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39章 土崩瓦解

作者:云中岳

大厅还剩下十八个人,每个人手中都有刀剑。

暴虎冯河,十八个人据厅死守的决心不容怀疑。全园本来有百余人,大难来时已各谋生路哄散了。

他们是为首的人物,岂能也跟着一哄而散?

即使这时能逃掉,日后呢?选得了一时,逃不了一世。

丘星河率直地提出腾龙大计,已击中他们的心中要害。

知道大计的阴谋。当然是有关的人,牵连必定甚广,参予的人绝难幸免,与其日后被一一揪出,不如在一起放手一拼。

丘星河六个人并没放火,已经没有人出面阻挡他们来去,最后他们毁了门窗。冲入大厅了。

十八个人占住堂上,气势依然磅礴。

“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?”为首的人厉声问:“你们对腾龙大计知道多少?”

“不要管咱们是什么人,我要带走改姓杨,任职河南左护卫的吴百户吴超,那一位是?站出来。”丘星河直逼至堂下,不怒而威:“如果不敢挺身而出,我会用最有效的手段把他的真面目剥开。”

周府三护卫人马,名称是河南中护卫、河南右护卫、河南左护卫,共一万六七千人,保护周府的王室人员安全,属于王府亲军。

名义上虽然受中军都督府河南督司的管辖,但不接受调遣指挥。

护卫中的一个百户,官职小得很,顾名思义,便知道只是百二十名兵士的小队官,一个百户长实在不算一个人物,丘星河所提的要求太平凡了。

“大胆!你知道你在对什么人说话?”为首的人厉声斥责:

“报出你的身分……”

破了门的大厅外,传来一声冷哼。

“不可鲁莽!”丘星河急叫。

疯丐尹非与金剑龙镖,几乎同时转身扑出,闻声倏然止步,两面一分。

四名甲士,跟在崔隐娘身后昂然进厅。

门外,戎装的士兵已封锁了全楼。

“丘小哥请退。”崔隐娘笑吟吟地说:“让河南中护卫的罗副指挥使处理这件事,诸位可在旁了解内情。”

堂上的十八个人脸上大变,像是见了鬼。

穿了甲的戎装中年人,向丘星河颔首示意,大踏步上前,手按住军刀,虎目炯炯,凶狠地扫视堂上的十八个脸色灰败的人。

“武威所已被抄没,一百十三人就擒,已供出你们这些叛逆。葛千户,你可知罪?”这位罗副指挥使嗓门够宏亮,有一股逼人的威严流露。

“我……”葛千户握刀的手在发抖。

“你们图谋不轨的罪证,已经大部份抄出……”

“去你的图谋不轨!”葛千户知道绝望,从绝望中产生乾坤一掷的勇气:“罗副指挥,你应该参加我们的行列。安乐王爷待你不薄,你没有理由过这种大权旁落的日子,应该加入我们共谋富贵……”

“你罪该万死!”罗副指挥怒吼,举手一挥。

“丘小哥,我们暂且回避。”崔隐娘向右厢举步。“我把所

谓腾龙大计告诉你,王爷可能要请你作王府贵宾呢!”

他们一走,大队甲士一拥而入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其他房舍中,居住着一些仆役侍女。几个走避不及的仆妇惊惶地在一座小院中招待崔隐娘七男女。

仆妇们奉上香茗,丘星河客气地为四怪杰引见这位王府的奇女。

崔隐娘将得来的口供说给众人听:“那位葛千户,有一位在天下各地颇有名气的姨夫,叫什么飞天神鳌尤武雄。他答应葛千户如果军方的人支持,能从凤阳皇家监狱救出安乐王安泛,返回开封夺权,假使失败,就尊奉安乐王做什么江湖之王。这就是腾龙大计的目的。葛千户不但收买了左、右两护卫的一些官兵,更豢养不少谋士刺客,一面从扩展实力中,进行巧取豪夺的血腥手段筹措更多的财源,一面收买一些争名夺利的豪强,以武威所作为掩护,居然被他在短短两三年中,发展出如此惊人的实力。这件事不但军方难辞其咎,布政使与开封府甚至按察司也难逃失职刑责。今晚他们集合首要秘密协商,很可能迫不及待提前发动,原因是在河南地区制造騒乱的计划,受到甚为严重的挫折。这重挫折的原因,主要是丘小哥以及黑白道群雄的凌厉反击所造志的。”

“老天爷!江湖朋友谁不知道这位黑道的凶枭飞天神鳌?”疯丐尹非悚然地说:“神剑天绝只能算是大河两岸的黑道司令人,有严格的规矩约束所属的黑道朋友,而飞天神鳌是肆虐天下的黑道凶枭,他行踪所至,当地的黑道人物如果不卖他的帐,他会冷酷无情地杀掉他们。但他的爪牙并不多,想棒一个亡命王子来做江湖之王,似乎无此可能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哦!”金剑龙镖不同意疯丐的看法:“有武威所这些人支持,做江湖之王并非妄想。”

五湖浪客说:“我总算明白武威所的人,为何收买九华山庄少庄主,向天南镖局挑衅,希望将飞虎方世贤诱出的原因了。飞虎方世贤是军户,虽然侨居黄州,但老家仍在凤阳卫,有不少子侄仍在卫军中任职,担任凤阳和中都的警卫。武威所如果要攻入皇家监狱救人,去的人都是高来高去的货色。方家的子弟是对付这种人的能手,他们成功的机会不多,必须让方家的子弟告假离开,只有向飞虎方世贤下手才能达到目的。”

“这就说得通了。”三江孽龙说:“在各地制造血腥事件,以及攻击锦绣山庄,表示凤阳事件与他们无关。另一目的是占据锦绣山庄,作为日后江湖之王的根据地,一石两鸟,相当高明的计谋。真想不到,咱们会卷入皇家的权力斗争中,咱们真是笨透了。”

“这叫做无妄之灾。”崔隐娘说:“根底已经挖出,那些江湖亡命失去支援,财源断绝,必将树倒湖狲散,诸位的威胁可以减除了。王爷不便过问,也过问不了江湖事,一切交由军方处理,善后的事,可否请丘小哥至王府作客?贱妾以至诚相邀……”

“很抱歉,崔姑娘。”丘星河显得意兴索然,不胜烦恼:“草野浪人,沾惹官府是犯忌的事。早知道内情如此复杂,小可早就撒手不管了,军方如果继续追究,图谋不轨的人固然罪有应得,但卷入血腥事故的许多无辜,极可能受到牵连,这些人必定对小可产生误会,小可岂不两面不是人,成了干犯众怒的目标?我必须及早离开贵地,务请崔姑娘在王爷面前美言一二,盛情心领,感激不尽。”

“不会的,不会牵连无辜……”

“真的吗?”丘星河摇头苦笑:“商庄主为了自卫,杀了不少武威所的人,至少脱不了行凶的罪名。神剑天绝为了自保,在府城放火作案报复,他脱得了干连?小可夜间王府惊扰王爷的虎

驾,王爷宽宏大量不予追究,承办罪案的人又怎么说?小可愈想愈觉坐立不安,外面那些甲士万—……崔姑娘,后会有期。”

他说得严重,四怪杰也感到毛骨悚然。

万一办案的罗副指挥铁面无私。一声令下带走现场的所有疑犯证人,结果如何?

杨姑娘心中有鬼,不顾礼貌第一个离座冲出厅外,紧张地拔剑戒备,留心审看附近是否有可疑的人潜伏。

崔姑娘挽留不住他们,为免发生误会,不胜依依地恭送他们离去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“真是见了鬼啦!”远出里外,丘星河才放慢脚步开始抱怨:

“我们真是笨透了,介入这种倒霉的事。那个崔姑娘口说不问宫外的事,却神不知鬼不觉跟在咱们身后捡便宜。她如果介入缉拿涉案罪犯,黑白道群雄将有无数的人遭殃,得设法发出警告,要他们早离疆界避风头。”

“当初在汝宁,老夫四个人替你传播消息。”疯丐拍胸膛说:

“一客不烦二主,你就交给我们办吧!那些黑白道英雄好汉,对我们颇为信任妮!当然对你更为佩服和尊敬啦!”

“那就有劳诸位前辈了,毕竟我年轻,我说的话他们并不见得肯相信,所以我知趣闭上嘴。”

“今后你有何打算?”

“尽快早离疆界,走得愈远愈好。”丘星河一脸无奈:“留下来是非必多。小明,你呢?跟我南下好不好?早些离开是非地大吉大利。”

“星河,你言不由衷。”姑娘噘起小嘴生气:“早离疆界避免是非,是不是该过河往北走?”

“目下所有的人,都仍然在南面你打我杀。”姑娘振振有词:

“武威所的根基被挑,鹰大们必定不敢北上而往南逃。黑色道群雄也必定不甘心,不追去才怪。”

“那又怎样?”

“你脱得了是非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转什么念头?”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姜秋华。”

“胡说!你……”

“不要管她了,好吗?星河,你牵挂她,我会不高兴的。”

姑娘紧跟在他身后,紧握住他的手:“无俦秀士一旦失势,而情势已注定他非失势不可,她就会另找一个可以帮助她,可以倚靠的人,这个人一定是你,她会用任何手段争取你。星河,我怕她,我知道我样样都不如她,我所能给你的,只有这一份生死相许的感情……”

丘星河突然转身,紧紧地拥抱住她。

四位老怪杰知趣地走到前面去了。

生死相许,这世间什么都不缺,就缺乏这种弥足珍贵的情谊。

这种情谊并不限于男女之间,朋友问的所谓过命交情,以及亲人们的生死相连,都属于这种只有人类才有的灵性情谊,稀罕而珍贵,所以这功利的人间世,很难找到这种超脱的真挚感情。

“信任我,小明。”他低柔轻语:“你不需要和任何人比,不必证明什么,你在我的心目中,是无价的瑰宝。也许是我疑神疑鬼,总觉得她早晚会找到我,会对你造成伤害,将会成为你我的梦魇,所以我必须制止她,以免将来造成遗憾。”

“你打算……”

“必要时,废了她的武功。”丘星河心情沉重叹息一声:“她

那种野心太大的女人相当可怕,一旦失去武功成为平凡的女人,也许能活得本份些。”

“她的美貌仍可以伤人,希望你善加处理。”

“我会的。”

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姑娘掂起脚尖,俏巧地亲了他一吻,放手向前飞奔:“他们已走远了呢!”

四位老怪杰早已不见了,知趣地先走啦!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武威所图谋不轨,被军方抄没,首脑全部落网的消息,次日便传遍全城。像春雷般向四面八方轰传。

凡是与武威所沾了些边的蛇鼠,纷纷逃亡远走高飞。

废平乐王安泛死在凤阳高墙内(皇家监狱),凄凄凉凉孤独地了结他罪恶的一生。

成王败寇,他两种目标都没有达成,含恨离开了人世,也坑死了不少因他而波及的江湖草莽群豪。

龙没有飞腾,大计也胎死腹中。

谁也没料到这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,即将成功有望,准备得极为充分的大计,竟然被一个无端被卷入的后生小辈所破坏。

亲痛仇快,丘星河成了失败英雄们的仇恨中心。

天外神魔与四海妖神的不幸,也使丘星河成了他们恐惧的中心,除非有必胜的把握,他们不敢贸然举起复仇之剑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风暴中心移至许州,许州才是四通八达的大城。

经过多日来的搏杀,三方面的人,各自逐渐集中,不再有人三三两两单独行走,以免被逐一消灭铲除,除非化装易容术的确高明、可以保证不被对方认出身分。

三方面的人,其实骨子里已分成两方。

黑白道的人外表装作互不相识,也不定在一起,人前人后态度有别,暗中互通声气相互策应支援,合作无间,配合袭击更是默契圆熟,不分彼此奋勇当先。

武威所的人与九华山庄的亲朋好友,早已公然合并为一,同进同退有难同当,不怕人言可畏。

武威所被抄的消息传到,这些凶神恶煞顿时成了丧家之犬。

从耀武扬威的大菩萨,突然变成见不得天日的小鬼,羞愤急怒的情景,是可想而知的。

似乎在突然之间,凶神恶煞不约而同躲起来了。

假使官府接到追缉余逆的指示,他们的处境太危险了,不得不化明为暗,从光天化日躲入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9章 土崩瓦解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