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亡 魂 客》

第19章 盘根错节

作者:云中岳

为了落店投宿,嘉定州的客店全籍口客满,拒绝了司马英和萱姑娘落店,给他们以闭门羹。

暗中确是峨嵋派在捣鬼。

嘉定州的少年子弟,大多是峨嵋派的徒子徒孙,或者是峨嵋山各寺院的护法檀越,峨嵋派只消吩咐一句话,在嘉定州没有人不依的。

两人心中火起,决定大闹一场出口恶气,首先便找上了贵宾居,闹起来了。

贵宾居不仅是客店,而且兼酒楼,院落右侧那座两层大楼,便是欢宴之所,平时往来的客人,全是四川的体面士绅。

来峨嵋进香的财主官吏,都知道贵宾居的房舍好,酒菜好,价钱也贵得吓人,平常的商旅极少前来问津。

今晚,闯来了一双武林佳侣。接着,到了一个风尘仆仆驼背老人。

驼背老人的沉喝声,并未能止住两大汉的冲势,出声太晚,两大汉刹不住脚。仍向前急冲,两根凳脚来势凶猛。

司马英不等萱姑娘动手,猛地掠过地下的账房先生,双手箕张迎上,在厅中心堵住了。

两根凳脚齐至,左击脑袋,右劈腰胯,居然虎虎生风。当然啦,没有三五百斤膂力,怎能扭断沉重的栗木凳脚?更不配做昆明张三爷的保镖随从。

司马英在行将接触的刹那间,突然折向往左闪,右手一勾,勾住了下击脑袋的凳脚,向后一带,火速旋身右脚疾飞,“噗”一声踢中大汉的屁股蛋。

“啊!”大汉狂叫,“砰叭”两声趴倒在地。

凳脚击在地面上断成两节,人俯地冲滑出两丈外,方被地下的账房先生阻住。两人滚成一堆,挣扎着爬起发抖。

同一瞬间,司马英已到了出手扫腰胯的大汉身右后侧,伸手便抓。

大汉也了得,身随凳脚转,招变“仙人指路”,猛戳司马英的左胸。

司马英不退反进,身躯一扭,让凳脚擦胁侧而过,手臂一合,挟住了,右拳如风,用了半分劲连击三拳。

“噗!”大汉下颔挨了一拳,“嗯”了一声,上身一仰。

“噗!”第二拳紧接着响,大汉肚皮又挨了一记,“嗯”了一声,丢了凳脚双手抱腹身向下俯。

第三拳再响,“噗”一声又击中下颔。“哎……”大汉惨叫,上身一挺,向后飞退,“叭”一声跌了个仰面朝天,刚好滑至驼背老人脚下。

三记轻拳小意思,他感到昏天黑地,口中血往外涌,挣扎难起。

“晤!不错,干脆利落。”驼背老人怪叫。

所有的人全惊得呆住了,张三爷张口结舌。

司马英丢掉凳脚,方向驼背老人打量,心中一跳。

驼背老人背上耸起一个大驼,驼得胸成了背,背成了胸,但身高仍有八尺左右,雄壮得像头人熊,粗胳膊大拳头,一双巨腿像树桩。

身穿一色黑。黑直裰,黑灯笼裤,黑半统快靴,腰挂一个小包裹,扣着一把长三尺六寸古色斑调的长剑。

看长相,倒不太吓人,如银白发梳了一个道士髻。方面大耳,寿眉特长而斜飞,铜铃眼奇大,神光炯炯。狮子鼻。大八字白胡两头翘,巨口厚chún,红光满面、皱纹密布,在脸上划出了漫漫岁月的轨迹,半倚在柜台上,凶猛无比。

“好雄壮威猛的老人。”司马英想。

他向驼背老人淡淡一笑,说:“过奖过奖,见笑方家,老前辈见笑了。”

“为什么动手?”驼背老人问,声如洪钟。

“这些家伙欺人太甚竟然不收客人住店。小可连走六家,都被拒于门外。岂有此理。”

“开店的不纳财神爷?怪事!喂!店家,收不收我老驼子?要上房。”

没有人回答,老驼子的凶恶神情比司马英恶上百倍,所以店伙计都吓傻了。

“砰”一声暴响。

老驼子一掌拍在柜台上,柜上的文房四宝等杂物,剧烈地跳跃。他粗鲁地吼叫:“你这鸟店是嘉定第一家,就没有一个有胆子的前来答话?再装聋作哑,老驼子我拆了你这鸟店。”

张三爷猛地一跺脚,向一名店伙恨恨地叫:“去,叫你们的东主将神鞭周璜找来,好好整治这几个目无王法,扰乱市面的无赖。”

说完,扭头便走,走不了三五步,突觉身后劲风压体。

他大概手上不弱。比他的两个保镖高明些,猛地左闪、右旋身,右手后勾,左拳突出,反应十分敏捷,攻防配合得极为密切,赫然是名家身手。

可惜,他仍是差劲。不怕不识货,只怕货比货,比起后方迫近的人,他差远了。

手一勾没勾到伸来的手、手掌关节反而被一只大手扭住了,接着“噗”一声响,攻出的拳头被一个手指头敲中,如被巨锤所击。

他感到右手关节一紧,两个指头夹住他的手掌向外扳,像被大铁钳钳住,痛得他“哎”一声大叫。浑身都软了。

右掌根节被制,关节向相反方向扭扳,他怎吃得消?双脚垫起脚尖,龇牙咧嘴怪叫道:“哎……放手,放……”

他面前,是高大像人猿般的老驼子,正咧着嘴向他怪笑,左手拇指轻轻向外压,压得他的关节如被火烙,上身拼命向上耸,脚尖想离地却无法升起。

老驼子龇牙一乐,桀桀怪笑道:“我的好大爷,你的威风到何处去了?我老驼子今晚住走了,你可以找上千个饭桶来和我算总帐。这次饶你。”

张三爷感到右手已恢复了自由,但仍疼痛难忍,不住揉动着手腕,一面恨声说:“张某要找你的,你跑不了。”

“放屁!老驼子从来不怕人找。下次,我要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。”

“阁下姓甚名谁?”

“我老驼子就叫驼子,今晚住一夜,明天坐船下湖广,要找我快去领狐群狗党。店家,带路去上房,难道要老驼子拆了你这鸟店?快!”

司马英已抓起账房先生,叱道:“别装死,领路。”

穿过第二座院落,老驼子推开一间客房门,住下了。

司马英要有内间的,他怎能和萱姑娘同一张床?日后传到长辈们的耳中,麻烦大了。

他抓小鸡似的提着账房先生,经过内院直趋西首华丽的独院上房。

两人在内间梳洗,两名店伙前前后后张罗,大概吓破了胆,招呼得特别殷勤。

晚膳送上,两人像一对新婚小夫妻,喜悦地享受他们的晚餐,懒得管外面的闲事,却不知二院中有人替他们挡灾。

张三爷吃了大亏,怎肯善了?立即派人去请嘉定州的地头蛇神鞭周璜,前来找回场面。

不用找,神鞭周璜已经来了,还跟有一大批峨嵋派的弟子门人,领先的竟然是笑罗汉。

笑罗汉的左首,是一个俊逸中年人,浑身白,白得抢眼,赫然是曾经出现在亡魂谷的雪山派高手,满天飞瑞岑家瑞。

雪山派的山门在峨嵋的西面,是四川的最西山区,与番界接壤,和峨嵋算是近邻,在这儿出现并非奇事。

一群人在店东和张三爷的引领下,抢入了二进院。

刚跨入院门,张三爷突然向后急退,大叫道:“是他,在这儿,是……”

话未完,笑罗汉一声长笑,抢入院门。

蓦地,身后有人拉他一把,他倏地止步,一扭身躯,向左闪出八尺,差点儿撞中迎面屹立的高大黑影。

“止步!”他沉喝,横铲戒备。

第二个抢入的是满天飞瑞,同时向左闪开。

院子两侧走廊下,两排灯笼光度明亮,灯光下,看清了老驼子的脸面,正冲他俩咧嘴怪笑,却没有笑声发出,仅由脸上的线条看出他在笑而且。

在笑罗汉吃惊地闪开时,方便铲的铲头锋刃,几乎擦老驼子的衣带而过,假使他不是太慌张,只消再伸长一两寸,老驼子可能完蛋。

“施主是……是……”笑罗汉呐呐地问。

老驼子哼了一声,抢着说:“大和尚,你已经将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,假使你的埋尸铲碰到我老驼子的衣带,这柄铲将是掩埋你自己的家伙,虽然你重新将踏入鬼门关的脚及时拨出,但也危极险极,几乎死了一次哩。”

满天飞瑞脸色大变,抱拳行礼道:“老前辈数十年未在江湖出现,想不到晚辈有幸,却在这儿得见老前辈的侠颜。”

笑罗汉大概已知对方是谁了,心说:“天!岑施主如果不拉我一把,这条命确是完了。”

“你是谁?”老驼子冷冷地问。

“晚辈岑家瑞。”满天飞瑞恭敬地答。

“你怎么认识我老驼子?我可没听说过你的大名。”

“家父人称踏雪无痕……”

“哦!是早年雪山派的掌门岑世华。快带他们走,我老驼子从蛮荒回到中原,倦着哩,不许前来打扰,快走!”老驼子挥手赶人。

满天飞瑞应赔一声,行礼告退。

笑罗汉也立掌行礼,默默率领一群子弟仓惶而走。

出了店门,笑罗汉拭掉额上冷汗,吁出一口长气说:“天哪!这边垂恶魔又回到中原,江湖朋友将会头痛,但愿不是他。”

满天飞瑞举步急走,摇头苦笑道:“怎会不是他?他那把可绝壁穿铜的三绝古剑你没看清?

二十余年前,在下随家父在祁连山见过他一面,至今他面容未改,只是须发已经全白了而已,要不是我眼明手快拉你一把。乱子闹大了。”

“这恶魔,这恶……”笑罗汉犹有余悸地自语。

“这家伙极少在中原行走,喜欢游踪边塞穷荒,攀奇峰觅水源,穷幽探奇自得其乐,过那茹毛饮血的野人生活,所以具有兽性,谁用兵刃触他,下场够可怕,这次他回到中原,可能要闹出大乱子。”

笑罗汉突然呵呵一笑,低声道:“咱们何不用驱虎吞狼毒计,让他找司马英……”

“不可能的,他从不和人交往,谁去招惹他准倒楣。”

蓦地,街右侧暗影中钻出一个硕长的青影,说:“如果有人找到无双剑赵雷,你们更倒楣。

呵呵!六大门派夜袭天心小筑,无双剑失踪,是否死了,无人证实,假使让老驼子打听出当年的事故,六大门派又得多准备棺材,六大掌门不出面,后果不堪设想。在下劝贵派火速传信,请你们的掌门出面,不然恐怕来不及了。”

众人一怔。

满天飞瑞行礼道:“原来是落魄穷儒前辈,刚才在客店中怎么没看到……”

“徐某早来了,也住在贵宾居。”落魄穷儒抢着答。

笑罗汉神色懔然,突然问:“徐施主话语中为何牵涉到无双剑赵雷?”

“呵呵!天下间知道无双剑是老驼子的唯一弟子的消息,为数极少,在下是从……是从风尘三侠口中知道的。”

笑罗汉扭头便走急急地说:“贫僧必须派人返报家师,糟!”

落魄穷儒呵呵一笑,说:“诸位可以急足返报,在下愿尽绵薄,接近老驼子绊住他,防止有人在他面前通风报信。”说完,飘然走了。

笑罗汉突又转回,低声向满天飞瑞惑然地说:“徐施主曾一再以武林道义的论调维护司马英,这次怎么反而替咱们挺身并为隐瞒?怪!”

满天飞瑞略一沉吟,笑道:“两害相较择其轻。徐前辈乃是武林中的侠义英雄,维护司马英基于武林道义,值得敬佩。

咱们六大门派确是有点不对!但三绝神驼却是有名的恶魔,徐前辈当然不能因为司马英而让三绝神驼蹂躏江湖。”

众人乘兴而来,丧气而散,三绝神驼住在贵宾居,峨嵋门下整夜不敢再去找司马英的麻烦。

西院客房中,一双爱侣分内外间就寝,在午夜便开始轮流打坐戒备,防范峨嵋门人前来捣蛋。

岂知大出意料,连老鼠也没发现一个。

两人不知昨晚的老驼子是三绝神驼,司马英只从江湖客岳老爷子口中,知道世伯无双剑是三绝神驼的唯一弟子而已。

而三绝神驼在中原失踪了近一甲子,惟有在边陵穷荒行脚的人可以偶或发现他的踪迹,武林中人提起三绝神驼都不陌生,但谁也无法描绘他的面貌形状。

满天飞瑞早年随方父行脚祁连山曾有一面之缘,所以是唯一见过三绝神驼的人。

司马英做梦也未想到,老驼子会是三绝神驼。

三绝神驼乘船下湖广,落魄穷懦也上了船。

但在船上的客人中,雷堡主的好友天南叟也掩去本来面目,盯住了三绝神驼,也盯住了落魄穷儒。

经过慈福院,五十来名老道分列路旁,全用难以言宣的眼神,注视着一双侠侣大踏步而过,像在恭送两人前往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 盘根错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亡 魂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