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亡 魂 客》

第16章 渡口拒婚

作者:云中岳

司马英一双爱侣,在蛮荒中逐步南下,这条路是小古径,只有他两个陌生的汉人在闯荡。

八月初一日,他们终于到了无量山天龙禅寺。

他们发现,景东府附近已经不再是荒凉之区。汉人不少,景东卫所的官兵,更是一支劲旅,将这一带开发成一处世外村,卫城的景董山共有两个城,山颠的小城叫做月城,山麓直至北面的无量山,成了一片沃野。

无量山土人叫蒙落山。住着一部分夷族,西面近澜沧江附近,有部分拉祜族生息。

总之,这一带土著和汉人之间,相处倒也融洽,大事不生,小事不断,也算不了什么。

天龙禅寺是山南麓唯一的丛林,有三间大殿,僧房经阁略具规模。

他们来得很不巧,九指魔僧的党羽,曾在十天前大举入侵,被天龙上人击溃,为首的异域和尚,逃过了澜沧江。

天龙上入一怒之下,穷追不舍,至今未返,但已留下寺中首席监院大师传话,叫司马英先在寺后禅房相候。

但司马英不能等,他告诉了监院大师,说出他的打算。

最后说明一年之内不返天龙禅寺,可能永远不会回来了,也就是说,恐怕他活不到有返回天龙禅寺的一天。

他告别了监院大师和寺中的师兄们,踏上了到楚雄府的古道。

从云南入川,只有一条古道,这条古道,也就是当年傅友德的大军右翼一支攻入云南的道路,是乌蒙山区的险径。沿途的土著乌蛮,对汉人极不友好。

这条路从曲靖府北行,过了泰益州,官道没有了,只有羊肠小径,通入无尽的乌蒙山区,沿途有卫所,但之外极少人踪,有的只是凶悍无比的乌蛮。

从雳益州到四川的乌撤军民府,二十三程。再进人镇雄军民府的西境。沿八匡河北上,便可进入叙州地境,乌撤军民府一带,便是平安地域。

香益州到四川乌撒最南的倘唐,原是早年的驿路,但久已荒芜,目下已荒草漫径不易走了。

司马英和萱姑娘在曲靖府花了两锭银子,以入四川探亲的籍口,请得了路引,餐风宿露踏上征程。

曲靖北门外是演武场,一条大道直通白石江渡口。从演武场至渡口,全程只有三里路,古树在两侧浓荫蔽日,荒草凄迷。

中秋已过了两天,阴雨连绵,路上十分泞泥,行人绝迹。

两人身背包裹,披了蓑衣,不管天雨路滑,一早便向北赶去。

白石江并不宽阔,只是浊流滚滚,渡口有两只竹排往来渡人,可是渡夫已经不见了,阴雨连绵,谁在一大早要过渡?见鬼!

渡头两侧,是参天的古林,不但没有人。连鸟兽也不知躲在何处去了。

两人大踏步到了渡头,皮靴踏在泥水中,发出有节拍的声响。

“咦!怎么没有渡夫?”司马英在渡口的草棚口讶然叫。

萱姑娘却拖了拖木排缆绳,说:“有木排,我们自己撑过去。”

司马英瞥了瞥草棚内部,突然说:“且慢。晤!有打斗的痕迹。”

萱姑娘闻声奔入,说:“不错,大概是村夫动了拳头。”

棚的外部,是旅客歇脚处,有几条简陋的长凳。内部,是渡夫的临时居所,有简单的床席和家具,一张木桌和独凳,静静地翻倒在地,两只茶碗在地下四分五裂,床内粗装凌乱。

“不是村夫动拳头,而是江湖朋友做的手脚。凳桌是推倒的,桌上倒人便被制住了。室中共有两个人,一坐一卧,发觉有不速之客闯入,想将人赶走却被人迅速制住了。瞧,地下的靴痕只有一双,其他家具皆完好无损,闯入的以一制二轻松利落。”

萱姑娘笑道:“我们不是来办案的,用不着管……咦!”

司马英也有所警觉,低声说:“准备撤剑,是冲我们来的。”外面有奔跑之声,人数约有五六名。

雨不大,用不着奔跑,听脚步声,不是村夫的脚下所发,泥水声不大,而且速度甚快。

两人冲出草棚,却松了一口气。官道上,奔来了六名村夫,高矮不一,披着宽大的套衣,宽边雨笠挡住了脸部上半截,只露出口鼻一段褐色的肌肤,有人留了乱胡子,有些下颔光溜溜地。

有两位个儿矮小,褐色的领部皱纹密布,大概是老人。

六个人低着头,匆匆抢入棚中,有一个身材硕长的人,掀高了雨笠,满面堆笑。向司马英说:“请问,你们是摆渡的大哥么?”是蹩脚的官话,土音甚重,大概是土著,乱胡子乱糟糟。

看年纪,约在花甲左右,风霜在他脸上,划下了无数遗痕。

“唉!小可也是过江的人。”司马英答。

萱姑娘一双钻石大眼,有意无意地向对方略一打量。脸上一无表情,只离开一侧保持着三角形地位。

她的左手,也有意无意地伸出袖口。

花甲老人说了声对不起,然后向同伴叫:“走!我们自己撑过江去。”

六个人冲至河岸,七手八脚解缆。

萱姑娘突然偎近司马英,低声说:“这几个人四男两女,用拙劣的手法化装易容,在我面前弄玄虚,可笑极了。”

“他们化装易容?”司马英讶然低问。

“是的,脸上的皱纹和色彩,全是假的。另五人不敢抬头或开口,怕露行藏。在易容术来说,匆促之间不易装设假牙,也找不到葯水改变眼膜的颜色,假牙和变睛葯,不常用易容术的下乘人物极难办到的东西。这几个人未用过易咨术,初次尝试,所以不敢泰然与人照面。”

司马英笑道:“萱,你大概也是下乘的手法。”

“怎么?下乘?笑话了。”她不承认。

“哦!你记得我曾在你还是何津时,说过你的眼睛有似曾相识……”

“不来啦!你找麻烦么?”她笑着不依,突又偎近他说:“哥,我就是想要引起你……”

话未完,下面先前搭讪的花甲老人向上高叫:“两位客官,何不一同过江?”

司马英正想举步,萱姑娘却低声道:“哥,不可,这些人可疑,我的水上能耐蹩脚,万一……”

司马英点头,向下叫:“在下不急于赶路,诸位请先,我们要等摆渡大哥来再走,不敢劳驾诸位。”

“顺道哩!江水虽急,但咱们的手脚比摆渡的渡夫可靠哪!请下筏!”花甲老人仍向上叫。

“谢谢老丈好意,我们要歇会儿。”

“谁知那两个渡夫何时到来?不用客气,上啦!”

萱姑娘突然高叫道:“不用劳驾,敬谢。请小心,江水湍急,万一翻了筏,你们的拙劣化装易容术恐怕不易保持原状哩。”

她的叫声像是刮刀,戮破了他们的假面具。六人一听大惊,互相一打手式,跃上了江岸。

蓦地——

屋后草丛中钻出一个浑身是水的青衣人,一闪便到了草棚前广场,哈哈狂笑道:“哈哈!这家伙是雷家堡风云八豪的老七,黄河神蛟郑章,要在江心中捣鬼。哈哈!小小的白石江不是黄河,怎容得你这条蛟?”

司马英心中大定,拱手行礼道:“原来是徐老前辈,一向可好?”

青衣人是落魄穷儒徐白云,没穿衰衣,一身破儒衫水淋淋地,像是落汤鸡。

落魄穷儒笑道:“真巧,又是你,老朽盯住这几个家伙,想不到他们盯的却是你。”

黄河神蛟见阴谋破露,六人掀开雨笠,脱掉蓑衣,发出一声震天长啸。蓑衣脱掉,现出里面的劲装、兵刃、百宝囊,也现出了本来面目,因为他们已抹掉脸上的易容物,一看便知他们是谁。

第一个刺目的人,是有垂地长发的绿衣阴神。

她将长发挽在头上,没有垂地时那么可怕了,但毫无血色的僵尸脸其白如纸,虽清秀仍是唬人。

另一个矮个儿,是常娥俏姑娘。

除了大胡子黄河神蛟,五个都是熟面孔。伏龙公子仍是那般狂傲,他的两名随从凶悍过人。

六个人成半弧形排开,冷峻地迫近。

“铮”一声龙吟,伏龙公子第一个先撤剑,青霜剑出鞘,龙吟震耳。

第二个撤兵刃的是黄河神蛟,这家伙有两种兵刃,腰中有剑,背上有一双龙首护堤分水钩,他先撤剑。

落魄穷儒哈哈狂笑,拔出一把寒芒如电的长创,说:“徐某今天却要管这档闲事,雷家堡风云八豪,皆想和徐某一拚,今天他们将有遂意的机会了。哈哈!”他大踏步迎上,找上黄河神蛟。

司马英抢出伸手虚拦,沉声道:“老前辈请退,让晚辈打发他们。”

蓦地——

身后密林中,从左起,接二连三出现了十六名黑衣蒙面人,黑劲装、黑包头,黑色蒙面巾,只现出一双厉光闪闪的眼睛。

冷峻刺耳的声音,直薄耳膜深处:“你们全有份,谁也不能置身事外。”

萱姑娘迅速转身。拔剑叱道:“什么人?是何来路?”

“要命的人,一群勾魂无常。”蒙面人答。

萱姑娘疾冲而上,她要挡住这群黑衣人。

落魄穷儒脸色一变,向司马英说:“糟!后面一群人是太行山十六寨的十六凶星,咱们寡不敌众,大事不妙。”

“先设法突围。”司马英向冲出的萱姑娘叫。

为首的蒙面人向萱姑娘大喝道:“慢来,老夫有话问你。”

“是敌,快上;是友,离开,没有可问的。”萱姑娘答。

“你们如果是凶手,自然该死。如果不是,咱们用不着动手。”蒙面人答。

绿衣阴神六个人堵住了临河一面,蒙面人阻住退路,双方逐渐接近,撤出不易。

“先听他说。”司马英叫。

萱姑娘不再迫进,叱道:“有话快说。”

蒙面人扯下蒙面巾,现出一张青灰色的唬人面庞,红眼眶、勾鼻、瘪嘴、灰鼠须.脸孔上满是皱纹。

他大踏步迎上,阴沉沉地,像是要钱也要命的债主。

黄河神蛟突然疾冲而上。

三名蒙面人突然截出,三把寒芒如电的长剑伸出,阻住去路,同声大喝道:“慢来!郑章兄。”

黄河神蛟大叫道:“擒住他们再问,他们会吐实的,他们决不会承认,再不动手定然迟了。”

已揭面巾的蒙面人冷冷地说:“咱们是英雄豪杰,也认为对方是好汉,是非分明,做下的事决不抵赖;他们不是无名之辈,不会自损名头。郑兄请稍待。待兄弟问明再动手不迟。”

落魄穷儒向黄河神蛟一指,狂笑道:“阁下,不必管别人的闲事,等会儿咱们的过节必须交待。

瞧,左首有块空地,便是你横尸之处,如果你怕死,可以众打众殴一拥而上,让别人替你挡灾。

你如果是雷家堡风云八豪的一份子,即使是明知必死,也得挺身在那儿与我穷儒仗手中杀人家伙解决。你我都是武林的成名人物,你敢么?”

黄河神蛟本来有点心虚,但被落魄穷儒的话所激,不由他退缩,往左侧看去。

真巧,空地本是江边的一块旱田。临江一面只有一些野草拦住,距水面约有两丈余,下面浊水滔滔。

他先看准脱身的后路,便呵呵大笑道:“在下定教你如愿,走!”他率先举步。

落魄穷儒跟上去,一面说:“先别害怕,未斗心怯,正是练武人的大忌,阁下教我如愿,呵呵!岂不是自认必死了么?”

两人离开了现场,蒙面人并未阻止。

“我,太行山十六凶星的老大,白虎星冉光华。”揭了面巾的蒙面人说话了,通名毕问道:“你可是司马英?”

司马英笑道:“司马英只有一个,我就是。”

“好,冉某就要找你。”

“请指教?”

“咱们好友阴狼章迪,不幸落在武当的牛鼻子手中,在镇南州西面山区,被两个蒙面人从暗中打了一把飞刀,也击毙了两名老道。两个蒙面人一高一矮,造诣惊人,连武当的太和殿主,也未能将凶手截住。”白虎星说完,从腰带上掏出一把飞刀抛过,说:“这飞刀乃是冉某派人在武当老道手中盗来的,这是击毙章老兄的凶刀,可是你的?”

司马英的飞刀是定造的,长四寸,没留血槽,护堰不显,刀把甚短。

他接过刀,用不着看,入手便知是自己的东西,顾手抛回说:“不错,这把飞刀是在下之物……”

白虎星“铮”一声拔出长剑,厉声抢着说: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;为朋友两肋插刀,冉某人要和你一决生死。”

“慢着!”司马英冷笑着摇手,又道:“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6章 渡口拒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亡 魂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