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37章 夜探王府

作者:云中岳

这人正是丘星河。

他倏然踏出一步,耳光声便传出,警哨连眨眼的机会都没有,也没看到掌影,被打得扭身连退三四步,不知天地在何处。

“你才是混蛋。”丘星河嗓门像打雷,震惊全村,引起一阵犬吠:“没规矩,我教训你。”

第二间农舍奔出一个人,恰好是绎宫魔女的一名随从,一眼便看出是他。

“丘星……河……”这位随从的嗓门更大,意在警告歇息的人。

片刻,人群涌出。

丘星河已经不见了,不想和这些人混战打群架。

主脑人物都出来了,乱糟糟盘问警哨和随从。

人分头追出村,四面八方察看是否有人逃走。

绛宫魔女心中有鬼,不但不参加搜寻,反而禁止她的人外出,十余个人躲在农舍中看风色。

她心中明白,她对付不了丘星河,反正有梁庄主在,用不着她出面丢人现眼。

梁庄主本身有三十余名男女,除了少数几个是九华山庄的亲信随从外,还有山庄的重要执事人员,平时负责处理山庄的内外事务,有重要外务就是可独当一面的负责人。

另一半,则是大江两岸的高手名宿,都是他臭味相投,热衷于争名夺利的知交好友。也都是志在向大河南岸扬名立万,争取江湖名位的所谓英雄豪杰,挟威而至盛气凌人。

绛宫魔女对这些气焰嚣张的人颇有反感,因为她自己也是抱有争取江湖名位的念头而来的人。

她禁止自己的人外出,用意不但在于让梁庄主挡灾,也意在保全实力,目下她的人所剩无几,承担不起任何损失了,死一个就少一个。

她不像姜秋华,没有姜秋华精明。姜秋华将自己的人分开走在暗处,只带了无俦秀士派给她使唤的人,和周府调遣给她的二流人物,到处制造事端,遭到相当重大的损失,但并没损及她的实力。

果然不出她所料,外面愤怒喧闹声,证实了她的不幸预感:

九华山庄的人有祸事了。

梁庄主带了六个相貌威猛的朋友,站在屋外等候消息,由山庄的总管站在村口的大树下,指挥人手分搜村外村内,大呼小叫蛮像一回事。

小小一处三家村,十余栋建筑,搜起来并不困难,五六个人片刻便可搜遍屋内外。

搜村外的人比较辛苦,树林草丛辽阔得很呢!

一个中年人到了庄主前面,脸上不安的神情显而易见。

“启禀庄主.情形有点不太对。”中年人不安地说:“好像少了一些人,连太平双杰两位前辈,稍一露面便不见了。”

“会不会搜到村外去了?”一梁庄主仍然满不在乎。“或者进入某一家秘室。太平府双杰为人老成,不动声色悄然搜查……”

远处一座藏肥料的坑棚侧,钻出,个中年人。手中捧了一个尸体般的人体。

“一指高升鲁老兄昏倒在粪池旁。”中年人大叫:“快来帮忙搜这附近,鲁老兄像是被人打昏的,脑后有……哎……”

最后一声惊叫,向前一栽,压在昏死的人身上、再一翻便躺在一旁不动了。

相距不足二十步,看得真切,既没看到其他人影闪动,也没看到有何物体飞行。

粱庄主吃了一惊,飞掠而进。

六个神态傲岸的人,有两个更快,抢先一步掠出。

“两人都是被泥块击中后脑的。”最先到达检查的人急急说出结果:“梁兄,有人在暗处撒野。”

这人是梁庄主的朋友,所以称梁兄而不称庄主。

一阵忙乱,梁庄主发出紧急信号,召回在各处穷接的人,有人咒骂着、呼喝着狂搜左近的隐密处所,紧张的气氛突然升高了三倍。

闻警返回的人似乎没有几个,五六十步外的村口,大总管的身影也不见了,显然并没闻讯撤回。

仍在村中心走来走去的梁庄主。终于沉不住气了。

“大总管,大总管……”他向空荡荡的村口大叫。

村中心是一处面积仅两三亩,四周不规则非圆非方的广场,房舍错落,有四通八达的巷道。

那些不规则的巷道生长着一些枣梨,发育不良、枝叶稀疏,透过巷道,可以看到村外的果林菜圃,有人走动,一看便知。

似乎各处已看不到有人走动了,地下也没发现有躺倒的人,人到何处去了?总不会全搜到村外去了吧?

大总管不会在村口现身,右侧方一条巷道突然传来一声惊叫,人影出现在远处巷道外缘,像是从旁边的树篱跃出的,飘落时向下一挫,砰然倒地无声地挣扎难起。

梁庄主看得心头一震,身形乍起,两起落快通电光石火,到了那人身旁。

“祝兄……”他大叫,同时拔剑出鞘,虎目冷电四射,用目光向四面搜索。

他心中雪亮,这位祝兄绝不是失足摔昏的。

附近村篱枝沉叶静,毫无声息。

警觉地挫身伸手将祝兄的后脑扳转,没有泥痕,不是被泥块打昏的。

“柯方小辈偷袭?给我滚出来!”他大声沉喝,傲世的口吻不改。

没有任何动静。他一咬牙,收了剑抱起祝兄,急急返回村中心。

气氛不对,先前鲁兄两个人躺倒的地方,多了两个人,并排躺倒像四具死尸。

有三处巷道传出脚步声,村外奔回的先后有六个人。

“庄主,怎么啦?”一个虬须中年人奔到急问:“咦!祝兄他……”

“有人暗算偷袭。”他狂怒地将昏死的祝兄放下……“大家小心……”

不远处,屋角踱出丘星河,笑吟吟地踱至通向村口的广场边缘。

“受到暗算偷袭的人有福了,因为他们不会丢命。”丘星河邪笑着说:“我这人很尊重武林道义,从不杀死被我偷袭的人。

我想,你就是大名鼎鼎,却又卑鄙无耻的九华山庄庄主,一偷偷摸摸杀人的雷电神剑梁世超了,幸会幸会。”

相距三十步以上,梁庄主暴怒所发的慑人气势依然强烈,可令三十步外的人感到心惊,一代世家的主人霸气十足。

丘星河的神态正相反,毫无杀气,没有慑人的威仪。

梁庄主总算知道情势不妙,制止抢人来的人妄动,冷然等候

自己的人聚集,强忍愤怒死盯着流露出邪气的丘星河,似乎要看穿丘星河有何惊世绝技,或者想用摄人的眼神,慑伏这个看不出任何特点的小辈。

共聚集了十四个人,这是说,这位大名鼎鼎的九华山庄庄主,带来的三十八个足以威震天下的高手,莫名其妙被人摆爷平了大半。

绛官魔女十余个人,不得不出来了。

三十七个男女,实力仍在。

“你过来。”梁庄主站在广场中心,尽量压下怒火,也压下心中的恐惧,语气不再狂傲:“老夫如果所料不差,你一定是丘星河。”

绛宫魔女的脸上神情,早已明白表示丘星河的身份了。

“不错,丘星河就是我。”丘星河仍站在三十步外:“我不赞成子债父还的滥帐,也不认为打了小的老的出头是理所当然,所以我与你儿子的仇恨,我不会主动找你清算。今天我之所以捉弄你提出警告,是因为你们昨晚在途中,卑鄙无耻地谋杀不相关的人,我必须提醒你这样做是伤天害理的事。我救了回风剑张大侠,当然我不是目击者,我也无权执法要你偿命,所以来警告你,揭发你的罪行,理字站在我一边。”

“你过来,老夫要和你谈谈。”

“也好,谈谈。”丘星河脸一沉,吸口气双手徐徐外张、上抬,诡异的气氛陡然光临,因为他的衣袂和大袖,像变戏法似的外张、飘动:“如果你们向我攻击,不论任何人,我都会冷酷无情地惩罚他,绝不留情,向我攻击的人后果自负,我来了!”

阴风乍起,人影倏没。

三十余步距离说近不近,说远不远,广场面积并不大,四周是散落的房舍,真正的住宅只有三座,参差不齐,所以活动的空间相当大。

“咦……”

有不少人情不自禁,发出惊骇的叫声。

人影在附近三十步内倏没倏现,左、右、屋上、屋下……似乎有一二十个丘星河,此隐彼现乍隐乍现,更像无数幽灵,你幻我没逐渐接近。

除了隐隐可闻的阴风流动声之外,听不到足音,也看不清实影,每个幻影都是一间即逝,令人觉得不是眼花,就是真有幽灵出现。

丘星河的实体,突然在众人面前两丈左右幻现,脸不红气不喘,似乎刚才表演的幻形秘技是假的障眼法;他并没用上真力。

“妖术!”有人骇然惊呼。

“我和你儿子的仇恨,那是我和他的事,他已经成年。他的事必须自己了断。”丘星河一字一吐,不怒而威:“你如果护犊,就表示你承担了他的债务,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不论你用任何狗屎借口向我动剑,我都会理直气壮以牙还牙,现在,你要谈什么?”

要慑伏狂妄自大的人,唯一的良方是露出更坚强、更高明、更可怕的实力,说破了嘴皮子,不如给对方一拳痛击来得有效些,这就是现实人生。

他露了这手高明的流光幻形术,快速的程度神乎其神,用来攻击一个人或者几个人,简直不费吹灰之力,想向他动剑,真需有超人的勇气。。

梁庄主脸色大变,有点不知所措。

就算梁庄主是个毫无野心的平凡人,也不得不替儿子出头挡灾,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
“老夫不用任何借口。”梁庄主硬着头皮说:“你鬼鬼祟祟偷袭,摆平了我二十四个人,你知道老夫该说什么,是吗?”

“你想要说的是,这是你九华梁世家,近百年来最严重的奇耻大辱,只有血才能清洗这没齿难忘的仇恨。你要说的是,不将我丘星河化骨扬灰,难消这股怨气,无以面对替你卖命的亲朋好友。”

“不错……”

“你会聪明地避免提及你儿子的事,也回避回风创五个人被你谋杀的罪行,只须对目下的情势,提出替二十四个亲友讨公道的理由,就可以气大声粗挥刀舞剑了。”丘星河咄咄逼人,理直气壮逼对方走极端:“你,位高辈尊,名震江湖,声威地位皆比我丘星河高得不可以道里计。你应该有你的尊严和自信,选择适合你身份的方法和手段,和我丘星河公平决算。现在我等你的决定。”

梁庄主身右那位留山羊胡的人,突然一闪即到了八尺外。手中本已功贯锋尖的剑,锋尖距丘星河的胸口不足八寸,剑势已完全将丘星河控制住,任何移动皆可爆发猛烈的攻击。

丘星河的连鞘剑插在腰带上,不可能获得拨剑的机会,只要他的手一动,这人必定立下毒手贯穿他的胸膛,没有任何闪避的机会,死定了。

“这种狂妄的疯小辈。”这人咬牙切齿也得意洋洋沉声说:

“梁老哥何必跟他废话?一剑宰了……”

话未完,人影切入,罡风压体,剑尖无故地自动外偏三寸。

“劈啪劈啪!”四记正反阴阳耳光暴响,胸口同时有靴底贴住一踹一送。

切入的人影在原地重现,一进一退令人无法看清变化。

“呃……”

这人闷声叫,仰面快速地倒退,砰一声背部着地,滑回原处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,挣扎了几下,蓦然昏厥。

“这种下三滥货色,也敢站出来丢人现眼,真是吃多了撑坏了,自讨苦吃。”丘星河冷冷地拍拍手,表示手还在发痒揍得不痛快:“换一个像样的,有点英雄气概的人来,在下拒绝与下三滥鼠辈打交道。”

被踹昏的人当然不是下三滥鼠辈,而是池州府城大名鼎鼎的高手名宿,在这种绝对优势下,被轻而易举三下两下打昏了。

所有的人大吃一惊,绛宫魔女更是花容变色,如果丘星河用这种手法接揍,她很难想像会是何种滋味。

梁庄主僵住了,一阵寒颤通过全身,如果刚才自己上前,同样禁不起这种迅捷如电的打击。

钢牙一咬,拼死的念头被激发了,忘了留意同伴的恐惧,打出要同伴联手出击的手势。

村口右侧的一栋草屋顶,突然出现两个人。

“丘小子,过来一下好不好?有事找你商量。”站在屋脊的疯丐尹非高叫招手:“这里的事并不急,等会儿再和他们了断好不好?我所商量的事相当急呢!”

另一人是金剑龙膘李豪,四位老怪杰本来约定与丘星河往信阳赶,半途相候左等不来,右等不至,猜想出了意外,急急忙忙往回赶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7章 夜探王府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