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34章 实生神力

作者:云中岳

“少说几句讽刺的话吧!那对你毫无好处。”姜秋华用警告性的语气说:“不管你怎么说,都不会影响我的决定。我并不想贫得无餍,只想我希望获取的利益,你如果拒绝我的要求,我将利用一切手段来伤害你。”

“如果我杀死你,你又能得到什么?”’

他逐渐有点按捺不住,脸色渐变,虎目中冷电涌现,心底愤火燃起火苗。

人被逼急了,会爆发出先天的野性。

“你不会杀死我,因为你不忍心让救命恩人被杀死。你也杀不了我,你的武功和道术比我高明不了多少。”姜秋华信心十足,说的话坚定自信:“我任何时候,都可以轻易地摆脱你,所以我改变策略,不再带了忠心的随从活动,单人独剑单飞,自由自在,你奈何不了我,其他的人包括天下高手名宿,只能任我宰割。”。

“真的吗?”

“你最好不要轻试妄想杀死我、你绝难如意,所以必须听我的,你希望我一脚踏破这假男人的胸膛吗?”

丘星河眼中的冷电隐去,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。

“罢了,你是赢家。”他绝望地又叹了一口气,表示屈服。

他不能不屈服,不屈服又能怎样?

对杨姑娘的思念和关切,愈来愈强烈殷切,眼看姑娘胴体半躶,被踏住胸膛的痛苦形象,他不但感到心疼,更产生激烈的报

复意识,无名孽火在心底愈烧愈旺,即将达到爆发边缘。

但他不能爆发,心中不住向自己警告:冷静!冷静!冷静!

冷静才能智慧生,智慧生才能设法自救。

生死关头,他必须作破釜沉舟的打算。

从姜秋华的神意中,他看到了大劫难逃预兆。

玄门中人重视劫难,认为这是天道常理:你要强行争取某一种利益,就必须付出代价。

修道人认为生死是必然的,亦即是所谓天数,而且数有前定,强求不得。

修真有成的人,明知成道成仙是不可能的事,那是逆天,违反天理的,能争取多活几年,已是难能可贵了。

这小小的争取,与数有前定有所抵触,也几是强求,强求就必须付出代价。

违反天理,所以有所谓劫难,这就是须付出的代价。度得过劫难,道基就会精进;度不了劫,一切成空。

雷火刀兵五行劫难,都是致命的劫数。要度过劫难,必须修习度劫的上乘秘技大法,三昧元神的潜力必须发挥极至,度不过骸化形灭,所以每度过一劫,身心俱疲,濒临崩溃的边缘。

平时普通的小灾小难,使用度劫大法是犯忌的事,等到真正大劫临头,就没有可用的精力度过难关了。

凭他的道行,他已经知道劫难已临。

凭常识和感觉,他已确切地知道是五行中那一种劫难了。

心动神动,他外表没流露任何异象。

其实是一种神秘难解、迄今仍然不为世俗所知的意识,已在他体内发生作用,默默地吸取天地间那种神秘的无量潜能精华。

练先天气功的人,那种所谓先天真气,可以利用神意在体内各部位运行,意到气随,内疗疾患,外拒魔侵。

其实,气是不可能在体内各器官运行的,一个气泡注入血管,必定阻塞血脉在送性命。

这种内家真气,其实就是在平时的修炼中,以神意所吸引取导的宇宙潜能,这种潜能充溢在全宇宙,无所不在。

知道修炼方法的人,就可以吸取这种潜能为已所用、威力随修炼的精度而增减,不苦功有天资的人成就惊人。他已经修至不需摆姿势行动,便可默默吸取与凝聚潜能的境界。

姜秋华自信过,以为经过多次交手,他所流露的竭耗形象,成就有限,所以认为他高明不了多少,敢于毫不留情地向他煎逼。

以往,自始至终,他都隐藏所学,也无意用激烈手段对付姜秋华。

现在,他面临重要的抉择,面临生死关头。

如果他能有机会静下,他甚至右以察觉出对方的心念,融入对方的意识中,主宰对方的行动。

目下的情势不容许他静下来,到少他必须分神与姜秋华打交道。

“你已经输定了,承认吧!”姜秋华咄咄逼粉,认为吃定他了。

“我已经承认了,不是吗?”

“你是一个挑得起放不下的人,我是愈来愈不喜欢你了。”

“幸好你不喜欢我。”他咬牙说。

“当然我喜欢利用你,你是唯一能与我分庭抗礼的人。在某一方面,你比梁少庄主强十倍。”

“谢谢夸奖。”

“现在,我说第二件要求了。”

“我在听。”

“条件也很简单。”

“简单而致命。”

“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?嘻嘻……”

灵猫戏鼠,愈玩愈有趣。

姜秋华的得意笑声,已表现出有趣的快乐心情。

“可惜你不想听好听的,比方说,我喜欢你……”

“自作多情,一厢情愿。”姜秋华不屑地说。

“所以我其蠢似猪,幸好能及悔悟。”

“你现在不喜欢我了?”

“我还敢喜欢你?老天爷!”

“喜欢绛宫魔女?我知道她对你又爱又恨,你应该告诉她你喜欢她的,免得她不死心,仍在打梁少庄主的主意,我会要她永远后悔。”姜秋华语气相当凶狠。,

“我知道你恨她,她不配和你争宠。其实她很笨,我实在看不出像无俦秀士这种男人,怎么能值得她向你的剑尖上爬?她比你差得很远,才貌也差得远。”

“少废话了。第二个要求。”

“是你在说废话,但我喜欢废话。”

他需要时间,分神吸取天地精华速度太慢。

“你要跟我去会合梁少庄主,当天下英雄之面,焚香插血义结兄妹。”

“我能拒绝吗?”

“不能。”

“好,依你,动身吧!”

“我不信任你。”

“什么意思?要我爬在你后面?”

“我要先制了你的经穴,收缴你的剑,以免你半途生异心,我承认你的武功和道术,都比我高明一分半分,岂敢让你一同动身?”

“你的顾虑正当。”

“转过身去。”姜秋华正式下令。

“遵命。”他当然不敢拒绝,乖乖转身:“我先将剑解给你,本来我就不想佩剑引人注意。”

他缓缓转身,一面转一面解剑。

“丢在脚下就好。”

“遵命!”他将剑信手丢在脚下,鞘尖不着痕迹地指向身后。

“你有暗器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星河,求求你,不要……”被踏住的杨姑娘突然拼全力尖叫。

姜秋华冷哼一声,脚下用了劲,杨姑娘的尖叫声,也随之中止。

“原来如此!”姜秋华恶狠狠地说。“星河?叫得多亲热啊!

我还以为你是他的救命恩人,所以他不顾一切保护你呢!原来他是你的亲密爱侣,他冒死救你就不足为奇了,我会好好处置你的你等着好了。”

“不许你虐待她,可恶。”丘星河转身怒叫。

“转过身去!”姜秋华也怒叱:“你真是饥不择食呢!对我余情未断,就转向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小丫头移情了,我绝不许她缠住你,你……”

“你想得真卑鄙。”丘星河咬牙说:“我不但对你情义已尽,你也不配管我将情移向谁。你这种恶毒的女人,除了争逐名利之外,你知道什么叫情什么叫爱?”

“闭嘴!”

“不要逼我,不要逼我……”丘星河虎目怒张,迈出一步。

“你再不听,我马上就一剑杀死她。”姜秋华垂下剑尖,指向尖挺的酥胸玉rǔ。

“我就会肆无忌惮地凌辱你,至死方休,用你偿她的命,这世间你什么都得不到了。”丘星河厉声说。但不再迈步接近。

“你不希望她死,是吗?”姜秋华及时转变态度,换上了暧昧的媚笑。

“如非万不得巳。”

“我得逐所愿,何必杀她?”

“你给我牢牢地记住,不要逼我。”丘星河恨恨地说,重新转身。

这瞬间,他虎目中涌现另一种稀有的光彩,嘴角出现阴森莫测的笑意,如果姜秋华看到而且了解这笑意的含义,必定时时刻刻心惊胆跳。

姜秋华也暗泛冷笑,一脚将杨姑娘踢得滚了一匝,剑尖上升,默运神功聚于剑尖,莲步轻移,缓缓向丘星河身后接近。

她的左手,也力贯指尖向前举。

锋尖距丘星河的背心,将及三寸。

如果她想用手制丘星河的经脉,剑尖该后收或上举,手比剑短,剑不能用来制经脉,只能毁经脉。

剑不收不举,猛地吐出直射第六脊椎下的灵台穴。

剑贯灵台,不但督脉断,脊骨地被挤松,这辈子不但行走不便,也可能永远挺不直脊梁。

人废了一半,一辈子只能任人驱策宰割,武功的根基毁去一半,沦人三流人物也应付不了的可怜虫。

姜秋华用心极为恶毒,这比杀了丘星河更残忍。

剑尖贴上了脊骨,迅捷如电。

以姜秋华的武功造诣,力聚尖一击,足以贯穿内功火候已届纯青的高手胸背,绝壁穿铜无可克当。

“天哪……”地下的杨姑娘狂叫。

异象迸发,不可思议。

一声异呜,电气火花爆射,丘星河已经不知何时已转过身来,剑贴他的胸膛擦过,火花迸射,似乎他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而是坚硬的钢铁,与剑激烈磨擦,因而爆发出火花来。

那一声异鸣,令人闻之牙龈发酸,的确像是金铁重重磨擦所发的声响。

剑走空,手指也失去准头,点在丘星河的左上臂,手指突发出骨折声。

食中两指骨折,幸好皮肉仍在不曾毁坏。

丘星河似笑非笑,僵立不动。

嗯地一声惊叫,姜秋华突然脱手丢剑,身躯飞起、后翻,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、飞抛。

砰一声大震,摔了个手脚朝天,然后头部上升,再半空翻转、摔落。

再升起,再摔落。

“饶……我……”

姜秋华声音尖厉,脸无人色。

第三次升起的头部,颓然重新垂落,躺在草中痛苦地抽搐、发出哀切的呻吟声,起不来了。

自始至终,丘星河丝纹不动,双手自然地下垂,虎目中神光似电,目光始终随着姜秋华移动。

而姜秋华自行惯摔,发髻一直像被一只无形的怪手所揪住起落。

丘星河脚下的连鞘佩剑,突然飞升而起,嗤一声连鞘贯入姜秋华右颈侧,干燥坚硬的草地上,人土近尺,贴颈贯地如受人操纵。

“噢……”

姜秋华终于昏厥了,身躯仍在不停抽搐。

丘星河脸色骤变,大汗突然像泉水般涌出,双手开始*挛,口角突然溢出血水,双腿一软,向前一栽。

“星河……”

惊恐地爬起的杨姑娘,连滚带爬发疯似的向他爬来。

“星河……”杨姑娘终于抓住他了,尖声叫号泪下如雨。

“我……我腰带的荷……荷包,有……淡褐色的救……救命九……九转丹,服……服三……三颗……”

丘星河气若游丝,语声含糊,全身发软,像一具死尸。

杨姑娘经脉被制,但基本体能仍在,情急驱走了惊恐,手忙脚乱找他的荷包,用口度了三颗丹九。

“星河,告诉我该怎么办?你怎样了?”杨姑娘坚强起来了,似乎平空增加了三倍的精力。

“带我找……找地方躲……躲起来,我……我需要时……时间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不……不要紧……支……支撑得……住,要……

要找隐……隐密的地……地……地方……”

“我一定可以找得到。”姑娘咬牙说,挣扎着背起他,一步步向林深处走去,她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生神力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猛兽受了伤,会找一处隐密处藏身舔伤口。

小兽则找地方静静地躺伏,等候痊愈或死亡。

丘星河已有逃劫度厄的经验,上次他熬过了三天。

方圆两百里各府县,都有人寻找他的下落。

一天、两天、三天过去了。

这三天中,血雨腥风笼罩了每一寸土地。

各方人马,在各地奔忙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绛宫魔女非常幸运,明时势而且机警,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4章 实生神力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