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亡 魂 客》

第23章 独惩群凶

作者:云中岳

一个人的胆气,是从胜利中培养起来的,假使他一败再败,从无取胜的机会,日后见面,心理上首先便输一半,动起手来便心惊胆跳,会被威胁得手脚不灵。

反之,他曾和高手拼斗过,更有辉煌的胜利纪录,那么,绝不会有临斗心惊胆怯的现象发生。

司马英由斗张三丰想到三绝神驼,心中不再紧张,故意不理三绝神驼,向雷堡主说:“阁下且听鲁老前辈说完不迟,用不着心虚。”

雷堡主冷哼一声,手按剑把说。“小辈,老夫不用和你们废话。本堡主冲武林道义,为江湖除害。令尊为害江湖,你也为祸武林,你父子不死,江湖大乱,武林不幸,纳命!”

他正待拔剑,三绝神驼一声怪叫,迫近前指大叫道:“且慢!让老夫看看。”

雷堡主凶焰尽消,也不承认亦不否认,冷然按剑屹立,怒视着司马英。

三绝神驼死盯着雷堡主的脸,目光在不住搜所,也不时摇头,片刻方向侧退,说:“你不是我的徒弟,根本不像。”

怪医鲁川的声音传到:“这家伙在二十年前找到老夫。用一对珊瑚和百颗珍珠,恭请我怪医替他易容。改变了脸型五官,治疗了整整一年。

我怪医的易容术只能保持十五年,之后必须使用葯物与手术维持脸部衰老之相,所以在雷家堡一呆六年,就是替他配葯整治。

你们可以看看他的右眼角肌肉,皮下有一处钱大隐青的肉块。那是他被人用指力击中,现已无法活动的死肌肉,那是曾经过老夫整治的得意杰出手术,不然他的脸早溃烂掉了。”

雷堡主冷冷地说:“脸上有暗伤,并不能咬定本堡主经你用手法易过容,世界的易容术绝瞒不了行家,却没听说过有用葯物令人五官移位的荒谬怪事!”

他扭头向群雄大叫:“诸位,请看看雷某的脸容五官,可像是曾经被人移动过的?诸位可曾听人说过永远改变外型的易容术?荒谬之至,无耻已极。”

怪医的医道虽高,但永远改变五官位置外型的话,委实令人不放置信的,谁也没听说过哩!

而且看雷堡主脸上的表情,全无些少僵硬和扭曲,喜怒的线条极为明显,每一条肌肉都是活跃着的,怎会是用了易容术的光景?

司马英接口道:“阁下记得洞灵观三位仙姑么?你不是在她们的面前透露你是姓赵么?”

雷堡主哈哈大笑,说:“尊驾何不请洞灵三冠前来对证?呵呵!本堡主似乎记不起曾对她们说了些什么话了。”

“你卑鄙!”司马英怒叫。又道:“你这家伙残忍得人性全无,只因为武当掌门曾至洞灵观查问你的底细,你便派出天完煞神杀人灭口……”

雷堡主含笑摇手止住他往下说,接口道:“奇怪!你们这些人真不可思议。你说本堡主差使天完煞神,戚疯子干脆说雷某是天完煞神的首领,怪医鲁川说二十年前是替我本堡主易容。

好啦!雷某不愿和你们争辩,免得多费chún舌,一句话,拿证据来,人证呢?物证何在?请能拿出证据的朋友出来说句公道话,看能否证明雷某人的罪名,单方面的指控,无法让人心服,是么?”

司马英做声不得,对方提出要人证物证,如何拿出?单方面的指控委实不会令人心服的哪!

坡上的司马文琛往下走,一面说:“你的三绝神剑为武体一绝,动起手来你便会原形毕露了,目下三绝神驼前辈在场,我司马文琛只好迫出你的绝学……”

“爹,请退回山坡,孩儿动手迫他。在云南官道中,这畜生的儿子雷江曾使用了三绝神剑法,却说是从黄山云外峰峰顶石壁上得来的……”

三绝神驼突然抢到,大吼道:“小朋友,你说的话可真?”

司马英欠身道:“老前辈明鉴,晚辈之言句句是真。那次晚辈险些伤在三绝剑法绝招‘回龙绝户’之下。

老前辈请让晚辈先和雷堡主父子一决,他们岂能不用绝学保命之理?三绝神剑法一出,真相自可大白。”

“呵呵!太笑话了,本堡主从不知三绝神剑法,你未免太天真了。”雷堡主接口。

“不管你是否舍命不认师门,不要赵姓祖宗,反正你我已势同水火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不必劳驾别人替你挡灾,在这段山坡中溅血的不是你便是我。不相关的人让开,司马英要独斗他们两父子,拔剑!”

司马英说完,一声龙吟,飞龙神剑出鞘,虎目中冷电四射,一步步向前迫进。

雷堡主冷哼一声,闪电似的撤下金犀神剑,立下门户,向四海狂生用传音入密之术说:“堡中的马队即将发动,人群大乱之际,你火速脱身远走高飞,返回堡中,带你妈遁隐天涯去。

目下的形势对我很不利,恐难脱身。记住,留下性命,不惜任何的代价,替我报仇,准备脱身。”

四海狂生想说话,但雷堡主已向前迫进两步了。

两人一上一下,手中都是宝剑,双方都有点顾忌,所以不敢向前急冲。

两支宝剑寒芒耀目,剑央相对龙吟震耳,剑气直迫八尺外,眼神吸住,逐寸前移。

功力相当,都不敢大意,剑尖必须借开方可抢得进招空门,不然决不可冒进。

双方突然踏进一步,电芒乍闪。

“叮叮!叮!清越的剑吟震耳,两人的剑尖先行接触性的试探,电芒飞射扭曲,一沾即分,同向左飘了两步,都不敢贸然行雷霆一击,双方守得紧,封住了中宫,无法晨开剑尖切入,有惊无险。

第二次接触将发,坡下形势大变。

第一批马群在胡哨凄厉的鸣声催动下,呐喊声如雷,一排四十匹健马像狂风,也像怒海狂涛,蹄声如雷,以排山倒海的声势冲到。

“嗤嗤嗤嗤……”箭啸刺耳,飞蝗似的破空飞了来,铁雨般的洒落,任何人也难逃过此劫。

美潘安早有准备,马群一动,他已向右挥手,八匹健马冲入右侧怪石如林的山内,藏好马匹人贴石伏倒,等待着马群冲到。

群雄站在山坡中段,进退不能,幸而箭雨所射处不高。未遭波及。

三绝神驼哼了一声。突然跃上一座高有三丈的崖石。坐得稳稳地。一面说:“不像话!像是集体斗殴,没看头。且等会儿。”

马群冲到。箭雨已止,在震天长啸声中,美潘安八条疯虎滚入了马丛,人逢人死,马遇马倒,惨叫声、马嘶声。乱得一塌糊涂。

群雄看好机会,立即向山下撤走。

人群大乱中,先前隐起身形的怪人,换了一身青短装,杂在人丛中悄悄走了。

马群第二批冲到,十余匹冲上了山坡,凶猛地冲向第二次冲错接触的一双高手,声势汹汹。

司马英大吼一声,剑疾旋两匝,三匹健马断了前蹄。三名骑士人未落地,已被剑芒透胸而过。

风云八豪掩护着四海狂生冲走了。

雷堡主也乘乱撤身,溜之大吉。

两批马群共有八十余匹,第三批的五十余匹冲了一半,四海狂生到了,大叫道:“占住谷口,列阵!”

谷口不太宽阔,马群涌出谷外,马上的骑士纷纷下马,占住了谷口。

其他的堡中高手,也在谷口两侧分开,近百张彤弓形成两翼,将谷口封锁住了。等他们列阵完毕,雷堡主也到了。

先前向山崖秘洞方向移动的人,这时掏出了火把子,就地放起火来。风势猛烈,初冬的草木禁不起火,不消片刻便成了火海。

司马英击毙了向上冲的十余匹健马和骑士,已失去了雷堡主的身影,人马太乱,无法追踪。

同时他也不放心坡上的人,深怕死人死马堆满了布毒区,雷家堡的人便可踏尸而进,后果堪虞。

断了脚筋的怪医鲁川,曾受刑迫的鬼手天魔和他的爹妈,四个人都不能动手自卫,如果在群雄围攻之下,结局可怕。

所以他不敢追踪雷堡主,必须堵住山坡的进口。

火起了,坡上设帐之处没有草木,短期间尚无大碍。

人马的浪潮退去了,地下人马的尸体七零八落。

雷家堡的人封住谷口,百具强弓构成了金城汤池。

美潘安八个人,控制住谷右怪石丛。

应雷堡主之石前来相助的群雄,聚集在谷左亡魂之碑附近,右翼与谷口香堡主的爪牙连成犄角之势。

三绝神驼安坐在崖上的怪石顶,状极悠闲,他不打算帮助任何一方,只想看个水落石出。

通向崖上秘洞的方向,被先前放火的一群人占住了,他们都是雷堡主的知交好友,也有雷堡主的死党。

大火在燃烧,假使能用火将司马文琛一群人迫出,一百具强弓攒射下,自保尚且不易,想同时保全已无法自卫的四个人,不堪想象。

司马英奔回崖下,说:“目下唯一可行之法,是紧守这儿。火烧不到。我去逐个消灭他们,抢得通向秘洞的通路,我们方能脱险。”

他将两袋箭背上,持弓向上急掠。

“嗤嗤嗤!”三支劲矢在他跃出五支外时射到。上面有人发箭拦截。

“投降!丢下兵刃。”上面有人大吼。

他门在一座崖石之后,向上面用目搜视。突然张弓射出了一支狼牙箭,再闪在崖百后藏身。

“得得”两声暴响,两支劲矢射中他刚才现身处的石面,箭被震飞,火星直冒,发箭的人膂力惊人。

“啊……”同一瞬间,三十丈外一座怪石后传出一声惨叫,一名助装大汉上身向上撑,丢掉手中彤引双手绝望地抓住透背一半的箭杆,突然从石上凌空飞坠,“砰”一声倒在五丈火焰之中,滚了两波方寂然不动。

弦声再鸣,他又发出一箭。

“哎……”上面应声又栽下一个人,惨叫声在空间里摇曳。

当第五个放冷箭的人被司马英财倒之时,上面的人全都心惊胆跳的,不敢再将脑袋伸出了。

司马英已看出有一个穿蓝缎子劲装的中年人。不时左右移动,滚动使用弓箭的人上前,不时也亲自的发射功矢,射中石缘时火星飞溅,显然这个家伙极为了得,也是这些人的首领呢。

他想:“我必须将这家伙射倒,不然无法再进。”

他算定蓝衣人不久定会通过一条石缝,弓逐渐拉满了。

相距仅二十余丈,他的目光从矢尖透过,盯紧石缝的右上方,矢尖的光芒暴露在拇指之上,发出令人心悸的朦胧光影,弓臂将成满弧。

石缝右侧蓝影乍现、弓弦猛震,弓臂外张,劲矢幻出一道淡淡弧影,脱弦而去。

“啊……”石缝中传出一声绝望的惨叫,蓝影晃了两晃,向下一挫,不见了。

同一瞬间,崖顶也传出一声惨叫,一个黑影随着一块千斤巨石,凶猛地砸下崖根。

这一声惨叫,惊醒了崖根下司马文琛一群人,闻声抬头。巨石和人影已快临顶门。

“躲向崖根。”鬼斧戚成大叫,挽住司马文探向崖壁贴去。

“轰隆隆”连声大震,土石飞腾,巨石砸下的声势石破天惊,直滚至山坡下方停止,将山坡上的死人死马滚得七零八落,惨不忍睹。黑影几乎跌扁,天!是一个天完煞神,奇特的斑面罩赫然入目。

崖顶上,一群天完煞神先到一步,立即用兵刃和手脚推撬一些千斤巨石,要将下面的人砸成肉泥。

即使砸不着人,至少崖下存身不住,存不住只好挺而走险冲出,让下面和右方的弓手做靶子。

一块巨石还未推下,对面攀亲的两个老人到了。

天完煞神共有十二名,全在推动巨石,不知祸之将至。

蓝袍老人到得最快,眼看一块巨石已到了崖边,怎不焦急?一声不吭脱手将一把短金剑飞掷,人亦纵到。

事急矣!顾不了武林规矩了。

剑到,划出一道金色光弧,划过巨石分在推石的天完煞神后颈,再向侧飞,被闪电似跟到的蓝袍人收回手中。

中剑的天完煞神发出一声惨叫。头一挺,突又向前一冲,人石同时滚下崖底。

葛袍人也到了,长剑风雷俱发。卷入人丛。

蓝袍人手中的短金剑。如同判官大人的勾魂笔,点一个句一个,沉喝如晴天霹雳:“金制神箭金某人在,你们该死!”

葛袍人也厉声叫:“无尘居士今天大开杀戒,超度你们。”

一照面间,十二名天完煞神倒了五个。

两位老人家终于在重要关头赶到了。

谷口九龙寺方向,八手仙婆一家子,还有她们的亲朋,共有三十二名之多,呐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 独惩群凶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亡 魂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