八章 镖打丑类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不群,你认为我们能争取到丘星河吗?”商姑娘向迅雷剑客问:“我爹迟迟不动声色暗中跟踪,主要是没有正当的理由兴师问罪。”

“我明白。锦绣山庄与九华山庄,都是武林侠义道世家,如无重大的理由,绝不可同道相残。振武门是白道山门,更不便与侠义道的人无缘无故冲突,所以,我们只能自卫,而不能主动露面公然结算。”

“丘星河与九华山庄不会善了,有我们暗中相助,岂不两全其美。”

“是的,甚至可能找到公然介入的机会呢!”

“你同意了?”

“不但同意,而且由衷赞成。老实说,我希望交他这个朋友,我曾经自命不凡,看了他的身手,我好惭愧,我真不配称剑客,日后真该谦虚些了。”

“他佩了剑,只不知道他的剑术如何?”商玉洁另找话题:

“不群,我们都以剑术通玄自豪,经过一连串的凶险经历,我们真该谦虚些了。”

“哦,这感慨的话,是不是想起那位蒙面人?”

“是的。”商姑娘叹息一声:“我曾经痛下苦功,总算小有成就,但我怀疑。”

“怀疑什么?”

“日后真能找到那个蒙面人,我怀疑自己的成就,恐怕仍然对付不了他。那天我身在险境,死中求生,发招已用了全力,结果……”

“你发誓要找他报仇,走狗们也大肆穷查他的底细,迄今为止,仍然无人知悉那位蒙面人的来路,就算作能找到他,又能怎样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算了吧!玉洁,不要把这件事老放在心上,太过认真,久而久之,心中的负担愈来愈重,届时你反而会灵智不够清明,取胜的机会相当少的。”

“我知道,不群,我能够知道反省,可知我并没把这件事看得太严重。”

林缘出现天鹰三个人,打断他俩的话题。

“我们走吧!”天鹰一面说,一面向小驴走去。

迅雷剑客毕竟是这一代的年轻剑客,闯出一番辉煌的局面,自有他成功的条件与机缘,分析的情势是颇为中肯的,对江湖大势看法相当正确。

九华山庄是侠义道武林世家,目下名正言顺借王府的权势,歼除姦宄痛惩不法,容或手段过火,有借机锄除异已之嫌,但立场正确旗号鲜明,谁愿意强出头替死去的人主持公道呢?

迄今为止,无俦秀士不曾扬言与锦锈山庄有何牵连,而且不曾进入锦绣山庄的势力范围。

商庄主的一些朋友被杀,以满天花雨为例,谁能指证是无俦秀士所为?那是王府把式秘密干下的血案,哪有人敢冒大不韪出面指证?

所以,商庄主没有任何现由,出面干预无俦秀士的行事,贸

然出面反而招致侠义道人士的反感。

因此,只能在暗中侦查,搜集无俦秀士的不法证据。

振武门的白道人士的代表,迅雷剑客是振武门的少门主,假使他出面公然干预,很可能身败名裂。

这是一场最不公平的明争暗斗,商庄主完全失去主动的机会,因此遭到部份激愤人士的误解,认为他经过郑州的挫折之后,便胆小怕事躲在山庄避祸逃灾。

疯丐尹非,就是激愤人士的代表。

目下唯一能理直气壮,公然向无俦秀士讨债的人是丘星河。

他的讨债行动,必然地会受到侠义道某些人士的反感,更受到心怀叵测的人仇视,九华山庄的朋友更是将他看成死仇大敌。

所以,才有洞庭双杰那种是非不分的侠义道人士,逞强出头被打得落花流水的事故发生。

当然,为我独行丘星河喝彩的人很多很多。

无俦秀士成了风暴的中心,各种立场不同的人,纷向风暴中心赶来看热闹,真有赶集的盛况。

也因此一来,无俦秀士名利双收,名头愈来愈响亮,成了当代江湖后起之秀中,最出类拔萃从所瞩目的风云人物,逐鹿当代江湖十大杰出风云人物榜首大有希望。

我独行的名号,也有如平地一声雷。

他并不希望公开招摇,以免成为杀手的好目标,接近许州,他便隐起行踪不再公然的活动。

他取绰号我独行的用意,等于是公开声明,他只有一个人,向势力庞大的九华山庄讨债,与他人无关,没有旁人也不需要旁人助势,以免混淆视听,让那些心怀叵测的人,没有诬陷他纠众寻仇的借口。

他不公然招摇,但也不躲起来不敢见天日。

有不少人在许州等他现身,但都失望了。

无俦秀士的得意,是可想而知的。

一到许州,他就有效地压迫从前的黑道大豪就范,轻而易举逼迫阴司恶煞顾三爷表明立场,迫顾三爷与大河两岸黑道司令人神剑天绝划清界限。

这一举动,把他的声威推上了颠峰,明白地警告天下的黑道人士,必须以行动证明与神剑天绝往来,不然后果自负。

九华山庄的人在许州逗留不久,正在进行联络许州侠义道人士,说服那些人襄助他锄除姦宄盛举,要求各方人士帮助他对付神剑天绝的大计,目标鲜明。

他十分巧妙地避免提及锦绣山庄,并且公然声称天封周王府与锦绣山庄的冲突,与他完全无关,他并没听命于周王府与锦绣山庄为敌,而是商庄主招惹了周府的人。

我独行跟来讨债的消息传到,九华山庄的人一阵紧张,加紧调兵遣将,全力对付讨债鬼我独行。

紧张了三天,众多眼线皆一无所获。

无俦秀士坐镇许昌老店,店内店外戒备森严,不时露面在店中的客厅接待友好,很少在外走动,自有他的爪牙,配合周王府的人外出办事。

众所瞩目,许州人士以及过境的江湖同道,都可以证明他坐镇许州,等候讨债人我独行,以及等候神剑天绝前来了断。

其他各地发生的事故,皆与他无关。

这期间,州南一百五十里,临颖县与郾城交界的小商桥镇,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故。

这条南北大官道,是开封中州镖局,与湖广天南镖局的共同

走镖路线,开封是天南镖局最北的终站。

中州镖局的终站在武昌。

两镖局之间相处融洽,同道的交情深厚,在己方的势力范围内,互相供给消息合作无间,很少发生重大事故。

而且,双方订有转保的合约,客户如果远赴京师,必定到达开封之后,立即委由中州镖局接手,多年来合作愉快,从没发生问题。

小商桥镇是大道所经的小有名气市集,也是中途休息站,至临颖有三十里左右,有百十户人家。

如果是保人也保货的镖,在镇上就不能歇息过久,以免耽误了到达临颖宿站的时间。

天南镖局这一趟镖,属于保人又保货,而且保费高达三万两银子的贵重镖。

这种高额贵重镖,三两年能接上一两件,已经相当幸运生意兴隆了,因此镖局必定全力以赴。

只有两辆镖车,却派了五位镖师押镖。

车马是午牌未离开小商桥镇北的,之后便平空失去踪迹,像是石沉大海,或者上天入地,硬是不见了。

五位镖师,十余名趟子手,加上客户一家男女老幼八个人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别说人命关天,三万两银子保费,就足以让天南镖局濒临破产边缘,后果极为严重。

那年头,在许州买一亩地,三两银子多一点就够了。

不但天南源局忙得人仰马翻,中州镖局也大举出动可用的人手协助,出事的地方是中州镖局的势力范围,怎能不全力以赴?

天南镖局的主要人员,风尘仆仆向北赶。

在许州看热闹的江湖朋友,次日便得到消息,但并没介意,镖局丢了镖平常得很,事不关己不劳心。

但不久之后,消息透露了镖货的内容,可就引起一些人的兴趣了。

那是湖广一位秩满进京述职候任的知州,行李中有两箱价值难以估计的珠宝古玩。

珍宝古玩,都是江湖朋友梦寐以求的抢手红货,只要能弄到手三两件,就不枉在江湖鬼混一辈子,后半辈子的生活有着落了。

即使是最聪明、最敏感的人,也不会将这件失镖事故,与许州的风云事件联想在一起。

小商桥以北,地属许州的临颖县。

按常情论,许州所属州县的黑道、绿林、魔道、邪道人士全有嫌疑。

许州的阴司恶煞顾三爷,原是黑道的大豪。

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;敏感的人,难免把目光注视在这位爷身上,即使他已被无俦秀士压迫得抬不起头,本身的安全岌岌可危,哪有余力策划惊动江湖的大案?

这天午后不久。

天南镖局的总镖头断魂刀雷鸣,带了四位镖师,登门投帖拜望。

断魂刀雷鸣,天下十把刀之一,而且是正刀,与妙手绝刀王观海的地位相等,同列正五刀之一,声誉比妙手绝刀高得多,是真正的白道英雄。

白道与侠义道是两码子事。

白道人士必须守法、讲理、公私分明。侠义道英雄,在义理方面的认同,界限就有点模糊了,守法?免谈!

说巧真巧,一名镖师刚要上前找门子投帖,院门开处,顾三爷恰好送客外出。

客人有五个,主客是百毒无常常方,九华双卫的老二。

另四人中,有四海游神于存孝,有名的侠义英雄。有墨剑追魂于不邪,大名鼎鼎的邪道杀星。

两人都姓于,道却不同,按理他们绝不可能走在一起,但确是走在一起了,于不邪改邪归正啦!

如果不是贵宾,主人不可能送客送至院门外,可知百毒无常真的神气起来了。

论往昔的江湖地位,百毒无常还真不配与顾三爷平起平坐。

“咦!雷总镖头大驾光临,异数异数。”百毒无常眼尖,一眼便看出雷总镖头的身分,脸上堆下笑:“许州沸沸扬扬,轰传贵镖局丢镖的事,敝庄的人深感震惊,但不知有否线索?如有需要敝庄协助,务请知会一声,道义在肩,敝庄绝不坐视。”

“常见盛情可感,兄弟感激不尽。”断魂刀的苦瓜脸令人同情,笑不出来,由衷地道谢:“敝局已出动了全部人手,沿途彻底探查,竟然毫无线索,这趟镖丢得委实可疑,因此兄弟特地前来拜望顾三爷,希望顾三爷能鼎力相助。”

“且慢,雷兄。”百毒无常吊客眉一攒,打断对方的话:“顾三爷近日忙得不可开支,他协助敝庄揪出神剑天绝派来的爪牙,进行得如火如荼,无暇兼顾其他琐事,雷兄可否暂时不来打扰他?

敝庄的事十分重要呢!”

断魂刀一怔:这家伙怎么口气改变得如此荒谬?道义在肩绝不坐视的话,言犹在耳,怎么就立即阻止向别人求助,这是什么话?

“咦!常兄这话就不对了。”断魂刀可不是一个有耐性的人,脸色一变:“江湖朋友有难求助,这是合乎道义的事。敝局与顾三爷早年小有交情,就算顾三爷不念往昔情份,不愿躺这一窝浑水,也该让顾三爷表示意见呀!常兄是名满江湖的人物,怎么不上道越俎代疮,替顾三爷作起主来了?”

百毒无常哼了一声,笑容消失,摆出无常恶面孔,断魂刀的话,确也说得重了些。

“雷老兄,你给我听清了。”百毒无常恼羞成怒,摆出霸王面孔:“俗语说:做人以信义为先,不能为人谋而不忠,顾三爷目下替本庄办事,不论公私他都愿替本庄全力奔走,你凭那么一点点小交情前来打扰他,误了事该谁负责?”

“阁下……”

“少开尊口!”百毒无常咄咄逼人:“贵镖局如果连丢失一支镖的事也摆不平,还开什么吃刀口饭的镖局?何不洗干净沾血的手,回家抱孩子吃老米?老兄,回去吧!不要再来讨没趣了。”

要激怒一个人,一句话就可以达到目的。

百毒无常说了一大串尖酸刻薄的话,足以引起流血五步的血腥灾祸;除非对方是懦夫,才不去发生灾祸。

断魂刀雷鸣竟然思下这平常人也忍受不了的侮辱,冷冷一笑,目光投注在一侧的顾三爷脸上的神色变化。

除了苦笑与无奈,他找不到其他表情。

“我……抱歉……”顾三爷总算撂下一句话。

“我谅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章 镖打丑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