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 独 行》

第09章 腾龙大计

作者:云中岳

两个黑影消失在县前街一座大宅内。

大宅灯光少,罕见有人走动,更没有警哨,是一座大户人家的宅院,很可能派有守夜的人,不需派警哨。

后堂秘室中,两黑影与室中的四个人会面。原来是一伙的,不是入侵的人。

为首的人,正是妙笔生花的亲信,擎天手方日升;另一位是天毒星君卜灵均,九杀道人的死党。

“长上,不设法阻止九华山庄的人妄动吗?”新来的两人,显然是地位稍低的下属,颇为焦急向擎天手禀报:“他会引起大风暴的,那狂妄小子咱们已经难以控制了,也许还来得及。”

“为何要阻止他。”擎天手不住阴笑:“咱们已经把锄头交给他,让他努力地、兴奋地挖坟坑,一切皆在预料中。等到那一天到来,就会让他自己跳进去。咱们唯一可做的事,就是覆土掩埋。呵呵!别急,不要再出去了,好好睡一觉才是重要的事。”

“长上的意思……”

“你还不明白吗?真笨!”擎天手大概是参予决策的人,所以点醒所属指示迷津:“咱们并不能控制神剑天绝,也无法节制侠义道有声望的领导人物,现在让他们侠义道与黑道的顶尖领袖,来一次致命的冲突,一石两鸟,咱们为何不乐观其成?”

“等腾龙大计完成,也就是覆土的时候了。”天毒星君卜灵均也得意地阴笑:“咱们的目标,是不断制造纠纷,不断吸引各

方人士注目,纠纷愈大愈好。以各种严重事故,掩护所进行的最终目标,呵呵!咱们已经成功了一大半,另一小半,正需要九华山庄替咱们来完成。九华山庄的侠义英雄,是咱们两年努力所获的唯一成功保证。所以得让那位秀士、爬上声威显赫的权力峰颠,才能进一步保证腾龙大计完满达成。”

“长上,什么是腾龙大计。”

“不知道就不要问。”擎天手不加解释:“怎样?他们都出动了?”

“是的,都出动了,咱们的人……”

“把咱们的人撤离现场附近,不许任何人介入。”擎天手郑重地说:“连看热闹也不行,这可以表示咱们并不支持九华山庄的举动。快去发信号,回来再睡大觉。”

“不想知道结果?”

“结果已经可以预知了……咦?还有人回来?”

“不可能……”

灯火骤熄,六个人几乎同时行动,在吹熄灯火的同时,分从门窗电射而出。

屋顶上传出声息,有瓦片破裂声。

是一个轻功并不高明的人。仓卒间跃登瓦面撤走,不小心踏破了瓦片,反而暴露了行迹泄露行藏,撤走的反应相当迅捷。

六人不假思索,飞跃而上。

果然不错,一个黑影正向东跃登另一座屋顶。

“休让他逃掉。”擎天手急叫:“他听到了咱们的谈话,决不可让他兔脱……”

一阵好追,追的人迅疾如风,逃的人虽则轻功不怎么高明,但极为机警,时而逃下小街,时而升上街顶再往小巷跳。

片刻间,人都追散了。

擎天手的轻功最为出色,追得最紧,不理会同伴是否跟来了,全力盯住黑影,紧楔不舍狂追。

对方己听到他们的谈话,泄露了机密,如不将人擒住或灭口,将会有天大的麻烦,因此势在必得。

黑影的脚下,终于出现疲象,双方的距离,已经由四五丈拉近至三丈左右,逃不掉了。

擎天手心中狂喜,脚下一紧。

黑影突然向下跳,消失在一座大宅的后花园树影中。

“你走得了?留下!”擎天手得意地沉叱,跟踪下扑,毫无顾忌地紧蹑在黑影背后丈余远,狂风似的穿林而入,手伸出了。

手距背影还有三尺,视线模糊,枝叶簌簌摇动乱人耳目,但背影依然可以看得真切。

“手到擒来!”他心中狂喜地叫,手向前急伸。

他绰号叫擎天手,手上功夫可不是唬人的,练成了铁臂功,擒人的技巧神乎其神。

其实,他杀人的利器不是手上功夫,而是袖底暗藏的小型判官笔。

交手时,对方以为他的手厉害,全力防范他的手探入近身,却没料到他的袖底,突然射出附有小链的小型判官笔,比袖箭的威力强十倍。

一声崩簧响,判官笔弹出袖口。

黑影突然消失无踪,小判官笔远射出丈外,链子绕在树枝上.

笔落空而且缩不回来。

“咦?人怎么消失的?”他大吃一惊,以为看到鬼了,林下虽然幽暗,但前后伸手可及,不可能眼花。怎么人突然在眼前手下消失的?

他毛骨悚然,手忙脚乱急急解开缠在树枝上的笔链,浑身冒起鸡皮疙瘩,胆落心虚。

人见了鬼,就是这副德行。

心虚地回头观望,看是否有同伴跟来,多来一个人胆气也壮些,人多阳气重,鬼脸不敢现形。

很不幸,后面不见有人跟来。

笔键因回顾分心而没能迅速解开.心中正慌,突然感到肩膀不知被何种物体,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,感觉中,他认为拍的是一只手。

“哎呀!”他吓得大叫,惊跳起来将头转回。

除了稀疏的树枝,一无所见,那有人拍他?

原来是一根横枝,因被笔链而拖动下垂,压及他的肩膀而已一那有什么人拍他的肩?

自相惊扰,虚惊一场。

他一咬牙,胡乱拉折树枝,总算将九合小金丝笔链解脱束缚。

正要将笔链收妥藏回笔套,突然耳中听到一声刺耳的阴笑,笑源似乎就在耳畔,在他的后颈附近。

先前眼花让黑影莫名其妙消失,这次听觉决不可能出毛病,笑声的确发自耳畔,是人在发声,不是鬼物,鬼不会贴耳嘲笑他。

一声怒叱,他扭身出手攻击。

身后鬼影俱无,几根下垂的小校,被他的无俦掌风,震得如被狂风所刮,枝叶摇摇,断了的枝叶向外激射飞舞,他在向空荡的夜空浪费精力攻击。

糟了,脖子上扣了一只冷冰冰的大手,五指强劲有力,有如可怕的大钩爪,奇痛彻骨。

“不……要……”他嘎声厉叫.想抬手解脱大手的束缚扣抓,但双肩被触了一下,双手失去抬起的力道,只能狂叫求饶,想求扣他的人手下留情。

“你的命还要不要?”有人在他耳畔发话,几乎扣入颈骨的指爪劲道略松,呼吸可以顺畅了,痛楚也随之减轻了许多。

“我要……我要……”他怎敢不要命?多傻的问题,连虫蚁也不想白白丢命。

他是一个功臻化境,威震江湖的高手名宿,当然不愿平白无故丢掉老命,至少也得明白处境之后,想出自救的办法,制造保住老命的机会。

“好,那就放乖些。”身后的人说,语气温和,讽刺的用意却明显:“你愿意合作,就可以保住老命。记住,我这人是很讲信用的。”

“尊驾是……”

“不要问,好吗?”

“在下……”

“再提醒你一次;你已经没有发问的价码,你只能据实的清晰明白回答问题,以免我冒火不耐烦,手上一用劲,你就得力折断脖子而担心了。”

“请不要冒……冒火,有……有话好……好说……”他除了哀求,别无他途。

“对,有话好说,老兄,腾龙大计是怎么一回事?说啦!个要撒谎、乖。”

“这是大多数人都知道的事。”他不敢不吐实,因为周府的重要爪牙,都知道有这么一回事,没有隐瞒的必要,岂能因保半公开的秘密而丢命?

“我却不知道呀!告诉我啦!请。”

“好像是……是什么选出有声望的人,出来号令江湖,如龙得水飞腾变化的意思。”

“内容呢?说具体些,详尽些。”

“没有人知道内容。”擎天手心中叫苦、要招不知道的事,苦头吃定了:“恐怕主持武威所外务的陈客卿陈前辈、也不知道内容……”

“你在撒谎了。”

“不,我说的字字皆真。”他感觉出脖子上的手爪在加劲了:

“这是上面透露出来的计划,大多数人只知道传出的大意,无法知道内容。上面含糊其辞,不加说明,只说是共享富贵的大计。

要所属的人好自为之。兄台,我敢保证,即使你能把妙笔生花陈容卿弄来,他所知道的决不会比我多一些。”

“谁可能知道内容?”

“得找比陈客卿地位更高的人。”

“那些人?”

“武威所的外勤组几位负责人。陈客卿是外勤组三位直接行动干员之一,指挥行动干员的人是周、吴、郑、王四位百户。”

“哦!很妙,赵钱孙李,周吴郑王,那表示这四位百户,仍是二级人物,我想,你老兄一定不知道他们的真姓名。”

“咱们这些在外活动的人,与他们罕有接触,甚至不知道那一个是周百户或吴百户。他们都是军官,与咱们这些江湖人士地位相去天壤,不会直接指挥我们。”

“看来,你已经没有什么好招的了。”

“请……请守信用……”

“你放心我是一个守信的人,呵呵……”

怪笑声中,擎天手感到脑门轻轻一震,便失去知觉。

自始自终,他除了知道确实有一只大手制住他之外,不曾感觉到身后有实体的人,似乎大手的人并不存在。

那只手,一定是鬼手,他深信不疑。  

     ★   ★   ★   ★

擎天手所料不差,河南老店的结果已可预见了。

麦大顺不可能获得神剑天绝的及时支援。

荣阳城只是一处小城市,黑道人士没有几个人肯在这里逗留,要召集人手,必须远至郑州、开封去找,远得很呢!

时间急迫,远水救不了近火。

河南老店的旅客,都被请走了,全店一空,连店伙计也没留

三更天,麦店东佩了雁翎刀,站在广阔的中院静候暴客光临.

豁出去了的人是无惧的。

四周共悬了百十盏照明灯,迎风摇曳光芒闪动。

第一个现身的人是千手天君罗远,九华双卫的老大,天下暗器名这之一,名列宗师级的风云人物。

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这位暗器名家看了麦大顺只有一个人,颇感意外也有点不安。

这不是他们所期盼的情势,他们要求的是大开杀戒,杀鸡做猴、人愈多愈好。

“哈哈!”麦大顺大笑:“麦某随时都是准备好了的。在汜水、荣阳、荣泽三县,麦某是同道朋友的掌旗大爷,随时都准备应付突发的意外事故。哈哈!但不知贵庄的人,准备用何种方式摆道?总不会偷偷摸摸,或者倚多为胜,一窝蜂打烂仗吧?来吧!我等着。”

“你的人呢?”千手天君沉声问。

“该他们现身时,他们就会现身的。罗老兄,你的人似乎胆气不够,梁少庄主白天里气大声粗,今晚怎么小心起来了?”

“可恶!”院口传出无俦秀士愤怒的语音。

人影鱼贯而出,七个男女跟在无俦秀士身后,神气万分踏入院子,气氛一紧。

四周的屋顶,人影陆续现身。

四面的人打出附近己清,不见有人的手式信号,然后—一隐去,屋顶渺无人踪。

人已布满店内外,劳师动众,结果店中只留下麦东主一个人,有威风摆却乏人欣赏。

“你们其他的人呢?”无俦秀士火冒三千丈,大感脸上无光。

“散处在城内外。”麦大顺嗓门也够大,毫无惧容:“明天,九华山庄在荣阳行凶,毁灭河南老店的消息,将向江湖轰传。你这种毫无理性挑衅行凶的行为,并不能替九华山庄增光彩,反而激起公愤,为江湖所共弃,为武林所不齿。”

“江湖朋友是听你的呢?抑或是听我的?”无俦秀士声色俱厉;“本少庄主不论为公为私,都理直气壮。名正言顺处置谋杀八个人的凶手,由不得你颠倒黑白。而且,你的主子神剑天绝,虽则他今晚不来,早晚我会找到他,向他讨公道。你的一条命,不足以抵偿八条性命。”

“梁少庄主,你真的很蠢。”麦大顺摆出前辈面孔嘲弄:“你应该给我充足的时间,以召集人手任你屠杀,却迫不及待耀武扬威,让我措手不及,而采取撤走入手避免无谓牺牲的策略,以我一条命暴露你的罪行和野心。阁下,你还来得及保全你九华山庄的声誉。”

“我要把你像牵狗一样,牵着你去找你的主子神剑天绝。”无俦秀士怒火像火山爆发;“这才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 腾龙大计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我 独 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