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亡 魂 客》

第12章 灵蛇元丹

作者:云中岳

雷堡主冲上擒人,司马英已是半条命了,怎能反抗?但他不甘束手就擒,挤全力向右急滚。

雷堡主没料到司马英仍能转动,一扑落空,猛地刹住身形,左腿突然扫出。

司马英已滚了三转,居然在生死存亡关要出现奇迹,十分迅疾,腿掠过右股,竟毫发未伤。而连续第三转的刹那间,他拔出一把飞刀。

“咦你还逞强!”雷堡主低叱,急进两步挑出一靴尖。

雷堡主身高八尺,俯身不易,也不屑俯身伸手,用脚易方便。他这一靴尖,挑上了真教人受不了。

对面,一个黑影抢到,低叫道:“交给同下料理。”

“噗”一声,靴尖批实,但没有挑中腰部。而是司马英的右胯,竟然被人挑得凌空飞了起来。

“点上穴道带走。”雷堡主叫。

黑影伸手一抄,抱了个结结实与,还未抽手点穴道,司马英的飞刀已贴掌送出,贯入黑影的肩窝,锋尖在抵胸膛,贯人四寸尽的而没。

司马英被靴尖一挑,右半身骨节慾散,昏沉中只尽到被人抱实,本能地将刀刺出,他用了全力,竟然刺中要害,十分侥幸。

“哎……”黑影狂叫,他做梦也想不到司马英的手中藏了小飞刀,骤不及防,奇痛彻骨,身躯被司马英飞来的力道一冲,重心便失,踉跄后倒。

假使他不挣扎,直挺挺的倒下或许好些,但他本能地挣扎着不想倒,司马英又本能地扭动,因而直向左侧倾跌。

“噗”的一声闷响,两人重重跌落在地,草深水滑,崖顶是略向外侧倾斜的,滚倒后身形难止,奇快地向外滑去。

电光一闪,雷声震耳慾聋。

在眩目的电光照耀下,两人滑出了丈余,抱得紧紧地,滑出了崖外,滑下了崖缘,消失不见了。

雷堡主未料到有此突变,人滚倒时他向前抢出,一把没抓住,眼睁睁的看着二人滑下了崖顶。

崖顶滑不留足,他不敢再冲出,道:“真糟!功败垂成。没救了!”

下面深有三十丈,人跌下去焉能不死?不粉身碎骨才是怪事。他发出一声怪啸,招呼手下撤走,拣出十余丈外觅路下崖。

这一带崖壁并非悬崖,而是略有坡度而且怪石古松丛生之地,人向下滚落,而不是凌空飞坠的。

掉下三丈余,两人被崖壁一握,分开了。黑影从左侧峻陡处抛出,司马英向右略斜处滚跌。

司马英神智未昏,滚跌中,求生的本能令他张开手脚,不住勾屈阻止急落的冲势。

树枝挂破了他的衣裤,石角擦伤他的皮肉,伤口奇痛彻骨,几乎令他消失了挣扎的念头。

但他是个曾经忍受过无边痛苦的奇人,目前的痛苦他受得了。

不知滚了多久,“噗”一声,他感到左肩背如被巨锤所撞击,下坠之势立止,接着,身躯却向相反的方向滚转,滚入一个洞穴中了。

他浑身均是血迹,只有皮护腰所保护的腰部是完整的,猛烈的痛楚,令他暂时失去了知觉。

崖顶上,鬼手天魔不想和人拼命,他将人群引离这一带地区,所以逐渐向西移。

天太黑,这一带林深草密,对一个老江湖来说,是一处极为有利的好去处。

人群奔东逐西,呐喊怪叫声此起彼落,渐渐去远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司马英缓缓苏醒,只感到口干舌躁,像处身在一个巨大火炉中,伸手一排大腿,手臂移处不灵,所摸处肌肤炙热如焚。

他昏昏沉沉,热得难受,本能地低呼“水!水!水……”

天宇黑沉沉,他听到不远处有檐水滴流声心中一动,精神大振。

他挣扎爬起,感到右半身全无知觉,只有左手左脚可以活动自如,稍一移动,浑身骨节慾散。

肌肉每一个细胞像要爆烈,痛得他几乎咬碎了满口钢牙,牙根沁血,咸苦的味觉令他知道口腔中有血。

他不能躺着等死,身上的热浪,以及干渴的感觉,令他感到昏眩难受。他必须爬出来找水解渴。

左手一动,摸到一方岩石,也摸到了一个尸体。

“天!原来是我曾经赶走巨蟒的石穴,鬼使神差又回来了,这石穴再次的救了我。”司马英想。

他向外爬,但力道已失,无法爬出穴口,用尽了全力,只不过移动一两寸。

外面漆黑,狂风已止,暴雨已停,从崖上流下来的水声是最大的诱惑,引诱着他向外爬去。

可是,他已到了油尽灯枯之境,想爬已力不从心,费了好半大工夫,仅移动了一两尺,距穴口远着哩!

穴外,隐隐可听到从远处传来的人声,像在争吵,模湖不清。

热,热得像跌在火山口里。他不能行功调息,他所练的三昧真火神功也是热,火上加火,怎成?

在奇热彻骨中,皮护腰放置青珠的地方,附近一尺内却是清凉无比,这是火热中的唯一冷却处。

他持全力爬动,愈来愈虚弱,头脑昏沉,体内的火迫得他要发疯,太艰难了,爬不动啦,“水!我必须要水!”他虚脱地,生硬地叫。

没有水,他浑身被水淋透了的衣裤已被作为所烤干,地下是干躁的岩石和干草,要水必须爬出穴口,但他委实无法爬出。

太热了,受不了,他迷迷糊糊中,猛然想起青珠甚冷,且取出来应应急再说。

他吃力地掏出了青珠,手上一凉,如同醍醐贯顶,放在何处何处炙热全消,但移开时热潮去而复来,肌肉凉,但体内深处仍像一只大火炉在内燃烧。

他一咬牙,不管三七二十一,突然将青珠塞入口中,咽了下去。

好了!一道冷流直入内腑,接着,慢慢化为万千道冰凉的冷流,流向全身奇经百脉,流经之处,不仅炙热全消,而且十分舒畅。

热潮渐渐退去了,精神大振,右半身被掌风击中处的麻木感觉消失了,他的精力又恢复了。

他长长吁了一口气,挣扎着坐起,除了虚弱的感觉之外,便是隐隐的疼痛,对他来说,已无关宏了。

冷流不断扩张,无可比拟的疲乏和倦意上升,他昏然慾睡,无比的困倦浪潮无情地向他袭击。

外面人声隐隐,他怎能睡?

洞穴里面甚为宽阔,愈往外愈窄小,穴口宽仅八尺,高亦四尺左右。上次他是侧身滚入穴中,这一次自然也是凑巧滚入,太巧了。

他向外爬,心中暗暗道:“我必须横下心,不然休想活命,太倦了,我必须找机会恢复体力。”

他爬到穴口,掏出革囊中一只玉瓶,将里面一瓶灰色的粉末,散在穴口附近,扔掉玉瓶,缓缓爬回洞穴。

玉瓶里盛的是奇毒无比的毒粉,是八荒叟赠送给他的三瓶奇毒中,沾身无救的最厉害一瓶。

他本想埋头大睡,再一想,却又坐起了,强提心神想:“不行,如果被人发现,用暗器向里招呼,我岂不白白送死?不可以。”倦意渐浓,眼皮老在下垂,身形一晃,差点儿倒下去。

“不行,我决不可睡。”他心在狂叫。

不睡不行,委实支持不住了。但他是个有坚强意志的人,怎可以让困倦击倒,猛地在手臂上咬了一口,浑身一震,倦意退了三分。

他爬向一处向侧凹入的内壁隐起身形,盘膝坐好,吸入一口长气,心说:“我何不用涤心术行功……不!如果先用涤心术,定然万籁俱寂,不迷迷糊糊入睡才怪。我必须先用易筋洗脉功,令身躯起极大的变化,方能驱除困倦。”

他开始行功,和倦意搏斗,经过无数困难,几乎失败了。

但他有不折不挠的精神,和大无畏的决心,终于在多次危险的关头,将自己快人梦境的意识拉回现实。

终于,他胜利了,气血出现逆行之象,疲倦渐消。

一个时辰过去了,他身上有腥臭之气溢出。

“呀……”穴口传来一声惨叫,紧接着跌下崖去。

他不加理睬,开始用涤心术行功。

万籁俱寂。无人、无我、无生、无灭,空灵死寂,身外物在感觉中消失了。

他的衣裤鞋袜全湿了,一些腥臭触鼻的稠粘液体,不住的从毛孔中往外沁出,但他自己并不知道。

这些粘液是暗绿色而略呈褐色的,正是碧与红晖色相混合而成的,洞穴黑暗,他也看不见。

体内不但炙热尽除,寒流也消失了,真气如怒潮翻涌,血脉俱张。

但他已经感觉到与以往大为不同,反正是体内舒畅无比,料已无大碍,他也懒得去追究原因了。

成道灵蛇的元精内丹,将他的小命从鬼门关上捡回来了,不仅体内遗毒尽除,更在他不顾一切疲劳,忍受无比痛苦,克服千万困境下,强练两种神奇心法,竟然达到练武人一甲子苦修亦难达到的五气朝元境界,获得大成。

龙获风云,猛虎添翼,他成功了。

暴风雨在四更初止住了,天宇中乌云移向东北,西南方现出了星星的光芒,风雨过去了。

太白金星渐渐升上山头,天色突然特别黑暗,那是黎明前的阵黑光临,快天亮了。

崖下,群雄在猛掘三块怪石座落处,附近已挖了近十个丈大深坑,四周的草木遭了劫。参予挖掘的入近百之多,将附近数十丈方圆挖得乱七八糟。

另一群神秘客,正分散崖下,每三人为一组,向可以攀升之处逐尺上搜。

天亮了,可以用目光搜索每一处可能藏人之处。

另一批人,却在玉龙瀑附近,搜寻鬼手天魔和司马英的踪迹,他们大都是六大门派的门人弟子。

在这些弟子之中,武当门不只有俗家弟子,老道们全撤走了。俗家弟子中,张全一主持大局。

鬼手天魔浑身是血,受了不少伤。

他心中如被火焚,焦急万分,他想脱身转回九重崖,却没有任何机会,玉龙瀑水势汹汹,象征着他的心境。

他挣扎着在东面树林中穿行,后面有二三十条黑影紧追不舍的跟着他,相距已不足十丈,危急万分。

正走间,前面来了一条白影和一条青影,来势如电。

“这两个家伙身法惊人,我得躲。”他想。

他向左一折,已被对方发现了,斜截而至,急躁尖厉的声音入耳:“站住!告诉我司马英在哪儿?”

鬼手天魔大吃一惊,对方来得太快了,走不掉。他血战彻夜,已到山穷水尽之际,委实难与高手相搏,只好进命。

后面,传来一个黑影的呼喝:“两位!截住那老鬼,他叫鬼手天魔,他是司马英的……”

青影一声怒啸,折向反而截在鬼手天魔身后,道:“庞老爷子,休慌,英哥哥呢?”

鬼手天魔闻声一震,猛地扭转身躯,他看到一个娇小的青衣少年郎,和一个独脚的白色背影。

他虽不知来者是谁,但听口气便知是司马英的朋友,大声道:“英儿受伤极重,我难以脱身……”

话未完,喷出一口鲜血,摇摇慾倒。

“天啊!”青影叫,扑上伸手急状,又说:“我是英哥哥的小弟。老爷子不可挣扎,先服了灵丹保住元气。”

后面,独脚内影屹立如山,等黑影们扑近,大叫道“谁敢上,他便会找阎王爷攀亲。”

有两名追得最快的黑影不怕死,是两名和尚,两把方便铲左右齐出,并同时大喝道:“你也是孽障,躺!”

“铮铮”两声金鸣,白影的钢拐左右一落,两把方便铲分飞左右,远出五丈外,风声呼呼,砸倒了不少树枝。两个和尚的庞大身躯,飞抛两文外,“砰砰”两声闷响,撞在树干上倒地挣命。

白影仍支住钢拐,冷然发话道:“不像话,还未接招,便倒下了,少林的人如此脓包,委实令人气短,谁再上?快!”

十余个黑影惊得倒抽了一口冷气,向两分急飘,站在三丈外发怔,有两人发出了长啸,召集同伴。

一个崆峒老道举剑走近,沉声道:“尊驾贵姓大名,为何要强出头?”

“老道,你啰唆什么?上啦!”独脚老人叫。

“哼!”老道大怒,挺剑而上。

白衣老人屹立不动,直持剑将近身,铁拐突然扫出,快得令人目眩。

“铮”的一声龙吟,钢拐搭住了剑身一扭,剑断成十余断,排尖神奇地压在老道的右肩上。

“跪下!独脚老人冷叱。

老道怎能不跪?“噗”的一声跪倒。双手撑他,逐渐向下俯伏,浑身不住抽搐,挣扎着向上抬,却反向下伏。

独脚白衣老人是独脚金刚,小青影是萱姑娘,他们来晚了,总算抢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 灵蛇元丹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亡 魂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