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35章 一吻情浓

作者:云中岳

小农舍中可以买得到食物,水更方便,但无法打听消息。这种偏僻的小地方、有如天地的尽头,举目四顾,一二十里外才有邻居,平时根本没有人走动,一无所见,那来的消息?

丘星河与杨姑娘两人亲亲密蜜地坐在一起晚餐,吃得津津有味,填饱五脏庙,元气恢复得更快。

膳罢半个时辰后才能行动,两人并肩坐在一起交谈。

“星河,你真笨哦!但我喜欢。”她突然将头倚在丘星河的肩膀上,紧挽住手臂脸红红地说。

“我笨?”丘星河一头雾水。

“这世间,没有任何一个女人,值得你用性命去交换她的生死。”她正经八百地抬起头扳着脸说:“何况在那种情势下,我一定会死的。”

“你不是世间任何女人。”丘星河心潮汹涌,突然激动地紧抱住她,似乎怕她会从怀中飞走或消失,抱得好紧好紧,嗓音完全变了:“自从失去你之后,我才发觉你对我的重要,我在追逐一个虚幻的梦影.而忽略了真实的、互相关切的伴侣,我真的很笨。”

“噢!星河!星河……”她依偎在丘星河健壮的胸怀里,激情地、情意绵绵地含泪低唤,痴迷地用面庞在壮实的胸膛揉动。

“我一直觉得,你并没有离开我,我一直就追逐在你身旁,只是看不见摸触不到而已。我的心一直就在向你呼唤,感觉中也意识到你就在我身边不远处,听得到我的呼唤。”

丘星河轻抚她的背心,像在倾诉:“似乎有好几次,我已经触摸到你了。本来,我已经和疯丐四怪杰南下追寻的,但我心潮澎湃,强烈地感觉出你离我很近,就在我身边飘忽幻现,所以我坚信你就在附近,我不能南下,不能走……谢谢天,我终于……

终于……”

她忘情地抱住丘星河的脸,痴迷地脸颊相贴,泪水湿了两人的脸颊。

“星河,我坚信你就在我左近。”她喃喃地颤声低诉:“所以我一点也不害怕。只是,当你真的出现了,我好害怕i怕你因我而……星河,我真的希望看到你最后一面就死去,不是因为怕死而害怕……”

“我知道妖女要用残毒的手段来折磨我们。所以不得不孤注一掷。”丘星河深深叹息:“我觉得人间的爱,实在太复杂了,一旦牵涉到其他利害,单纯的爱便变了质。变成互相残害的仇恨,真可怕。小明,我们要珍惜这份生死相许的情谊。”

“生死相许,生死相许……”她痴迷地重复低语呢哺。

两人紧拥在一起,直至夜幕降临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丘星河抓住三天的机会,刻苦修炼重筑道基。

上次他追随恩师至太白参修大成,突破了修真之士梦寐以求的境界。

这次劫难之后,他如果不抓住机会及时苦炼,今后不但不会再有进境,而且有退步的后果。

因此,他不再理会外界的纷扰,定下心刻苦参修.三天心无旁骛,果然再上一层楼。

杨明姑娘这两天像个小主妇,张罗水粮巡逻警戒,一切都不

需丘星河操心,她自己更是心情愉快,容光焕发。

明眸中的神采,透露了一个陷入爱河的少女情怀。

她买来了干净合身的村姑装,开始知道打扮自己了,三丫譬换梳了两条村姑大辫子,清清爽爽绽放出俏丽活泼的少女风华。

她讨厌那袭男人穿的青衫,以往她对青衫几乎着迷,认为扮一个秀气的男人十分惬意,现在她可不这样认为有趣了。

这表示她的观念,已经在改变,觉得一个被爱的少女。比扮一个神气的男人要快乐多多。

她觉得,投入丘星河的怀中,被坚强的臂膀拥抱住,是多么可爱的事。

那种微妙的激情悸动,令她几乎晕眩的感觉,将她带进另一种迥然不同的天地,使她觉得世间任何事物都出奇地美好,连睡在高粱叶中的感觉也是美好的。

当然,高粱叶中有丘星河睡在她身旁,要是没有心爱的人在身边,高粱叶做床,睡在上面哪会美好?

丘星河已经用真气导引术,解了她的经穴禁制,并且不时指导她炼气的秘诀,她的三天进境也相当可观。

一早,她悠然醒来,东方已现曙光,悦耳的鸟鸣声取代了秋虫的喧闹。

她不想早起,倦缩在丘星河温暖的怀中,惬意地调整身躯,重新闭上明眸。

“你……你的汗气……”她突然感到脸上发烧,芳心怦怦跳:

“怪怪地,但好……好……”

“懒鬼,该起来了。”丘星河在她发热的脸颊拧了一把:“天快亮啦!”

“嗯……”她感到晕淘淘,浑身发软:“不要嘛!你……你还不是在睡?”

“我已经炼了将近一个时辰的功,刚睡下嘛!”

丘星河身上热流荡漾,汗湿两腋,难怪汗气散发,她睡得很熟,根本不知道丘星河起来练功的事。

每天四次正式炼功,平时也利用机会活动筋骨、炼功之勤,可以决定进步的快慢。

不用大恒心大毅力刻苦锻炼,成就绝不去从天上掉下来,而且不可能恰好掉入怀中变成你的。

这种苦炼,一万人中,找不出一个肯投入的人,炼来做什么?

投入声色大马,多愉快?人生苦短,及时行乐,只有大傻瓜才肯受这种活罪。

丘星河必须扮大傻瓜,学而后知不足,经过多次劫难;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坚强,以后危难正多,他将会成为别人砧上的鱼肉。

他已经投入江湖,身不由己,要想自全,他必须比任何人都坚强,才能不受别人宰割。

“难怪这个窝这么温暖,这么舒服。”她在丘星河怀中挤得更近,男性的气息和体温令她痴迷:“拜托拜托,再睡片刻,我不吵你,你也好好睡一觉。”

这光景,丘星河哪能睡?

任何一个正常的大男人,都会神魂颠倒。

“我听到有声息。”丘星河低声说。

“不管啦不管啦!”她撒娇地将脸贴地壮实的胸膛上:“天掉下来也不怕,反正被压的绝不止你我两个人,何况……嗯……”

火热的chún,触及她的烫热粉颊,她浑忘天地何在,情不自禁本能在用樱口迎接这炽热的chún。

姜秋华的威胁,在这深情的一吻中,从她的意识中飞走消失了,再也不会威胁她和丘星河的感情了。

天终于亮了。

她从丘星河怀中,心满意足地悄然爬起,凤目亮晶晶,脸上的羞笑动人极了。

丘星河沉沉人睡,睡意正浓。

但愿他梦中有我。”她心中甜甜地自语着:“星河.我这一生已了无遗憾了。”

她到村中洗漱,顺便带回食物。

小农舍一家老小都喜欢她,热心地替她准备膳食。

挽了食篮,她绕屋左而过。

突然看到里外的平野中,一匹马懒慢地向西走,鞍上趴伏着一个青衣人,健马无人控制。时走时停,失路的神情明显。

她心中一动,向丘星河的宿处飞奔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骑士被安顿在农舍的厅堂,由丘星河替骑士急救、服葯、裹伤。

伤口有两处,左臂被一剑贯穿,右胁是严重的创伤。一枚毒性并不怎么剧烈的三棱透风镖,把内腑弄得一团糟。

即使镖上没淬有毒葯,仅镖所造成的损害,已经不是一般高手郎中所能救治得了的。

骑士已陷入昏迷境界,本能地抓牢雕鞍伏在马上一任由健马驮着任意所之,骑姿良好所以不曾落马。

精纯的内家真气疗伤导引术,将骑士的魂硬从鬼门关内拉回阳世,丘星河的金创葯与保命九转丹,更是救死疗伤的圣品。

许久许久,骑士终于逐渐醒来。

“这是哪……里?”骑士用朦胧的目光,搜寻在眼前晃动的模糊形影,语音含糊不清。

“一处安全的地方。”丘星河柔和的语音中有安抚的力量;“你可以安心地等候治疗,会有人将你送到城市里找郎中医治,你已经安全了,伤势已经完全控制住。你是谁?可有能倚靠的亲友吗?”

“我家在河南府洛阳,我姓张,张安生。”

杨姑娘一怔,她的江湖见闻相当广博。

“你是回风剑张大侠,洛阳三英的老二。”她并不感到惊讶,洛阳三英是中州侠义道的代表性人物:“你们是来替玉麒麟商庄主助拳的,遇到什么祸事了?”

语气有点幸灾乐祸味道,她对侠义道人士有排斥倾向。

“我不是来替商庄主助拳的、我也不认识商庄主。”回风剑为自己的立场辩解:“我和四位朋友,在湖广访友稽留近月,归程经过信阳,听到各种暴乱的风声,不想被卷入一和朋友昼伏夜行免生是非,没想到……”

一阵喘息,回风剑好半天才气顺。

“昼伏夜行,反而多是非。以丘星河摇头苦笑,他想起连夜赶往鸿沟集,冲过几处关卡的经过:“不相关的人,最好白天大摇大摆赶路。”

“昨晚四更天。”回风剑继续说:“路上碰上一群男女,被拦住盘查,一通名便受到致命的袭击。老天爷!我认识那个为首的人,星光下我不会认错,虽然他换了装。”

“谁?”

“九华山庄的雷电神剑梁庄主,那位大英雄为何不由分说。

便下令袭击?我没逃掉,在暗器与剑下……我……”

“不要激动,你逃掉了,所以你才会在这里。”丘星河安征对方的激动:“你真的没认错?”

“千真万确,两年前我曾经在潼关见过他,但不曾拜会.那时他好像急于赶路,带的人也很多,不会与我这种地方人物打交道。”

“他是南下的?”

“不,北上。”回风剑肯定的说:“同行的有三五十个男女,香味很浓,带的女人真不少,突然由几个人驱马冲袭,而且先发

射暗器,他一个侠义英雄,怎么如此卑鄙?”

“这老狗定然是从九华赶来,替他的儿子撑腰。”杨姑娘恨声说:“狗屁的侠义英雄,目下他正在屠杀你们这些真可以称英雄的人,张大侠,你栽得不冤。”

丘星河低头沉思,心中不住盘算。、;

“星河,你想什么?”姑娘关切地问。

所以姜秋华在这条路上来来去去,吸引有心人的注意。”

“他是北上接应无俦秀士的,无俦秀士真的亲自到太和去了

以姜秋华在这条路上来来去去,吸引有心人的注意。”

“又是姜秋华。”姑娘大发娇嗔。

“他们大开杀戒,不相关的人也不放过,为了什么?”丘星河不理会她的不满,继续分折:“我知道他们在周府的支持下,不断制造轰动江湖的暴乱,再这样闹下去,不知要枉杀多少无辜。”

“那是一定的。”姑娘忘了刚才的不满:“这一来.被枉死的人,他们的亲朋好友,将由四面八方往河南赶,死的人将会更多。”

“一定要釜底抽薪。”丘星河一拳捣在桌上大声说。

“釜底抽薪?”姑娘讶然问。

“问题出在周府上。”

“事实正是如此。”

“我要到开封。”丘星河语气十分坚决:“我早该去的;被姜……”

“被姜秋华吸引到这条路上来了,你还真被她迷住了呢!”姑娘醋味十足,白了丘星河一眼。

“我得走,愈早愈好。”丘星河恶作剧地拧了红艳艳的粉颊一把:“你最好不要担心那个妖女,她最好离开我远一点。喂!

你有兴趣陪我到开封吗?”

“上天人地,我跟定你了。”姑娘嫣然羞笑:“那妖女是个毒瘤,不割除定有祸患,我等她来,而且我相信她一定会来找你的。”

“我闻到好浓的醋味。”丘星河大笑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我们把张老兄带往府城托人照料,赶快准备动身。”

健马仍可利用、两人砍树制了一具拖架,拖着回凤剑奔赴府城,一上官道,姑娘在路旁的行道树上,悄悄地刻上一些记号。

丘星河并没追问她刻记号的用意,猜想是通知她自己的人,她的保镖龙叔吕叔,这几天可能急白了头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三同村距府城有五十里左右,这样拖真需要一天工夫。

近午时分,二十里外的鸿沟集在望。

杨姑娘便是被囚禁在集上的,鸿沟集曾经血腥满地。

“到鸿沟集打尖,大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5章 一吻情浓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