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亡 魂 客》

第01章 众矢一的

作者:云中岳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离开程番府的第二天,便踏入四川普定卫的地境,在云南贵州之间,四川插入一条腿,这条腿便是普定卫,直至正统三年,方划入贵州。

再西进普安州,出州方是云南地境。

普安州,那时却叫贡宁安抚司。

当他们过了贡宁安抚司,追骑已到,大批高手们也都越来,那是六大门派纠合的好汉们。

自从亡瑰谷惨案发生之后,六大门派的人认为司马英是天完煞神的重要人物,便开始在江湖中大举搜寻天完煞神的踪迹,出现了六派门派大团结的可喜现象。

他们不再固步自封,不再各人自扫门前雪,分派高手大举出动,要找天完煞神算帐,也誓得司马英而甘心。

可惜,天完煞神踪迹不见,大概知道众怒难犯,暂时避避风头。

当他们突然得到司马英已由湖广入滇的消息后,不禁大喜慾狂,快马昼夜不停地奔驰在江湖中,信息奇快地往外传,高手从四面八方接到信息,昼夜兼程急赶。皇天有眼,被他们赶上了。

贡宁西面六十里,便是罗雄州的亦佐县。

那时,曲靖府刚升为军民府不久,却管不着亦佐县,该县属罗雄州(罗平)。

这一带是乌蒙山区的尾端,乃是保罗族的天下,这些保罗族人,剽悍异常凶猛如虎。

早些年,保罗族苦麻部的土头目阿资,在越州(靖南)造反。

傅友德的大军在平彝进军,阿资窜抵普安,大火焚城,在这一带山区,足足闹了五年。

这一年,是最平静的一年。

这一年,阿资在越州暗中招兵买马,待机而动,道上经常可以发现形形式式的岔眼人物。本来,云南一直是化外边疆,先后建立南诏国、大理国等等。

宋太祖用玉斧划大渡河为界,云南因此始终未入版图。

最后元世祖大军抢渡大渡河,大理国万寿终正寝。

本朝在洪武十五年方平定云南,但大乱不已。

曾安有一条不算大的道路,在崇山峻岭中境蜒西行,走上大半天,看不到一个村寨,野兽出没无常,道路上白天鬼打死人。

司马英一马当先,从一座岭脊降下一道峡谷。

河谷对岸,大路从一座高崖下经过,进入一座山坞。

高屋在道左,隐约可以看到临峡谷一面,有一座村落,寥落地散布着三五十栋草屋。

峡谷中间,一条清澈的小溪潺潺而流。

过了这道峡谷,所有的峰峦不再磷峋骨突,该是云南的地理疆界了。

贵州的河流,除了雨季之外,极少浑浊,云南却不易发现常清的河流。

溪流深及马腹,四匹马到了溪边,司马英跃马过溪,在对岸下马,卸了嚼环说:“歇会儿,先饮水。”

何津放了缰,咦了一声,遥指崖下的小村落讶然道:“怪事,那座小场为何不见人踪?”

四人同向村落着去,疑云大起,草屋冷冷清清,空荡无人,连狗也不见一条,像是一座荒村。

在贵州,土民的交易场所称为场;云南境内则称为街子;广西则称墟;平均每三天便有一次集会。

甲村如果是一四七日,乙村便可能是三六九日,云贵境内的卫所,大操练日期几乎是固定在三六九日,万一有警,大军便可出动。

这一带除了保罗之外,还有黑夷、白夷等等,各有势力范围和活动地区,汉人则少而又少。

不管是任何族的村落,白天不会看不到人迹,老弱妇孺应该有,怎能空阔无人?

四人扭头向后看去,首先便看到四海狂生的白驹。

神力天王的枣红健马,落后两乘,八只马蹄,掀起滚滚黄尘,奔下峡谷。

后面半里地,二十余匹健马狂奔相随,隐隐可以看清马上的骑士,僧道俗俱全。

“是中原的武林高手,他们为何赶来云南?”何津说。

司马英火速安上马嚼环,说:“咱们走,用不着招惹他们。”

四人飞跃上马,向西急走。

距对岸上崖还有半里地,山嘴处出现了五匹健马。

司马英眼尖,首先使看清第二匹健马上,安坐白衣耀目的俊逸青年人,赫然是伏龙公子常建安。

第三匹马上,彩裳飘飘,是个美艳照人的俏姑娘,是伏龙公子的小妹常娥。

第一匹马上,是一个一身绿袍,长发绕住上半身的怪物,天!是绿衣阴神。

司马英大骇,向左面峡谷下兜马急射,一面低喝道:“糟!是伏龙秘堡的人,快!绕道。”

凌云燕也花容失色,驱马急冲说:“快!绿衣阴神可怕。”

“燕,你不是和常娥是手帕交么?”司马英问。

“要是让她知道我已跟了你。她不恨死我才怪。”

居高临下,四匹马怎瞒得了伏龙公子五个高手?

在叱喝声中,常娥驱马急冲而下。

九匹马在峡谷中狂奔,在草木丛中横冲直撞。

奔了五六里,峡谷愈来愈狭小,后面的追骑已接近至三五十丈内,两侧全是峭壁和高山,人可上,马不行。

何津心中大急,向右侧高峰一指,急叫道:“弃马,你利用密林掩身上山,我领他们再跑十来里,等会儿在这峰头见面。”

“那怎成?我们先走。”司马英断然拒绝。

“信任我,大哥,快!迟恐不及。”何津已拉住他的马络头,猛地一带。

马儿一声长嘶,猛地一阵蹦跳。

司马英只好说:“兄弟,速来相会,愚兄先走一步。”

三人飞离马鞍,隐入林中。

河津带着三匹马,穿越密林全力狂奔。

四海狂生和神力天王下了峡谷,蹄声一缓,向追上的神力天王低声说:“这些家伙来得太快,时机未到,不必逗引他们了。”

“好,且指引他们一条明路,让司马英先宰这些家伙,谅他们二十余个土鸡瓦狗,碰不过司马英和丑小子何津。”神力天王点头答。

两人到了溪边,放马饮水,在溪边泰然洗净手脸,似乎并未将后面的追骑放在眼下。

二十余匹位马狂风似的卷到,左右一分,马越过溪流,水花四溅,将两人围住了。

为首的三匹健马上,是三个一身火红道袍的老道,赫然是大名鼎鼎的武当三清,太和殿主清尘、紫霄观主清松、五龙羽士清泉。

左首,是披着大红架裟的五台穷僧慎宗,和他的师兄颠僧慎本,两人是五台走方僧中数一数二的人物。

上次在亡魂谷,穷僧就曾经出现过。

右首,是武当俗家第一高手张全一,他一身水湖绿劲装,安坐马上如同临风玉树。

张全一不愧是老江湖,大声说:“不是司马英,乃是雷家堡少堡主。”

太和殿主从未见过司马英,上次亡魂谷之会,他来晚了些,只看到一个浑身浴血的血人。

闻声一怔,赶忙下马趋前稽首道:“少堡主请了,贫道武当清尘。”

四海狂生回了一礼,呵呵大笑道:“原来是武当三清之首,怪不得在下的白驹被吓得收不住缰,呵呵!道长有何指教?”

他的话尖酸刻薄,无所顾忌。

怪!狂傲无比的太和殿主,竟然毫不以为逆,淡淡一笑道:“贫道乃是追踪亡魂谷余孽而来,少堡主与这位施主策马狂奔,因而有此误会,特来请问少堡主……”

“哦!道长追踪司马英而来?”四海狂生抢着问。

“少堡主曾见到……”

“不错,雷某曾有风闻,可惜不曾遇上,只知他要到鸡足山一走,有何图谋,语焉不详。”

所有的人,全都一怔。

太和殿主再问:“访问少堡主,消息的来源可靠么。”

“那小子与江湖妖女凌云燕走在一块儿,凌云燕的话,信不信由你。呵呵!可惜道长不是好色之徒,不然倒可向凌云燕打听打听。”

太和殿主不敢得罪四海狂生,再往下说可能还得被对方嘴皮子所损,只好讪讪地行礼告退说:“打扰少堡主,后会有期。”

“呵呵!在下也要往鸡足山走走,想来定可后会有……”

话未完,张全一向对崖冲下的五匹骏马一指,叫:“师叔,前面五匹马可疑,有男有女,马上的白衣人……”

“追!可能是亡魂谷余孽。”太和殿主大叱飞跃上马。

一群人驱马疾驰,如飞而去。

四海狂生一怔,他所站之处低洼,峡谷中草木繁茂,看不见对崖的景物,立即备马叫:“明兄,快走!咱们弄巧反拙,也许果真被他们追上了。走!咱们必须将他们引开。”

等他两人上了马,太和殿主已经远出百十丈外去了。

何津带着马儿向峡谷下游狂奔,草木繁茂,人马行走其间、想避开追逐乃是不可能之事。

他也不想避开,不住发出叱喝,鞭策着马儿狂奔,自己伏鞍扬鞭,冲势太急,枝叶扫过马背刷刷作响,却无法触撞他的身躯。

他的骑术委实高明。

到了峡谷底部,前面展开了一片半干涸的河床,只有茅草而没有树,长约里余,平坦得一无遮掩。

河津的马到了河床中段,绿衣阴神的五匹马便到了河床边缘,马上的伏龙公子大叫道:“不好,安姨,马上只有一个人,另三个逃掉了。”

左后方两里地,太和殿主一群人,正从斜方向狂急地飞赴,蹄声如雷。

“先抓住这人,便可问出下落,已经赶了近十里,谁知他们在何处逃掉的?追!”绿衣阴神断然发令,继续急赶。

常娥听到了如雷蹄声,扭头一看,惊道:“安姨!后面人马,不知是敌是友。”

绿衣阴神扭头一看,说:“别管他们,是中原来的六大派之人。”

到了河床下端,双峰相峙。悬崖壁立,中间只有一条溪流折人的山口,马儿已经无法冲驰了。

何津突然从左面折回,缓缓兜转马头。

当他看清了从河床左岸赶来的二十余骑健马时,大眼睛发射阵阵冷电,哼了一声说:“哼!你们这些卑鄙的家伙。他不在,我可放你们不过,来吧!看你们的血是红是黑。”

绿衣阴神五骑狂奔而至,最后两骑是两名白发老人,生得满脸横肉。五岳朝天,一个歪咧着大嘴,一个是天生的半鸡眼,丑陋无比。

两人左右一抄,在两侧戒备。五个人摆好了方位,方才跃下马。

何津将四匹马赶到身后,冷然叉腰屹立,丑脸上杀气腾腾,海样神秘的大眼睛中,神光闪闪。

常娥心悬司马英的下落,马未停人已飞射而出,在何津身前八尺止步,粉面泛煞尖叫道:“丑小子,人呢?”

“你双目不盲,大爷不是站在你面前么?”何津用充满火气的声音答。

但他的大眼睛,却在常娥艳丽的粉脸上转,也被她那曲线玲珑透凸的丰满侗体所吸引,心说:“怪!这贱货难道也是找他的?”

他,指的是司马英。

常娥粉面一红,何津个儿矮小,丑陋万分,一看便令人倒胃口,只有一双深潭也似的大眼睛可取,而这双大眼睛却在她身上不怀好意地乱转。不由又羞又恼,娇叱道:“小怪物,不许答非所问。”

“嘿!你要大爷如何回答你?岂有此理。”

“我问你司马英躲到何处去了?”

何泽心说:“果然是找他。”口中却说:“太爷不知谁叫司马英,你是问道于盲。

“胡说!你们一行四人,三男一女。已有人将消息告诉我们了。”

“谁告诉你们的?”

“不用你过问,你说是不说?”

“不说又怎么?”

“你得死!”常娥咬牙切齿地答。

“怪事!你找司马英为了何事?”

绿衣阴神将长发放下了,面目难辨,插口道:“小丑怪,你多问了,他是我姨侄女的人,少废话。”

何津心向下沉,突又冷厉地说:“司马英已有妻子,叫凌云燕,你们……”

“什么?”常娥尖叫,又道:“那贱人,她……她她不要脸!说!他俩人逃向何处去了?”

“丑大爷永远不会告诉你。”何津冷冷地答。

常娥尖叫一声,飞扑而上,拍出“金豹鹰爪”,兜胸便抓。

何津冷哼一声,不退反进,左手一翻,要扣对方的脉门,右手抢入,来一记“鬼王拨扇”,要抽上两耳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章 众矢一的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亡 魂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