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亡 魂 客》

第14章 傲骨狂态

作者:云中岳

“正是区区在下?”司马英豪气飞扬地答。

“你?”五名老道不信地叫。

沉默在一旁的落魄穷儒突然接口道:“不错,是他,他的‘步步生莲’神奇凝气提身术,刚才曾经威镇群豪,正是天龙上人的至高无上绝学。谁不信,可以试试。”

“你是谁?”昊天一道沉声问。

“无名小卒。落魄穷儒徐白云。”落魄穷儒傲然地答。

清华羽士手按剑把,退后三步叫:“风尘三侠名震天下,不服的人为数不少。贫道便是不服者之一,昆仑三剑,要不自量力斗一斗风尘三侠,看谁浪得虚名。”

本来缓和了的情势,被他一叫重趋紧张。

崆峒的飞霞子也缓缓后退,沉声道:“贫道也算一份,免得日后麻烦。梅谷的少主人既然是天龙大师的弟子,而梅谷名声并不太好,日后风风雨雨不知要坑了多少人。”

张三丰摇手道:“诸位,千万不可冲动,咱们在这儿动了嗔念,不管胜负如何,暗中主事的人,岂不因毒计得售,而笑咱们这些老不死的该死么?”

落魄穷儒冷笑道:“诸位如果想在鸡足山留一佳话,徐某也凑上一脚。”

“你帮谁?”独脚金刚问。

“司马英。”落魄穷儒毫不思索地答。

“哈哈!我老不死的要坐山观虎斗。”是怪医鲁川的声音。

怪医鲁川一叫,美潘安笑道:“哈哈!看笑话的人来了。”

“还有打抱不平的呢!”是鬼斧戚成,他和神功周骆大踏步走出。

戴云天魔也步出斗场,怪叫道:“叫他们六大门派的人一齐上。”

绿衣阴神却怪笑着截出,说:“你自身难保,你我的过节未算清哩!”

戴云天魔一掌拍出,叫:“这时算并未为晚。”

“砰”一声暴响,罡风四射,绿衣阴神扔出一袖,双方接了一招,势均力敌,两人齐向右飘退八尺,却被疯婆拦住了。

“动手!”昊天一道沉叱。

“下去!”崖上的佛门三派弟子大叫,他们不知何时重行现身崖头。

昆仑崆峒两派弟子也纷纷觅路下崖。可难坏了武当的门人。

司马英眼看狠斗将起,心说:“不行!我怎能让何老前辈重沾江湖血腥?我一人的事,怎可让别人替我挡灾?”

他一声长啸,掠至场中大吼道:“呔!听司马英一言。”这一声大吼,声震山岳。他卓立场中,虎目神光似电,叉手而立,如同天神当关,威风八面。

他缓缓环顾四周静止了的群雄一眼,往下说:“司马英江湖末流,后生晚辈,自出道以来,致力于重建梅谷天心小筑,与江湖朋友极少牵缠。

自上次亡魂谷被六大门派人第二次捣毁之后,司马英在江湖饱受迫害,九死一生,此中仇恨如不是身受其痛的人,绝不会领略其中苦味。

这期间,一再得到几位老前辈和几位血性朋友的呵护,司马英铭感五衷,特在此先致谢。”

他向美潘安等人长揖到地致敬,然后一挺胸膛往下说:“重建天心小筑的事,晚辈必须独力完成。

天心小筑乃是家父在世间的唯一基业,司马英身为人子,必须令梅谷光大,不堕司马家风。司马英先谢诸位长辈的云天高义,请诸位退出斗场。”

说到这儿,声色转厉,说:“六大门派必慾得在下而甘心,卑鄙下流无所不用其极,甚至无耻到以千两黄金买在下的头颅,太不像话。目下诸位全来了,派中元老以下祖师爷一一现身,很好,鸡足山风云际会,将替武林留下千秋佳话。

司马英单人独剑,不自量力,要接下六大门派六场生死一决的狠拼,诸位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人物,想来绝不会畏缩不前。或者是一拥而上,效江湖无赖所为,你们,每一派推举一名功臻化境的高手轮流出场,二流人物最好不必上场送死。”

他拔剑出鞘,飞龙神剑在朝阳中光华四射,龙吟震耳,他用到向张三丰一指,冷笑道:“请何老爷子监场,在下先向武当的祖师张三丰叫阵。上!不是你死便是我活。”

他公然向武林第二名高手张三丰叫阵,狂得令人吃惊,四周人声鼎沸,美潘安一群老前辈大吃一惊。

老一辈的人来得太晚,没见到司马英先前所露的绝学,却深知他的造诣底细,认为他决接不下武当一名清字辈的门人。

这时竟向六大门派的元老祖师叫阵,未免太不自量了。

美潘安脸色一变,说:“老朽拒绝监场,这太不公平了。”

司马英接道:“晚辈乃是天下第一高手的门人。论辈份也不低,绝对公平。”

张三丰呵呵一笑,说:“年轻人。贫道不愿。”

“称拒绝决斗?”司马英厉声问。

“哈哈!贫道岂能和你一般见识?”

“你害怕?”

“就算贫道害怕。小意思。”

“住口,司马英说句不中听的话,贵派的内家拳,欺世盗名,所以你不敢现宝。你胜了,司马英不重建天心小筑。任由家父卓裁定夺,你负了,不许贵派门人子弟干预在下的行事,你敢答应?”

张三丰并不为他咄咄逼人的气焰所慑,也未动气,堂堂一派祖师的风度,确是不凡,向美潘安道:“俊老,你这位小朋友要迫贫道跳河哩,呵呵!”

司马英掠到,冷冷地说:“你要在下先侮辱你么?”

“岂有此理!”昊天一道怒叫,又道:“欺人太甚。”

司马英用剑向他一指,厉声道:“司马英才是被迫害的一方。六大门派才是欺人太甚,你别慌,准备接第二场。”

张三丰正想说话,美潘安发话了:“老道,你可以试试,他公然叫阵,你岂能退缩?我也知道他太狂了,日后你的声誉将被武林作为笑料,我无权阻止你为维护声誉而斗。”

“好吧!”张三丰无可奈何地说,向场中走,又向司马英说:“收了你的剑,咱们比一比贻笑大方的功夫,剑对我张三丰来说,干将莫邪也比木棍强不了多少。”

司马英收剑,问:“比什么?”

张三丰拾起一根小树枝,说:“内力。请别误会我欺你年轻,须知宝剑虽利,内力不行也将成为废物,你如果内力胜我半分……”

“贵派门人不许干须在下的行事。”司马英抢着叫。

“贫道答应了。”

司马英往下首一站,拱手道:“在下领情。”

张三丰将树枝稍粗的一端伸出,笑道:“你可以用赤阳掌力。”

司马英握住树枝,傲然道:“二十五年约期未满,在了绝不毁约。”

两人站好,开始凝气行功。

树枝粗如拇指,长约两尺,分握之后,中间只有尺二空间。

美潘安含笑走近,摘一张草叶系在中间,手按树枝,喝道:“准备……发!”

发字一出,手倏然放开。

开始,司马英脸上是嘲世者的微笑,张三丰是毫不在乎的淡笑,两只大手如同铁铸。

不久,两人的笑容逐渐敛去,轻松的神情消失了,双脚逐渐向下沉,污泥渐渐淹至脚面,仍向下沉。

树枝发出吱吱声,一双手开始有振动之象,双方都想将对方的一段树枝击毁,脆弱的树枝承受着如山压力。

四周群雄看不清实况,逐渐向内挤。

两人额上见汗,身上雾气蒸腾。

美潘安惊容愈来愈明晰,莫名其妙。

司马英的造诣,他已从沈中海和仇姑娘口中了然于胸,怎么?不是那么回事吗!天!他竟和张三丰拼成平手哩。

在心理上.他不希望司马英获胜,让司马文琛出来自己重建梅谷,何必让小家伙和天下群雄为敌?

在事实上,他却又希望小家伙取胜,武林朋友岂能不看重声名?败了毕竟脸上无光哪!

树枝向司马英一方推进一寸了,司马英的手抖得很厉害。所有的人心已提至口腔,昊天一道吁出一口长气。

“毕剥”两声。司马英距手一寸的树皮,突然爆裂了一块。看光景,已输了一半。

两人的脚下陷至踝骨。额上的大汗一颗颗往下滚。

“毕剥”两声,张三丰的一端,树皮也开始爆裂,他的手也抖得厉害。

司马英深深吸入一口气,用上了涤心术,躯动体内真气,真力渐增。

树枝开始推向张三丰一面。又到了中间位置,继续再进,进了一寸方停住了。

两人腿旁的残草,向外飘振。刷刷有声,像被狂风向外吹动。不住倾斜抖动,这是远处群雄唯一可见的景象,看得他们悚然而惊。

张三丰的笑容消失了,哼了一声,将树枝缓缓推回原状,“得”一声,一根树纤维断了,他的袍袂振荡有声。

美潘安吁出一口气,说:“谁都不认输,拼三天三夜也难分胜负。”

蓦地,西南角有人大叫:“没看头,不要看比内力。”

在一旁提心吊胆的萱姑娘,心中正焦躁不安,比内力,虽是藉树枝印证,但稍一失错,力道控制不住,一击之下。不死也成残废。

她知道司马英的底细,怎得不焦急?

一听有人在说风凉话,无名火起。向人声传来处扑去,厉叱道:“谁在扰乱心神?站出来让我瞧瞧。”

人群大乱,四处騒动。

仇姑娘死盯着伏龙公子兄妹俩,见他们悄悄溜走。怎肯罢休?一声冷叱,拔剑冲出。

大乱中,天南叟离开了八荒毒叟,闪在一个褐衫大汉身后,双手一插大汉的腰身,全力向前一抛。

“哎……”大汉狂叫一声,向场中的张三丰和司马英撞去。

天南叟向后一钻,走了。

美潘安站在另一面,吃了一惊,凌空纵过,接住了褐衫大汉,沉喝道:“站住!”

大汉被奇大的劲道掷出,已经身不由主,怎止得住冲势?

何况背后两根胁肋已被弄断了,浑身已不听指挥,冲势奇猛。

美潘安左手一勾,将大汉带出一侧,大汉像被击中要害的蛇,冲倒在地上扭动着挣命。

美潘安一怔,怒叫道:“谁下的毒手?”

人丛中有人叫:“走了,是天南叟……哎唷!”叫的人砰然倒地。

疯婆一声长啸,凌空扑出。

倒地的人,背心有一支三棱镖,入脊五寸,想救己赚太迟,人太多,乱糟糟,凶手是谁?不知道。

老婆子怒叫道:“有惟恐天下不乱的人在捣乱。”

人群大乱,张三丰大吃一惊,如果美潘安夫妻俩翻脸动手,必将不可收拾,沉声喝道:“分!平手。”

树枝“啪”一声暴响,从系草处中分,两人飞退丈外,地下烂泥纷飞。

司马英一声怒啸,飞龙神剑出鞘,大吼道:“大家住手!谁捣场,司马英剑上不认人。”

张三丰也大吼道:“不相干的人快离开。”

两人的暴吼声,如同炸雷在上空爆响,令人感到心向下沉,脑门发炸。

激斗的人撤身跃退,群雄纷纷走了,站得远远地,并未远离,他们不愿放过看武林顶尖儿高手决斗的饱眼福机缘,不许近看难道不许远观?

八荒毒叟拉着孙女往外走,轻声说:“走!找那不肖东西去。”

小丫头注视着远处的司马英,恋恋不舍地说:“爷爷……”

“忘了他,瞧他那不要命的劲儿,祸愈闯愈大,爷爷说过,他是个血性朋友,却不是个好丈夫。走!”

他拖了小丫头便走,追踪师弟天南叟去了。

怪医鲁川躲在一株矮树上,眉开眼笑地注视着司马英,不住点头,喃喃自语道:“慢慢来,我会得到他的。”

伏龙公子兄妹俩和绿衣阴神走了,临行前向司马英的背影冷笑一声。

四海狂生雷江并未随他爹爹雷堡主退走,他躲得远远地,已躲了许久,留意着斗场的动静,场中人对答,他全听了个字字入耳,尤其论及他父亲与梅谷的话,他特别留心。

这时,他知道该走了,悄然下了鸡足山,向雷堡主报讯去了。

司马英在待场中一静,方向张三丰冷笑道:“日后贵派门人再找在下的麻烦。飞龙神剑必喝他的血。”说完。问昊天一道走去。相距三丈外便叫道:“该你上了。”

昊天一道忍无可忍,怒极反笑,撇下了长剑飞迎而上,两人对进,凶猛接触,谁如果想闪让。不啻自暴弱点,不用叫名号了。“铮!铮铮铮!铮!”先后响起五声镇迅的剑鸣,火花飞溅,剑影飞腾中,两人交换了方位,各向左飘退八尺,站住了,脸上神色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章 傲骨狂态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亡 魂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