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32章 落水躶女

作者:云中岳

丘星河早已知道,姜秋华的贴身攻击最为可怕。

玄玄魔罡邪功一发,浑身除了双目之外,即使对手的正宗内功火候已修至化境,也无法在她身上造成伤害。

刀剑利器聚力击中处,毫不受力且向外滑开,只能在衣裙上留下痕迹,伤不了她的皮肉,而她的双手所及处,无坚不摧肉裂骨碎。

传说中,玄玄魔罡的护体功效,与佛门的金刚不坏禅功,威力相等难分伯仲。

丘星河曾经告诫过绛宫魔女和杨姑娘,警告她俩与姜秋华交手时,必须避免贴身相搏,他自己一而再与姜秋华交手,心中早有准备,怎会上当毫无戒心?

姜秋华在他身侧落坐,他已经暗中留了心。

不论何种性命交修的神功奇学,都必须先有行功聚气的准备时间,方能发生作用,准备时间的久暂,决定在修为上的精度。

有些人意动神动,立生反应;有些人装腔作势摆弄老半天,一口气仍在丹田,不上不下。

而这期间,对手很可能等得不耐烦,一脚就把这位内家高手踢倒了,或者被一耳光打得七荤八素。

丘星河早已从她的眼神中,看出她在暗暗行功聚气,由于她的修为火候精纯,外人极难发现她的行功迹象。她距意动神动的纯青境界,仍有一段距离,瞒不过丘星河这种已臻化境的行家法眼。

纤手刚要沾及丘星河的身躯,眼前人影倏然幻灭。

她大吃一惊,意动劲收想一跃而起。

慢了一刹那,无穷强韧的劲道,已扣住她的右上臂向前推送,身躯顺势前冲,噗一声头顶撞中海碗粗的桂树干,枝叶摇摇。

太快太意外,她无法如意地控制身躯,好在是用坐势扑出的,冲击的劲道不至于太猛烈,但也撞得眼冒金星,脑门如受巨锤撞击。

一只大手压在她的背心上,把她压得牢牢地,高耸的酥胸贴树干压车,她的双手似乎要将树抱住或者撑拒,状极狼狈。

一连四记不轻不重的劈掌,分别劈在她的左右颈根上,双臂一麻,失去反抗的力道,被压牢在树干上,四掌卸除了她最后的反抗力道。

压在背心上的巨掌,力道大得惊人,像是压上了一座山,呼吸也有了喘不过气的困难。

“呃……呢呢……”

挨一掌她叫一声,丘星河让她吃足了苦头。

“真想废了你,”丘星河放掉她,跳出丈外恨恨地说:“免得你助纣为虐枉杀多少无辜,无俦秀土为祸不至于更烈,你给我牢牢地记住,下次绝不饶你。”

姜秋华狼狈地爬起,冒着怒焰的大眼睛似乎比平时大了一倍,如果不是她的面庞,出现扭曲性的*挛破坏了美感,一定比平时更为动人,更为俏丽。

四劈掌她禁受得起,而且丘星河也无意伤害她,下手有分寸,所以她很快地便恢复了元气。

“你真死不了呀?”她愤怒地拔出剑:“你还没问我是否肯饶你呢!我不相信你死不了。”

声落剑发,冲进剑发狠招飞虹戏日,锋尖前黑气暴涨,五彩

光华耀目生花,以雷霆万钩的声势强攻猛压,志在必得。

丘星河摇头苦笑一声、迅速地拔剑疾封,在几乎不可能的刹那间拔剑封招,拿捏得恰到好处。

在这种近距离,在姜秋华这种闪电似的速度骤然攻击下.按理丘星河除了赶快躲闪逸走之外,绝不可能获得拔剑封架的机会。

铮一声暴震,火星飞溅中,姜秋华斜震出丈外,彻骨的森森剑气向四面八方涌散。

丘星河也变换了方位,再次摇头苦笑。

不管姜秋华如何无情地对待他。他依然无法硬下心肠加以无情地报复反击。

一声怒叱,姜秋华再次挥剑扑上了。

面对一个被激怒得发疯的女人,的确是一种令人难忘的可怖经验。

姜秋华就是这种女人、剑上风雷爆发全力进攻,绝招如长江大河滚滚而出,加上以神意驭使的另一种神奇为道加人相转,威力增加数倍。

这另一种力道的确神奇得不可思议,似乎有无数力源构成一张巨网,在一阵阵潜力所催动下收缩,网内寒流彻骨,无形的劲流将人束缚在网内。

寒流与温差大的气流汇合,便化为淡淡的流动云雾,撼动人的五官感觉,可以令人在片刻间成为惊恐过度的痴呆患者。

一个外行或者胆小的人,势必被这种不可思议的异象所惊吓,要不意识麻木任由宰割,要不精神崩溃如痴似呆难以复元。

丘星河受到两种可怕的压力攻击,攻击的声势空前猛烈可怕极了,每一击都有如排山倒海,每一击皆猛似雷霆。

但他承受得了这种可怕的压力,心神凝聚如一,天崩地裂也撼动不了他的无神。

他的体外,由一种神奇的力场所包围、吸收、排斥、融合种种力量交替运行,把对方另一种力源,一一化解或消融。

他的剑守得有如铜墙铁壁,任由对方剑上的雷电绵绵进攻,快速如电火流光的移位身法,也躲过了对方不少连续暴发的致命绝招。

主攻的攻势绵绵不绝,主守的抱元守一以应万变。

好一场空前绝后的绝顶高手拼搏,三丈内人影幻化、流转、乍隐乍现、变幻莫恻,两支剑的形状已难分辨,只可看到光华闪烁,满天雷电。

不知何时,厅口的厅廊出现迅雷剑客五个人,站在阶上观战,一个个脸色大变,惊疑交加,身上毛发森立,被这场罕见的神奇拼搏吓坏了。

女性的先天体质不宜久斗,更不宜以全力来作绵绵不绝的强攻。

姜秋华直攻了千百剑,一盛二衰逐渐慢下来了。

丘星河连一剑也不曾回敬,在对方的强攻猛压下守得天衣无缝,除了出了一身大汗之外,有惊无险接下了对方招招致命无可克挡的千百剑。

不但毛发无伤,而且接封的劲道,一直就保持生生不息的原状,似乎他有用不完的精力,愈久斗元气愈旺盛。

最后传出一声令人心魄下沉的金铁交呜,人影终于中分,剑气徐敛。

丘星河马步沉稳,剑举朝天一柱,屹立如山,宝相庄严,衣裤全被汗水湿透了,呼吸仅呈现些许不隐定,虎目中依然神光炯炯。

姜秋华在丈外踉跄稳下马步,衣裙因大汗湿透而贴在身上,曲线玲珑十分诱人,那光景委实令异性想入非非,透支了大量精力,急剧起伏的酥胸也令人心荡神摇,真成了落水的半躶美女。

“你……你为何不……不反击……”姜秋华喘息着沉声问,

脸色有点泛青。

“我在考验我自己,看到底能承受多重的化骸炼形压力。”丘星河语气沉稳从容,伸手拭抹脸上的汗水:“当初在黑虎砦我曾经目击你要用化骸炼形大法对付四海妖神,被他看出你的根底,可能知道奈何不了你,因此做顺水人情,出山帮助你。其实,老妖神不甘寂寞,早就有出山重振声威的打算。”

“你真的知道我的底细?”

“差不多。”

“居然敢考验承受化骸炼形术的压力。”

“化骸炼形术并非旷世绝学,所以我敢让你有充足的时间运功行法”

“你的结论如何?”

“很不错,你比你老娘似乎火候更纯三两分,青出于蓝、真不知道你是怎样练成的,难怪老妖神见机不敢逞强,如果在去年年底之前,我对付不了你。”

“该死的!你以为现在就一定可以对付我?”姜秋华仍然不服气。

“我已经再三证明给你看了,这次更故意激怒你,逼你全力施展行破釜沉舟一击,你知道结果了。”丘星河不再谦虚客气。

“今后,你最好不要再向我撒野,留半分情意,让我保持对你的剩余三分好感,以免造成无可弥补的遗憾。”

“丘兄,何必呢?”姜秋华垂下剑,改变策略不再摆出女强人面孔,换上了动人的笑容:“你是一个谁都不沾的怪杰我独行不要管我的事,我领你的盛情,我绝不会对你构成威胁,甚至可以保持你我的真挚友谊。丘兄,就算是我央求你吧!你可不可以就此远离是非之地,一走了之,容图他日后会呢?我……”。

“我相信你们已经在情势失去控制下,提前在各地展开制造騒乱的大屠杀。”丘星河抢着沉声说“我不想管旁人的死活,但大屠杀把我也算上,我能无动于衷吗?何况我还有一些朋友,我不能不关心他们的生死安危,不,我不会远离是非之地。”

“你太固执了。”姜秋华哀怨地说,脸上有受了伤害的苦恼表情:“你说你喜欢我,你是用这种激怒的方式来喜欢我的?这里所发生的事,完全与你无关,你如果真的喜欢我,就应该帮助我……”

“帮助你做刽子手?不,谢了。”

“我不去要求太多,只要求你离开河南地境,如果你真的喜欢我,这点小小要求不过份吧?我不会长远在河南逗留,我以后一定找机会和你在江湖小聚……”

“河南只是你和无俦秀士两个人,建立称霸江湖的第一处基业,以后当然会继续向其他地方,发展第二处第三处,以及无数处基业。”

“你不要钻牛角尖好不好?我要求你离开……”

“我不会离开……晤!也许……”

“也许什么?”

“除非你也离开河南,驾着你可以行驶山路的小马车,走得远远地,我也悠哉游哉远走他方。”丘星河似乎胸有成竹,用另一种策略提出反要求:“这样一来,河南地区的血雨腥风不至于造成更惨烈的灾祸了。”

“你的话有何用意?”姜秋华大感不悦。

“你一离开,无俦秀士就玩不出新把戏了。他控制不了四海妖神,你一走,四海妖神就不会再帮助他而自己打天下了,这里的暴乱也就会很快结束。其实,我是为你好,所以……”

“胡说,是为我好?你……”姜秋华神态又变,变得暴躁不安,先前委委屈屈的苦恼神情消失了。

“黑白道群雄,已经揭发周府和无俦秀士勾结,坑害黑白道群雄制造纠纷,以便施行恶毒阴谋的罪行。要不了多久,侠义柬

和英雄帖发出,天下英雄豪杰攻击的刀剑,就会指向你们了。

没发生更大灾祸之前离开,还来得及……”

“岂有此理,你居然反而要求我离开?”姜秋华不再保留淑女形象,跳脚尖叫有如咆哮:“我好不容易树立了相当满意的威望,好不容易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咱们谁也满足不了对方的要求,那就顺其自然各行其是吧!”丘星河不想再与对方争辩,收剑入鞘叹了一口气“你往南行,与走在前面的假梁少庄主互相呼应,希望吸引所的人追逐,而掩护真的梁少庄主,前往太和……”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姜秋华惊问。

“你知道我说什么。”丘星河郑重地说:“阴谋已被揭穿,你们不去成功的。天南镖局的飞虎方世贤已经得到警告,他不可能中计上当,不要枉费心机了。”

“昨晚传出的消息,是真的了?”

“你还不信?”

“是你透露的?”

“是谁透露无关宏旨,事实证明你们的阴谋已经……”

一声愤怒的厉叱,姜秋华再次发起闪电似的攻击,身剑合一,剑发杀着,七星联珠,黑气与五彩光华陡然迸发,真有石破天惊似的爆炸性威力。

剑上所发的威力,已是雷霆万钩,另一种阴寒彻骨的聚合神奇怪劲,更是凌厉无匹,似乎有一张三丈圆径的怪网,向前一撒随即向内紧收。

扑出进招的形状,也十分惊人,秀发飞张,衣裙外扬,加上长剑所幻现的异象,真像一个可怖的夜叉。

丘星河的剑已经归鞘,身陷绝境。

“卑鄙!”

迅雷剑客和商姑娘同声咒骂,同时飞掠而出,半途拔剑在手速度惊人。

丘星河虎目怒睁,大喝一声双掌齐吐,身形向下一挫,蓦地形影俱消。

罡风抗拒无形异劲,发出一声强烈的气爆,地面飞沙走石,劲风怒号。

姜秋华身形一顿,挫退一步,举剑的手猛烈颤抖,原来已恢复血色的脸庞,重新涌现苍白。

她剑尖前的黑气消失,五彩光华也无影无踪。

迅雷剑客和商姑娘到了,双剑发似奔雷。

“哼!”姜秋华冷哼,一剑挥出。

金鸣震耳,火星飞溅。

迅雷剑客和商姑娘连迟五步,几乎被震飞。

向丘星河全力一击,几乎耗尽全身精力的姜秋华,也斜震出支外,马步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2章 落水躶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