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24章 一剑惊天

作者:云中岳

咒骂声中,惊天一剑的右掌,在滑进八尺时挥出,一记鬼王拨扇虚空拍向丘星河的左颊边。

这种揍耳光的招式十分普通平凡,但必须近身才能快速地及体,远在丈外揍耳光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掌一发,一无风声二无异象,应该算是吓唬人的虚招,有如拾石吓狗。

丘星河却不认为是吓唬人的虚招,急退三步。

可怕的掌劲,突然形成爆发的气旋,斜掠过他的胸前,呼啸声乍起,衣袂舞动猎猎有声。掌劲是斜走的,幸好他是向后退而非侧闪。

“腐经旋风掌!”丘星河脸色一变:“与碎脉穿心掌同为武林绝学。你这老王八真阴毒,出手便用绝学追魂夺命,毫无高手名宿的风度,呸!可耻!”

“碎脉穿心掌在这里!”随着叫声,一个人影截住了他的左侧方,声发掌出,招式是小鬼拍门。

他已先一刹那右闪,快通电光石火。

右方也有人堵截,那是一个留了花白山羊胡的精壮老人,右爪一抄,一记神龙现爪抓他的右肩。

双方都快,一接触便决定了胜负。

噗一声响,他扭身一掌斜劈在老人的小臂外侧。“哎……”老人怪叫,斜冲出丈外,右手抬不起来了,小臂的前段下垂如折,两根尺骨挠骨全断了,但皮肉并没裂开。

似乎同一瞬间,他退回原处,一闪一退,似在同一瞬间完成,恰好接近刚收掌冲进,用碎脉穿心掌攻击他的人,太近了,也出乎对方意外,已来不及有所反应,他的掌已贴上了对方的肚腹。

没传出打击的声响,但那人陡然向后倒飞而退,砰然大震中,摔倒在丈外手脚朝天,继续滑出丈外挣扎难起,抱住肚子蜷缩成团,鬼叫连天。

“我要好好收抬你们!”他怪叫,一跳三丈,避开两个人的攻击,开始八方游走。

一照面便倒了两个,两个都失去再交手的能力。

十四个人八方追逐,像在池塘里徒手捞鱼。

丘星河的确橡一条精力充沛,浑身滑溜的鱼,在二十八只大手交织中穿梭,有机会便手脚齐攻。

一阵暴乱,叱喝声与狂叫声连续爆发,人体连续抛掷、滚动、摔跌……

片刻间,十四个人少了三双,六个人似乎在比赛谁跌得快摔得重,而且倒下便挣扎难起,不是手脚骨折,就是胸腹受到重创内腑高位。

惊天一剑终于看出危机,冷静下来了。

“不要乱,退!”惊天一剑大叫,拔剑出鞘:“用兵刃毙他,稳下来,稳下来……”

人人都想争功,反而被丘星河乘乱上下其手,暴乱中谁也冷静不了,省悟时人已少了一半。

八个人形成了半圆,刀剑出鞘,一个个倒抽凉气,骇然回顾,这才发现人数少了一半。

八个受到重创的人,连滚带爬退出官道。

“你们这些高手名宿,不怎么样嘛!”丘星河一面说,一面拔剑抛掉剑鞘:“动兵刃群殴,一定有人送命。想不进枉死城。你们必须公平地和在下一比一相搏,要死要活,看你们的了。喂!谁先上?”

惊天一剑霸气全消,脸上的惊容明显呈现。

片刻间人便少了一半,怎能不惊?

“天啊!这片刻间,你……你就摆平了我一……一半人……”惊天一剑厉叫,像被抢走了糖果的娃娃。

“大概错不了。”丘星河神定气闲,徐徐升剑立下门户候敌:

“你一定是主事人,上吧!亮名号,我独行剑上领教高明。”

他来得太晚,没听到惊天一剑和妙笔生花冲突时所说的话。

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底细,当然不知道主事人是大名鼎鼎的惊天一剑曹天威。

人如果有兵刃利器在手,胆气必定倍增。

高手名宿也不例外,兵刃有壮胆的作用。

惊天一剑的惰绪,逐渐稳定下来了。

其他七人也不例外,惊惧的神情逐渐消失。

他们都是从创海刀山中,闯出名头来的亡命,意外的恐怖变故出现,只能给他们短暂的震惊,很快便可恢复玩命者的冷静反应能控控制自己的情绪了。

“我来对付他!”那位双手握住沉重蜈蚣钩的人沉声说,沉着地逼近:“我要将他碎尸万段。”

这种多用途重兵刃相当吓人,可砍可劈,可锯可戳,可割可钩,可钩夺兵刃,可作爬越障碍的工具,可吓唬那些胆小力弱的人。

只是不够灵活,需双手使用,用来硬碰刀剑十分霸道,即使练成钢筋铁骨的人,挨一下也不得了。

“我只要给你一下快活。”丘星河接口,蓦地剑光迸射。人剑俱进,声落剑到。

对方要将他碎尸万段,他只要给对方一下快活,要求迥然不

同,主动攻击奇快绝伦,轻灵的剑毫无顾忌地长驱直入。

蜈蚣钩一振,迅疾地封架走中宫射来的眩目剑光,只要一接触剑光,剑必定碎断或脱手而飞。

很不妙,剑光不是直射而入的,以诡异的小角度闪烁,而且射入的速度也不是平均的,半途突然慢了极短的刹那,奇妙地从蜈蚣钩掠过的后缘,以更快一倍的速度射入,锋尖无情地贯人左肩窝。

剑光暴退,蜈蚣钩却收不回来,连人带钩向右前方斜冲,远出丈外踉跄止步摇摇慾倒。

“下一个!”丘星河站在原地叫,似乎刚才他并没有与人交手,也没出招攻击,神定气闭保持原有的姿势,对左肩窝鲜血狂流的使蜈蚣钩大汉视若无睹。

一创伤人,速度太快,武功最高的惊天一剑;也没看出他出招进退的变化。

“他……他的剑有……有鬼……”使蜈蚣钩的人厉叫,钩脱手坠地,以右手掩住左肩窝的创口,如见鬼魅般向远处惊恐地退走。

“我先上!”惊天一剑咬牙厉声说,举剑逼近。

一个大名鼎鼎的名宿,居然说先上,心怯的神情表露无遗,不但表示没有取胜的信心,也示意要同伴随后上。

“你先上先遭殃!”丘星河沉声接口。

声落剑出,蓦地剑吟与电光齐发,再次主动进攻,速度似乎比先前增加三倍。

上次进招以轻灵敏捷取敌,这次却是以雷霆猛压,声势完全不同。猛烈的程度惊心动魄,因此剑气陡然迸发,剑只见光而不见影。

“铮!”惊天一剑狂乱地封住了这一剑。

“吱嘎……”可怕的金属相刮声令人头皮发麻,牙龈发酸。

惊天一剑内功修为极为浑厚,御剑的真力无可克当,剑气猛烈可外发伤人,修为比他浅的对手,必定剑碎人裂,所以绰号叫惊天。

丘星河的剑不但没碎,甚至没被震偏,反而贴剑强行贯入锋尖毫无阻滞地贯人惊天一剑的右胸外侧,入体三寸方倏然疾退。

这瞬间,风吼雷鸣,刀气剑光飞腾,六个高手超越惊天一剑,同时展开雷霆万钧的猛烈攻击。

六个人随后一拥而上,还不知惊天一剑已经中剑受伤,攻击的默契十分圆熟,刀剑齐发形成向中汇聚的力场中心。

丘星河如无三头六臂,决难在六个人的聚合刀剑下逃得性命,最多只能抓一或两人陪葬。

丘星河早已料定对方不会公平相决,怎会上当?收剑时人向右闪,剑也乘势折向迸射,不但脱出力场中心,而且同时攻击右万的两个人。

他的剑术极为诡奇辛辣,劲道更是无与伦比。天下四大剑客的玉麒麟商庄主,也栽在他的剑下。

黑道巨霸神剑天绝萧湘,也几乎在他剑下失魂。

如果他大开杀戒,这六个人死定了。

剑光如惊电快速地闪烁,右方冲近的三个人,连一剑也没封住,电光是封不住的,看到光剑已入体了。

眨眼间,三个人一冲而散。

剑光折向反扑已冲过头的左方三个人,闪烁,再闪烁,再像流光般逸出丈外,光芒乍敛。

“呃……”

“哎……”

“砰!”

倒了一个,然后又是一个。

刀剑撒了一地,只有三个人能站立。惊天一剑是站立者之一,左手掩住右胸的创口,鲜血从指缝中向外涌流,摇摇慾倒。

“你……你的剑真……真的有……鬼……”惊天一剑嗓音完全走样,惊怖慾绝:“眨……眨眼间,你又摆平了我另……一半人—……”

丘星河脸上汗影闪闪,呼吸有点急促,俯身拾起剑鞘收剑,脸上有泰然的神情。

“大概错不了。”丘星河平静地说:“他们都没死,非常幸运,今天在下心情好,没有开杀戒的打算。赶回许州医治,命可以保住,但今后想称雄道霸赚血腥钱,恐怕机会就不多了。”

胸肺受了剑伤,今后即使医好了,体内愈合的组织决难复原。

这是说.惊天一剑今后只能在三流人物间争一席之地了,从超等高手中除名,是最悲哀的事。

“补我一……剑……”惊大一剑厉叫。

丘星河头也不回,大踏步走了。

惊天一剑的伤势,在他这种内功根基深厚的凶神恶煞来说,不算严重,普通的人绝对难以支持。

他是主事人,必须继续指挥所属的手下同伴。

十六个人,有五个伤势稍为严重不宜走动,他们必须尽快赶往许州医治调养,所随身携带的金创葯只能救急,如不及早换葯调养,后果堪虞。

十六个人在树林深处藏马的地方,七手八脚准备坐骑,伤势严重的五个人,须另制拖架让坐骑拖走。

正在忙碌,一个个怨天恨地,不住的咒骂丘星河,也咒骂妙笔生花坑害了他们。

惊天一剑右肺有充血现象,动一动就引起咳嗽,因此牵着坐骑监督手下砍木制拖架,不敢亲自动手帮忙。

突然,他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咳。

人都在他前面忙碌,背后怎么可能有人?

吃惊之下,他警觉地扭头回顾。

身后丈余,一个留了大八字胡,佩了剑的青衫客,悠闲地倚在树干上,双手抱胸盯着他阴笑。

“咦!你……你……”他脸色泛灰,眼中有惊骇的神情流露。

“曹老兄,你好。”青衫客的口气相当友善:“三个月不见,你老兄怎么发福了?呵呵!上了年纪发福,不是好现象呢!”。

他的上身用腰带代伤巾,缠得结结实实,显得特别臃肿。发福应该是肚子凸出,那有胸部臃肿称为发福的?分明是有意挖苦嘲弄。

“姓周的,你……你鬼鬼祟祟……”

“曹老哥,你说这句话就不上道了。”青衫客站正身躯,脸色一沉:“过去,咱们见面称兄道弟,虽然不走在一起,总算因利害关系保持友好。目下我大大方方出现在你面前,和和气气打招呼叫你老哥,你怎么胡说八道,指称我鬼鬼祟祟?”

所有的人,全被两人的举动所吸引,有些人脸色大变,有些人惊得发抖。

“周兄,我道歉。”惊天一剑强自镇定:“倒是在下怪错你了。”

“哦!是吗?”青衫客说:“我接受你的道歉。你们怎么啦?

好像没有一个完整的人,遭到什么祸事了?”

“周兄又何必明知故问?”

“我明知?”

“你老兄的举动,已明白地表示知道出事的经过。”

“不怎么清楚。”青衫客周兄不否认:“相隔太远,而且不便接近察看,看了不该看的事,会走霉运的。只知道片刻间刀光

漫天,剑气飞腾,如此而已。老天爷!你们十六条好汉高手,足以抗拒一队兵马,怎么片刻间便成了这副德行?那位我独行真有这么可怕?”

“你……你到底想怎样?”惊天一剑精明阴险,当然知道对方现身胡缠的用意。

“你以为如何?”青衫客反问。

“你说过,咱们过去曾经称兄道弟。”

“没错。过去,似乎很遥远了。姓曹的,你应该知道咱们黑道人恩怨分明。”

“过去……”

“当咱们在开封杀人放火,向贵府的人展开报复行动时,过去的交情算是真的过去了,见面时只有唯一的结果,周某说得够明白吗?”

“周兄,其实你们找错了对象,你们的仇家该是九华山庄的梁少庄主……”

“住口!你也曾是一代之雄,不要说这种胆小鬼没有担当的废话,你必须像个人样面对生死荣辱。咱们四大雷霆使者的名头武功,都比你惊天一剑低一级,你实在没有低声下气胡说八道推卸责任的理由。没有你们周府的人撑腰,九华山庄凭什么敢和我们玩命?哼!我可怜你。”

“你…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章 一剑惊天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