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36章 群魔蠢动

作者:云中岳

官道上旅客渐多,有车、有马。

健马拖着拖架,杨姑娘走在前面牵缰。

丘星河傍着她并肩迈步,状极悠闲。

“你能看到四海妖神出现,真是奇迹。”丘星河低声说:“他会五行通术,居然让你看到了。”

“我怎知是人?更不知是这个可怕的四海妖神。”姑娘余悸仍在:“我只看到尘埃波动有异,便不假思索提醒你而已,没想到真有人。”

“那天晚上在黑虎砦,他斗姜秋华时,你并没看到他,他的五行遁术火候真的不错呢!要不是他对我深怀戒心,怎肯自贬身价配合两个魔头联手偷袭?”

“他们还躲在村内?”

“是的,他们发觉不知道我是如何遁走的,心中一虚,顾不了颜面,乖乖躲起来,以免被我用绝学反击。”

“每家人都有地窖地屋,这小村集真是藏身的好地方。”姑娘想起被囚禁在地客的事:“便宜了他们。”

“他们得了便宜,但并不满足。”

“哦!你是说……”

“我们走得很慢。”

“天黑才能到府城。”

“而任何地方都可行走,田野也到处有小径。”

“风声紧急,人多才敢走官道。”

“所以,他们一定会抄小道,赶到前面去等我们的,他们不止四个人。”

“哎呀……”

“我们将计就计,也希望他们等呀!我可不希望他们再玩弄阴谋诡计,更讨厌他们来暗的。他们都是大名鼎鼎的顶尖高手,位高辈尊威震天下的老前辈,居然用诡计扮下三三滥,简直岂有此理。”

蹄声急骤,八匹马来自南面,掀起滚滚尘埃,远在里外便可感到地面震动,可知来势十分急猛,绝不是赶长途的旅客。

以这种速度快跑,健马最多只能支持十里左右,那是虐待马匹,尤其在这种炎热的大太阳下,怎能用这种脚程奔驰?

“该死的!居然从后面赶来,必定有超凡的高手撑腰。”匠星河怒火上冲:“你往前走,我等他们。”

姑娘一直回头眺望,脸上的紧张神情消失了。

“是龙叔吕叔。”她兴奋地叫:“原来他们一直就在这一段路上找我,并没南下。”

“你等他们,慢慢北行。”丘星河心中一宽:“府城见,先到的负责找客店。”

“星河,你……”

“我到前面看看。”

姑娘一把没抓住,丘星河已消失在路右的矮林中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前面是一座小平坡,生长着几株参天拔起的大白杨。

东北面半里地,便是大官道。

九个人越野掠走如飞,到了大白杨树下。

除了天外神磨二个人外.另一位正是背领上插了五包小招魂幡,手中有紫金如意的四海妖神古百灵。

另三位老道,是丘星河的手下败将,号称活神仙的三大法师。

三妖道会摄魂魔咒,会神罡御剑,会驱神役鬼。

结果,被丘星河三下两下,把他们打得昏迷不醒,剑丢了咒语法术全部失效,几乎老命难保。

另两个大汉,是四海妖神的随从。

四海妖神的侄儿间接死在丘星河手中,把丘星河恨人骨髓后来为了逼绎宫魔女,又被丘星河从背后制住,仇上加恨,无可化解。

这次四人联手,丘星河并没接招,以更神奇的身法脱出重围通走,把四个自以为天下无敌的名宿高手反而吓跑了。

事实上.他们已经自认失败。

九个人,除了两个随从之外,全是丘星河的手下败将,但聚九人之力,威力增加两倍,所以不甘心,想重施须水桥头布伏的故技,发誓要送丘星河去见阎王。

四海妖神在老一辈的十大魔头中,名列第四,天外神魔更荣居首位,两个魔头联手失败,居然不死心,聚集了更多的人,志在必得。

“瞧,那儿有一条小桥。”四海妖神止步用手向半里外的官道指指点点:“桥两端柳树干粗如牛腰,足以隐身,树附近野草荆棘丰茂,也可以隐藏布阵,小狗绝不会想到咱们赶到前面埋伏,必定可以一下子把他们三个人神形俱灭。”

“老夫先布下瘟毒,再好好布置暗器摆布他。”

九州瘟神咬牙说。

“咱们三个在路右。”大法师说出主张:“三人同时以神罡御剑,一定可以出其不意碎裂了他。”

他们并不急于布伏,九州瘟神的瘟毒时效性短暂,过早撒布并无功效。

站在坡预,可以看到官道两端三里外的景物.丘星河用马拖人,脚程慢,等看到之后;再到桥头布伏,的间绰绰有余。

两个随从地位低,因此只配站在后面眺望,他俩不配提意见,乐得清闲。

七个老名宿只顾盯着前面指指点点,哪有闲工夫注意身后?

两随从站在后面丈余,不住向官道两端眺望,右面那位刚将目光向右移,突党左肩被人轻拍了一掌。

“干什么?”随从转头问,似为是同伴向他打招呼。

糟了,没看到同伴,同伴躺在后面,取代位置的人是丘星河,手中有同伴的佩剑,正向他咧嘴一笑,而且做鬼脸。

他大吃一惊,张口大叫,同时移步慾退。

声音还没发出,太阳穴便挨了一记重劈掌,张大着嘴,跌入丘星河巨爪似的大手中失去知觉。

“暗器一定要配合好。”四海妖神知道记取须水桥头侄儿布阵失败的教训,因此特别提出布暗器阵的意见:“老夫的摄魂钉……”

身后,突然传来一声轻咳。

四海妖神一皱眉,以为是随从无礼,怒目一翻,扭头回顾。

“你……”老妖神大骇,张口结舌。

两丈外,站着轻拂着长剑的丘星河。

一旁,两个随从并排躺得四平八稳,像是睡着了,更像两具等候人殓的死尸。

“在下也用暗器。”丘星河冷冷地说:“但绝对按规矩先警告再发射。现在,在下郑重警告你们,小心在下的暗器。”

七个人大惊失色,两面一分急撤兵刃。

“你……你像个鬼!”最差劲的翻汇倒海,恐惧得叫声完全走了样,简直就魂不附体像鬼嚎:“不关我的事,不关我……我……”

叫嚷声中,猛地转身撒腿狂奔,像是掉了观的疯子,连那根龙尾鞭也丢掉了,丢了重兵刃才能跑得快。

做过强盗的人,精明得很,情势不利就风紧扯活。

“还有谁愿意逃跑?”丘星河开始移位游走:“名头声誉不值半文钱,保命才是无价之宝。要保命就得逃命,像我,力不敌就逃之夭夭,大吉大利。你们可以尽量嘲笑我,我一点也不在乎名头声誉,所以我迄今依然活得如意,阎王爷找不到我。”

六个人紧张地移位,三妖道采取统一行动,天外神魔、四海妖神、九州瘟神则彼此掩护移动,分为左右争取有利出招位置,要将丘星河夹在中间。

“看来,你们没有一个人,敢挺起胸膛要求单排了。”丘星河一面游走一面讽刺;“也难怪,你们都是周府的王家鹰犬,讲究统合行动,单桃已经不时兴了,因为你们这些魔中之魔,已经不把自己当人了。

几句话激怒了天外神魔,这位第一大魔头两次与丘星河交手,事实上丘星河都是不接招便溜之大吉。

因此虽怀有强烈戒心,并不害怕,被话叫激,怒火有如火山爆发,猛地身创合一,闪电似的扑上了,愤怒如狂之下,忘了招呼同伴一起发动攻击。

一代老魔头,剑上的真力非同小可、剑一伸便迸发凌厉的剑气人与剑似已合而为一,招发绝着射星逸虹,风雷声陡然迸发。

左手位于右小臂内侧,五指半屈半伸,其色黑中泛紫,似乎已经不是人的手,而是妖怪的魔爪。

一旦有人因情绪的激动变化,诱发意外的攻击,便破坏了联手的默契,立即从有计划的行动,变成打群架各自争先、各自为战的混乱场面。

混战是没有理性的,只是一种爆发性的冲动,行动几乎出于本能,反正大家都不由自主,有人动就大家动,没有思索的余暇,不约而同一拥而上,全力以赴,反应是直觉的,当然也牵涉到同仇敌汽的争先意识反射作用。

由于出于直觉的反应,随后爆发冲劲的五个人,速度与方位自然有不同的偏差,完全失去合围的威力了。

丘星河这次不再道走,因为时机是他制造的。

接触太快,他的创也幻化为流光,迎着天外神魔电射而来的剑虹封出。

这瞬间,他的身形似乎呈现扭曲的形影。

剑光也在这刹那间,扭曲一下乍明乍灭。

天外神魔起初的瞬间,看到他封招,喜极慾狂。

至少迄今为止,还没有任何一位绝顶高手,能封住这雷霆万钧的一剑,只要将对方的剑逼偏三寸。左手的魔爪便可将对方在八尺外撕裂成肉块了。

封来的流光突然在剑尖前隐没,剑毫无阻滞仍向前迸射,老眼一花,右胁剑气彻骨,流光幻现,可怕的剑气击破了护体神功,发出全身似若触电的反应。

幸好反应并不因上了年纪而缓慢迟钝,急旋身力划鸿沟解救光临右胁的流光,快极。

胁衣出现一个破洞,被流光刺穿的。

还不够快,流光又扭曲了一下,力划鸿沟明明已和流光接触;怎么又落空了?

胸口光芒一闪,流光竟然在正面射来。

一招换一招,只是瞬间所发生的事。

其他五个人,走马灯似的跟着光影旋逐。没抓住出招的机会,只看到丘星河手中的流光已不具剑形,扭曲间没,似乎有无数流光同时流转,身躯已不具完整的人形,成了随流光幻化的无数虚影而已。

虚影是无法击中的,也抓不住攻击的机会。

被逼出招,是败象初显的征兆。

流光在胸口出现,天外神魔久蓄全劲待发的魔爪、本能地抓住这难逢的好机,不假思索地从流光的外侧探人,黑紫色的巨爪劲道突然迸发。

同时,右手抬剑要将流光向上崩飞。

流光又扭曲了一下,蓦地爆发成一道激光。

传出一声大片陶瓷破裂的怪响,激光倏然折向。

如虚似幻的人影,倏隐倏现。

追逐最快的四海妖神,左手五色幡,右手紫金如意,一直就没抓住出手的机会,妖术也无用武之地,力不从心的感觉,令老妖神的斗志加快沉落。

刚想找机会从另一方向堵截,激光突然迎面射到。

一声暴叱,幡挥如意出,裹住了射来的激光。

一声气爆,电气火花飞溅,也进散出满天五彩繁星。

狂风急旋中,人影倏然分开。

“老怪物的天……遁……剑……术……”有人厉叫,是大法师。

识货的人,知道该采取正确的行动。

厉叫声中,人化逸电向北飞射,三两间便远出半里外,是用火候不足的遁形术道走的。

另两位法师也不慢,但却是向南逃的。

气爆的威力相当惊人,丈外的九州瘟神淬不及防,被震倒出八尺外,耳中听到大法师的厉叫声,听了个字字人耳。再挺身抬头一看,吓了个胆裂魂飞,连滚带爬躲到一株白杨树后、再爬起便跑。

天外神魔身形急晃”摇摇慾倒、右手丢了剑,扣住了左臂弯,阻止鲜血迸流。

左手小臂的下段,与变了灰色的手掌.整齐均匀地中分、两

根挠骨都没断,因此剖开的手仍是直的,鲜血像涌泉,怵目惊心。

四海妖神更惨,五彩小幡碎裂成小片,右臂齐肩而折,掉落在地上仍死抓住紫金如意。

手臂齐肩被砍下,最高明的金创郎中也会绝望,即使能抬到三十里外的府城,汝宁城不一定能找到可治这种创伤的高手郎中。

“嗷……”天外神魔惨厉的叫号,动魄惊心。

“天……啊……”四海妖神叫得更凄渗。

两人不愧称第一第四大魔头,忍受得了无边的痛楚,扣住和掩住创口,踉跄奔向官道求救。

九州瘟神逃出三四十步,一脚踹入一个免洞口,幸好洞口崩陷一半,足陷入不深,重重地向前一栽,几乎断胫,摔得眼前发黑,剑也脱手滑出丈外去了。

挺起上身,第一个念头便是抬剑。

眼前不再发黑,反而发亮。

锋利的、光闪闪的剑尖,正悬在他的鼻梁前。

“放……我……马……”他崩溃了,双手撑地不敢移动,浑身发僵,脸上绝望的表情令人恻然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6章 群魔蠢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