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亡 魂 客》

第13章 飞龙出世

作者:云中岳

大雨过后不久,枯枝潮湿,火一起,浓烟上升。

屠龙剑客三人的手中,各有十余捆干松枝,大概是从土著的草屋中取来的。

老二地煞星钱森,一见落魄穷儒现身,鬼眼一翻,杀气怒涌,一摆长有六尺的鸠首杖,便往扑上。

“且慢!”雷堡主含笑摇手止住地煞星妄动,向落魄穷儒说:“徐兄大驾光临,幸会幸会。”说完抱拳行礼。

落魄穷儒回了一揖,淡淡一笑道:“好说,好说。俗语说,筵无好筵,会无好会;咱们会面,火葯味极浓,瞧,贵属下要剥徐某的皮,啃徐某的骨头了,徐某害怕得紧。”

“堡主,让属下剥了这老匹夫。”地煞星怒叫。

群雄纷纷向外退,他们已感到好戏要上场了。

雷堡主摇摇头,道:“何必呢,咱们俩人之间并无不解之仇,虽则双雄不并立,总有一天会诉诸武力对博一番,但目下非动手之时。”

“哈哈!这才是堡主由衷之言。”落魄穷儒狂妄地接口,又道:“徐某不招惹任何人,也不怕任何人招惹,希望不会有那一天,堡主以为然否?”

“呵呵!雷某有此同感。徐兄如肯赏脸,希望移玉析城山蜗居小驻,咱们也好亲近亲近。”

“哈哈!雷家堡乃是龙潭虎穴,珠玉车载斗量,徐某怕龙又怕虎,一个穷儒对珠玉不敢妄想,不去也罢!”

两人在斗口,火势已冲上岩石,烈火熊熊,松枝爆裂声震耳。

蓦地,东面矮林中,出现了一个白衣老人,阴沉沉地踱出,牵着一个美绝尘寰的如花少女,泰然而至。

雷堡主扭头一首,眼中出现了奇异的光芒。死盯住少女,轻咦了一声。

老人手绰一条皮鞭,三尺长,如环如节,粗如鸭卵,腰带上,别了一把褐鞘长剑,胁下左是大革囊,右是百宝囊。

少女一身翠绿劲装,曲线玲珑,背系长剑,丝穗在胸前撩人。

她左胁下也有一个大革囊,囊有六个角,十分岔眼古怪,背上压着剑稍有一个大肚葫芦形革囊,沉甸甸地,她凤目含威带煞,小小的樱桃嘴噘起,在生气,更添三分撩人情趣。

所有的人全呆了,雷堡主成了果雁。

接着,老少后面又出现了几个人,都是熟面孔。

那是是雷少堡主、绿衣阴神、伏龙公子、常娥。伏龙公子身后,有三名凶悍的中年大汉,那是他的亲随,伏龙秘堡的高手。

常娥和雷少堡主走在一块儿,相当亲昵。

西面,原来出现落魄穷儒之处,站着怪医鲁川,他是何时出现的?没有人知道,所有的目光,全集中在刚出现的两个美丽女人身上了。

蓦地,上面蛇穴口轰隆一声,滚下两方石块,“啪”一声滚在柴堆上,火星飞溅。柴堆向下垮。

所有的人吃了一惊,人群騒动。

天罡手大吼一声,几个人抓起松枝束,点燃后纷纷向上投掷,投入三丈高的蟒穴洞口。

雷堡主神魂入体,大叫道:“小心,有东西要出来了。”

群雄纷纷后退,各自戒备,恐怕又窜出一条巨蟒,吃不消。

没有蛇出来,却有火把飞出,那是刚投入的火把,如被狂风刮出一般。

众人心中一紧,急急后退。

接着,飞出不少数百斤大石,如同山崩一般,以雷霆万钧之威向下砸。

“退!”雷堡主大吼。

蓦地,一个闪闪发光的黑影,从穴口射出,凌空下降,黑影之前,一道耀目白芒闪耀,隐隐可以看出白色光华中,有一条细小的绿色龙影张牙等爪。

“剑出世了。”有人叫。

是的,剑出世了,剑已有了主人。

司马英默默行功,他感到奇怪,怎么?体内的先天真气为何出现了异象?

不仅任督已通,意动神动,真气无处不届,在神意的驱动下,任意运向体内任何一脉一经,流转如怒涛澎湃,这是“他们要用火攻了。”他想。

他不加理睬,定下心再运气三周天。

他体内排的毒液,染透了衣裤,被三昧真火迫得水气全消,成了光闪闪硬绷绷的怪衣裤。

三周天运行毕,他确知自己目下的功力已经大非昔比了,穴中浓烟密布,火舌已在穴口出现。

他想:“我得找东西开路,然后冲出和他们拼生死。”他的剑早丢了,身上只有飞刀,一支箫派不上用场,他的目光落在崖壁间那方巨石上,心说:“我何不用石块开路?”

他向方石爬去,用手试力,一推一扳之下,巨石竟然是活动的,他扳住石角,向外一掀。

巨石高有尺余,三尺宽三尺长,一掀之下,滚跌出丈外,他被自己的神力惊住了。

他转身向扳起处定神一看,吃了一惊,下面,有一条三尺余长的石棺,一把古色斑斓的连鞘长剑,静静地躺在石槽中。

他惊喜之余,急反抓起古剑,火光中,他清晰地看到剑把上用小宝石嵌在玉柄里的四个篆字:飞龙神剑。

“飞龙神剑!被我无意中找到了。”他跳起来叫。

“砰”一声,脑袋撞在穴顶上,碰得他七晕八素。

他跪下来,虔诚地向剑槽大拜四拜,喃喃地说:“谢谢你!鸡足丹士老神仙,今后,但愿我能不负此剑。”

拜罢,他向穴口爬,将方石一掌推出,方石发出一阵暴响,滚落崖下去了。

接着,火把如飞蝗般扔入。他将剑背好,双手齐拍,掌出风雪俱发,火把在丈内便激射而出。

他到了穴口,听到崖下人声嘈杂,一不做二不休,他拔出飞龙神剑、也想试试神剑的威力.在壁间一阵砍。乖乖!剑中石如切豆腐,一块块百斤大石纷纷下落,他掌拍脚踢,将石块像弹丸般震出穴口,雨点般的向下飞砸,声势惊人。

“该出去了,杀那些无耻之徒。”他咬牙切齿地说。

他宝剑前指。突然从穴口冒出,上身出了穴,双足向下身形向上疾升,越过了火头,以闪电般的奇速凌空射出。

喝!下面竟来了这许多人,有得杀的了。

他在距地面八只左右时,猛一提气双脚下落,用上了“步步生莲”,距地面五寸左右,向前踏出六步。

“像是司马少侠,天!他……他……”是绿衣少女的尖叫。

所有人。全发出一声惊呼,倒抽了一口凉气,被他这突如其来现身所露的神功绝学吓了一大跳。

出现场中的司马英,与往昔大为不同,难怪绿衣少女说“像是”他,他确是变了,变得极为狼狈。

他衣衫凌落,浑身血迹,被岩石树枝撕碎了的衣裤,发出黑褐色的光泽,布条子硬绷绷地。

发结散乱,脸部血迹斑斑,乍看去,脸目全非,狼狈已极。

唯一可以分辨身份的东西,是他腰上沾了血迹的发护腰,四十个飞刀插只剩下十四把飞刀,刀柄银光闪闪,光影耀目。

之外,他一双虎目放射出阵阵冷电寒芒,像是无数怨毒的利镞,似要射入人们的心坎。

地下潮湿,当他用“步步生莲”绝学踏出六步时,地面的尘埃无法荡起,看不出像涌莲一般的尘埃莲花。

但他徐徐跨步,距地面五寸的神奇凝气提身术,瞒不了行家,自然令人大吃一惊。

“咦!怪事!”绿衣少女旁的老人讶然轻叫。

雷堡主脸色一变,自语道:“他挨了我一记阴阳绝户掌,怎么仍能不死?怪!他的功力决无如此深厚的造诣,他捣什么鬼?”

他狠狠地死盯着司马英走过的地面,希望发现可以借力的树枝草梗等可疑事物。

不错,地下枝叶凌乱,利用枝叶玄虚,并非不可能的事,他心中一定,向风云八豪递眼色,示意他们先别妄动。

司马英伸左手拭掉脸部已干了的血迹,一些小伤口已经收了痂,现出了真面目,向绿衣少女和老人说:“顾老前辈请与顾姑娘暂且退出,让晚辈先打发他们这一群无耻之徒。”

老人正是八荒毒叟和他的孙女儿,闻声向司马英颔首一笑,向后退走。

司马英的耳中,却听到老人家用传音入密之术传来的声音:“你的朋友快到了,沉着点儿。”

“唰”一声,司马英收了剑,双手插腰,冷然扭头缓缓转身,环顾附近群雄一眼,眼中的冷电四射,嘴角出现了冷酷而漠然的嘲世者笑容,在群雄重重包围中,他那镇定、冷静、傲世的神情,收到了镇摄人心的效果。

远处的怪医鲁川不住点头,嘴角出现了满意的微笑,喃喃自语道:“好强壮的青年人,好猖狂,冷酷、勇敢的青年人;得婿如此,我该满足了,满足了,可惜啊!他与我无缘。”

司马英的目光,回到正东,似乎没将群雄看在眼下,只向落魄穷儒轻轻点了点头。

目光落在雷堡主脸上,脸部肌肉动了动,突用沉雷也似的嗓音说:“我,司马英。”

群雄中,真正见过司马英的真面目的人并不多,一听他自报名号,又是一震,四面响起唧唧哝哝的低语声,人群一阵騒动。

司马英直透耳膜的声音,继续在响:“这里面可有六大门派的人?站出来。”

没有人站出来,他顿了顿又说;“飞龙剑在下已经到手,六大门派的狗东西们出一千两黄金买在下的命。

诸位,你们都是为剑为财而来,目下剑在这儿,在下的脑袋在脖子上,谁有种敢挺身取走?上!在下等着。

不论是众打群殴,抑或是单人独斗,在下接下了,反正诸位都不是什么英雄好汉,江湖规矩武林道义在诸位眼中,不值半文钱,你们更不怕丢人现眼堕了名头,不用等了,上!

在下决遵守家父的约誓,不用赤阳神掌收拾你们,仗一把飞龙神剑,替阎王爷收你们的魂,谁先上和我亡魂剑客一拼?”

他这一番尖酸刻薄的话,把所有的人全骂了,立即激起公愤,有人大叫:“咱们毙了这狂小子。”

叫的人是个黑衣彪形大汉,声音够大。

司马英扭头冷冷地瞥了他一眼。轻蔑地说:“你鬼叫什么?不用叫他们,你上,司马太爷要刺你十剑,阁下信是不信?不信就滚出来,让你证明太爷的话,拔剑上,小辈。”

一面说,一面用一个手指向大汉轻勾,这种轻蔑的举动,委实令人受不了,太瞧不起人啦!

在众目瞪瞪之下,大汉被气得脸上成了猪肝色,不由他龟缩,不出来怎行?日后怎有脸在江湖上混?

大汉虽然怒极,但心中毕竟有点虚,用求助的目光向左右看,想看看是否有人岔出接口,以便找机会下台。

可惜!他失望了,附近的人全向他注视,没有同情的目光,只有鼓励的表情流露,这种善意的鼓励表情,反而令他心中发慌,进退两难。

“怎么?阁下怕死么?”司马英的语声又响。

短短的两句话,成了彪形大汉的催命符,一声怒吼,他排众而出,一串龙吟,他拔出长剑,怒叫道:“拔剑!不是你死便是我活?”

拔剑两字一出,他已突然迫进至六尺以内,剑尖指向司英的胸口,手伸直时,尖锋距司马英的胸前不足五寸。

按情形,司马英根本没有拔剑的机会,只消他的手按上剑把,不必等剑身出鞘,对方便可放手进招,制司马英于死地。

司马英看对方剑上发出阵阵龙吟声,冷冰冰的剑气直迫肌肤,知道对方了得,但他不在乎,向后徐徐退两步,说:“阁下想不想通名?”

大汉不容许他脱出控制,如影附形迫进,冷笑道:“太爷武昌郑五爷,人称龙形一剑郑玄,拔剑!”

司马英向左移一步,说:“你抢得机先,却不乘机突袭,算得是一个不忘江湖规矩的好汉,饶你一命。”

龙形一剑剑尖又迫进了一寸,厉声道:“你自己的性命已空……”

话未完,司马英已经一闪不见,如同鬼魅幻形,从对方内剑锋右方旋走,出现在龙形一剑的右侧方。

“进招!”司马英沉叱。

龙形一剑心向下沉,他弄不清司马英是人是鬼,怎能从剑尖前一闪便失去形影的?太不可思议了。

不由他思索,反正眼一花人已不见了,叱喝声却从右侧传来,人影也出现在眼角旁,他本能地撇剑左旋,一声长啸,揉身猛扑,招出“流星赶月”,连攻三剑。

司马英手一动,龙吟乍起,飞龙神剑在手,左移、右飘,连避两剑,身法潇洒从容,轻灵地扭动,剑尖斜举,并未还招进击。

龙形一剑第三剑攻出,招式余势仍然凶猛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 飞龙出世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亡 魂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