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20章 独闯盗穴

作者:云中岳

四人奔人一条小街,绕城而走。

“就是他,错不了。”老化子一面走一面说:“就是去年在郑州客店,把我打得天昏地黑,再助我抢救商庄主的年轻人。真不妙。”

“什么不妙?”三江孽龙程孝讶然问。

“神剑天绝悄悄跟下来了,这位大豪的女儿。那天晚上被妙笔生花骗去找商庄主挑战,被丘老弟所扮的蒙面人一剑击伤,怎肯甘休?如果让他知道丘老弟是那位蒙面人,将有一场大灾祸。”

“神剑天绝不成气候,他只接了丘小哥十一剑,几乎丢了老命,有什么灾祸?”金剑龙镖冷笑:“让丘小哥宰了这种人豪,功德无量呢!”

“神剑天绝人手众多,黑道朋友明暗俱来,丘老弟两面树敌,凶险增加十倍,你还不明白事态严重?”

“尹老歌,你别穷紧张好不好?”五湖浪客皇甫松不以为然“丘小哥正全力对付九华山庄与周府走狗,有利于神剑天绝复仇,神剑天绝再笨,也知道该利用这大好的情势,这期间绝不会对丘大哥不利,放心吧!”

“看来,丘小哥的处境真的非常不妙。”金剑龙镖苦笑:“他不但与九华山庄周府走狗势不两立,黑道的神剑天绝也与他有难解的过节,侠义道的商庄主也将他列为仇敌,这是说,所有的人,除了咱们四个孤魂野鬼之外,全是他的仇家。”

“还有刚才那个姓杨的小丫头。”五湖浪客说:“奇怪,这小丫头哪有这么大的胆子,与一个仇敌众多的人并肩站?”

“你不懂。”老化子笑笑:“有些满脑子幻想的女人,就喜欢把爱英雄的念头,投注在所喜爱的人身上,生死荣辱凶险困难皆不放在心上了。你看那位无俦秀士,出道没几天就成为呼风唤雨的英雄。他身边的美丽女人愈来愈多,快要成为众香国主啦!哦!绛宫魔女真的和他搭上了线?”

“我已经证实了。”五湖浪客说:“上次魔女在丘小哥寄居的看坟人小屋,曾经派人与九华山庄的人接触,要求会唔结交,最后没有结果。这次,却是无俦秀士主动派人找魔女洽商的。”

“可有眉目?”

“不知道,很可能一拍即合。”五湖浪客忧形于色:“当然,魔女口碑大差,九华山庄怎敢冒大不韪,与魔女公然走在一起?

魔女走在暗处翻云覆雨,受害的人恐将增加十倍。”

不但五湖浪客忧形于色,其他三人也心中不安。

他们跟踪了一段时日,早就发现九华山庄不但有一批人暗中策应,更有好些神秘莫测的高手男女活动。

再加上河湖人人问之变色的绛宫魔女暗中相助,今后谁还敢不知死活与九华山庄抗衡?

他们,必定也成为必须锄除的目标。

“看来,咱们的处境真的很不妙啊。”老化子苦笑:“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与某一方的人并肩站。”金剑龙镖一脸无可奈何相:

“可是,为了自尊,咱们不屑与任何一方站在一边,只好孤军奋战啦!我相信丘小哥不是糊涂虫,他不会拒绝与咱们联手的。”

这四位前辈,都是侠义道的怪杰,与锦绣山庄商庄主那种强调真正侠义的人士,多少有些意气不相投的芥蒂存在,不屑走在一起。

与黑道巨豪神剑天绝更是道不同不相为谋,虽则神剑天绝可以提供强力的支持。

“没有什么好怕的。”老化子豪笑:“多年来,咱们这些人都是从孤军奋战中撑过来的,哈哈……”

“尹老哥,你扭头看看。”三江孽龙低叫:“保证你笑不出来了”

众人扭头回顾,小街上行人甚少,岔眼的人出现一看便知。

岔眼的人不止一个两个,而是七个八个。

“快走!”金剑龙镖脸色一变:“是九杀道人那妖道,小心他的妖术。”

四人脚下一紧,奔出街尾,不再走绕城的小径,落荒而走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身后狂笑声入耳:“走得了吗?诸位,咱们亲近亲近……”

“王八狗杂种!”老化子一面飞掠一面咒骂:“他以为吃定我们了,混蛋!”

一口气奔出十余里,已到了西乡的尽头。

后面,追的人已踪迹不见,大白天乡野追踪,本来不易追丢目标,但四个老江湖逃避的经验丰富,总算把人扔脱了。

九杀道人率人追逐,表示丘星河公然出面,九华山庄的人与走狗们,不敢公然向丘星河挑衅,却暗中派人监视一截击任河与丘星河接近的人,断绝丘星河的外援,方法颇见功效。

丘星河与杨姑娘走的是另一条小街,后面也有三个人跟踪。

“我住在北关,绕城东走。”他向姑娘低声交代:“半个时辰后,我要到南乡办事,你先走,我打发后面跟来的几位仁兄,记往:脱身要快。”

“别担心啦!我的人会收抬他们的。”姑娘挽着他的手欣然

说:“可惜你赶走了擎天手,要让他跟来,就捞到大鱼了,擎天手在武威所的地位不低呢!”

“哦!你真决定与周府的人周旋了?”

“是呀!是听你的劝告呀!”

“你别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好不好?你应该有你自己的主见。

哦,你那两位保镖,对付得了三个人吗?跟来的人有三个,不是庸手。”

“我带了很多人。”

“很多人?你到底……算了。”他本想问姑娘的来历,却又忍住了:“人多固然势众,但也容易受到计算,你最好小心些,可别让他们弄到你的人查根底。”

“我会小心的。星河兄,我到南乡……”

“很可能有一场精彩的龙争虎斗,我要去看看。”

“妙啊!我也去。”姑娘雀跃地说:“锦绣山庄的人,消息和我一样灵通,他们也可能参加龙争虎斗,我要找那个……找几个人出口怨气。”

与商姑娘没分出胜负,她有点不甘心。

“你不能去。”丘星河断然拒绝。

“星河兄……”

“别忘了我的绰号:我独行。”丘星河不理会她的不快。“而且我所要办的事是涉及机密,必须由我亲自私底下解决。”

“你不要我参与,我……”姑娘大感失望。

“既然你有许多人手,你自己的事也许忙不过来,哪有余暇跟着我东奔西跑?留在城里吧!我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回来,咱们这就分手。”

脚下一紧,他转入一条小巷径自走了。

黄源驰上南行的大官道,响橙发出悦耳的清鸣,马上豪少打扮的丘星河,显得容光焕发精神抖擞。

十五里,黄沟集。

集位于路西,不是集期居民甚少在外活动,百十户人家规模不大,集场空荡荡只有一些顽童在活动。

健马驰入集口,立即引起一阵小騒动,犬吠声大作,村民们皆向这位神气的不速之客,投以惊诧的目光。

在集西端的一座大宅前,他扳鞍下马,在广场的拴马桩系妥坐骑,轻摇着马鞭向大院门闯。

黄沟集有一条小径,五里外便是邓姓粮绅的黑龙潭西下庄。

白道群雄至西下庄救镖,并不走大道,以免走漏消息,所以黄沟集并没受到干扰。

南来北往的旅客。没有进入集内的必要,这里只是南乡附近村落土著们,赶集买卖的小地方,集期才有人交易,引不起任何旅客的注意。

这位鲜衣怒马的豪少,难怪引起集民的注意。

大院门紧闭,院门楼上也不见人踪。

本来,大院门通常作为主人或宾客出入的地方,仆人与车马由侧门进出,所以平时院门虚掩,是十分正常的事。

他扭头回顾,发现集民正陆陆续续散去,似乎觉得这位豪少原来是大宅的访客,没有再继续好奇观看的必要了。

“再不派人出来迎接,在下就打进去了。”他向大院门高叫,马鞭在门上连抽三记,右面门扇的古铜大门环,发出清脆的怪响。

暴客上门,闭上门挡不住灾祸的。

院门终于拉开了,一个老门子当门而立,探头外望。死鱼眼狠盯着他。

“你干什么?”老门子不悦地问。

“来找人。”他也冷冷一笑。

“找人?你是谁?名帖呢?”

“唷!你这乡下土财主的宅院,也讲究递名帖?胡搞!”他脸上换了笑容:“告诉贵主人,我独行要见你们的两个强盗贵宾。”

“什么强盗贵宾?胡说八道!”

“是吗?快去叫他们出来,去!”

“岂有此理!”老门子愤然关门:“疯子!”

砰然一声大震,尚未阖上的沉重门扇被踢得猛然再退,凶猛的震力,将门后的老门子震翻摔出丈外,吃足了苦头。

他也向后飞退,远出三丈外冷然候敌。

接二连三飞出五支五尺长的镖枪,有如匹练横空,破风的锐啸惊心动魄,劲道之猛烈十分惊人。

他双脚屹立如山,仅上身作轻灵的扭头,马鞭已插在腰带上,双手灵活地左抄右抓,抓一支丢一支。

眨眼之间。五支镖枪皆摆放在脚下。

“飞枪太保,你还有一支镖枪,舍不得出手吗?”他向门内的闪动人影大叫:“还有一个飞斧太岁,你的飞斧怎么不会飞了?

我等你。”

“我独行,你没有理由来找我们。”飞枪太保惊恐中有愤怒,抢出门外大叫。

“哼!你们也知道在下叫我独行,真不简单,看来,你们一群禹州山贼,早就和无俦秀士挂了钩。”

他颇感意外,按理,九华山庄的人,并没有经过禹州,不可能在这南下期间勾结。

猜想,两个强盗早就躲在宅内向外窥伺,留意他的一举一动,利用门子开闭院门时,用镖枪出其不意猛袭,五支镖枪劳而无功,被叫出名号,不得不出来打交道。

“少废话!你想怎样?”飞斧太岁蓄劲待发,手中的短手斧随时皆可能脱手飞出。

“想向你们讨消息。”

“混蛋!少做梦。”飞枪太保断然拒绝。引枪待发,配合飞斧太岁逼进,准备拼命。

“在下的梦都是好的,不供给消息,在下把你们五花大绑穿了琵琶骨,拖去交给天南镖局的总镖头处理,你会后悔八辈子。”

“去你娘的……”

飞枪横空,手斧如电,两匪同时出手,两丈空间威力万钧,速度太快,对面的人无法看清枪斧的形影,绝对来不及闪避。

飞枪太保已经没有镖枪,火速拔腰刀。

飞斧太岁的特制腰带。还有三把手斧,所以手中斧飞出,立即快速地拔取另一把手斧。

先前出其不意猛袭,五支镖枪势如雷电,相距不足三丈,依然劳而无功,这时面对面发枪。想得到必定浪费精力,落空白是意料中事。

丘星河已先一刹那伏下,窜出,镖枪与手斧从他的背部上空呼啸而过,眨眼间他已跃起,贴身。

手斧还未拔出的飞斧太岁,眼角瞥见有物闪动,已来不及招架了,噗一声耳门挨了一记重击,大叫一声扭身摔出丈外,只感到天昏地黑,爬不起来了。

飞枪太保更惨,咽喉被扣住,小腹挨了一膝,右肋再挨了一拳,浑身全松了。

片刻,两人被牛绳捆住双手,被拖在马后,像进屠场的老牛,被拖出集西的树林。

两人被捆在树干上,先被一阵拳掌打得五官流血,叫苦连天。

“现在,我们来好好问口供。”丘星河轻晃着手斧,脸上有阴冷的笑容:“不招,问一句用斧背敲一下。直至所有的骨头被

敲碎,你们断了气才罢手。老兄们,你们的骨头是很脆的,不要寄望在下力气不足敲不碎。”

“你……你要……要问……问什么?”飞枪太保快要崩溃了,人的骨头哪禁得起斧背敲打?任河一条骨被打碎,绝对无法复原了。

“你们何时与九华山庄勾结上的?”

“无俦秀士第……第一次到开封,就……就派人与飞熊孙寨主勾搭上了。二……二寨主翻天鹞子武俊,早年与百毒无常……

有交情。算来,已……已有三个月了,咱们奉寨主之命,带了三十余名弟兄,潜跟在左右听……听候差……差遣。”

“凭你们三十几个强盗,对付得了天南镖局的五位一流镖师一定有人配合你们行事。”丘星河的手斧,斧背轻敲飞斧太岁的左肩尖:“你说,谁配合你们?”

“我……我要保……保证。”飞斧太岁不住颤抖,但依然神智清明:“我招,但饶我一命……”

“一言为定,你的命保住了。”丘星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 独闯盗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