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38章 虎入羊群

作者:云中岳

两人绕过一条华丽的回廊,劈面碰上两个宫女,各提了一盏照明琉璃宫灯,袅袅娜娜迎面而来。

这种走路照明用的琉璃宫灯,大白天在一些幽暗的殿堂里也在使用,体型不大,其实不是用琉璃制的,只是半透明的蝉纱看似琉璃而已。

“咦!你怎么一个人就敢走动?”两宫女看到迎面而来的杨姑娘,其中一人颇表惊讶止步询问:“而且没提灯笼.你不怕?”

“怕什么呀?经常有人走动嘛!”姑娘镇定地说,先发制人发问避免受到盘诘:“哦!两位姐姐好像不是王夫人的人呢!”

妃的次一级称为夫人,夫人的数量没有定额,地位等于大户人家的妾。妾是不受定额限制的,所以说三妻四妾,只是象征性的俗谚而已,只要有钱,娶多少妾都无所谓。一个王爷,有十七八个夫人平常得很。

“我们是呀!你是哪一宫的?”宫女起了疑心。

“嘻嘻!我正要找你们。”

“咦!你……”

一旁出现青衣青裙,假发披散,袖桩特长垂及地面,脸白如纸,画了红眼眶血盆嘴的丘星河。

“我……找……你……们……”丘星河的鬼声伪装得惟妙惟肖。

“嗯……”一个宫女吓昏了。

“啊……”打交道的宫女叫了半声,便被杨姑娘一掌拍昏。

“我来问口供。”丘星河挟了一个富女,隐没在廊右的花架下。

杨姑娘接收了两盏琉璃灯,在回廊往复走动戒备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寝宫重门叠户,内部难见天日。

有些宫女一辈子生息其间,死了只有一副薄棺抬出城草草掩埋,身上没有钱,一辈子也没有机会出宫与亲人相聚一天半天,进了宫,算是活于斯死于斯,一无所有了,这就是人生。

读书人头悬梁锥刺股苦读经书,满腹才华卖与帝王家。稍有姿色的及笄少女,选入宫卖与帝皇家,但她们的遭遇,比读书人差得太远太远了。

王爷进了某一座寝宫之后,每一座门都必须上锁的,有管宫太监或女官掌钥,等天亮王爷启驾才重开,任何人都不能擅自出入,也无门可供出入。

杨姑娘真是神通广大,她带有黑道人最高明的百灵钥,专门开启这种一斤重的小将军锁,十分灵光。

深入堂奥,重门一一洞开。

外寝宫出现在眼前。八盏琉璃灯,把宫门附近照得有如白昼,

这是最难过的一关,里面有随驾前来的太监与宫女,都是孔武有力,谙熟技击的王爷心腹亲信,在宫内可充护卫的人才。

连本宫的太监宫女,也不许接近。

这道宫门,是从内部上栓的,除了破门而入之外,毫无其他办法。

丘星河卸除了女鬼的衣裙、假发,回复本来面目,取下一盏灯笼,点燃了衣裙,片刻再熄了火焰,放在门下闷燃。

片刻,浓烟弥漫,巨大的寝宫门有缝隙,烟从缝隙内袅袅逸入。

片刻,沉重的宫门拉开了,抢出两个太监,四个身手矫捷的宫女,毫不惊慌,举动灵活。

丘星河首先发难,双手左拍右点,利用快速的身法接近,来一个制一个。

姑娘也不慢,配合得天衣无缝,各摆平了三个人,一一拖入宫内,熄了火闭上了宫门。

外寝宫富丽堂皇,过厅两侧是几间安顿宫内执投人员的住处,另有供宫外人员留驻的房舍。

明亮的廊道尽头,就是王夫人的内寝宫宫门,外面用的是珠帘,装饰女性味十足,极尽奢华。

刚闭上宫门,向内戒备的杨姑娘,发出一声惊呼,迅速取出暗藏在裙内的剑。

迎面挡着去路的,是三个风华绝代的彩衣丽人。

中间那位不是贵妇打扮,露出裙外的鹿皮小快靴,就不是一般贵妇敢穿的。而且小蛮腰的鸾带外面,加扣了系剑的皮护带,佩的剑是女性专用的狭锋剑,装饰华丽,鞘与柄反射出红色宝石幻化的光芒。

“能无声无息侵入深宫,无声无息制住了身怀绝技的六个宫女太监,佩服佩服。”彩衣丽人脸上也有惊容,但出奇地镇静,说的话悦耳动听:“你们是谁派来的刺客?老二?老三?”

“老二老三?”丘星河一头雾水。

“她是指王爷的两个叔叔。”姑娘在旁加以解释:“老王生前兄弟不和,这位王爷袭封时才十二岁。那一场同室操戈的结果,已知的死亡人数是一千三百余人,暗杀的伤亡人数谁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。”

“你是哪一宫的?勾通仇敌构陷主上,该当何罪?”彩衣丽人厉声问。

杨姑娘三把两把撕掉宫女衣裙,露出里面的灰黑交错的紧身夜行衣,显得曲线玲珑,青春气息洋溢,比彩衣丽人的高贵风华毫不逊色。

“我是外面来的人,不属于王府任何一宫。”姑娘傲然地说道:“是你把那个什么王爷叫出来呢?抑或是让我们进去把他拖出来。”

“你们只来了两个人,也未免太大胆了。”

“呵呵!胆不大敢来吗?”丘星河大笑;“能突破外围重重护卫构成的警戒网。无声无息深入寝宫,已经表明咱们有绝世的奇功,足以在禁宫来去如入无人之境。你不会是王夫人吧?王夫人出身士大夫世家……”

“我姓崔,王爷的三太夫人是我堂姐,名义上王爷该称我崔姨。我堂姐与王爷的生母淑妃感情深厚。当初老王世子去世时,老二平乐王安泛,带了七刺客深夜入宫,人伦大变逼污淑妃,是我把他们赶走的。”。

上一代周工接排行,算是五代周王,其实并没真正袭封,死于弘治二年,死时真正的身分仍是世子,所以后来追谥为悼王。

这个悼字,已经表明了他的不幸。

目下的王爷,今年才正式袭封,以前一直以镇国将军的封号署领藩事,前后十六年,一直在叔侄的惨烈权利斗争中奋斗,历尽艰辛。

他的母亲淑妃,更是受尽污辱谗害,度日如年。

他的两个叔叔,一直就扬言他母亲*乱春宫,而他是情夫所生,不是周府的骨肉,无权袭封国主。

那位老二平乐王安泛,干脆亲自出马逼姦嫂嫂,要造成事实。

周王府这一篇烂帐,开封人士一清二楚。

丘星河对这些烂帐毫无印象,他这一辈子从没想到要与王亲国戚沾上纠纷。

这位姓崔的彩衣丽人,竟然是不折不扣的国戚。

杨姑娘却脸色一变.掌儿开始冒汗。

“你……你就是传说中的崔隐娘?”姑娘流露出心中的恐惧

“传说中无所不能的剑仙?”

“说我无所不能我不敢当,以往所发生的许多事我都无能为力,何况我入宫作客的时日有限,我自己的故乡也有处理不完的事情,所以我的出没,便成了传说,当然我不配称剑仙,只是剑术武功颇为不错而已。”

彩在丽人话说得相当谦虚,明亮锐利的目光.始终紧吸住丘星河逼视,眼神中有强烈警戒的神情流露。

“听口气,两位不像是局内人派来的刺客。这位小哥流露出神威内敛,却又玩世不恭的绝世风华,绝不是卑劣无耻贪鄙冷血的刺客,请问两位贵姓又为何而来?”

“我叫丘星河,绰号叫我……”姑娘白了他一眼,他只好不提绰号我独行:“我当然不是刺客。我来,主要是请王爷多给我明确的交代,要他解释残害江湖人和武林朋友的理由。我今晚来无意动武,只要王爷解释,是否有理,我都不会伤害他。下次,那就不一样了。”

“你不要胆大妄为……”

“崔姑娘,你给我听清了。”丘星河脸色一沉,虎目中神光暴射:“不要妄想用什么天下君父之道,那些骗人的话来批评我妄为。老实说,天下非一人之天下,古有明训,朱家的人既然以百姓为刍狗,百姓实在没有把朱家的人看成君父的理由。今晚王爷如果没有给我合乎情理法的答复,下次我一定会把这里变成血肉屠场。”

“你……你要造反……”

“未尝不可,如果反,那一定是被你们逼反的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是谁,也不知道所谓残害江湖和武林朋友的事情。崔隐娘也庄严地说:“宫外的事我不能过问,那太复杂我不懂谁是谁非。你进宫来了,我有权阻止你胆大妄为。我给你平安离去的时间,以后不许再来,我说得够明白吗?”

“够明白了,但我拒绝接受。”

“那么……”

“剑给我。”丘星河向杨姑娘伸手:“崔姑娘既然是传说中的剑仙,我必须用剑闯这一关。”

姑娘默默地拔剑,默默地递入他手中,在他的掌背默默地亲了一吻,默默地抬头注视他片刻,明眸中有异样的神采,先前发生的恐惧完全消失了,关切的神情,以深情的绵绵注视传入他的内心深处。

他拍拍姑娘的肩膀,给予姑娘饱含温馨而具有十足信心的微笑。

崔隐娘已把他看成最具威胁的劲敌,不敢大意,沉静地徐徐撤剑。

艳装的成熟女性,很难估计正确的年龄。

崔隐娘外表庄重高贵,盛装流露出绝世风华,看似二十余齿的青春艳妇,也可能年届不惑的半老徐娘。

既然她是这一代周王的姨妈,年龄应该有四十上下了。

剑出鞘寒气森森,宝光四射,好一把吹毛可断的神物。

手中有利器,武功的威力倍增,二流高手也可以和一流高手争短长。武朋友对兵刃的要求十分严格,不称手的兵刃,常是丢命的主要关键。

杨姑娘所使用的剑,品质相去天远了。

丘星河一点也不介意兵刃是好是坏,平时他根本就不携带兵刃。

他认为崔隐娘年纪不小了,至少也比他年长,虽则看不出真正年龄,但对方曾经称他为小哥,口气托大,他也就保持客气。

亮剑、行礼,以后学自居,远在两丈外,他稳实从容,坚强自信的神情,深深地撼动了号称剑仙的崔隐娘,不自觉地持剑回了礼。

“恕在下放肆。”他沉声说,吸口气拉开马步。

“希望你重新考虑退走,我不想留下你们两人。”崔隐娘语气温和,瞥了退近门旁的杨姑娘一眼:“小姑娘,劝他走吧!你听说过有关我的传说,我的剑下从来就没有人侥幸全身而退。”

“但我更相信我的丘哥哥。”姑娘勇敢地说:“我对他有坚强无比的信心,在他的侠士之剑下,魑魅魍魉何足道哉?而且他是男子汉,男子汉不需谋及妇人;他有他的信念和主见,不需我劝他为了我的安全,而让他放弃他的信念和主见做懦夫,不要在我身上打主意,好吗?”

崔隐娘摇摇头苦笑,不再多说拉开马步立下门户。

外寝宫广阔,可容纳一队二三十名舞伎献舞,也是交手的理想所在,有广阔的空间全力施展。

各处厢房,皆有宫女探头探脑向外偷看。

丘星河一拉马步,虎目神光似电徐徐升剑。

另两个彩衣丽人,徐徐向两侧绕。

“你们不要过来。”丘星河突然沉声喝止,不许她们绕到后面威胁杨姑娘的安全:“这是一场绝对公平的搏斗,一场超等高手正大光明的生死相决。如果你们不尊重,我一定用暗器冷酷无情对付你们。”

崔隐娘挥手示意,命另两位彩衣而人退至内寝宫门左右,意在防止丘星河出其不意破门闯入,也表明不需两人插手干预。

杨姑娘根本不知道他会用暗器,也不曾见过他身上有暗器,还以为他采用攻心策略,吓阻两女加入围攻呢!

双剑遥遥相指,紧张迫人的气氛陡增十倍,强烈的慑人心魄气势,一阵阵向对方怒涛般涌去。

气温似乎突然直线降低,像是炎夏已逝初秋降临。

丘星河滑进一步,再移进一步,已表示出无畏的强大主攻气势,他是客,不能久留,该由他主攻。

超等高手拼搏,绝不可能利用游走争取空门进击,唯一的方法是以雷霆万钧的威力,全力突破中宫强攻猛压争取胜机。

游走老半天,才抽冷子来上一击,那是二流人物张牙舞爪唬人的心虚表现。

崔隐娘的气势也极为磅瞒,也迈出第二步。

蓦地电光迸射,剑气飞腾,紧张的气氛凝聚至临界点,随崔隐娘移出的第二步而迸爆。

一声狂震,金鸣震耳,眩目的奇异光华进射,爆散了满天流光,激烈的创气发出激流呼啸声。

冷电乍明乍灭,人影倏止。

一进一退之间,谁也没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8章 虎入羊群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