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08章 王府鹰犬

作者:云中岳

郭先明窜出小巷,折入一条横街,突然脸色一变,脚下迟疑。

两个人堵在街口,冲着他不住的阴笑。

他认识一个人,店堂照顾柜台的三店伙之一。

“退回去,郭老兄”中年底伙朴实的面孔,挤出一丝和蔼的笑容:“不退,踏出一步,准死定了、绝无例外,你老兄不想死吧?”

他不能退,退入窄巷岂不任人宰割。

“这算什么?你们是……”他也不踏前一步,对店伙的警告不敢掉以轻心。

“在下要知道,你们调查杨姓书生的用意。”店伙向前退进:

“同时要知道你的来历,你老兄真姓郭?在何处得意呀?”

“阁下是……”

“不必问,我可以透露一点点。”

“一点点什么。”

“杨书生称我为叔。”

“去你娘的!”他大骂,手脚齐动。

暗器乱飞,破风锐啸慑人心魄。

一道电芒从暗器网中先一刹那透入,一间即没。

店伙与同伴,在暗器乍发时候倏然向两侧急退,快如幻形,乍隐乍现。

他利用暗器夺路,身形慾起未起,突然嗯了一声,抱着小腹

呻吟着向下一挫。

店伙一闪即至,拖死狗似的将他拖入小巷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天下每一座城镇,都有各式各样的人生息其间。

其中有好人、坏人、不好不坏的人、又好又坏的人。

天下每一处山林莽野,都有各式各样的生物栖息其间,其中有飞禽、走兽、蛇虫。

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

意思是说:每一种人,都有出类拔萃的人作为楷模,成为众所瞩目的领导人物,目标明显,出人头地。

西门外的河南老店,店东麦大顺是客店行的领导人物,甚有名气,熟悉他的朋友都叫他老麦。

旅店不属于黑道行业,但与黑道走得很近。

因此,愤世嫉俗的人说:车、船、店、脚、牙(或衙——衙役),抓住了就该杀。

暗地里、麦大顺麦东主,尊奉黑道巨豪神剑天绝的旗号,也是本城黑道行业的仁义大爷。

巳牌末,无俦秀士带了六名男女随从,其中有九华双卫,声势汹汹地踏入广阔的店堂。

麦东主恰好在家迎客,店堂气氛一紧。

不是落店时光,三间门面的广阔店堂,只有店伙而没有旅客.

即使有旅客,也见机躲得远远地。

“在下就是麦店东,麦大顺。”五十出头,人才一表的麦东主肃客人座自我介绍:“诸位指名找我,不知有何见教?是不是落店有了麻烦”?

“少给我打哈哈敷衍!”无俦秀士嗓门大得很:“姓麦的,你知道我是谁,是吗?”

“很抱歉,敝下很少在外面走动,不知道公子爷是谁,是极为正常的事。”

“我,梁永春,无俦秀士……”

“哦!在下知道了。九华山庄的粱少庄主,最近在开封买了几座别墅,声誉鹊起,威震江湖。呵呵!幸会幸会,不知者无罪,少庄主海涵。”

“不要反穿皮袄装样(羊)!

“岂敢岂敢。但不知少庄主大驾光临,可需要麦某效劳吗?

力所能及,决不敢辞。”

“你是神剑天绝的人,大河两岸是神剑天绝的地盘,这里出了事,我要找你。”

“找我?出了什么事?”

“我派来的五个人,平白失踪了四个,剩下一个留在东门外的索城老店。”

“哎呀!这……”

“老麦,你知道在下与武威所的关系吧?”

“这并不是秘密。”

“武威所派在这里的四个人,也在半天之内失了踪。所以,我要求尊驾合作,帮助在下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,追寻几个曾经来索城老店,却又在不久后匆匆离去的可疑旅客……”

“且慢。”麦大顺打断对方的话:“我不否认我是神剑天绝萧大爷的人,也不否认萧大爷与周府订有协议,但非关本店的事,麦某无权过问。少庄主如需协助,必须与萧大爷商量,而已必须透过周府授权,在下只受命于萧大爷。粱少庄主,请将周府的人找来商量好吗?”

“就是因为武威所的人都不见了.所以在下才来找你,老麦,我唯你是问!”无俦秀士不再声色俱厉,换上了阴森冷厉的慑人嗓音:“你是这里的大爷,你涉入太深了,现在,你仍然坚持己见?”

“不要逼我。”麦大顺看出危机,不敢再强硬:“梁少压主.

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……”

“我不要听任何人诉苦。”无俦秀士进一步的紧逼道:“我晚上再来,你知道会有什么结果,哼!”

不再多说,领了一群随从拂袖而去。

晚上来,结果不问可知。

在城市里,白天闹事毕竟有所不便,晚上来,那表示要用江湖手段处理,那将是惨烈的杀戮,血腥的大灾难。

这半年来,无俦秀士所掀起的血腥风暴,早已让江湖朋友丧胆,天下各地的高手名宿睡不安枕。

按情理,周府的王室鹰犬,不会对神剑天绝的人,采取激烈的行动。

无俦秀士暗中受周府节制.竟然喧宾夺主,明里向神剑天绝的人煎迫。

敏感的江湖人士,已可感觉出周府的权威面临考验,很可能主从双方的权力有了改变,已有失控的情势发生了。

如果主从双方,获得第三方的强力支持,权力结构有所改变,是必然的现象。

武威所的人并没有完全失踪,另有潜伏在暗处的人活动。

这些人得到无俦秀士向河南老店示威的消息,同感惊讶甚至震惊,弄不清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无俦秀士一群人,落脚在索城老店。

所派的三十人,是跟踪假书生的眼线,失踪了两个,唯一留在店中的一个说不出同伴的遭遇,连店门也不敢迈出一步、完全失去活动的能力,难怪无俦秀士光火。

返店后不久,来了两个不速之客。

不速之客为首的人,赫然是佩了墨剑,邪道凶名昭著的杀星墨剑追魂于不邪,周府客卿妙笔生花的亲信死党,名义上是正式的王府把式。

“少庄主,你不能这样做。”邪道杀星墨剑追魂,显得忧心冲忡:“这会破坏神剑天绝与咱们的协议,将会妨碍咱们积极进行的腾龙大计……”

“什么腾龙大计?”无俦秀士立即追问,思路的反应十分敏锐。

“这……你就别管啦!”墨剑追魂发觉无意中失言、拒绝解释:“反正也与外人无关,惹火了神剑天绝,黑道群雄大会开封,必定烧起焚天烈火,咱们在明他在暗,吃亏的舍我其谁?咱们必定倾全力也穷于应付,什么事也办不成了。”

“死一百个人,那些黑道杂碎不会害怕;杀一万个人,敢再撒野的人能剩几个?”无俦秀士冷酷的话,连墨剑追魂这位名杀垦,也感到脊梁发冷:“于前辈,你还不明白吗?”

“明白什么?”

“小小的莱阳城,能容得下多少外来的人作怪卜这里是神剑天绝的地盘,他的人绝对可以控制一切动静。我的人失踪,你们的人也丢了四个,分明是你我的人所追查的事,牵涉到神剑天绝,所以情急灭口。我敢武断地说,神剑天绝与你们订协议,诚意不会多于两分,黑道的势力退出开封,仅保证开封的安全是不够的。

我替你们向他增加压力,要求他们接受合作和节制,这才能……”

“那是不可能的,少庄主。”墨剑追魂焦灼地说;“就江湖论江湖,以他的实力来说,他已做了最大的让步。换了我,老实说,办不到,我不可能放弃开封的庞大财源,不可能不干预王府的为所慾为行事……”

“世间没有不可能的事,于前辈。”无俦秀士豪气飞扬,语

气斩钉截铁:“你们怕他扯后腿,我不怕,我一定可以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,彻底除去这个大河两岸黑道司令人,免除你们后顾之忧。于前辈,我要的是你们的支持,而不是怯懦的阻扰。”

“少庄主……”

“你可以用快报向陈前辈禀告,请他不要放弃这大好机会。”无俦秀上毫不让步;“不管你们的腾龙行动目的何在,除去内患绝对是必须的正确作法。同时请转告他,信息我已经收到,按期行事……”

“但这里的事……”

“期限还有百日,我可以把这里的事完满办妥。”无俦秀士信心十足拍拍胸腔保证:“我有十成把握,把神剑天绝引出来.

一劳永逸除掉他这个黑道巨霸,造福江湖为世除百,相信我、于前辈。”

墨剑追魂怎能相信他的保证?

就算他老爹雷电神剑亲自出马,也不见得可操胜算,两人的剑术虽然不曾较量过,但在名气上已可看出端倪:双方很可能势均力敌。

面对这位大言夸夸的无俦秀士,这位老杀星不由心中暗骂不知死活。

“少庄主,如果咱们能对忖得了神剑天绝,早就把他送入阴曹地府了,何用与他协议互不侵犯?”墨剑追魂不安地说:“你这一来……”

“于前辈,我绝对有将他送入阴曹地府的把握。”无俦秀士看出对方的心意;话说得更具霸气;“只要他敢出面,他决难活着离开。”

“凭你?”墨剑追魂极为反感,冒火了。

“你不信?”

“也许你真的了不起……”

“不是也许,而是万分肯定。”

墨剑追魂在武威所的地位并不高,还真不敢开罪这位霸气十足的年轻人。

“少庄主,可否将行动延后三两天?”墨剑追魂无可奈何用恳求的口吻说:“我这就赶往开封禀报……”

“不行,机不可失,良机稍纵即逝,延迟不得。”无俦秀士断然拒绝:“不管你们的打算如何,我可有行动的自由。而且,我不要你们出面,万斤重担我一肩挑,我只要你们明暗中支持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时间宝贵,前辈可以动身加快回开封禀报了。好走、不送了!”无俦秀士傲然逐客,表现得相当无礼。

墨剑追魂大为不悦,愤然偕同伴告辞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送走了墨剑追魂,应该准备夜间活动了。

“少庄主,是不是逼得太紧了些?”千手天君也有点不安:“我也认为操之过急……”

“罗叔,要知道时不我留,好不容易有人造成这种有利情势,如不及时把握,尔后机会难再了。”

无俦秀士眼中,杀机怒涌:“罗叔是知道的、家父对神剑天绝这个人,多年来深恶痛绝。小侄出道,就已将这个人看成必须铲除的首要目标。咱们接妥妙笔生花的合作条件,目的就是等候与制造消灭这个人的机会。而且,我要派人取代他的地位。为日后雄霸天下的大业铺路,有进无退,罗叔、你反对。”

“我不会反对。”千手天君当然不会反对,他就是唆使少应主向江湖霸业迈进的人:“只是,我仍然觉得布置太匆忙,利用突发事故毕竟根基不稳,难免有操之过急之虞。再说,我担心姜姑娘她们,并无与大批黑道高手周旋而稳操胜算的把握……”

“请放心,必胜无疑。”无俦秀士信心十足豪气飞扬“我这一逼,神剑天绝非站出来不可,他已经注定了在江湖除名的恶运,无可改变。现在,咱们好好策划造成有利时势.呵呵……”

一阵大笑,似乎他已经将胜利抓在手上了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麦大顺当然知道九华山庄的四个人为何失踪的底细。

但却没听到武威所的那四个人失踪的丝毫线索,还以为是无俦秀士假造借口遂行阴谋呢!

火迫燃眉,黑道人士慌了手脚。

风雨将临,信使将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向四方。

无俦秀士一群人,成为众所注目的焦点。

索城老店,也因此而成为监视侦查的人集中地。

也由此一来,与事故有关的人,皆被索城老店所吸引,而忽略了其他的人。

丘星河也是被忽略的人,无俦秀士并不急于找他,也许是认为他已经远走高飞了,追杀的事以后再说,事有缓急.图谋神剑天绝的事最重要。

风暴的中心在城外,在城东城西的两家客店。

丘星河并不急于赶路,人暮时分城门关闭前的片刻,才策马进入西门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 王府鹰犬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