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06章 情缘初结

作者:云中岳

六 情缘初结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农舍主人替他们准备茗茶,五个人在客厅品茗。

丘星河元气还未全夏,必须休息一段时间恢复精力,奇毒将他的精力几乎耗尽,折磨得死去活来。

“你如果不早点远走高飞,等闪电手带了大群走狗赶回来,死路一条。”假书生好意相劝,说的话中带有挪揄味。“我敢保证,梁少庄主一定会尽全力搜寻你的踪迹,你两位的处境十分凶险。”

“那是一定的。”丘星河笑笑:“而且,不杀死我决不会罢手。哦!老弟,真不便将诸位的尊姓大名见告?我该怎么尊称诸位?总不能喂来喂去大不敬罢?”

“这……我姓杨,杨明。”假书生总算将姓名说出;“这两位是我的长辈,龙叔、吕叔。”

龙叔,就是吓走闪电手的大汉,假书生不将名说出、有意隐瞒些什么?江湖忌讳甚多,丘星河不便追问。

“诸位临危援手……”

“不要说感恩的话好不好?”假书生杨明抢着说,脸上的一抹笑意十分岔眼:“丘兄,能不能将你自救的解毒葯告诉我?百毒无常的断魂飞雾,据我所知;还没听说有人解得了这种毒,连他自己的独门解葯也不怎么灵光,救迟片刻便失去效用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这位假书生还真冒失,那有单刀直人询问别人保命秘葯的?

“日后我可能与那恶毒的狗东西照面,他有上百种令人丧胆的毒物,的确是防不胜防。”

“其实,用毒物的人也不喜欢接近性质不同的毒葯,所以使用的毒物虽种类繁多,但毒性不会相差过远,仅在技巧上加上变化乱人耳目而已。”

丘星河突然转变态度,热心地加以解释,并且从百宝囊中,取出两只大肚子瓷扁葫芦,倒出两种淡绿与淡褐色豆大丹丸:“那恶贼的毒物断魂飞雾,入肺之后沁人气血,片刻便流入心室,再循千丝万缕的血管流入全身每一部位。这期间,毒性不会发作,等血脉回流时,全身同时引起剧变,这片刻也就是他的独门解葯有效期。之后,毒性发作痛楚光临,每一种器官,每一条筋骨,皆强劲地收缩,最后僵化、散裂。收缩期间,体外温度变动甚小,体内却因收缩而释放热量。我服下性质相差不远的解葯,外用冷水迫体内的热量聚合,我是有幸获得诸位仗义相助,把我从鬼门关拉回阳世,无以为谢,这两种可专门对付那恶贼的解葯,分送诸位防身。”

“你……你把我看成挟恩要挟的……”假书生脸色一变,倏然站起胀红着脸叫喊。

丘星河一怔,一把捉住假书生的手肘,一拉之下,假书生如中电殛,浑身发僵,身不由己坐下了。

“别生气,小兄弟。”丘星河笑吟吟地说,手仍紧握不放:

“家师是炼丹师,丹葯是用来救人的,即使是陌生人,我也会无条件奉赠。但你要我把解葯告诉你,我怎么说呢?这种解毒丹葯材,至少也有四十种,就算我能说出葯名,你也不知道呀!”

“哦!你……你……”假书生怒意全消,但脸上红晕反而加深了些,不再挣扎,甚至有意回避他的目光。

“误会我了,是不是?”丘星河放开假书生的手肘,取桑皮纸将每个瓷瓶的丹丸分为三份两包,两只瓷瓶内的一份,连瓶递

入假书生手中:“痛楚光临的刹那,服绿丸一粒便够了,筋骨抽搐,便加服淡褐色解毒丹一丸。”

“谢谢你,还有其他效用吗?”假书生喜悦地追问。

“凡是可利用血气沁入肌骨内腑,可使身躯各部收缩僵化散裂的毒物,都可以救治,且可以先服预防,但不能防治气血崩散或内脏腐蚀的毒物。对浑身麻痹的奇毒,也有救治的功能,用真气导引相辅葯效更快。正如我借助冷水冲淋一样,毒性消散的速度可快两倍。”

龙叔吕叔两位大汉,一直在旁陪铁门神聊天,不时用怪怪的眼神、含笑瞥假书生一眼。

谈说间,丘垦河的气色逐渐恢复原状。

“丘兄,你似乎没有远走高飞的打算呢!”假书生似有所悟:

“你要前往何处?”

“我走,他们同样会追赶的。杨老弟,要来的终须会来,逃避不了的,我等他们。”

丘星河眼中育狞猛的神情流露:“铁门神宋老兄今后还得混口食,我不希望他因为激于义愤救了我。而成为这些恶毒枭霸追杀的猎物,所以我要在这里等他们了断。”

“丘兄,何不跟去解决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去嘛!去嘛!”假书生碰碰他的手臂表情丰富:“你说的要来的终须会来……”

“你不会是为了那位姜姑娘吧。”

“胡说!她……”

“不许撒谎。”丘星河盯着假书牛微笑,语气温和,但有股令人不得不认真的魄力流露。

“真的,我不认识她,只是觉得可疑,希望查出她的底细,弄请她前来敝地有何图谋。她在开封声称来自京师,但京师没有这种窄轨型的单辕双头轻马车。”

“我知道,这种马车可以走山路。”丘星河的江湖见识同样丰富:“那位问路的小侍女,练了一种阴柔的邪门内功,与人交手,必定滑溜如泥鳅,身躯缩小至极限,贴身攻击一发必中。”

“咦?你知道。”

“猜想而已。如果你和她们闹翻了,交手时千万不要被她们瞬间变形的异象所惊,见怪不怪就不至于惊慌心怯,才能保持身手灵活神智清明,即使不胜,也不至于落败,她们也奈何不了你们了。”

“除非她们威胁到我的安全,我不打算和她们发生不愉快的纠纷,哦!你……”

“我去。”

“好啊,但……”

“怎么啦?”

“我们隐身在暗中好不好?”

“想看她们与梁少庄主的结果。”

“是的,那架少庄主投靠了周王府,明里却不受把式们节制,我不能公然与他冲突,所以要隐身暗处看结果。”假书中似有难言之隐。

她说不能公然与梁少庄主冲突,却出面向闪电手两个高手拼搏。

“为何不能?”丘星河抓住语病追问。

“因为……因为与王府为敌,后果可怕。”

“好吧!咱们隐身暗中相机行事。”

“我好高兴。”假书生雀跃地欢呼。

“宋老兄,你先走吧!“丘星河转向铁门神说:“记住,有多快就走多快,别让九华山庄的人追上你。回去之后,暂时找地方躲一躲、等风声过后再作打算、为了我的事牵累了你、我很抱歉。”

“我真该赶快走了。”铁门神苦笑:“九华山庄的混蛋们在江湖多露一天脸,我就必须多躲一天。梁少庄主这狗娘养的假仁假义,他会要求那些猪狗朋友杀掉我才甘心我怕他,成了吧?”

铁门神立即收拾行囊,上了坐骑匆匆走了。

丘星河将坐骑留在农舍,带了应用物品就道、四人进入南下的小径,奔向南面的山区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三十里,黑虎砦。

这里,已经是群山起伏的山区,山径依然宽广,山民有载货的马车往来。

姜姑娘的轻车速度快,赶车的大掌鞭更是不凡,因此不到两个时辰,便进入河谷上游的黑虎砦,比预定估计的时刻,早到了将近一个时辰。

再往里走,山径不但变得窄小,而且向山上伸展,坡度倍增。

有些地方连徒步行走也十分困难、草侵道路,桥山崩,除了一些猎户与采樵的人以外,好些年旅客绝迹,无法深入山区了。

黑虎砦只是一座小小的村寨,早年是一处兵垒,所以称砦。

目下户不满三十,人了不满百,是一处偏僻辽远的小山村。

砦门附近,一群穿得褴褛的老幼村民,皆用惊惶的神情,迎接这群穿戴华丽,轻车怒马、神气万分的男女。所佩的刀剑,让村民心中懔懔。

梁少庄主一马当先驰入砦口栅门、直趋砦西一座大四合院前面的广场。

这座大四合院,是本村最大的一座民宅。

红日还挂在西山头,天色尚早,但已预定了行程宿头,山区行走决不可以错过宿站,必须在黑虎砦歇宿,梁少庄主的举动合乎情理。

他居然知道直趋这栋大宅投宿,这就有点不合情理了。

找宿处是随从们的事,人地生疏他却熟悉这里的情形,而且领先行。

赶车的两个车夫,神色有点变化,向车内的姜姑娘。低声传达一些自己人才知道的信号讯息。

院门先一刹那打开,踱出一个老门子,一双依然明亮的老眼,颇感意外地注视着广场中忙碌的一群男女。

下马、卸车……一阵忙碌。
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老门子向在门阶下马的无俦秀士问道:“私人土地,是不容许陌生人停车驻马的。”

“陌生人借宿,有什么不对吗?”无俦秀士轻摇着马鞭一笑容满面的道:“罗叔,呈拜帖。”

千手天君远在三丈外、左手持有一封大红拜帖。

“劳驾呈奉!”千手天君声如沉雷。

手一挥,大红拜帖飞旋而出,幻化为尺大的红色光轮,发出高速破风的锐啸,以美妙的外半弧飞行轨迹,向老门子飞去。千手天君是宗师级的暗器名家之一,掷这种纸制拜帖,竟然比发时金属器物更具威力,内力功道之浑厚惊世骇俗,技巧更是令人叹为观止。

老门子眼神一变,吸入一口气,左手伸出袖口,食中两指奇准地挟住了急速飞旋而来的拜帖,手略一震动、发出奇异的碰撞声。

“老朽即入内通报。”老门子凶狠地瞥了众人一眼,转身入内并且掩上了院门。

“金刚指力。”无俦秀士向千手天君说:“如果他年轻十岁,他一定会立即以重一倍的劲道,原帖璧还给你,恐怕你招架不住了。”

“姜是老的辣,我已经输了。”千手天君苦笑:“手臂略震;身躯未动分毫,天下间有此份功力与技巧的人,屈指可数。”

“他仍然对你的功力与技巧怀有戒心。”

“所以他乖乖地入内禀报。”千手天君总算流露出得意的神情。

不久,院门再开。

侧门的大栅也拉开了,那是安顿车马的所在。

“进入此门,生死各安天命。”老门子重新出现,声如洪钟:

“进来吧!”

“在下承情。”无俦秀士毫不介意话中的威胁凶兆、下令入宅安顿。

两里外,四位男女骑士策马越野而走。

不久,闪电手与女伴,牵了蹄有点破的坐骑,垂头丧气奔向黑虎砦,显然两匹坐骑都出了意外、无法及时赶上车马报讯。

之后,陆陆续续出现一些陌生骑士。

姜家的轻车,曾经在开封招摇,与无俦秀士一群人西行,更是惟恐开封的人不知,浩浩荡荡神气万分,有人跟踪盯梢,是必然发生的事。

接待的人只有三五个仆从,客人无俦秀士不以为怪,在东厢安顿毕,夜幕已经拉下了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山林暗沉沉,兽吼问起。

龙叔、吕叔两大汉,照料妥马匹在树下进食。

丘星河与假书生,也在另一株大树下,打开食物包,嚼着干肉脯吃大饼,吃得津津有味。

“小兄弟,你打算怎么办?”丘星河食罢,一面用手中擦手一面向身旁的假书生问。

“什么怎么办?”假书生一时没会意过来。

“我是说,他们住进了那家砦中首富,姓古的大宅内,毫无动静,你打算怎么办呀?总不会是躲在砦外的树林里,等候变天吧?”变天下雨,咱们就惨了。”

一语双关,他在谈笑自若中突出主题。

“等二更后进去探看动静。”

“进去又能怎样?你又不愿与无俦秀士为敌,怕引起周王府的报复。小兄弟,这种挨打而不便还手的情势、恶劣得很呢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师出无名,稳输不赢。这样吧!由我出面,找他报复理直气壮,我制造混乱,你浑水摸鱼办你的事,我会相机策应,如何?”

“可是……”假书生期期艾艾,似乎辞不达意,很难让人知道她的意图。

“如果你是单纯地为了看结果而来的、我实在不明白你来到底要期待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章 情缘初结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