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亡 魂 客》

第18章 涤荡死党

作者:云中岳

“是又怎样?”屠龙剑客傲然地答。

“你杀了我的岳老爷子?”

“谁说的?”

“这两把小剑,还有岳老爷子临死前说的话。”

“姓岳的该死!”

司马英退后两步,问:“你有该死的理由么?”

“该死就该死,用不着问理由。”

“你与岳老爷子有仇?有怨?有过节?结了梁子?”

“太爷不屑回答你。”

“好,你会回答的。揭下你的蒙面巾,在下要先看清你这畜生的长相。”

“呔!”屠龙剑客暴叱,突然迫进猛攻三剑,龙吟震耳,剑气直迫八尺外,攻势之猛,似乎无法阻挡。

剑势走三方,凶狠、辛辣、诡异,如同狂涛涌到,山洪怒泻,直抢胸腹,似乎三方面齐向内聚。

他的剑,亮晶晶如同一泓秋水,在日光下耀目生花,一看便知是一把断金切玉的稀世名剑,在他手上凭添了七分威力。

司马英看对方剑势凶猛绝伦,迎面强攻。不但攻得凶猛而且守得严密,不留一些空隙让他迫进。

一剑连一到绵绵而来,除了硬架以便趁势攻入以外,委实找不到反击的机会。

因为他要活擒屠龙剑客,凶猛狂野的亡魂剑法不宜使用。从正面错把攻入,对方修为到家,不中则已,中则必死,岂不便宜了这老狗。

他向左徐飘,不硬接来招。飞龙神剑前指,轻灵地拂动。要吸引对方的剑尖,在其中找机会。

“叮!叮叮!叮!”他的剑尖不时轻触对方的锋尖。身形如行云流水,潇洒地向左移动,剑上发出铿锵清越的金鸣。似乎两把剑都是神物,都没损伤。

从表面看,屠龙剑客果然名不虚传。狂野地进迫。迫逐着司马英抢尽先机,主宰了全局,根本没有司马英回手的余地。

四周的人,全被两位剑术名家的身手惊住了。在四周围成圆圈,目不转瞬地注视着,几乎忘了身外的一切。高手相搏,也没有人愿意插手。

萱姑娘静静地站在一块怪石前,后面不怕有人突袭。左手中扣住了两枚如意神钉,右手撤剑戒备,随时准备扑出接应,也防有人在危急中突然加入。

戒贪和尚师徒俩,也在不远处背倚石崖,横刃戒备。也在打主意脱身。两侧,共有八名黑衣蒙面人监视着他们,候令进击。

罕见的狠拼,吸引了伏虎掌和其他的人,他们要在高手的搏斗中增长见识和吸取经验,暂时忘了其他的人。

屠龙剑客疯狂地进攻,迫攻了九招共有二十余剑之多,将司马英迫得绕了三个圈子六次照面,愈攻愈猛,取得了压倒性的声威。

“铮!铮铮!”剑尖相触声渐变沉重,更加震耳。

司马英顺左方游走,飘掠如风,看去并无还手之力,找不到任何反击机会。他脸上的神色,愈来愈凝重,也愈来愈狞恶,颈旁的剑疤闪闪生光。虎目中,由神光似电变为阴森可怖,嘴角出现了令人胆寒的嘲世者的冷酷狞笑,肌肉也出现了扭曲的奇怪线条。

手上的飞龙神剑扭动震荡的幅度逐渐扩大,步法也从不住左移渐变为急进急退,进如惊电,退如光闪。

“铮铮!铮!”慑耳的剑鸣次数也逐渐减少了。

屠龙剑客攻到十七招,依然凶悍绝伦,以气吞河岳的声势,追逐不舍。

“这小狗完了,再挨不过十来招。”伏虎掌喜悦地轻叫。

林缘的笑罗汉,却神色凝重向身旁的同伴说:“我们将有苦斗,千万不可让师兄弟们贸然加入。”

“师兄是说,屠龙剑客制不住司马英?”一名和尚低问。

“正是此意。”

“师兄在说笑话么?”

“绝非笑话。由两人的神色中,胜负已昭然若揭。”

“但小狗已还手无力……”

“铮!铮!”异啸乍起。

屠龙剑客震开了司马英的剑尖,闪电似地变为横拂,这一剑,他要从飞龙神剑下拂过剖开司马英的胁骨,或者削断司马英的右肘。

可借司马英向左略飘,也向侧削出,双剑相错,锋刃错动声刺耳。

火花激射,有人的剑锋被损。

“可惜!差点儿,快!急攻两剑。”伏虎掌惋惜地叫。

可是,屠龙剑客心中暗暗叫苦,他额上冷汗不住沁出,攻了一二十招仍未得手,对方还未曾进击哩!他怎能不心焦?

看了对方狞恶阴狠的神色,他更心惊。他知道,目前他所占的优势全非事实,对方要等机会行雷霆一击,危机快到了,目前的表面优势将告终了。

果然,危机来了,在错剑的刹那间光临了。

双剑相错,屠龙剑客剑不但没抢到下方进手方位,反而到了上面,主客易势。

司马英手上加了五成劲,向上一震,身形急进,“嗤嗤嗤”连攻三剑,每一剑都距对方右胸不足一寸。

屠龙剑客感到自己的剑向左荡,如山潜劲从剑上传到,只觉右臂酸麻,气血一阵翻腾,先天真气无法调和,呼吸难以控制,胸前光华射到,炎热的剑气扑面。不由他多想,火速撤剑暴退。

退!退!退出丈外封了五剑,方将每一剑皆可致命的三剑狂攻封出偏门。

司马英并未放过他,更不等地喘过一口气,一声长啸,开始凶猛地进搏,电芒飞舞中,飞虹八剑的“虹影缥渺”接着出手,每射出一道虹影,皆从对方的胸腹要害锲入,封不住,闪不开,唯一的办法是暴退自救。

“铮!铮铮铮……”

屠龙剑客暴退着,疯狂地猛烈地封架,只刹那间便退了丈五六,仍未封出射来的电芒。

他额上大汗飞洒,像下了一阵雨。

“嗤嗤嗤!”电芒突破了他封出的剑网,射到他的胁下。

快!太快了!太突然了,神来之剑。

“完了!”他想,吸腹沉剑,向左一扭。

“哎!”他厉叫。人影乍分。

他暴退丈外,举剑的手不住颤动。右胁侧背肌,出现了两个剑孔,不太深,鲜血向下流。右上臂外侧,一条三寸长剑创触目,鲜血流至肘尖,一串串从肘尖向下滴。

司马英如影附形跟进,剑尖冷然斜指,切齿道:“姓周的,你将用血肉偿付你的罪行。别慌,我要刺你一千零一剑。呔!”

最后一声“呔”!如同炸雷暴响,疯虎发威,闪电似的扑进,电芒射到。

“铮铮”两声,屠龙剑客封住了两剑。

第三剑没封住,在他的左膀骨旁一闪即逝,鲜血再现。

“哎!”他叫了一短声,向右急射丈外。

光华如影附形跟到,司马英的剑网撒到了。

屠龙剑客左胯骨受伤,剑气迫到,他站不牢,脚下一虚,踏到浮草,上身一晃,突然滑仆在地。地面是斜坡,荆棘丛生,他顾命要紧,顺坡向下滚,荆棘将他的衣衫钩得七零八落。

但电芒紧跟着他,危矣!

下面有两个蒙面人,闪过滚来的屠龙剑客,左右扑上,两支剑风雷俱发,疯狂阻扑。

司马英向下一挫,剑左右分张,左右一扭,人再向前急射,追逐屠龙剑客。

“啊!”两个蒙面人上身向上一挺,再向下俯,冲势倏止,身躯不稳。“噗噗”两声,两支剑坠落在荆棘中,双手按在七坎穴上,上身愈俯愈低,踉跄了两步,终于裁仆在地,然后骨碌碌向下滚。滚了第六转,手脚一伸,方缓缓止住滑势,浑身一阵*挛。吁出一口长气,死了。七坎穴上,鲜血如同喷泉般涌出。

下面,屠龙剑客一声狂叫,向右急滚。剑反攻司马英的双足。他的左腿外侧,不知何时又挨了一剑。

伏虎掌大惊失色,变化太快了,再不出手大事休矣!屠龙剑客性命难保。他急冲而上,大吼道:“上!合力毙了他!”

死剩的蒙面人纷纷抢出,呐喊声雷动。

萱姑娘一声娇叱,也急冲而上,大罗周天神剑法手下绝情,一照面便刺倒了一个蒙面人。

老公鸭嗓子蒙面人向笑罗汉叫:“峨嵋的大师们为何不上?雷家堡替六大门派卖命,你们该知道厉害所在。”

笑罗汉也知已到了最后关头,如不在这时出手除去大害,峨嵋山定被司马英闹得鸡飞狗走。

但他也有顾忌,人太多反而碍手碍脚,不知要枉死多少人,混斗中死去,不但死得冤,也不够光彩。最令他担心的是,不知能否制胜。

笑罗汉在权衡利害,委决不下,斗场已血肉横飞,雷家堡的人败亡在即。

危机迫在眉睫,他蓦地大吼:“本门弟子上!”

吼声中,他挺方便铲疯狂扑入斗场。

司马英要活擒屠龙剑客,所以不易得手,剑攻向下盘,他向上纵出,一招“八虹聚顶”向下攻,用了五分劲。

地下的屠龙剑客也不弱,伤势不重,而且为了保命,他不得不拼全力自保,半途收招向相反方向急滚,在电芒及身前又逃出性命。

伏虎掌到了,剑如惊电射到,怪!他的左手没捏剑诀,突然向下盘伸出,一勾、一抓。

司马英向下落,剑一撇一振,振开了伏虎掌的剑,却看到伏虎掌的黑漆大手,抓向了双足。

“铮”一声,他转腕沉剑疾挥。

火星暴射,伏虎掌的左手断了四个指头。那是一只特制的铁手,难怪有火星溅出,如果被抓中,不得了。

“怪!这家伙的左手确是断了的,是在鸡足山断的呢?抑或是在瑞金古道中断的?”他想。

这一来,天完煞神的主人,又成了避。假使这家伙的手在鸡足山断的,雷堡主便没有嫌疑。

他脚踏实地,正想向屠龙剑客追袭,身侧已有蒙面人攻到。

他无名火起,一声长啸,展开了亡魂剑法,飞龙神剑八方飞腾,两冲错之上,惨叫声慑人心魄,地下横了三具尸体。

也就在他发威的片刻,屠龙剑客悄悄地趁乱窜入林中,三两起落便失去了踪迹。

戒贪和尚师徒俩,看得毛骨悚然。

勾魂手更是惊弓之鸟,心惊胆跳得说:“师父,我们得趁机脱身,司马英赴峨嵋之约而来,也许要找徒儿的晦气。”

“他放了你,也决不会再找你,除非你再惹他,你还敢找他?”戒贪和尚冷冷地回答着。

“但……他是为了丁绛珠的事而来……”

“你更不该逃避啥!古稀之年,方知昨日之非,我也看开了,往日的所为,为师也觉寒心。

想当年,为师与雷家堡主交情非薄,狼狈为姦臭味相投,认为是肝胆相照的朋友,我甘愿替他卖命。岂知仅为了你被司马英捉走,他却认为你定然忍受不了威迫出卖雷家堡,便派人要置你我师徒于死地而甘心。

唉!一切交情都是假的,委实令人心寒,十余载深厚交情全付流水,情谊反而成为不共戴天的生死对头。反之,司马英与你我势不两立,不仅大仁大义将你纵走,也不追问你任何口风,更在今天生死关头出面解危。

唉!只怪你我瞎了眼,天生的坏坯子无可救葯,交的全是阴狠而只知利害不知道义的朋友,想起来便感到无地自容。我问你,你如何打算?”

“走,走得远远地,回到云南边疆隐身洗手。”勾魂手冷汗直流地答。

“司马英饶你,救你,你不想报答?”

“那就加入动手。”

“不!先离开再说。”

“司马英已陷入重围,瞧!峨嵋的人加入了,我们离开之后,恐怕没有报答的机会。”

戒贪和尚向乱糟糟人群冷哼一声,轻蔑地撤撤嘴说:“瞧!群羊,一群没长角的羊,在围攻两头猛虎。放心,他们在找死。我们离开,先到峨嵋。”

“先到峨嵋?”

“是的,先到峨嵋。雷家堡的事,咱们不再计较,你我已决心放下屠刀,宁教雷堡主无情,不可让你我无义,咱们绝口不谈畜生们的事。司马英应峨嵋之约而来,全为了你击伤丁姑娘致死所引起的风波,你必须替他洗雪,方显出你的诚意。”

“师父,我们岂不自投虎口?”

“你怕死?”戒贪和尚厉声问。

勾魂手冷冷一笑,说:“徒儿从未将生死看重,过去如此,现在亦如此,以后同样如此。”

“你敢去?”

“师父,走!”

两人向后悄悄溜走,直奔峨嵋。

峨嵋的僧侣二十余人,一拥而上。

司马英发觉在眨眼之间,不见了屠龙剑客,心中大急,猛地一声长啸,冲出外层。一冲之下,又倒了两名蒙面人,如入无人之境。

“屠龙剑客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章 涤荡死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亡 魂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