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04章 狭路相逢

作者:云中岳

天亮后不久,他这才发现救了他的姑娘,是一位美得令人据息的女郎,似乎年华末届双十,但武功之高却令他大感惊讶。

能在三个魔字号杀手的重围中,击倒三魔将他救出生死危境,凭这份胆气与功力,就足以令他肃然起敬,自愧不如了。

女郎身边有两位侍女,自称小娟小秀,张罗他洗漱膳食,颇为亲切。

两位侍女年已十五、六,对陌生人毫不钮促作态,大方亲切,显然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。

一直没发现有店中的仆妇走动,可能姑娘们已作了周全的应变准备。

终于,他已可自由活动手脚了,只是精神仍然有点委顿,复原期比那位女郎所预料的要快得多。

可知他恢复元气的功能与修为,超出了女郎想像之外。

一上午,女郎不曾露面。

午膳后不久,女郎终于出现在他房中。

“姑娘援手之德,在下铭感五衷。”他坐在床沿,略为不稳地站起道谢:“在下姓张,名卓,草字不群。请教姑娘尊姓?”

“哦!张不群。”女郎颇感意外:“你是振武门的张少十!主,最近三年享誉江湖的迅雷剑客。你一个一代青年侠客出现在老侠客的屋顶,岂不令人诧异?”

“我途经徐州,落脚在东关徐淮老店。”迅雷剑客加以解释:“二更天,屋顶出现一个夜行人,我一时好奇,就暗中跟来了。夜行人在王大侠的宅院附近失踪,我潜伏静候,这才发现潜伏处是王大侠的宝宅。因为我三年前出道时,途经徐州,曾经拜望过王大侠,所以记得,没料到……”

“我是跟踪吸血鬼王四个人来的,三个魔头潜伏策应,我就躲在一旁静观其变,凑巧救了你。”

“谢谢……”

“请不要放在心上。哦,张兄,吸血鬼王与妙手绝刀有交情,鬼王却另有人在暗中策应,委实令人莫测高深,张兄有何感觉?”

“他们要杀我灭口,可知其中必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,愚意认为,祸隐机伏,江湖将有大变。”

“已经有了变的迹象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有强力人士主谋,网罗各门各道的高手名宿,顺者生逆者死,早些天……”

“早些天河南郑州,周王府的打手图谋锦绣山庄的商庄主,我是指最近。”

“最近?”

“十天前,颖州府霍丘县,同一批人,屠尽了满天花雨胡大侠的家。”

“晤j我听到一些风声,但透露风声的人语焉不详,是真的?”

“干真万确,我是目击者,去晚了一步。”,

“姑娘…”

“我姓商,商玉洁。”

“哎呀,玉麒麟商大侠的干金,失敬失敬。”迅雷剑客惊喜莫名:“难怪能在毒行者与两个凶魔行凶中,轻而易举将在下救走。”

“事先并不知道是这个毒和尚,行险侥幸得手而已。满天花雨胡大叔,与家父小有交倩,周府打手行凶灭门!其实是冲锦绣山庄而下毒手的。”

商玉洁美丽的面庞,似是罩上了一层浓霜,凤目中杀机怒涌的继续说道:“这些人,已悄悄地分批潜抵徐州。我跟踪追查赶来,可惜失去他们的踪迹,他们都躲起来了,徐州有包庇他们的人。”

“太危险了,商姑娘。”迅雷剑客关切地说:“那些人有官府暗中撑腰,你商家是他们极慾图谋的目标,你居然敢跟踪追查,可知道后果吗?”“我已经传出口信,家父的朋友将赶来策应,看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绝毒的阴谋,不得不追摄他们的行踪,当然我会小心的。”

“他们既然大开杀戒,必定实力空前雄厚,姑娘务必小心。姑娘估计,他们隐起行踪潜抵徐州,到底要进行那些阴谋?”

“不知道,我在留意。”商五洁苦笑道:“我对徐州的情势陌生,人地生疏,就无法查出他们的匿伏处,只能等候事故发生。”

“商姑娘,你多了一个帮手。”迅雷剑客欣然说:“我对徐州不算陌生……”

“张兄的好意我心领了。”商玉洁断然拒绝:“这种事任何人都沾不得,沾了后患无穷。令尊的振武门本来就树大招风,决不能与官府为敌……”

“只要不在河南开封周府的地盘内,何所惧哉?”迅雷剑客豪气飞扬疲态全消:“振武门不是没有担当的山门,我也不打算打起振武门的旗号,与他们周旋搏命,那是我个人的事。”

“张兄……”

“商姑娘,你就别管啦,我会有分寸的。”迅雷剑客相助的意志十分坚决:“跑了一上午,不知有何收获?你这样在明处活动,太危险了。”

“我是化装易容出外活动的,毫无所获。”商玉洁叹了一口气:“好像黑道之王,雷电神剑的有份量爪牙,全都失踪了,想找这些人打听也没有门路。”

“雷电神剑与周王府有协议,表里为姦,你去找那些爪牙讨消息,老天爷!干万不可鲁莽。”迅雷剑客吃了一惊:“明天我就可以恢复元气,等我的消息。”

“张兄……”

“商姑娘,你的解葯对症。”迅雷剑客有意岔开主题:“毒行者是当代的用毒宗师之一,日后我会提高警觉,用最有效的手段回报他的,这恶魔毫无宗师的风度,我也犯不着用正规的手段报这一针之仇。”

两人谈谈说说,颇为投缘,双方都留下深刻的印象,好感逐渐增加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年关岁尾,爷字号的人物,通常是很少出远门的,该准备过年的事务,自有一些手下办事人员料理,用不着他自己亲自出面处理。

入云龙就是大爷辈的人物,家大业大,凡事都有一群下人处理洽办,用不着他操心,仅在家中坐镇。

这期间,不可能有重大的事故促使他离家远去,要找他,一定要在吴家大院投帖拜会。

身为一方之豪,武林名人,对势力范围内的动静,必须深入了解,以便及时掌握不意的变数。

所以必须有不少得力的人手可用,有人拥护、奔走、驱策,才能成为有头有脸的爷字号人物。

入云龙是武林名号响亮的侠义英雄,疏财仗义好打不平,尊称徐州第一仁义大爷,当然有不少拥护、奔幸、供驱策的人,耳目十分灵通。

可是,这些耳目,却不知道有一批来路如谜的人,悄然潜抵本地秘密活动。

这也难怪,徐州是三省交界的大埠,最繁忙的大城,流动人口太多太多,每天出入的人上千上万,怎么可能知道几个陌生人的活动?

登门求见吴大爷并无困难,想邀请吴大爷外出至某地会晤就不容易了,除非对方是至亲好友,而且得有充分的理由。

妙手绝刀王观海,就是吴大爷的好友,两人都是侠义英雄,合称徐州双杰,虽然情势有如一山藏二虎,但并不影响双方的友谊。提起省令人奎,吴大爷朵居双熬的老大,妙手绍姆不得不承认事实屈居,者兰多年来相安无事。

人往高爬,水往低流,谁真的甘心情愿屈居老二?

因此,少不了心中有所芥蒂在所难免。

吴大爷并不完全了解妙手绝刀的心理状态,一直把妙手绝刀看作知交好友。

这天巳牌左右,是风刺骨,天气奇寒,吴大爷与妙手绝刀皆穿了狐皮大袄,冒着砭骨是风,走上了至鸡鸣山的大道。

两里地,片刻即及。

向南伸出一条小径,通向响山和蛤膜山附近的零星小庄院。

这一带,是大户人家的园林别墅区,小庄院都是本城名人的城外别墅。

平时道上往来的车马轿甚多,都是鲜衣怒马的爷字号或豪少,进城游玩或至别墅游乐的人物,罕见衣着褴褛的乡民。

岔道口路右侧,孤零零的东望亭,在凋零枯草中屹立,显得老态龙钟,再不修聋,这座亭就无可挽救了。

远远地,便看到亭中站着一个人,青色的袍快迎风飘动,可以看出腰间有一把佩剑。

这人上身加穿了玄狐皮外袄,皮风帽放下掩耳,因此只能看到眼鼻,那双精光闪闪的大服表示出是个中年人,委难看出面貌。

两人并肩行,脚下甚快。

“王兄,小婿的确与子房山陈家,一向并无嫌隙,怎会在年关岁尾因事引起冲突?入云龙显得有点沉不住气:“陈家竟敢公然扣留他,央求你出面评理,这岂不是有意给兄弟难堪吗?王兄,他们到底为了何事而引起冲突的?”

妙手绝刀毫不激动,语气平平淡淡:“吴兄,兄弟也不知其详。陈潜老兄派来的人语焉不详,只简要地说见面再谈。兄弟为了避免先入为主,因此立即邀你老哥一同前往,不管为了何事,大家都是乡邻,见了面说开了,料亦无妨。”

“这可很难说,陈老兄是本城的仕绅,与知府衙门走得很近,对咱们这些赵赵武夫颇不以为然。”入云龙却有不同的看法:“我担心他恼羞成怒,不愿善了,用帖子往衙门一送,可就难办了。”

“别担心吧,吴兄。”妙手绝刀大笑:“呵呵,假使陈老兄对咱们这些武夫,没有丝毫顾忌,他会央求兄弟出面评理?放心吧,这已经摆明他不愿走极端。”

“也许……”

“你还不放心?”妙手绝刀冷笑:“一个仕绅,碰上武夫又能怎样?还不是秀才遇着兵?老实说,凭他这种身分,还真不敢得罪咱们这些舞剑玩刀的人。”

谈说间,接近了岔路口。

入云龙瞥了亭中人一眼,突然脸色一变。

是风劲烈,亭中人的袍快一扬一沉,佩剑的外形在目,相当抢眼。

乌光闪亮别无其他饰物的剑鞘,剑把也漆黑,剑把的云头,却泛现出耀目的金光。

“追魂墨剑。”入云龙讶然轻呼,候然止步。

“对,他就是墨剑追魂于不邪。”妙手绝刀也止步;脸上有令人难以捉摸的阴笑:“江湖朋友恨之刺骨的邪道煞星,目下却是吃皇粮的武学舍教头。”

入云龙不是笨蛋,笨蛋决不会成为声威震江湖的仁义大爷。

“好家伙,我成了被套住脖子的大傻瓜。”入云龙警觉地退了两步,保持安全距离,脸色一沉:“王观海,你为了什么?”

这位邪道煞星墨剑追魂于不邪,所佩的剑名列武林十大秘剑之一,剑身纯黑,吹毛可断,属于宝剑级利器,剑名就叫追魂墨剑。

于不邪把剑名倒过来,作为绰号十分响亮,人与剑都让江湖朋友胆寒。

“是为了你好,吴兄。”妙手绝刀脸色有点不自然,伸手向前肃客道:“亭子里歇歇脚,请,”“你这狗东西……”

“兄弟确是一番好意。”妙手绝刀苦笑道:“吴兄,识时务者为俊杰,他们也是一番好意……”

“他们?”入云龙悚然四顾。

“附近凋林中,有不少人等候。”妙手绝刀说:“不管怎样,吴兄和他们谈谈,不会有什么损失的,谈不拢你老兄再发火并末为晚,是吗?”

“王兄说得对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

墨剑迫魂阴笑着举步出亭,背着手真有仕绅的风度,毫无一代煞星的气概:“我想,你老兄该已知道咱们的底细,也知道咱们因何而来了?”

“不明白的事更多。”入云龙咬牙说,一面暗中神功默运,准备应付意外,将有所行动。”

“在下会让弥明白。”墨剑迫魂*道,手并始垂卞治备:“一句话,咱们需要人手,需要有号召力有声望的人手。所以,借重妙手绝刀王老兄,把你这位徐淮地区,声望最隆的仁义大爷引出来商谈,指引你老兄一条明路,希望你老兄识时务。”

“我明白了,郑州事故重演……”

“这是两码子事,不同的,不能相提并论。”墨剑追魂打断他的话:“商老匹夫不但不识时务,反而恼羞成怒,带了子侄朋友,不知死活追踪至河南妄图报复,以致几乎身败名裂。”

“没有什么不同。”入云龙沉声说:“当初你们前往锦绣山庄网罗他,事先己陈兵相胁。与今天你们引诱在下出来,埋伏相候性质毫无二致,摆明的是:在下如果拒绝,你们将毫不迟疑将吴某置之死地,没错吧?”

“那是一定的,希望你明白利害。”墨剑迫魂口气亦为强硬,露出狰狞面目:“商庄主的实力,出乎咱们意外的强大,因此咱们不得不失望地撤离锦绣山庄,让他暂时得意,而你……”

“而我,唯一的好友也出卖我。”入云龙凶狠地瞪了妙手绝刀一眼:“而且,在下没带剑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 狭路相逢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