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亡 魂 客》

第21章 单剑赴约

作者:云中岳

伽蓝尊者以一代掌门身份,亲送司马英男女五人下山,表面上看,他是为了实践自己诺言而送客,实际上他有他的打算。

一方面是看了门人子弟的死伤惨状而动了嗔念,却又不忍再任由门人的鲜血玷污"了山门,另一方面是对司马英竟敢单剑闯金顶的狂妄所为而心中有气,再加以比轻功输掉一世英名,他怎受得了?

至真至刚两位师弟被制。他不得不管,因而乘机放司马英下山,准备在山下挽回峨嵋的声誉,不然就不会要至真至刚两人同行。

九名峨嵋高僧在后相送,后面半里地,另一行九名僧人远远地紧跟。那是大名鼎鼎的峨嵋九老。

一场已被掀起的风浪,表面上看似乎已平静下来了,事实却暗流汹涌,另一场风暴正在酝酿中。

司马英也知道危机正方兴未艾,峨嵋死了不少门人,新仇旧恨深如瀚海,任谁也不肯甘休,山下的生死一决势难避免,所以他心中极为不安。

距伏虎寺还有两里余,过凉风桥不远,绕过一座山嘴。

后面半里外,伽蓝尊者刚降下解脱坡,一面走一面交代从两侧出现的僧俗门人小心门户,所以愈拉愈远。

反之,司马英一行人却是全力急掠,要脱离险境。

绕过了山嘴,古木参天中,前后都无人,走在前面的戒贪和尚突然低声喝:“前面有人。”

众人倏然止步,林中灰影乍现,出现两个灰袍的老憎,司马英急趋数步,屈身下拜道:“弟子司马英,叩请大师法安。”

那是本无大师和寂光老和尚。

司马英心感本无大师传授涤心术之德,所以自称弟子,在和尚们面前称弟子,俗礼上也不足怪。

五个人全拜倒在地,雷姑娘不知老和尚是谁?

但司马英既然下拜,她怎能不拜?

本无大师举手虚抬,神情肃穆他说:“施主们请起,老衲罪过,唉!孩子,你这次伤人太多。在峨嵋山上杀峨嵋门下弟子,事情闹大了,伽蓝尊者如果原谅你,他的掌门地位岂不崩垮?他又如何向门下交代?”

“大师明鉴,弟子也是不得已。”司马英惶恐地答。

“我知道你不得已,峨嵋的门人确也过份了些,挟一位小姑娘作为诱饵的事失策已极,今后必将贻笑武林,使侠义大派蒙羞。老衲带你们脱困,不必再和他们……”

司马英摇头苦笑,接口道:“弟子已应允和伽蓝尊者在山下一决,大丈夫千金一诺,生死等闲,弟子必须和峨嵋及早解决。”

“很好,信不可失。这样好了,由你一人赴约,老初先带他们离开。”。

第一个坚决反对的是萱姑娘,她说:“老菩萨,小女子必须在英哥身边。”

雷姑娘还不知萱姑娘与司马英的关系,听口气亲热已极,这时又不好发作,瞪了萱姑娘一眼,噘起小嘴道:“老菩萨,除非小女子没有心肝,不然绝不会离开英哥。”

英哥两字,声音甚大,似在向萱姑娘示威,醋劲儿够大。

本无大师神色一正,说:“你们胡闹?有你们在旁,司马少侠反而缚手缚脚,难以兼顾。高手相搏生死须臾,略一分心后果可怕,你们该为他设想。”

“他……他单人独剑,岂……岂不……”萱姑娘惶然接口。

“天龙上人的弟子,天下第一高手的门人,天下尽可去得,怕什么?司马少侠的身手,老实说,伽蓝尊者胜算少之又少,你们大可放心。”

“只是,他们人多哩!”

“人多,困不住高手,风色不对,溜之大吉,伽蓝尊者的轻功再练十年,也难与天龙大师的“步步生莲”神功论短长。姑娘,你不信老衲?”本无这番话,其实是说给司马英听的,意思是叫他度量形势,不可逞血气之勇。

“晚辈不……不敢。”

“司马少侠从八十四盘往下飞赶,到了归云阁,老衲也落后里余,我解脱无常第一次脸上无光,所以放心让他去践约。

你们如果不放心,老袖带你们在一旁冷眼旁观,万一司马少侠有险。不但任由你们行事,老衲也将出面。快!伽蓝尊者快到了。”

解脱元常四字,雷璇姑第一次听到,吓了一跳。

司马英也劝两位姑娘忍耐,方拜别本无大师向山下走。本无带了众人们入林中,抄小径远远地盯住司马英的背影。

司马英展开轻功急赶。捷逾流星下坠。

普通人游峨嵋。最少也得要三天,但在这一群武林的高手来说,一个时辰赶八九十里并非奇事。

同一期间,慈福院登山大道中,一大群高手连袂向上赶。僧道俗俱全,身法奇快,共分为五批。前后相距三里左右,看去互相没有关连。其实却是走在一条路上。

过了伏虎寺。下面的小径沿虎溪下行,这一带已没有山峰。

司马英本想赶到慈福院再等伽蓝尊者,那儿地方宽阔较便于动手,万一对方高手太多。便可奔向峨嵋县城。慈福院到县城只有五里路。他不相信峨嵋僧人在光天化日之下,敢在县城行凶。

沿溪掠了里余。他讶然站住了,惊道:“糟!这些人是峨嵋请来的帮手。大事不妙。”

下面里余,也就是后来光明道人建造宗堂的山坡下。出现了大批僧道俗的身影,在林木扶疏中看得真切。

一个个都身手不凡,轻功高明,连成长长的行列向上飞赶。

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怕什么?”他自语。

这种心理,反映了他重建天心小筑的坚强。

日后重建之日,必定和上次一样,武林高手云集,六大门派的名宿齐聚。势必血肉横飞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不用说,到底有多少人到场,不问可知,他必须在刀剑如林,高手如潮的危境中争雄,在群雄围攻中扬威。

所以,他必须适应即将到来的凶险局面,为未来建谷之日打好声威的根基。上次在鸡足山,他并未真正与上百名高手拼命,今天该先见识见识大场面了。

他又想:“假使今天我能击溃他们,定然有助于日后重建天心小筑,假使不行,重建之日遥遥无期,勉强动工,同样会重蹈上次失败的覆辙。

是时候了,我该无畏无惧地面对他们,唯有击溃他们,方能排除日后的阻力。司马英啊司马英,你怎能回避退缩?”

想到这儿,他精神一震。

当年他功力差劲,初出江湖,也敢不顾一切重建天心小筑,勇敢地迎击天下群雄,目下功臻大成,胆量怎可比往昔更小?

渐渐地,他看清上来的人中,有很多的熟面孔,一些曾在亡魂谷一举摧毁他花了不少心血的熟面孔。

由这些面孔中,他知道是六大门派的人赶来了。

依稀,他眼前涌起了前次天心小筑的火光。

依稀,武当高手浮云子的剑尖,正向他无情地袭到。

依稀,江湖客岳老爷子的尸体正在他怀中,他正抱着尸体走向等待着的剑海刀山。

他脸上出现了冷酷残忍的奇异笑容,虎目中阴森森的冷电四射,向下略一打量,立即飞掠而下。

下面十余丈,小溪向左折,有一座小丘形成的一处稍凹的平地,宽约十余亩,半枯的茅草高与腰齐,并长有一些零星的小灌木,一看便会知道是一处易于施展的最好决斗场所。小径在草坪左方通过,是必须经过的好地方。

他到了场中,取出八荒毒魔所赠的一瓶奇毒。

依地势中心为圆轴,除小径一面外,左右后三方撒了一道宽有三丈余的弧形带,中间圆心宽约八丈,他准备在这八丈圆径中和他们一决,谁妄想闯入即有死无生。

这种毒散十分厉害,沾身之后不仅毒侵内腑,所沾处也溃烂变黑,片刻致命,葯力可透重甲,皮靴当然挡不住,比化血神砂更歹毒、更厉害。

他曾在鸡足山用过一次,保全了自己。

他先服下解葯。屹立场中从容等待。

最先到的是从东面上来的一名老道,是武当的浮云子清旭,后面,是武当三清。曾被伏龙公子教训过的大和殿主清尘,他左手的小指和无名指各缺了一节。

紫霄观主清松威风凛凛。

五龙羽士清泉凶猛狞恶。

司马英认识浮云子,却不认识武当三清,不知这三个老道是二十一年前夜袭梅谷的主凶。

“亡魂剑客司马英,在这儿恭候诸位大驾。”他亮声叫。

西面,伽蓝尊者大师九个人飞掠而下,人未到语音先至:“前无普贤菩萨!原来是武当浮云子道友,请稍待。”

浮云子正慾抢近司马英,闻声倏然止步。稽首道:“无量寿佛,道兄入关三载,果然三年有成,定然已修至三花聚顶境界了,可喜可贺。贫道稽首。”

伽蓝尊者回了一礼,惑然道:“一听说道友在武当清修,不再下山云游。怎么?贵派的元老道兄全都来了

咦!昆仑的道兄也万里迢迢不期枉顾。贫道不知诸位仙驾光临,而未能远迎,请恕罪恕罪。”

他后面的至真至刚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暗地向浮云子摇手示意。

浮云子不知就里,脸上登时有点不悦,沉声道:“在鸡足山事后,贫道得悉司马英将至峨嵋一行,并得贵派门人传下贵派佛柬,着由敝派速与各门派高手赶至贵山会合,合诛亡魂谷余孽,以免日后六派门人子弟遭劫。

贫道来了,昆仑、崆峒、少林、雪山、五台,全派出代表到贵山聚会,道友怎么不知其事?”

他扭头瞥了远处的司马英一眼,哼了一声,又道:难道说,贵派已和亡魂谷余孽取得谅解,变了卦,不再与其他门派参与其事了?”

伽蓝尊者脸色一变,扭头向至刚沉声问:“师弟,是你传下本山佛柬的?”

至刚一咬牙,欠身道:“弟子既暂代掌门之职,自应以门下子弟以及本派荣辱而竭尽所能。亡魂谷余孽自去年迄今,六派门人死伤众多,如不早诛,日后不堪设想。此事原由武当主持,并得六大门派弟子公议支持,弟子为了本派荣辱,武林之福,故而乘此良机传下佛柬玉碟,共诛此獠。”

这时,山下的人陆续到了,分别占住草地四周的山丘,足有百人出头。正东是武当、昆仑。

昆仑以昊天一道为首。三老之外,下一辈有名望的是玄罡、玄度、玄远、灵霄客玄兴,还有道俗门人一大群。

上次夜袭天心小筑十三名字内高手中,有玄度和玄远在内。

正南,是少林和五台。以十三名宇内高手的法弘、法昙为首,法持长老为副,风雷佛华亮和一群僧俗门人在后列阵。

五台以穷僧慎宗、慎慧、慎果等三人为首,也有一大群。

北面小径一方,是崆峒弟子,以崆峒二宿为首,十三名宇内高手的道圣。道广在后率领子弟列阵。

白鹤散人道安的身边,有名列于佛道六大门派之外的雪山派满天飞瑞岑家瑞,和五名一色白衣的雪山门人。算起来。不仅六大门派到齐,更加上了被拉下水的雪山派,共有七派的人参与了。平时,这些人皆白命不凡,各以门户自豪,各怀绝学,彼此之间基于武林道义明里息息相关时相过从,暗地里却勾心斗角势同水火。

今天。他们结合在一块儿,高手名宿济济一堂,不要说动刀动剑,就摆出来的阵容,也足以将司马英吓死哩!

四周土丘外围,本无人师在正西一处高地密林中。带着其他五个人居高临下监视,渐渐在脸上泛起了怒容,向众人沉高道:“我佛慈悲!老衲今天要开杀戒。”

萱姑娘粉面铁青,额上沁出冷汗,切齿道:“杀!杀这些欺世盗名之徒。老菩萨,我们该下去了。”

“且慢!先看他们如何动手。瞧!山下有五名功臻化境的绝顶高手正向上赶,三名老道两名出家人。

“晤!是张三丰,还有少林的掌门法静大师。天!五派掌门全来了。且等等,他们不久要到了。”

所有的人全吃了一惊,不仅是心惊五派掌门全来了,也对本无大师的超人目力而惊诧不已。

由上往下看,五个人远着哩,人影像蚂蚁,本无大师竟然能看出是五派掌门,委实令人难以置信。

寂光大师寿眉一轩,接口道:“瞧!后面半里地那个灰影……”

“是天龙道友来了。”本元大师喜悦地叫。

至刚坦白承认是他所为,名正言顺,大义凛然,枷蓝尊者反而无法翻脸斥责,摇头苦笑道:“师弟,日后武林英雄对今日之会,对咱们这些方外人如何批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章 单剑赴约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亡 魂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