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22章 权慾色慾

作者:云中岳

第二十二章 权慾色慾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其实,无俦秀士表面悠闲,神气万分,骨子里同样忧心忡忡,紧张得要死。

进行的事不仅没能顺利推展,反而枝节丛生,已经出现难以控制的不利情势,难怪他忧心忡忡。

午后他找到刚返城的妙笔生花,焦躁地质问不许袭击商庄主的理由。

妙笔生花不但拒绝深入解释,反而责成他先赶办飞虎方世贤的事,疾言厉色警告他不可妄动,以免误事。

总之一句话:必须按期袭击锦绣山庄。

而且,届时商庄主必须在场。

他真不敢和妙笔生花翻脸,而且如无妙笔生花的人相助,贸然向商庄主袭击,胜算也不大。

即使能侥幸成功,所付出的代价必定高得他负担不了,精英全失,日后那有雄霸天下的本钱?

申牌初,姜秋华匆匆返城,袭击绛宫魔女失败、设埋伏等丘星河的妙计成空,无俦秀士更是心焦,怎么会走了霉运事事不如意的?委实令他忧上加忧。

天一黑,客店中警戒加强了一倍。

客店右邻的瓦面上,三夏天出现四个黑影。

九华山庄的警戒人员,配置在店内,屋顶也有人放哨,监视从屋上飞檐走壁接近的人。

但四黑影并没接近,警戒人员只能提高警觉监视,不便越空擒捉不接近的人,也怕中计被对方诱出反制,双方僵持,你不进我不动。

除了丘星河敢公然叫阵之外,没有人敢冒大不韪来讨野火。

侠义道的人有所顾忌,黑道人士也投鼠忌器不敢公然纠众行凶。

警哨们深感诧异,摸不清这四个黑影的来路。

丘星河不接受任何人的帮助,而这四个黑影中没有丘星河在内。

四个黑影都经过化装易容,大白天也难辨别面目。

他们是疯丐尹非四个江湖怪杰,终于正式露面采取行动了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金剑龙镖用改变了的大嗓门仰天大笑:“诸位朋友,猜猜看梁少庄主这小混蛋,会不会怒火冲天,提着创出来和咱们玩命?”

“不会。”老化子斩钉截铁简要地说:“他如果出来,那就是反常,要不就是他疯了。”

“怎么说?”三江孽龙怪腔怪调要求解释:“总该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吧?”

“他明明暗暗不知到底有多少爪牙,还有周府的鹰犬助势。

犯得着亲自冒险,与不明来历的人玩命?大将军亲冒矢石的时代早就过去了。”老化子的讽刺口吻锋利伤人:“你以为他那些爪牙是饭桶,摆来做样子的?有事能不替主子卖命?何况……何况……”

“何况什么?”五湖浪客在旁帮腔。

“柯况这小混蛋身边,带了那么多陪他上床的美女。”老化子愈说愈不像话了,毫无成名前辈的风度:“半夜三更拥美快活岂不惬意,犯得着挥创冒血光之险?我敢打赌,他目下眼中只能

看到迷死人的胴体,手中摸到的必定是……是……”

“别那么愤世嫉俗说缺德下流话好不好。”金剑龙镖接口:

“这就是威震江湖做大爷的特权,这才是有雄心壮志的人憧憬、羡慕、争取的目标,咱们混了大半辈子,想争取已来不及啦!

“快走!爪牙们来也!”三汇孽龙大叫,猛然飞退三丈,飘落另一家屋顶。

其他三人也不慢,同时飞退。

两侧,八名高手疾射而至,慢了一刹那,突袭失效衔尾狂追。

四人哈哈狂笑,急急后撤。

“须防引虎出山!”有人高叫。

八名高手醒悟,火速返回。

“天杀的,咱们引蛇离穴的妙计落空了。”老化子在远处大叫:“怎办?”

“像丘星河一样,不断地騒扰骂阵。”金剑龙镖的嗓音清晰地传来:“看这些混蛋是否有乌龟肚量,受不了就会愤怒地狂追,咱们就有机会见一个提一个了。”

片刻,四人又出现在原地。

果然不错,不等他们骂阵,高手四起,又开始狂追。

两个黑影像无形质的幽灵,从店后悄然深入。

老化子不是有失风度嘴上缺德,而是有感而发。

无俦秀士自命英雄,志在雄霸天下,统率群伦替九华山庄增光彩,将九华山庄的风威提升至三庄之首。

英雄爱美人,他身边就有许多美人陪伴。

他有许多爪牙,有不少高手名宿甘愿受他的驱使,如果手下的人派不上用场,要这些人做什么?

因此除非被激怒得受不了,不然他才懒得出面和劲敌玩命。

由于美女甚多,他的宿处当然不便与手下的人太过接近,以免春光外泄。

客房附近成了男人的禁地,连几个心腹也不便接近他的住处,负责警卫的全是女人,当然不可能派太多的女人警卫。

外围警戒严密,那些负责内部警戒的女人,难免有点大意疏忽,其实也的确不需她们担心安全问题,外围有警再提高警觉还来得及。

无俦秀士不在乎其他的人人侵或引诱外出,他只担心丘星河,丘星河像缠身的冤鬼,令人睡不安枕。

客房暗沉沉,伸手不见五指。

厅上没有灯光,没有警卫。

房门外也空间无人,与外围的警卫森严完全不同。

“混蛋!我又受骗了。”站在房门外的丘星河跳脚骂道:“这胆小鬼根本不在这里。”

“一天两次扑空,你我的运气真差呢!”杨姑娘似乎颇感意外:“按常理,他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溜掉的,事实他的确溜掉了。”

姑娘所指的一天两处扑空,意指姜秋华临时改变计划,匆匆撤回城的事。

她本来预定与丘星河,夜间人村去找姜秋华的,没想到姜秋华心血来潮,撤出小村走掉了。

“她留下一些人虚张声势,带了心腹溜之大吉,这种超拔的高手,谁能发现她的行踪?”

“这附近最少有二十个高明眼线,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。”姑娘信口说:“可是……”

“咦?什么人有那么多眼线?商庄主?”丘星河也颇感意外。

“哦……猜猜而已。”姑娘支吾以对。

“你与商庄主的人有牵连?”丘星河首次用怀疑的口吻问。

“好笑!”姑娘真的笑了:“我与商庄主的女儿商玉洁,拼了百十招难分胜负,她商家的流星散手剑法,如此而已,我还会找她的,哼!”

“不要沾惹这些侠义英雄。”丘星河郑重地说:“和他们走在一起,什么事都办不成了。”

“这是你拒绝与他们接近的原因?”

“一点不错”

“我们毕竟人手太少了。”姑娘用话试探。

“人多反而失去主动。”

“与神剑天绝的人同进退,如何?”

“废话!那些人你最好离开他们远一点。”丘星河不假思索地说,似在提警告:“沾上容易,脱身可就难了,黑道的人沾不得,知道吗?”

“哦!”姑娘未置可否。

天色太黑,看不到姑娘脸上的神情变化。丘星河只是信口表示自己的立场和意见,并没留意姑娘的反应。

“走吧!这里已没有我们的事了。”丘星河另起话题:“无俦秀士能屈能伸,我估错他了。我想,不能再公然招摇吸引他,他不会像大丈夫一样出来找我拼命,只会派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扰乱我的情绪。”

两人不再隐起身形,直接从院子跃登瓦面。

果然不错。警戒人员都趁追逐疯丐四个人的机会,三三两两溜之大吉,店中已经没有九华山庄的人了。

“他们一定动身往湖广!”丘星河肯定地说:“咱们分手好好歇息,许州的风雨算是过去了。”

“你今后有何打算?”姑娘问。

“本来我打算回开封,到周府找线索。”丘星河毫无机心地说:“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,仍然打算跟下去?”

“是的,我必须和他们保持接触,看他们到底要玩弄什么阴谋诡计。”

“主要是跟踪姜秋华,没错吧?”

“少胡说!

“胡说?哼!”姑娘忿然说。“我知道你被她迷住了,不论她如何苛待你,你都不介意不计较。我实在想不通,那妖女到底有什么魔力……”

“你年纪小,当然想不通,等到有那么一天,你……算了,说你也不懂…”

“你才不懂,我也不小了……”姑娘严重抗议。

“好了好了,我们不要为了这种烦人的事吵架。”丘星河的声音提高了一倍,阻止姑娘抢着说话:“我跟着南下,你与两位保缥向后转,不要再跟踪他们了,毕竟你与他们没有太深的仇恨,得放手时且放手。小明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“不,我要和你……”

“别任性好不好?再见!”

“等一等……”

丘星河已一跃三丈,冉冉飞逝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丘星河寄居的街尾民宅,是一座中等人家的三合院,一进院门就是一座院子,与大户人家的四合院不同,院门没有门楼。

他的住处并不瞒人,他不怕有大批高手公然袭击,他曾经公然表示过,谁要是敢不按武林规矩计算他,他将用雷霆手段大开杀戒。

而九华山庄的人,以及周府的鹰犬,迄今为止,还没有敢和他按武林规矩公平决斗的人才。

所以他的住处,一直是安全的。

上次看坟人小屋的住处,计算他的人一而再失败,之后便不再有人敢招惹他了。

飞越院墙飘落院子,他像触电一样刹住脚步,一阵无形的压力袭击着他,心潮汹涌,毛发森立。

他感觉出某些地方不对,感觉出潜在的凶险。

三十步外的正房暗沉沉,厅门却是大开的。

这是极为反常的现象,宅主人不可能午夜不关闭厅门。如果他的锐利虎目不够灵光,不可能早早发现厅门是大开的,天色大黑,必须接近至阶前方能发现。

飘落的刹那间,他便发现了。

以往的经验告诉他:这里有了不测的变故。

假使他毫无戒心到了阶下,很可能受到三方面的袭击,他将再次成为无数歹毒暗器的射击中心,这次的袭击将比往昔强烈十倍。

一声剑吟,他拔剑出鞘。

这已明白告诉对方,他已发现警兆了。

一声震天长啸从他口中发出,似乎天动地摇,剑光在啸声中倏然隐没,隐藏在肘后。

人影似乎突然刻没了,但啸声确是表示他正向厅门以闪电似的速度冲去,冲势空前猛烈,目力超等锐敏的人,方能看到淡淡的模糊人影闪动。

明知道厅内外布有埋伏,他却依然单人独创豪勇地向埋伏里闯。

啸声和淡淡的快速人影,明白地显示他的行动和位置,也明白地表示他正以雷霆万钧的声势,无畏地闯向剑海刀山。

他心中明白,不能退。退路同样有埋伏,比前面可能更加凶险。

置之死地而后生,他必须有进无退。

潜伏的人,被他狂妄的举动激怒了,有人发出低声的咒骂,同时也被他的勇敢果决行动惊得心底生寒。

啸声和依稀难辨的人影,突然在阶下消失。

这瞬间,东西两厢,厅门内,暗器似飞蝗,三方汇聚,破风的厉啸惊心动魄。

十余名高手,在暗器后冲出。

人影已杳,阶下空空如也,一无所有。

“上面……”有人大叫。

他已升上檐口,手一搭两檐,引体斜升贴瓦而上,生死关头,他用上了全力,飞快地向上急滚。

上面屋脊人影骤升,共有四个人长身而起,仓卒间,竟然不曾发现有人贴瓦斜滚而上,发觉有异,双方已在屋脊遭遇。

一声长啸再起,他一剑刺人一个黑影的胸口,飞跃而起,剑发似满天雷电。

四个人倒了两双,狂号着向下骨碌碌滚坠。

“我要大开杀戒!”他举剑怒吼。

可是,当他发现跃上的九个人身法,与兵刃上的摄人寒光,知道来了可怕的劲敌。

一声长笑,他飞掠而走,眨眼间便形影俱消。

“这是一个极为精明的老狐狸。”农舍的内堂灯火通明,四个人在品茗,打发漫漫长夜,上首那位虬须大汉用低沉的嗓音说:

“脱身的方式,完全出乎常情之外,轻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 权慾色慾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