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23章 黄雀在后

作者:云中岳

丘星河一而再的拒绝她,一难怪绎宫魔女的信心动摇。

“你不能这样待我!”她愤然向快速离去的丘星河背影叫喊,牵动了创口,痛得她咬牙切齿。

“宫主……”不远处的一位侍女奔近急问。

“我发誓!”她拨开蹲下相扶的侍女,语气凶狠:“他一我一定要得到他,不然就毁了他!”

“宫主请珍重,你的伤……”

“不要管我!”她不耐烦地挥手驱赶关心她的侍女:“习……”

“宫主明鉴。”侍女不走,关切地劝解:“这人的武功深不可测,精明机警不易对忖,没有必要树此强敌,对本宫……”

“假使我们和九华山庄合作成功,他仍然是最大的祸患,谋须及早,以免错失良机。”

“九华山庄是靠不住的,宫主。梁少庄主只许我们暗中听命于他,不会平等的看待我们……”

“我已经决定了。”

“宫主决定什么?”

“接受无俦秀士的条件。”她咬牙说,语气坚决。

“宫主……”

“我意已决,尽快进行。”

侍女默然,最后叹息一声黯然退走。

疯丐尹非打扮成一个穿得光鲜的仕绅。

这位江湖怪杰不再以丐的面目鬼混了。

黎明时分,老怪杰在官道旁的树林前,拦住了脚步沉重的丘星河。

“小子,不能再大摇大摆返回住处了。”老怪杰外表虽然改变了,玩世嘲世的态度没变,说话仍然疯疯癫癫,这是老怪杰绅号的由来。

丘星河当然不会亲眼,早就知道老怪杰的身分,表面上装得像陌生人,其实心中对老怪杰相当敬佩。

“为何?”丘星河笑笑:“莫不是我的住处失火?”

“比失火要严重些。”老怪杰苦笑。

“是吗?”丘星河大笑:“不要紧、我可以应付更严重的灾难。呵呵!昨晚前辈前往客店騒扰,好像没占到便宜,但也没吃亏,可喜可贺。”

“声东击西打滥仗,是老夫的绝活,当然不会吃亏上当了。

小子,知道那些兔蛋的下落吗?”

“往南跟下去,绝对脱不了线。”

“你跟去吗?”

“当然,无俦秀士这混蛋,不能一而再计算我而不受惩罚他必须欠债还钱,是吗?”

“对,理直气壮。”

“哦!前辈,在忙些什么?”

“忙着替你跑腿,以免你误往鬼门关里闯呀!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周府的鹰爪,已经决定全力对付你。”

“应该的,他们如果不全力支持替他们卖命的走狗,日后还有人肯向他们投效吗?所以这是意料中事,何况昨晚他们……”

“他们丢了四个诱伏的高手,因此负责策应的大批人手,赶到你的住处,公开扬言你是谋杀周府护卫的凶手,发誓要捉你剥皮抽筋。”

“哼!他们在逼我大开杀戒!”丘星河冷笑:祝他们成功了,我可以放心大胆痛宰他们!”

“双拳难敌四手,好汉也怕人多,小子。”老怪杰诚恳地说:

“如果你冲动鲁莽,活不了多久的。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,也有垓下之围死在乌江的下场。咱们早到一步,只能替你把行囊携出,你的坐骑已被没收了,你那神气的响橙也充了公啦!”

“呵呵!丢坐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谢啦!前辈大概也跟着遭殃,他们早就查出你们的身分了。”

“小子,还要孤军奋斗?”

“我个人的恩怨祸福……”

“一肩挑,我知道。”老怪杰长叹一声:“那些混蛋,就希望你有这种念头,所以才大胆的全力对付你,你死了就不会有后患啦!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不想用为江湖之福的狗屁理由,来劝你结合一些豪杰去暴除姦,为江湖伸张正义,只希望你能替咱们这些游戏风尘,富贵不能婬,威武不能屈的人士出口怨气。咱们四个老不死固然不成气候,但加上你可就足以掀起狂风暴雨,让他们不敢胡作非为,不能放胆逐一铲除稍具正义感的江湖豪杰啦!至少可以解除你一些威协,对不对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当然我们以你的行动为目标。咱们只能替你摇旗呐喊打滥仗,要咱们与周府那些牛鬼蛇神硬碰硬,与九华山庄的妖魔鬼怪拼老命,咱们有自知之明,鸡蛋碰石头智者不为,想为也没有这

份胆气与能耐,全靠你撑大旗,咱们听你的。”

“我可不敢如此狂妄……”

“小子,你就不必谦虚了。江湖无辈,武林无岁;在咱们这些过气老朽心目中,谁撑大旗无关宏旨,问题是谁真有撑大旗的能耐。你,就是咱们心目中,最佳的撑旗人选,咱们都心甘情愿配合你与魔崽子们玩命。”

“我要考虑。”丘星河不想给予肯定答复:“我得查出真正内情,才能决定是否需要诸位鼎力相助。”

“小子……”

“请不要催我,前辈,这种要求你们出生入死的事,是必须郑重考虑的。”

“好吧!决定了,知会一声,愈快愈好。”老怪杰知道不能操之过急:“这显得你老成持重,比那些鲁莽冲动猛拍胸膛的人可靠。走吧!我带你去取行囊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那魔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老怪杰一面走一面问,表示已经知道丘星河和魔女走在一起的事。

“她在我的住处找我,碰上周府的人布网张罗,出手相助却受了伤,一时大意在阴沟里翻船。”丘星河坦然道来,无意隐瞒:

“她助我的心态不正常,我感觉出日后将有麻烦。”

“应付得了吗?”老怪杰关切地问。

“还应付得了,这不是用武力所能打发得了的,很烦人。”丘星河剑眉深锁:“假使无俦秀士肯多用两分心机接纳她,将如虎添翼后果相当严重。”

“对你的威协,将增加好几倍。”

“可能。”

“那就防患于未然呀!”

老怪杰的意思极为明显:赶快挖除社员祸患的要苗。

“前辈,你在教后主晚辈做枭雄?”丘星河调侃老怪杰:“难怪口碑风评并不佳。”

“呵呵!人有时候必须用权谋,才能够减少灾祸的发生,所以,我疯丐永远不会被人尊称为英雄,因为我没有英雄的肝胆和气概。”

“前辈,这是你不和玉麒麟走在一起的原因?”

“就算是吧!你早知道他来了?”

“是的”

“再帮助他一次?”老怪杰一语双关,套他的口风。

上次老怪杰师徒,获得丘星河的帮助,间接替商庄主解厄,丘星河不曾通名。

这次一而再见面,丘星河一直表示得像是陌生人,老怪杰当然不便硬指他就是那晚相助的陌生人。

“没胃口。”丘星河敷衍地说:“好像他被天南镖局缠住了,却又不敢公然出面,处境相当困难,似乎更无余力对付周府的人。

他真不该来,该回锦绣山庄准备应变,他还不知道大祸即将临头呢!”

“你不觉得,与敌人保持接触,是胜利的上策吗?回去躲在家里又聋又瞎死守,胜算有几成?”

“晤!说得也是。”丘星河倒有点同意老怪杰的看法。“我敢断定,周府的人已经知道他的底细,至于为何按兵不动装聋作哑,我就弄不清内情了。”

“我也感到诧异呀!”老怪杰老眉深锁:“他们不但不加理会,甚至避免与商庄主的人接触,天知道他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,玩弄什么阴谋?”

“也许,时机未至吧!

“我敢武断地说,绝对与时机无关。”

“很难说,要论策略的运用。咱们这些江湖混世者,决不是

周府王室人员的敌手。”

两人谈谈说说,没留意后面有人跟踪。

送走了携行囊动身的丘星河,老怪杰掩上借住的农舍大院门吃了一惊。

空旷的大院子里,不知何时多了四个为速之客。

正屋的大厅内,金剑龙镖三个人,也恰好急急抢出。大概先一步发现有不速之客光临。

四比四,人数相等。

“好家伙,我疯丐是愈混愈回去了!”老怪态怪叫:“被人跟踪到此地来却毫无所知,栽到家啦!你四个浑球,到底在打什么坏主意?莫不是萧老大派你们来,埋葬咱们四个眼中钉吧?”

是四个老相好,其实不算是敌人。

“咱们老大怎敢得罪你们四位大菩萨?”为首那位高瘦的佩剑人笑笑,毫无敌意。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咱们奉命前来。请诸位高抬贵手的。”

“呵呵!不敢当,咱们四个江湖混混,才需要萧老大的四大雷霆使者高抬贵手呢!”

神剑天绝是大河两岸黑道朋友的司令人,必须拥有足以司令的实力,除了几位亲信与几位传达号令的旗主之外。还有一些专门应付外敌的小组。

这四个人,就是神剑天绝的得力臂膀,专门对付强敌的四大雷霆使者,威震江湖武功超绝的高手中的高手,发生重大事故就由他们全权处理。

“别在咱们身上打主意。”金剑龙镖收了金剑,敌意消散:

“你们与九华山庄的过节,必须自己去解决,与咱们无关,咱们不会越这一窝子浑水,咱们忙得很呢!”

“听听他怎么说。”五湖浪客比较冷静些:“高抬贵手四字的意思暧味难明,就让这位周使者详细说来听听,也许咱们误会了他的意思呢!”

“你们难道不是要求咱们四个人,帮助你们对付九华山庄的四大游神吗。”疯丐仍然相当主观:“你们应该知道那四个可怕的混蛋暗中跟来了。”

“而且知道他们曾经露过脸,出其不意向丘小哥袭击而失败了,咱们的消息是相当灵通正确的。”周使者神情友好地说:“他们很了不起,但咱们也不弱,用不着劳动诸位的大驾对付他们。”

“那你们来……”

“请诸位不要和丘小哥联手。”周使者一语惊人。

“周使者。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疯丐脸色一沉,眼中精光四射。

“尹老哥……”

“丘小哥的所作所为。对你们有百利而无一害。”疯丐有点冒火:“萧老大输不起,他一点也没有司令人的风度,那大晚上他几乎栽在丘小哥的剑下……”

“尹老哥,我不和你夹缠不清。”周使者的友好神情丝毫不变:“一句话,丘小哥是咱们的贵宾,兄弟说得够明白了吧?”

“贵宾?不行,你们要拖他下水做黑道人?”疯丐大声拒绝:

“我不许你们误人子弟,坚决反对你们引诱佳子弟步入歧途的作为。”

“他只是咱们的贵宾而已,咱们决不希望他加入黑道混世。

就算他肯,也有人不肯呢!”周使者诚恳地说:“据兄弟所知,这期间各门各道的人,都在打与他联手合作的主意,而他都冉三拒绝了。咱们老大的意思,是让他保持大丈夫的英雄形象.咱们听有的弟兄,只许暗中帮助他。他如果与诸位联手,便失去超然的立场,不管他与那一门那一道的人联手合作,都会受到另一们

道的人仇视。尹老哥,明白兄弟的意思吗?

“哦!我有点明白了。”疯丐不住点头。

“不情之请,尚祈诸位谅解。”

“他还没决定是否与咱们结伴呢!”疯丐苦笑:“这小子固执得很。”

“他的风骨委实令人敬佩。”

“好吧!我相信萧老大的诚意。”疯丐表示让步:“咱们放弃与他联合行动的计划,但不许你们干涉咱们在他身畔活动的权利。”

“只要善意的人暗中襄助他,咱们无比欢迎。诸位,谢了。”周使者含笑行礼告退:“再见!”

“再见,好走。”

送走了雷霆四使者,疯丐四人自有一番商量。

“萧湘这家伙,恐怕还不知道丘小哥,就是那位击败他女儿的神秘蒙面人。”疯丐向同伴说:“听说他女儿为了一招受创的事,仇恨刻骨铭心,誓在必报,日后定有好戏上场。有机会,我得提醒丘小哥小心后患。”

“老哥,你最好不必费心。”金剑龙镖说:“丘小哥如果对萧老大的人怀有戒心敌意,那就麻烦大了。”

“这件事的确不宜早早提醒他。”三江孽龙郑重地说:“让他分心,会出意外的。只要咱们暗中注意留神,口风紧些,这件秘密相信不至于被揭穿。尹老哥,小伙子否认他是那位揍了你的陌生人,连你也无法逼他承认,他只要说一声拿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 黄雀在后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