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27章 内部火并

作者:云中岳

丘星河不得不放弃搏杀魔女的计划,救人第一,争取时效,绛宫魔女成功地达成自救的目的。

他心中雪亮,魔女已经知道胜算微乎其微,决不会在村内集中人手和他拼死,利用村中房舍游窜藏匿,他只能望村兴叹无计可施。

这一带的村落,几乎每户人家都建有避兵躲灾的地窖,以及一半入地的藏食物果蔬地屋,人往地窖地屋里一躲,他一个人如何能逐屋穷搜?

魔女有恃无恐他说不怕他,事实也是如此,料定他心切救人,所以吃定他了。

天黑了,他不再顾忌惊世骇俗,用轻功赶长途,急如星火向南赶,脚程比马快了两倍,耐力也比马强两倍。

十家湖有一条捷径通向鸿沟集,不需经过府城,近了四里左右,但由于是小径,夜间行走极易迷路误入岔道,慾速则不达。

丘星河不知道有捷径,知道也不敢走。

绕城而过之后,他展开飞毛腿向南狂奔。

大官道平坦、宽广、笔直、空阒无人,星光下,视界可远及里外。他健步如飞,卯足了全劲。

府城鸿沟集约二十余里,恰好是优良健马最大限的飞驰距离!

但在他来说,二十余里路程小意思,速度与韧力,皆比优良的健马强得多,要不了半刻工夫。

但他却忽略了,这条路是周府的人往来的要道。

九华山庄的人已经秘密东行,这条路已在周府的走狗们控制下。

这些人有大半是新近调来的精锐,名义上策应妙笔生花,骨干里自有主见,另有指挥系统,形成双头马车的局面。

这些人根本不相信我独行丘星河是如何的了得,离开开封之前,谁也不知道丘星河是老几。

他们是有组织的单位,在大官道附近,必定没有联络、巡逻、监视等等明暗桩,而且昼夜不断。

丘星河像奔马似的星夜狂奔,离开府城便被人发现了,但却不知道他就是他们的死对头丘星河。

信号传出了,声与光的信号瞬息可传数十里。

信号只能传出简单的信息,大官道附近的明暗桩,都收到有可疑的人,夜间用快速轻功南下赶路的信号。

可疑,当然需要拦截查明底细。

他的速度快,但绝对没有信号传得快。

拦截的人纷纷出动,要捕捉这个可疑的夜间赶路人。

一口气远出四五里,星光朗朗,便发现百步外的官道中间,三个黑影一字排开,手中的刀剑闪光明灭不定,拦路的阵势一看便知。

任何人也休想阻拦他的去路,救人如救火。

保持劲矢横空的速度,他无畏地向三个黑影冲去。

“什么人?站住接受盘查!”挡在路当中的黑影大喝,手中剑反映着星光闪烁不定,“抗命者格杀勿论!站住!站……”

他已狂野地冲到,不理会对方的警告,冲向黑影,冲向遥伸的锋利剑尖。

黑影勃然大怒,喝声中一剑点出,招发狠着射星逸虹,光芒一闪,便到了他的胸口上方锁骨交会处。

双方都快,招一发便决定了结果,黑夜中不可能预先看清招式,更不可能从对方的神色中估计行动。

他身形斜扭,间不容发地斜切而入,几乎是贴着剑身切入的,左掌错偏黑影的握剑右小臂,右掌疾挥,“啪!”一声暴响,一耳光把黑影打得斜栽出丈外。

人影冉冉去远,左右两黑影连他的面孔也没看到,他已经将人击倒一冲而过,去势如星跳丸掷,似乎眨眼间他已经远出三五十步以外了。

“快发讯号通知南面的人小心,这家伙可怕。”一个黑影向同伴吩咐,自己去抢救被击倒的同伴:“哎呀!老大完了,脸都歪啦!”

丘星河脚下加了两分劲,速度并不因长途奔跑而减缓,心中暗暗叫苦,惊动了伏路的,鸿沟集必定严阵以待,不可能出其不意入集暗中救人了。

就算对方布下了剑海刀山,他也要义无反顾向上闯。

“小明,你可无恙?”他一面狂奔,一面心中狂叫。

姑娘的身影音容笑貌,在他的心中有了一席地,虽然无法取代姜秋华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份量,至少这是拉近双方感情距离的良好第一步。

如果绛宫魔女不提醒他,他可能永远不会迈出这一步。

人地生疏,救人如救火,他不能浪费时间绕道,不能让任何人阻滞行程。他唯一的正确至当行动,是排除万难尽快赶到鸿沟集。

周府的人手有限,不可能夜间派出大量人手伏路,无此必要。

真正的作用是与不断从开封调来的人联络,并没负有拦截仇家对头的责任,他们根本不在乎对头寻仇报复,所派出的人也就不是顶尖高手。

这些人,当然不可能挡住丘星河,但信号却能有效地传抵鸿沟集,让集内的主事首脑们,有充份的时间应变。

当第三次被奇异人影击溃的信号传到时,集内的人早已完成应变准备,而且也知道奇异的人影已经接近了鸿沟集。

第三处伏桩的位置,仅距集三里左右。

在集内落脚建立;临时行动指挥中心的主事人,确是妙笔生花陈驹,重要的执事人员与亲信,总数不足三十人。

其他从开封紧急调遣陆续赶来的策应人员,却安顿在府城附近虚张声势。

妙笔生花精明干练,躲得远远地,让丘星河与从开封赶来策应的人拼老命。

丘星河本来就是那些人的目标,紧急调遣来的人,主要就是歼除丘星河的主力,他聪明地远离目标,集中精神赶办他与九华山庄进行的阴谋。

因此唆使赶来的人与绛宫魔女打交道,以免暴露落脚处。

他对绛宫魔女要求合作的事并不热衷,认为绛宫魔女还不够份量,在许州他就采取敷衍手段虚与委蛇,他根本就不信魔女有独当一面的实力,除非魔女肯直接投效他而受他的指挥差遣。

他已经发现魔女不是老一辈的宫主彭瑛,而是新一代的小宫主柳如烟,那配与他平起平坐出钱出力扶植?所以爱理不理一直敷衍了事。

他却不知道丘星河知道他的落脚处,绛宫魔女也知道他的指挥中心所在地。

未牌左右,绛宫魔女派了三个随从,将杨明姑娘押到,他大喜过望,也悚然而惊,对魔女有了新的估价。

黑白两道的顶尖高手名宿都来了,人手众多消息灵通,皆被他愚弄得八方奔忙,查不出他的下落。

但绛宫魔女却正确地找到了他的落脚处,就凭这一点,他就不能忽视绛宫魔女的实力。

当第一次信号传来时,妙笔生花不以为意,仅吩咐在集外戒备的人小心提防。

他与八名亲信,借住在一家农宅内,晚膳毕,三位亲信陪他在小厅堂内品茗。

九杀道人玄玑子,就是他的三亲信之一。

“长上把绛宫的三个人留住,会不会引起魔女的误会?”九杀道人问。

“我就是要她起疑、误会、焦急呀!”妙笔生花兴高采烈喜气洋洋:“目下该焦急的是她,没错吧?呵呵!这可是她自找的,毕竟少见识,竟然大大方方把人质先行奉送,她手上那有谈判的本钱?真蠢呐!”

“不见得蠢,长上。”九杀道人不同意妙笔生花的看法:“贫道认为,她明白表示了她的诚意,如果咱们不尊重她,她有把握在暗中捣乱,扯咱们的后腿,所以估料长上不会树她这个强敌。”

“她会来的,届时就知道她是否配称强敌了。”

“哦!长上的意思……”

“她的人不回去,她就会急急地前来查看是否出了意外,那时……呵呵!她只有一条路可走:鱼儿进网鸟儿入罗了。”

厅门外,出现一名大汉,神色相当紧张。

“启禀长上。”大汉抢入高声行礼后说:“十里亭传来信号,有一个武功奇高的人,打伤了咱们的哨站警卫,往这里来了,猜想就是在第一站行凶的那个奇异人影了。”

妙笔生花脸色一变,放杯而起。

“会不去是魔女亲自赶来了?”九杀道人也脸上变色:“她

竟敢一个人来。”

“不可能是她。”妙笔生花语气肯定:“她天胆也不敢打伤咱们的人,无畏无惧地闯来讨野火。”

“丘小狗?”

“丘小狗已经死在九州瘟神的瘟毒下了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哦!生见人死见尸,无人无尸,岂能断定他死了?无俦秀士的得力亲信,九华双卫的百毒无常也认为毒死了他,结果如何?平白把丘小狗捧成名震天下的江湖新秀。”

“你这是杞人忧天。”妙笔生花依然信心十足,转向大汉吩咐:“传话下去,立即准备应变,大家小心。”

“遵命。”大汉行礼告退。

“为防意外,将小丫头移至地窖藏妥。”妙笔生花向第二位亲信下令:“不能让她出意外,有她在手,咱们已掌握九成胜算,稳可永除隐忧后患,你多费心。”

“我会小心的,这就前往处理。”亲信匆匆告退走了。

片刻间,全集家家闭户,灯火全无,成了一座死寂的村集。

集位于大官道的西面,有百余户人家。

集南端的赶集场占地甚广,一端是牲口的集散场,一端是农场买卖的五栋长摊棚,以及散担交易场。

这里是附近二十里内的市集,集期以外的日子里,连街巷间的小店铺也关门大吉,冷冷清清连过往的旅客也不进集歇脚逗留,来了一个陌生人,集民都一清二楚。

妙笔生花一群人,已经来了三天。中间有一天是集期,不可能完全封锁消息,因此被绛宫魔女看出破绽,更难逃飞天神豹的耳目。

这个奇异的快速人影,如果以妙笔生花这些人为目标,必定进入集内活动。

假使过集而不入迳自南下,就不用费神了,妙笔生花不希望派人拦截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虽则这人击伤了三处伏路的人。

大官道是任何旅客皆可往来的道路,不论昼夜皆有旅客南来北往,能把人拦住当然好,拦不住很可能有所损失,不但暴露了落脚处,也落人话柄贻笑江湖。

妙笔生花采防备的低姿势,自有其不得已的苦衷。

不久,里外出现了快速的人影。

集口的警哨,发出有警的讯号。

快速的人影如果继续以等速通过,就表示是与他们无关的过往旅客,不需出面拦截。

可是,这人突然放慢脚程,以平常的步伐,徐徐接近集口。

鸿沟集四周建了八尺高的围墙,防匪也防水,集口有门楼,平时派有壮勇把守。

妙笔生花带了三位亲信,登上门楼坐镇。

星光朗朗,居高临下看得真切,看到飞掠而来的人影突然缓下脚步,便知道来人可能是敌非友了。

“不像女人,不是魔女。”他向九杀道人说:“希望不是冲咱们来的人。”

“的确不是女人。”九杀道人同意他的估计:“长上,把小丫头留在这里,贫道认为不大妥当。”

“梁少庄主远在百里外,我总不能把人送去呀!”

“为何要送给梁少庄主?”九杀道人说:“咱们直接与神剑天绝打交道,稳操胜券……”

“道长,你还不明白?”妙笔生花得意地说:“神剑天绝如果知道小丫头落在你我手中,他必定认为咱们不会苛待他的女儿,毕竟小丫头曾经和咱们相处得很不错。但如果知道爱女落在无俦秀士手中,结果如何?新仇旧恨必定爆发出炽烈的报复行动,情

急作破釜沉舟一击,咱们渔人得利,这才是掀起江湖大风暴的千载难逢好机会啊!”

“但是,会不会影响咱们七月的行动?”九杀道人郑重地说:

“我是说,腾龙计划。长上,腾龙计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不会的,当他们相互大规模惨烈报复时,那该是七月以后的事了。事前即使有小冲突,不但不影响咱们的事,反而有助于制造引人注目的大混乱,更有利于掩护咱们的真正目的。至于腾龙计划……”

“长上不便说?”

“我也不太清楚真正目的。”妙笔生花支吾其词,也许真的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:“道长,咱们得人钱财,与人消灾,不必知道的事,还是塞住耳朵比较聪明些,是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不要可是了,那可是犯忌的事。老实说,我也只是参予行动的二级人员,只负责行动的部分计划,甚至连最后的执行细节也须等候指示。只知执行先期的騒扰,与制造转移注意的江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章 内部火并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