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03章 杀人屠家

作者:云中岳

三 杀人屠家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霍丘城西郊的西湖,其实是淤塞了的丰河形成的大湖,环湖数十里村落星布,是隐居的好地方。

当地的土著极少与外界往来,外界声色犬马消息,也难以传入,地不当要道,极少有外地人光临。

这天近午时分,三艘轻舟靠上了湖北岸的芦花湾。

这里距县城已在二十里外,是一处鲜鱼产量最丰的沼泽区,湾底的小村只有二十余户人家,人丁不满百。

三艘轻舟,却载来了五十余名穷凶恶极的外地男女,片到间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行动,占据了村中各处要道,严禁村民外出走动,真像一群订家劫舍的强盗,来势汹汹令村民胆落。

村南的一座大院,成为包围的中心。

四周高大的院墙上,二十余名朴实的村民拥刀挟枪严加防守,以为来了强盗,不得不奋起自卫,应变的能力颇为周密。

妙笔生花与九杀道人,借五位同伴出现在院门外的广场。

无情秀士也带了九华双卫,以及两名也扮成随从的手下,在一旁摆出袖手旁观姿态,用意令人莫测高深,不知道他到底是站在那一方的人。

“满天花雨姓胡的,出来吧。”九杀道人沉声高叫:“好汉做事好汉当,你不希望咱们打进去吧?老相好不远千里而来回报,你能不出来交代明白吗?”

院门不久便打开了,出来一个黑凛凛中年壮汉,带了四名子弟,佩了剑昂然而出。

“恕在下眼拙,诸位高名上姓?咱们认识吗?在下就是匪号称满天花雨的胡彪,京都振远镊局,过了气的镊师。”壮汉显然大感惊讶,也显然不认识这些打上门来的不速之客:“诸位声势汹汹光临寒舍,但不知有何见教?尚请明示。”

九杀道人厉声道:“姓胡的,不必反穿皮袄装样(羊)了。七月天郑州的中州老店事发了,你那天晚上抖足了威风,俗语说: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。贫道的二十位同伴,全伤在你的可怕的金钱镜上,让玉膨鳞商老匹夫趁乱脱逃,这笔债必须偿还,赖不掉的,是吗?”

“原来你就是九杀道人玄玑子,郑州的事故早已传遍江湖……”

“你当然知道,因为那位化了装易了容的夜行人,就是你这不知死活的孽障,你以为能逃得过贫道的追查吗?即使你上了天入了地,贫道也会将你拉下掘出。贫道要带你回开封处置,你最好乖乖随贫道动身,以免连累这些无辜的村民。”

“简直胡说八道!”冲满天花雨暴躁地怒叫:“我不知道你为何指证在下是那位夜行人,无凭无据信口雌黄……”

“孽障住口。”

“在下有权申辩。”满天花雨大声抗议:“七月天,在下至南京访友,八月初才动身返家,在河南绝对找不到我满天花雨的鬼魂……”

“玄玑子道长,你有兴趣让这毫无担当的匹夫,在这里胡说八道,耽误正事吗?”不远处的妙笔生花沉声叫:“赶快拿下他,以免夜长梦多,动手。”

这才是他们此行的目的,那有闲工夫与对方论是非?

无法无天的人,就是这副嘴脸。

九杀道人哼了一声,拂尘一挥,身形乍动,疯虎似的向满天花雨扑去。

如果满天花雨真是那位夜行人,九杀道人天胆也不敢仍然使用拂尘主动抢攻。

那天晚上夜行人仅一剑轻点,便毁了九杀道人已注入真力的拂尘,双方的功力与技巧,相差太远了。

而现在,九杀道人竟然勇气十足地抢攻。

无情秀士显然对郑州事故详情,并无深入的了解,居然没感到可疑,以为名列宁内凶魔的九杀道人奋勇出手枪攻,是极为正常理所当然的事。

满天花雨胡彪是大名鼎鼎的镍师,武功出类拔萃,要不,何需出动大批的高手前来对付他?

九杀道人目无余子地进击,立即引发这位名漂师的怒火。

“可恶。”满天花雨怒骂,身形左闪,左手一扬,一枚金钱漂悄然破空

金钱傈体积小,发射的指劲强烈,钱出几乎难以看到形影,仅可听到轻微而又尖锐的高速破风声,听到声音,可能镖已入体了。

一个镖师,可能遭遇大批毛贼围攻劫镖,所以必须能使用镖漂枪、钢镖、或其他大量使用的暗器,以应付蜂拥而来的毛贼,所以称为“镖”师。

因此一般说来,善用暗器是镊师的基本武技。

满天花雨的金钱镖,真具有令匪徒们丧胆的威力,三五十个毛贼劫镖,冲近之前,很可能有一半伤在他的镣下。

近身之后,激斗中他的镖依然具有可怕的威力,因此享誉江湖,走镖二十余年,从没丢过任何一笔红货。

近身相搏,他的剑术也威力十足,威猛狂野,以强攻硬抢敢斗敢拼享誉江湖,因此不论剑术或暗器,他都具有宗师级的崇高地位。

九杀道人在他眼中,毫无威胁可言,用不着拔剑,用金钱漂足以打发这个一代凶魔。

九杀道人有备而来,早已摸清他的底细,抢攻只是虚张声势,诱使他使用金钱镖才是目的所在。

他的手一动,九杀道人已先一刹那收招急闪,移向早就计算好的方位,金钱镖以一发之差,掠臂侧而过。

“奉还。”九杀道人沉叱,左手一挥,发出一把挟藏在掌心内的六寸飞刀,幻化为一道圆形虹影,以令人惊骇的速度飞旋而出。

飞刀的射向,封锁满天花雨的移动方位,用意不在伤人。

这种大型暗器,根本不可能伤害一个暗器名家,用来封锁对方的移动方位,却颇具效力。

满天花雨果然上当了,再次移位左手再扬。

这一次,共发射了三枚金钱镖。

“厉害畔九杀道人怪叫,侧射两丈外,险之又险地用拂尘击落最近身的一枚金钱漂。

另两枚破空飞射,向远在四丈外的无涛秀士几个人飞去,威力在四丈外,依然强劲无比。

九杀道人计算得十分正确,似乎早就预料到对方必定射出这三枚威力惊人的金钱漂。

一声怒喝,无情秀士大袖一挥,裹住了迎面飞来的一枚金钱漂,飞跃而进。

剑术无情,所以绰号称无涛。

这位秀士被金钱漂激发了无名孽火,认为是满天花雨有意计算他,怒啸声中半途撤剑,猛扑四丈外的满天花雨。

两个起落便近身了,剑上风雷骤发,九华梁家威震武林的霹雷剑术出手,以雷霍万钧的声势,强攻猛压手下绝情。

诡计得逞的九杀道人,也从侧方切入,拂交左手,右手拔剑配合无涛秀士进击。

满天花雨不在乎九杀道人,但一听无情秀士发剑时的异鸣,吃了一惊,这才知道来人是何来路。

他心中一凛,大喝一声,洒出一把金钱镊,侧射三丈,及时摆脱了双剑合击的聚力中心点。

“住手。”满天花雨闪避时沉喝:“九华梁家子弟,为何做恶贼的爪牙……呢……”

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九杀道人与无侍秀士身上,忽略了一旁虎视眈眈的妙笔生花几个人。

妙笔生花右侧的中年人,悄然发出一道电芒,无情地贯入身形尚未落实的满天花雨有肋,击破护体神功的异声清晰可闻,劲道之猛烈,无以伦比。

无情秀士并没留意那道电芒,电芒的速度太快了。

满天花雨身形落实,想稳下马步已力不从心,双脚一挫,手中剑不受控制向下沉落。

无情秀士跟踪扑到,剑挟风雷君临,咳一声怪响,锋尖贯入满天花雨的胸口,直透背部三寸。

这瞬间,九华双卫的干手天君,飞掠而出。

“少庄主不可……”干手天君狂叫,要阻止无情秀士下毒手。

一切都嫌晚了,无涛秀士的剑已贯入人体。

同一瞬间,妙笔生花发出进攻的暗号。

呐喊声四起,埋伏的人奋勇飞越院墙杀人,胡家成了血肉屠场。

“罢了。”干手天君失声长叹,对少主人贸然下毒手的举动不以为然,但事已至此,无可挽回,只能深深叹息,认命……”

以他双卫的身分,当然不便责备主人不对,彪他这种人对是非的观念和看法,与邪魔外道并无多少差异,不会为了主人杀了一个无辜,而感到自咎或惭愧。

所以,他曾经鼓励无情秀士,与强权接近,利用强权的力量壮大自己的声势。

周王府的把式打手,就是无可匹敌的强权。是他,鼓励主子与强权结合互相利用的。

帮助强权杀死一个小有声誉的漂师,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,事故已经发生,他不得不承认少庄主有权采取行动的事实。

不久,两艘船急急驶离。

芦花湾胡家,却除了尸体不见活人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村民都吓坏了,家家关门闭户,不敢外出探视,凶手们走了许久,村民仍不敢外出,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祸事。胡家死寂,血腥刺鼻。

三个俏丽的女郎,出现在院门内大院子的尸堆中,脸色因痛苦者扭曲,强忍酸楚和激愤,深入宅内寻觅,找寻是否还有活的人。

内院里也尸体枕藉,老少妇孺无一幸免。

“天啊,胡大叔家里,到底遭到什么凶残人物的惨杀?”为首淑女郎站在血泊中,掩面凄厉地叫号:“老少不留,惨绝人寰,这。午。”

一位侍女打扮的女郎含泪劝解:“小姐请节哀。胡爷做了二十余年的镍师,很可能结了不少凶残恶毒的绿林巨寇仇家,那些人纠众前来报复,所以才会有灭门的凶残罪行发生。只要向绿林巨寇方向侦查,不难找出这些凶残恶毒歹徒的线索,替胡爷一门老少报仇。”

“不可能是绿林巨寇所为。”小姐拭泪断然地说:“盗亦有盗,他们不会远离山寨至外地作案,而这附近数百里之内,没有盗群啸聚。另一理由是,绿林巨寇讲的是明火执仗攻城掠村,决不致于仅屠杀胡家而不波及村民,可知决不是绿林巨寇所做的伤天害理勾当。”

“我们再仔细向村民查询,或许可以找出一些线索。”另一位侍女提出建议。

“不可能问出真象。”小姐肯定地说:“村民们胆都快吓破了,即使知道也不敢讲,我们再仔细搜查一番,也许可以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。”

另一位侍女在屋角的阴影中巡视,突然发出一声惊呼,随即扶起一个重伤将断气的人,仔细察看留在墙根下的字迹。

小姐储侍女闻声奔近,急趋伤者身侧蹲下察看。

“是这人的留字,错不了。”侍女指指伤者右手仍然紧握的碎瓦片:“字难以分辨,只好用猜了。他写时神智定然仍是清明的,只是力道不足,所以不易分辨。”

三人察看片刻,伤者终于停止了呼吸。

墙根下泥土坚实,瓦片划的力道不足,因此如不留心察看,真不易分辨字形。

最后,她们总算看出是两行字:

“妙笔生花陈……九华梁……庄……主……杀……入……屠……家……”

“天,那……那怎么可能?”小姐似是不信惊呼:“九华山庄梁庄主,决不可能在此地行凶,滥杀胡大叔一家,他们根本无仇无恨,甚至素不相识。”

“梁字与庄字之间,有一个字无法分辨。”第一名侍女将断了气的人移至一旁:“很可能并非指证梁庄主。而且,梁家两代皆以英豪传世,不可能做出这种犯忌的绝事,很可能有人假扮梁家的人,嫁祸江东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小姐篱眉深锁:“这人濒死留字,不可能凭空乱写。”

“再说,妙笔生花是江湖朋友公认的凶魔,九华梁家是众所公认的正道人士,根本不可能走在一起。”侍女仍然先入为主,替梁家辩护:“他们见面不你打我杀,已经是侥天之幸了。”

“小娟姐。”另一位侍女却不以为然的说:“你不要把梁家的人,真的看成不世的英豪,梁庄主雷电神剑如果真的是守正不阿的豪杰,就不会把一个专用暗器杀人,与一个善用毒葯杀人的两个人,充任九华山庄的守护神。”

“你们别各趋极端抬杠了。”小姐不安地说:“不管怎样,这总算是一条线索。”

“小姐要循线追查?”侍女小娟似乎信口问,但脸上有不敢苟同的神情流露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章 杀人屠家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